「大哥哥,你怎麼來了!」

「瓊斯……啊,瓊斯你趕緊過來,快點!」

「怎麼了大哥哥……」

瓊斯搖搖晃晃的走了過來,身子上塞滿了亮晶晶的東西。

「你過來,看看上面的字,你一定認識對嗎,告訴我,你一定認識!」

瓊斯趴在筆記前,撓了撓頭,看的慕炎心臟砰砰直跳。

「大哥哥……我看不懂上面寫的什麼……」

「怎麼可能啊,你是史前巨獸的後裔,傳承記憶中肯定有啊,怎麼能不認識字吶,瓊斯啊,現在可不是開完笑的時候啊!」

就在慕炎有些絕望的時候,瓊斯接下來的話,頓時讓慕炎想要吐血了。

「大哥哥你不要吵,瓊斯真的看不懂寫的什麼,不過倒是認識上面的字!」

「……」

瓊斯坐在地上,大腿上托著厚厚的筆記本,奶聲奶氣的讀著。而慕炎在偌大的藏寶閣中一邊尋找丹藥,一邊聽著瓊斯「美妙」的朗誦。

「凝神草,幽冥葉,五葉神花……」

慕炎一邊悼念著,一邊從手中升起了玄火。

宗師上品的藥劑,對於剛剛達到宗師水平的慕炎來說,是很艱難的一個挑戰,精神力不夠,火焰強度也不夠,甚至連製作手法都很陌生。


這完全是一個未知的領域,而這一切,只能靠他自己慢慢感悟。

在瓊斯的目瞪口呆中,藏寶閣里開始了不間斷的爆炸。

繞是純陽之體的慕炎,也很難吃得消,雖然對於煉藥領域的觸摸愈發的真實,可總有種咫尺天涯的感覺。

「大哥哥,你放棄吧,這本子上說的情況你達不到,瓊斯雖然不懂,可是這一點還是很清楚的。」

「你給我把嘴閉上!」


「大哥哥……」

「竊陰陽,奪造化,一氣化三清!」

慕炎輕聲低喝,狂暴的靈力像海一般浩瀚,手指掐訣,金色的光芒把他襯托的宛如神明。

與此同時,瓊斯突然用小手捂住嘴巴,瞪大了眼睛。

空間內憑空多出了另一位慕炎,就像是慕炎在照鏡子一般,場面說不出的詭異。

「怎麼會有兩個大哥哥……」

慕炎沒有管他,一咬牙:「來,釋放精神力,我們一起把這無量丹給練出來!」

「好!」

兩股恐怖的玄火,兩股龐大的精神力,剎那間席捲而出,整個藏寶閣內頓時一片狼藉,損失的寶貝可達千萬!

恐怖的史前武學,直接顛覆了人類的認知,似乎洞悉了神的領域,令人驚嘆!

與此同時,埃文塞恩等人還在杜德的房間里等著慕炎,而埃文依舊不吃不喝守的守候在杜德的床前。

楚雄怕夜長夢多,對塞恩說道:「慕炎到底去哪了?怎麼還不回來,要不我們不等他了?」

塞恩搖了搖頭,「還是等等吧,我覺得他在做一件很重要的事?」

「難道他真的能救杜德不成?」

「恭喜你,答對了!」

房門突然被人推開,消瘦的身子依舊是那麼自信,那麼英俊!

給讀者的話:

奉上遲來的一章,家裡有急事,大大們請諒解,誠心求收藏<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九陽大帝》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九陽大帝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慕炎的身上雖然被炸的七零八落,可臉上還是保持著那股興奮的樣子,手裡緊緊攥著一瓶金黃色的藥劑,這正是那可無量丹的精華,此刻慕炎忽然感動的想哭。

這傢伙憑藉著得天獨厚的龐大精神力,向來順風順水習慣了,如今卻在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的情況下,才練成了宗師上品藥劑,難免會有一種收穫的感動。

要是讓一些年過半百,卻還止步藥師下品的老傢伙知道,恐怕直接就吐血歸西,連棺材板也沒臉蓋!

「慕炎,你手裡……拿著什麼東西?」

塞恩的老臉抽了又抽,似乎覺得慕炎接下來的動作,會大幅度的提高人類的精神極限。

「無量丹,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我覺得……杜德長老喝了它就能完全康復!」

好大的口氣!

房間里所有人皆是一怔。

雖然看著這傢伙並不像是開玩笑,可是塞恩還是有些懷疑。

杜德受得可不是一般的傷,是被一支恐怖的洛神箭射穿了心臟,甚至連靈魂都被穿透,傷害可謂巨大,說實話,塞恩並不相信這瓶藥劑能創造神跡。

「慕炎,你真的確定這葯能治好杜德么?」

慕炎不耐煩的揮了揮手:「我當然確定了,難不成您是在懷疑我?」

「不不不,你誤會了,我只是……嗯……不太放心……」

慕炎白了他一眼,然後走到了杜德床前,拔開了瓶塞,一股沁人心脾的芳香頓時充斥了整間屋子。

看著慕炎的動作,楚雄微微擔憂道:「慕炎,你先等一下,杜德長老先前服下的靈藥,乃是大楚王朝為數不多的宗師中品丹藥,我怕再吃其他的丹藥會起衝突,你有多大的把握?」

「……很大,把握很大,你就放心吧!埃文,趕緊扶起杜德長老,我給他吃下去。

楚雄出於好心,又提醒了一遍:

「慕炎先生,如果這藥劑不管用,那麼杜德長老會當場死亡的,我覺得在你行動之前,我有必要說明這一點。」

一聽楚雄這話,埃文和塞恩也愣住了,方才那股興奮之情頓時消減了一大半。

但慕炎依舊是那副自信滿滿的模樣。真是笑話,恐怕傻子也知道,煉藥師之神的名字叫凌天。

「楚大人你就放心吧。埃文,趕緊給杜德長老喝下去!……埃文……你***在想什麼啊!」

埃文紅著臉,語言有些吞吐:「慕炎先生……雖然我很敬佩您,叔叔也很欣賞您,甚至整個師工會都很敬佩您,可是……可是我只有這麼一個叔叔,我真的不想失去他。慕炎先生……我……」

埃文的話還沒說完,昏迷中的杜德突然醒了過來,其實剛才他就一直清醒著,只是很難睜開眼。

「***……混蛋小子……你想讓老子死嗎!趕緊讓他給我喝下去……你瞎墨跡什麼!」

「啊,叔叔我……是!是!」

老實的埃文趕緊扶起了杜德的胖身子,一把將藥劑塞進了杜德嘴巴里。

「你***……給老子輕點!」

杜德對於慕炎的信任是出於本能的,他覺得慕炎這人雖然不吃虧,但卻很講義氣,所以才毫不顧忌的喝了下去。


房間里突然精了下來,在所有人緊張的眼神中,杜德的身子緩緩出現了變化,爆發出了一陣很強的生之氣,就像是一片嫩綠的枝芽破土而出。

心臟上的一團冰冷的黑氣,慢慢的被驅散開,血洞也在極速的癒合,龐大的靈氣像江流一般,灌進了他的身子。杜德整個人在一瞬間恢復了紅潤的面龐和賤賤的表情。

所有人震驚了,楚雄根本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能比中品藥劑強大的葯,就算傻子也知道,那至少也得是上品!

煉藥師工會,有多少年沒出現過宗師上品藥劑了,而現在卻被慕炎拿了出來!

這傢伙還是人嗎!前幾天不是剛剛突破到藥劑宗師境界嗎!

**力量堪比蛟象不說,還***有這麼變態的煉藥天賦,就算這小子打小從娘胎里開始培養,也不至於這麼變態啊!

事實上,慕炎接觸藥劑和武學,是從去年開始的。

就在所有人震驚的時候,慕炎手裡的藥劑已經完全被用光。

慕炎笑著說道::「杜德長老,感覺怎麼樣?」

胖子杜德動了動胳膊和脖頸,然後看了看房間里的一干人,咧著大嘴笑道:「感覺十分好,我覺得能一拳打死奧德文那個老混蛋!」

「那我們什麼時候出發?」

「現在!***,老子都等不及了!」

說完后,杜德一下子跳下了床。

「楚大人,塞恩,這次你們不用管,我要親自去宰了這個老混蛋,誰來我跟誰急眼!」

話罷,這胖子看了看慕炎:「慕炎,你去不?跟我去揍人!」

「正合我意!」

杜德的眼睛里放出了一抹駭人的精光,他一把抓住慕炎,橫空飛了起來,盤旋在了師工會的上空,那破銅鑼一般的嗓子直接喊了起來。

「師工會的人吶!全部跟老子出去!」

整個師工會,上上下下,七十八位氣海頂峰的修士,傾巢出動!可以看出這胖子該有多憤怒了!

這麼一支恐怖的力量剛一出現,整個藥劑城頓時抖了一抖。

這個老騷包又要干架了!

大軍壓境,直接奔到了城黃府門前。

杜德二話沒說,大腳一揮,靈力湧現,直接把城黃府的大門一腳踏碎!

「奧德文你這個老龜孫,趕緊給你爺爺我滾出來受死!」

杜德那下流無恥的聲音,不亞於晴天霹靂,令奧德文頓時驚呆了!

「你……你怎麼還活著!」

「我去你媽的大西瓜!」

杜德熟練的脫下鞋子,使勁扔了出去,由於奧德文正處於大腦短路的時刻,竟然真的被杜德的大靴子給砸中了!

「其他人給我聽著,準備抄家!」

「是……」

一聽這話,所有人的眼睛直放綠光,一個個摩拳擦掌,準備大幹一場。,來杜德不讓塞恩和楚雄來,還有這一層意思。

「死胖子,你不要太囂張了!」

「爺爺我就囂張了你能奈我何!奧德文我告訴你,今天我一定要親手宰了你,為了我,更是為了慕炎!」

杜德第一次這樣嚴肅的說出這句話。

奧德文冷笑一聲:「好,我就怕你帶的人有些不夠,沒那個本事!」

話罷,以奧利為首的黑衣人,密密麻麻的從城黃府涌了出來,修為強大皆在氣海九階左右,身披盔甲,手持中品靈器,裝備十分精良,這是屬於奧德文最後的殺手鐧!

在軒陽城的時候,一位氣海頂峰的強者就能橫掃一方,而在海州,一出動就是一群,這就是差距。

這一切,本是奧德文給塞恩準備的,為了有朝一日取代師工會會長的位置。

奧德文輕蔑的看著杜德笑道:「嘿嘿,死胖子,你沒有想到吧,這份大禮我送你了!」

「呵呵,好,那我就收下了!」

慕炎冷笑著從杜德的身後走了出來,臉上胸有成竹的笑意,令奧德文很不喜歡,這是一個註定兩敗俱傷的結局,他不明白這傢伙為什麼還能笑的這麼噁心。

「慕炎,你今天一定會死,這是我曾經對我兒的承諾!」

慕炎冷笑的搖了搖頭:「奧德文大人,你多想了,我保證,今天你會死!」

說完后慕炎猛然轉過身,朝著背後喊道:「記不記得我送給你們過什麼!」

「記得!」

話罷,七十八位師工會的修士,齊刷刷的從懷裡,掏出了一瓶藍色的藥劑。

與此同時同時,奧德文的臉色猛然變了。

給讀者的話:<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九陽大帝》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九陽大帝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奧德文並不知道那一瓶瓶藥劑是什麼品階,事實上,除了慕炎誰都不知道。

慕炎因為怕引起轟動,所以才閉口不言。

但可以很負責任的說,這是七十八瓶宗師藥劑——靈魂藥劑!

七十多瓶宗師級別的藥劑一齊出現,那場面可謂是壯觀!

相信沒有哪個家族能有這麼大的資產。當然,除了煉藥師工會,因為有慕炎這個變態,讓這價值上億金幣的藥劑當水喝成了一種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