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鷺擺了擺手,說道:「赤星炎的事情,我有所了解。這是赤星炎咎由自取,和你無關。」


「如今你武帝傳人的身份曝光,對你來說,有好處,不過讓你的處境,也更加危險。至少魔族,已經開始注意到你了。」赤鷺緩緩說道。

對於赤鷺的話語,慕風倒不反對,除了魔族之外,恐怕還有不少人覬覦自己手中的武帝印,不過如今自己實力達到了九星武尊,而清玉的修為,更是恢復到了五星魂聖,在整個聖玄大陸。能夠奈何慕風的人,也並不多了。

「多謝師叔關心,我會自己小心的。」慕風說道。

赤鷺點了點頭,目光在慕風身上停留了片刻,嘆了一口氣,道:「老朋友,不出來聊聊么?」

赤鷺的話音落下半晌之後,清玉的身形。方才緩緩出現。

「老朋友,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赤鷺感受到清玉那冰冷的目光,苦笑了一聲,道。

就連慕風,都有些不解,為何清玉對赤鷺有著如此大的意見,而且事情都過去了數千年。什麼恩怨還化解不開?

「哼,我能夠原諒你,你能夠原諒你自己么?」清玉冷聲說道。

赤鷺沉默下來,半晌,方才輕輕嘆了口氣。 超品妖孽保鏢 :「我知道,大人的隕落,和我有關係,不過那也不是我想看到的。」

慕風臉上露出震驚之色,他們口中所指的大人,應該便是那位武帝大人,沒有想到,武帝大人的隕落,竟然和赤鷺有關係。

「哼!」清玉冷哼一聲,不再說話。

「就算你怪我,我也沒有什麼怨言,不過現在,我只想要彌補一下當年的過錯,現在我們最需要做的,就是讓慕風重新踏入武帝之境,不是么?」赤鷺望著清玉,輕聲說道。

清玉不為所動,而慕風卻能夠感受到,清玉的內心,正在泛起一絲絲波瀾。

「從明天開始,我會正式宣布,將天鷺宗宗主之位,退讓給慕風。」赤鷺緩緩說道。

「師叔,這萬萬使不得。」聞言,慕風無比驚訝,道。

赤鷺擺了擺手,說道:「我建立天鷺宗,本來就是為了等待大人的傳承者,如今你已經出現了,這天鷺宗宗主,便由你來做吧。」

「可是……我恐怕難以擔當此重任?」慕風連連搖頭,道。

「你放心,我和清玉都會幫助你的。」赤鷺看了清玉一眼,說道。


清玉也微微點頭,慕風見到推辭不了,也只得點頭答應。

「師叔,過些日子,我準備前往楚氏宗族一趟。」慕風猶豫了一下,說道。

慕風知道,若是自己只身前往楚氏宗族,位卑言輕,難成大事,而天鷺宗作為三十六派、七十二宗之一,在中極洲有著不輕的分量,再加上自己武帝傳人及龍族長老的身份,就算楚氏宗族想動自己,恐怕都得掂量一下。

「楚氏宗族?」聽得楚氏宗族,赤鷺臉色微微一變,問道:「你和楚氏宗族有仇?」

慕風搖了搖頭,將七年之約簡單的和赤鷺說了一遍。

「這還真是有些棘手,林氏宗族,也不是那麼好惹的。」赤鷺眉頭微微一皺,道。

「就是因為棘手,所以才需要師叔出手相助啊。」慕風道。

「你做了天鷺宗宗主后,師叔也得聽你的。」赤鷺並沒有直接答應,而是自言自語道。

「那先謝過師叔了。」聽得赤鷺的話語,慕風大喜道。

……

從天鷺殿出來之後,慕風便朝冥堂掠去,雖然他現在貴為天鷺宗少宗主,不過卻還是在冥堂居住。

「清玉,你說那個林晟雲,現在是什麼修為?」 最強神話之王

剛才慕風已經拜託赤鷺,藉助天鷺宗的情報網,打聽林晟雲的修為。

所謂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

「反正不會比你弱。」清玉漫不經心的說道。

雖然慕風聽起來有些不爽,不過也不得不承認,畢竟林晟雲七年之前,便已經踏入武尊之境,加上林氏宗族的資源,在這七年的時間裡,都有可能踏入到武聖之境,最不濟,也達到了九星武尊。

若是林晟雲的修為只有九星武尊還好一些,而若其突破到武聖之境,那這一次楚氏宗族一行,那就相當棘手了。

正當慕風剛剛到達冥堂之際,蕭狂迎面而來,面色匆匆。

「發生什麼事情了?」慕風急忙問道。

看到慕風,蕭狂反而變得不著急了,盯著慕風看了好一會,才怪笑著說道:「有人找你。」

「找我?」慕風有些奇怪,說道:「什麼人?」

「你去了就知道。」蕭狂笑了一聲,卻是閉口不言。

「神神秘秘的。」

慕風心中愈發疑惑,在蕭狂的帶領之下,前往冥堂大殿。(未完待續。。) 「究竟是什麼人?」看到蕭狂古怪的表情,雖然離冥堂大殿已經不遠,慕風還是忍不住問道。≧,

「是兩個年輕女子,而且還都美若天仙呢!」蕭狂這次沒有再隱瞞,盯著慕風說道。

「兩個年輕女子?」慕風眉頭微微一皺,在中極洲,他認識的女子可不多,更別說兩個貌若天仙的年輕女子。

「是不是你在外面欠了風流債,被人家找上門來了。」蕭狂戲謔道。

「你就瞎扯吧。」慕風輕輕捶了蕭狂一拳,道。

兩人來到冥堂大殿,慕風果然見到,兩名年輕女子坐在大殿之中。

其中一名女子,身著一席白色長裙,將其凹凸有致的身材,襯托得淋漓盡致,烏黑的長發盤起,端莊美麗,身上散發出一種與生俱來的高貴,倒是給慕風似曾相識之感。

而另一位女子,是一位十**歲的少女,身材纖細,身著黑色裙袍,面容精緻,如雪的肌膚,吹彈可破,明亮的眼眸,如同清澈的水潭,令人沉醉。

看著兩位年輕女子,慕風都有一種熟悉之感,不過卻不認得兩人。

「慕大哥。」黑裙少女見到慕風,精緻的臉龐,露出一抹甜甜的笑容。

「小影。」

仔細看了那位黑裙少女,慕風臉上露出驚訝之色,他已經認出,前者正是七年前,被楚若心帶走的那位小女孩,莫小影。

七年的時間,那個如同小乞丐般的女孩,如今已經成長為一位絕世佳人。

「你怎麼來了?」慕風問道。

莫小影看了一眼身旁的白裙女子,說道:「我和若冰姐姐是專門來找你的。」

「這位是?」慕風看著白裙女子,不由道。

「我叫楚若冰。是楚若心的姐姐。」白裙女子站了起來,打量了慕風一眼,緩緩說道:「你就是慕風?長得倒是蠻順眼的,難怪讓我妹妹動心了?」

慕風看了蕭狂一眼,蕭狂心領神會,手一揮。大殿的其它人都退了出去,而蕭狂輕輕拍了拍慕風的肩膀后,沖其一笑,同樣出了大殿,順帶將殿門關了起來。

一時之間,整個大殿變得安靜下來,只剩下慕風、楚若冰和莫小影三人。


「你們怎麼知道我在這裡?」慕風問道。

「我楚家的情報網,豈是擺設?你一回到中極洲,我便已經得到了消息。」楚若冰輕聲說道。

「若心現在怎麼樣了?」慕風問道。

「若心姐姐現在很不好……」莫小影連忙說道。不過看到楚若冰,又將後邊的話咽了下去。

「若心她怎麼樣了?」慕風急忙問道。

楚若冰並沒有回答慕風,而是盯著後者,問道:「我今日來,只問你一句話,你心中究竟有沒有若心?」

楚若冰的聲音,猶如天籟之音,卻泛著一抹冰冷之意。話語當中,顯然對慕風充滿著極大的不滿。

「有!」慕風毫不猶豫的說道。

這七年來。他也一直在為七年之約而努力,而且他發現,當年那道紅裙身影,已經在他的心中留下了一道無法抹滅的痕迹。

「若是有,為何許久都不來看若心一眼?」楚若冰的聲音,愈發的冰冷。一種可怕的威壓,也是從其體內瀰漫而開,令得慕風都是頗感壓力。

「一星武聖!」慕風暗暗驚道,眼前這位美麗女子,修為竟然達到了一星武聖的層次。而看其年齡,比起自己,也大不了多少。

「是呀,慕大哥,若心姐好想你呢,我好多次,都看到她躲起來哭呢。」莫小影同樣點了點頭,道。

「若心現在到底怎麼樣了?」慕風突然感覺心中狠狠一疼,仿若心口被插了一刀似的。

「若心現在已經在林氏宗族的林城了,再過七天,她便要和林晟雲成親了。」楚若冰輕聲說道。

「是呀,慕大哥,若心姐姐的修為,都被族長封印了呢?」莫小影道。

「是她派你們來找我的?」慕風道。

「是若冰姐不忍心看到若心姐這麼難過,所以才偷偷帶我來找你。」莫小影解釋道。

「楚姑娘,我正準備去找她呢?」慕風有些無力的解釋道。

楚若冰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你剛從妖域回來,而且你的事情,我們也都知道,武帝傳人,這個身份雖然不俗,九星武尊,修為也勉強夠看,不過想要將若心從林氏宗族手中搶回來,並不容易。」

「我一定可以的。」慕風堅定的說道。

「希望你能夠做到,否則的話,我只能夠殺了你。」楚若冰道。

「若冰姐……」聽得楚若冰的話語,莫小影有些著急,道。

「如果他不能夠從林晟雲手中搶回若心,為了消除若心心中的魔障,我只能夠殺了他。」楚若冰聲音冰冷的說道。

「好!」慕風道。

「口頭說說倒是容易,你要從林晟雲手中搶回若心,不光要在實力上打敗林晟雲,更要在背景上壓過林晟雲,即使你是天鷺宗少宗主,這分量,都是遠遠不夠的。」楚若冰道。

「多謝楚姑娘提醒。」慕風感激道,雖然楚若冰說話並不好聽,不過句句都在提醒著他。

「冒昧的問一下,那個林晟雲,現在修為在哪一層次?」慕風問道。

「那個討厭的傢伙,現在修為達到了九星武尊頂峰,只差半步,便能突破桎梏,達到一星武聖了。」莫小影道。

聞言,慕風反而是鬆了口氣,這比他想象中好多了,若是林晟雲沒有達到武聖之境,那事情便要簡單不少。

似乎是察覺到了慕風神情的變化,楚若冰冷聲說道:「你也別想得太輕鬆,林晟雲可不是尋常的九星武尊頂峰強者,他的手段,層出不窮,就算是我要勝他,都得費些力氣。」


「是呀,那討厭的傢伙,實力真的很強,小影和他交手,都占不到一點上風。」莫小影點了點頭,贊同道。

聞言,慕風這才發現,就連莫小影的修為,都達到了九星武尊頂峰的層次。

七年的時間,竟然讓一個從未修鍊過的小女孩,從煉體境達到了九星武尊頂峰?(未完待續。。) 感受到莫小影的修為,慕風頓時感覺這個世界太過瘋狂,本來以為自己的修鍊速度已經算是極快了,沒有想到,莫小影的提升速度,卻比他還要快得多。

「小影可是九陰幽體,不能夠以常人度之。」看著慕風驚訝的表情,楚若冰淡淡說道。

慕風早就從楚若心口中得知小影擁有九陰幽體之事,只不過沒有想到,這個九陰幽體,竟然能夠如此快速的提升修為。

看著慕風的模樣,莫小影也不禁有些驕傲,俏臉上,也是有著一抹得意笑容出現:「若冰姐姐和若心姐姐也經常誇我呢!」

「你這小妮子,還好意思說,若是你稍稍勤奮一些,恐怕早就超過我了。」楚若冰嗔怪道。

「知道了,若冰姐姐,我以後會勤奮修鍊的。」莫小影小聲說道。

楚若冰點了點頭,目光重新落在慕風的身上,說道:「話不多說,你好自為之,七日之後,若你不來,若心便成了別人的新娘。」

「小影,我們走。」

說完,楚若冰便是轉身朝冥堂大殿門口走去。

「噢。」

小影戀戀不捨的看了慕風一眼,便是跟在楚若冰的後面。

「七日之後,我必來!」看著楚若冰和莫小影的身影,慕風堅定的說道。

楚若冰似乎沒有聽見一般,身形徑直走出大殿門口,而莫小影則是回過頭,朝著慕風揮了揮手,然後隨著楚若冰離開。

「若心。等我,七日之後。我一定會來的。」看著楚若冰和莫小影消失的身影,慕風喃喃說道。

蕭狂自大殿之外走了進來。看到慕風的模樣,問道:「慕風,你沒事吧?」

慕風搖了搖頭,說道:「蕭兄,給我準備一下,從明日起,我要閉關修鍊。」

看著慕風的模樣,蕭狂點了點頭,卻是有些驚訝。因為從慕風的臉上,他發現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凝重和堅定。

……

次日!

整個天鷺宗都轟動起來,因為他們得到了消息,天鷺宗宗主赤鷺,昭告全宗,將從宗主之位退下,而宗主之位,則由慕風擔任。

雖然慕風被赤鷺任命為天鷺宗少宗主,不過沒有人會想到。赤鷺會如此之快的將天鷺宗宗主之位讓給慕風,令人驚訝不已。

不過這件事情,並沒有影響到天鷺宗,畢竟在赤鷺的力保之下。沒有人敢持反對意見,而且慕風九星武尊的修為,倒也得到不少人的認可。

雖然慕風繼承了天鷺宗宗主之位。可是天鷺宗的大小事務,還是由赤鷺處理。因為天鷺宗的新宗主慕風,在擔任宗主之際。便已經宣布閉關修鍊。

……

在天鷺宗的一間寬敞的修鍊室內。

慕風盤坐在修鍊台之上,而在他的前方,則是一座方形血池,血池之中,有著濃郁、血腥的凶戾之氣傳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