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看到一邊的景容收回的手指,我似乎知道了什麼。

這個人和張越有關係,可能也許是姓張的。但也沒聽說張越是景容的家臣啊,情況略驚悚。

“張隊,你沒事吧?”

“沒事,腿麻了。”

他們三個七手八腳的將張隊扶了起來,我暗自點頭,果然是姓張的。原來和張馳他們是一家的嗎,我簡直不知道說什麼好了。窮的送外賣的小子,有良好家世的張越,怎麼想都不太像是一家的。

發生了這樣的情況他們決定走出去考慮一下,我被自己關在了審問廳。

手機被沒收了,我四處看着這裏有點困,於是就趴在桌上睡着了。在睡之前覺得桌上的燈晃眼,景容很快就替我處理了。

我覺得,他們一定是想對我用什麼疲勞戰略。所以在我睡的迷迷糊糊的時候這三個人又來了,問題仍是那些。

我又如上次一樣回答了,道:“你們真的不要在我的身上浪費時間了,前前後後的事情我都與你們說過了,我因爲之前替別人去ktv打工結果遇到了江啓元,他把我當成了朋友,我們之間也沒有任何交易。後來,我知道了那家ktv是做什麼的就不幹了。也沒有與他怎麼聯繫。沒想到,這次去泰山遊玩回來,結果撞到了他,這才負責的將他帶回家上藥,換衣服休息,然後你們就到了。”

可是那個女警察卻不肯放過我,道:“肖小姐,我們查了很多關於你的事情。首先。你的出身沒有任何疑問。但是你身邊似乎有很多奇怪的事情發生,比如說上次ktv老闆變成人幹,之後又逃走的事情。”她拿了一張照片給我,然後又拿出了網上的一段視頻道:“再比如說,這段視頻,你似乎與這個兇殘的公衆強暴人魔也有些關係。還有一件,地下停車場,某個人被挖去了心臟。有監控拍出你在附近出現過。最後,發生在泰山的恐怖襲擊,似乎也與你有關係。”

她似乎抓到了我的命門一樣,道:“請問。你有什麼說法,還是這一切都是你導演的?”

我看着她,在多次與這個部門打交道後我也總結了一個原理,於是道:“你有證據嗎?”證據。多戳心窩子的話啊。我甚至看到對面的三個警察的嘴角都抽搐了。他們的確實查出很多事情可能與我有關聯,可是他們絕對不會想到這一切都與靈異事件有關。說白了就是,人類的固定思維絕對不會向那方面想,所以沒證據只能關我一會兒,早晚放我出去。

“你……”看來他們不但沒有辦法,還對我的態度十分不滿。於是又是審問一翻,直到有一個男人直挺挺的走了進來,他看了我一眼,我就發覺到有些不對勁。

而且這個男人應該是他們的領導,因爲從態度上可以看的出來。

那個男人冷冷的道:“這位小姐似乎很頑固,既然她與肖支隊有聯繫,也暫停他的工作進行審問。”

什麼。竟然要對付我的叔叔?

而且叔叔他真的是很無辜,比我還無辜。

“等一下,我叔叔與這件事沒有一點關係,你們這件做根本就是亂抓人亂審問,永遠也找不出事件的真相。”我挺直了腰板,看着那個男人,但是他的目光竟然沒有一點躲閃,仍是冷冷淡淡的道:“將肖清新抓起來一同調查。”

“喂,你……”

“太不講道理了,爲什麼你們像沒頭蒼蠅似的亂抓我,我侄子和這件事沒有關係,殺我的也不是我的大哥,他是另外一個人,喂……”一隻淡淡的靈魂出現在他的身邊,似乎與那個男人還挺熟悉的。

我聽他語氣中的意思,猜到他可能是那個被挖了心的江啓元叔叔。因爲死的冤枉所以纔會不甘的變成怨靈,但是他的樣子還真的是非常難看。胸前有個血窟窿,整張臉蒼白蒼白的,看來死的挺痛苦。

血腥的場面看的多了也永遠不會習慣,所以我在瞬間底下了頭。那三個警察似乎出去審問我的叔叔了,於是我用五鬼搬運大法,將那隻鬼拉來。他還被嚇得夠嗆,然後直怔怔的看着我,道:“你看得到我?”

我點了下頭,也沒有等我說啥他就直接走過來,將血淋淋的胸口對着我,道:“快去告訴他們,這件事十分怪異,我大哥當時就像變了個人,他拿着刀,咬着牙冷笑着,我覺得……好象中魔了,對就是中魔了。而且這件事與別人無關,你快去說啊!”

我淡淡的回了一句:“誰信?”

那個男人在生前也是個相當穩重聰明的人,他聽後坐在我的對面,道:“不光是他,就連我身邊的人都變了。尤其是林子,之前我們是好朋友的,可是他現在卻冷梆梆的只知道四處抓些和這件事沒有關係的人。”

“林子?”

“就是剛剛那個大隊長。”

“哦,那你覺得這件事和誰有關?”

“不知道。但是好像一切都不對勁,他們都變了,我總覺得他們目光呆滯,根本就不是我認識的人。”

“景容。他們有被附身嗎?”

直到我開口問題,那個人男人似乎纔看到暗影中的景容,不由得大叫一聲竟然消失了。沒有想到,鬼嚇鬼還能嚇死鬼。

景容道:“無事,他是新死的靈魂,接受不了太大的刺激,很快就會恢復了。”他又回覆了我的話道:“他們並沒有被附身,倒似被人控制了心智。”

“控制,你是說催眠?”

難道這次不是靈異事件而是懸疑案子?

“催眠?現在的攝魂術要這樣講嗎?”

景容點了下頭,意思是他肯定的覺得,剛剛那個林子隊長其實是催眠了。

“那要怎麼解除?”

“用你的邪瞳,找到被攝魂術鎖定的地方。解除就可以了。”

“哦!”那也得我能見到那個林子啊?

正在這時,那個女警帶着張隊進來了,他們看着我,然後將一個小錄音筆在我的面前打開。

裏面傳出了我的聲音:“誰信?”

“林子?”

“你覺得這件事與誰有關?”

這些警察太陰險,竟然在出去後將我與江啓元叔叔和景容聊天的話都錄了下來。 我真的有些驚慌失措了,因爲並不想將自己能見到鬼魂的事情宣揚出去。

我不知道這件事情宣揚出去會有什麼後果,他們會將我當成神經病人關起來嗎?

可就在這時,景容的一隻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他什麼話也沒說,但是我的心一下子就堅定了起來。只要有景容在一起沒有什麼可怕的,我盡力應付,如果實在應付不過去那就再說。

“怎麼,警察局不許別人自言自語?”

“你可以自言自語,但是爲什麼會提到隊長的姓?據我所知,你並沒有與他接觸過。”

“隨便提個姓林的不行嗎?”

“你與我們反抗是沒有用的,最好講出實話?否則。我們會請你的父母過來協助我們調查,還有你的叔叔,已經被提交審問了。”

“劉隊長是吧,你真的要聽實話?”

“是。”

看到我有鬆動的跡象。三個人坐了下來,似乎想詳細聽一聽我怎麼說。

我真的實話實話了,絕對的大實話。

“剛剛江啓元的叔叔來過,他講自己的大哥在殺他的時候樣子非常的奇怪,似乎被人控制一樣。還有,你們那個隊長以前和他是朋友,可是在處理這件事上卻非常的武斷,就好似是變了一個人。然後。我分析他們可能是被催眠了。你以前不是很會大膽的猜想嗎,這次怎麼就不去猜想,自己的上司被催眠了呢?”

“你覺得,我們會信嗎?”

“你看,我說了實話沒有人信,說假話又非得逼我說實話。你們想怎麼樣,不然放我出去,讓我幫你們查這件案子會比較快點,至少比你們這樣沒頭蒼蠅似的亂抓人,亂懷疑人的好。你不覺得,這樣很無腦嗎?”

人都是有脾氣的,有時候被對方激怒了就會變得犀利起來。我的確是被這位劉支隊長給激怒了,她的眼神仍如上次一樣的讓人覺得鬱悶,但這也不能怪她,因爲她是警察,她需要處處壓住被審問的人一頭。

可是,我不喜歡這種被壓制的感覺。如果我真的犯錯,我會覺得十分驚慌可怕,覺得自己被看透了。但是我沒有罪啊,那些事情根本就與我沒有一點關係。我只不過是個收留江啓元住一夜的普通人。你們又能查出什麼?

“很好,那麼宋延這個人呢,你的賬號上的資金全是由他轉來的,他是不是也與這件事有關係?”

那個姓張的警察也尋問我,我皺了下眉,沒想到他們連宋延都查到了。

我對宋延這個人並不是太熟悉,除了知道他是位明顯外幾乎連接觸都沒怎麼接觸過。但是卻不想連累他,於是道:“他不過是替我男朋友賣古董的。”

“那麼那些古董是哪來的?”

“哈。我男朋友家傳下來的寶物。”

我也沒有說謊啊,確實是他自己傳來來的寶物,你能怎麼樣?

她們確實拿我沒有了辦法,於是那個姓劉的女警道:“肖小姐,你這樣的精神狀態可不好,那麼就由我們這邊幫你請一位心理輔導師怎麼樣?”

“隨便你們。”以爲我會怕嗎?

我心理又沒有什麼毛病怕什麼?就算請來了心理醫師,難道就將我送進精神病院嗎?

好吧,其實我是有點怕。只不過在強撐。

一輪轟炸又結束了,他們退了出去,我鬆了口氣趴在桌子上,覺得真心好累。這要關我到什麼時候啊。我真的有點煩燥了怎麼辦?手捂着肚子,我的情緒大概影響到了寶寶,他竟然也鬧騰了起來。

景容伸手摸着我的頭,一下一下的讓我很快就安靜了下來。道:“談判,要有冷靜的心思,你不想輸就要比他們更加的冷靜。”

“嗯,我知道了。”更加冷靜是吧,我好像做不到。

“沒關係,你決定發泄出來的時候,我會幫你動手,他們沒有證拒……”

“好。”這纔是我的景容。絕對腹黑的很。

心情一下子好了起來,然後又迅速的睡了一覺。我覺得這一夜有人比我還累,因爲他們又要商量案情又要請什麼心理醫師,等那個男醫師進來的時候,我已經睡醒了。擦了擦自己的口水,我看着對面那個看起來十分冷靜的,又有些溫和的男人不好意思的一笑。

那個男人一怔,也笑道:“肖萌小姐是嗎,看來你並沒有多慌張。”

“是啊,睡的好飽。”我伸了個懶腰,然後用手按了下自己的後腰處,最近總是覺得腰痠,大概是因爲挺着肚子太久的原因。

“肖萌小姐,我是特邀的心理醫師尚雲易,大半夜被叫來也是很鬱悶,所以我們可不可以快速的結束這個任務,我也想回去睡個好覺。”

語言風趣沒有架子,外形俊朗,無論哪點都讓我覺得這第一印象當真不錯,至少可以很好的交流下去。於是輕鬆的點了下頭。可是景容卻道:“笨。”

我轉了下頭,眨着眼睛尋問:我哪裏笨了?

“你被他牽着鼻子走了。”

景容說完我也覺得自己對他的印象實在太好了,明明才見第一次面而已。他好像似是摸到了我的喜好一樣,不愧是心理醫生。我被景容提醒後也沒有如剛剛一樣被他控制住了,至少什麼好印象之類的也都隨風而逝,只能帶着戒備看着他。

他的神情也是一怔,大概沒想到我會這麼快的走回自己的小圈子吧。可是他很鎮定,道:“肖小姐,我們來做個簡單的測試好嗎,相信我,很快就會結束的。”

“你說吧!”

“好,你最近是不是常做惡夢?”

“沒有。”

還夢呢,最近累的我只要看到枕頭就像看到了親爹,撲上就睡着了。

“那麼,有沒有覺得這個世上有另外一個自己?”

“沒有。”

這是在問我,有沒有精神分裂證。

“那你覺得。人可以看到死去的靈魂嗎?”

我眨了下眼睛,然後很堅決的道:“我相信。”

“那麼,是什麼東西讓你相信這些的呢?是因爲出了意外,還是因爲男朋友離開了你?”

這要是真的有這種情況。他的話無疑可以將一個人的悲憤給逼出來。可是,我家的景容就依在一邊,十分認真的看着我對付他,於是我搖了下頭道:“不是。而且他也不會離開我。這些是個人私事,相信我不想說你們沒有辦法逼我吧?”

“那麼下一個問題,請問肖小姐認爲你的孩子是真實存在的嗎?”

尚雲易笑着問,就好似這是一個很簡單的問題。

“他當然存在。你在胡說什麼?”

我現在發現了,原來我是這麼容易被激怒,只是簡單的一句話,我就已經被激得站了起來。可是那個尚雲易卻拿出了證據來。是的,他竟然還有證據。

“這是我們查到的醫院記錄,上面顯示你並沒有懷孕,醫生分析你的肚子可能是假孕現象,那就是你太想懷孕了,所以纔會出現了這些這種肚子會大起來的情況,其實裏面並沒有胎兒。”他將一份b超的掃描放在桌上,道:“這種案例我以前也見到過。只不過肚子沒有你這個大,但是,只要通過治療會慢慢的好起來……”

“我說過,我的寶寶是存在的,我沒有得什麼病,所以也不需要治療。”這些鬼證據,不過是個笑話,竟然說我的寶寶不存在?我憤怒了,就算b超沒有拍到他又怎麼樣,他永遠是我的孩子。

“肖小姐,希望你能接受事實,而且我覺得,你的所謂男朋友大概也並不存在吧?因爲,根本附近的監控顯示,出入你那間別墅的只有肖清新和你的另一名老師而已。”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看向景容,似乎明白他想要說什麼。

“這一切,不過是你的臆想而已。”

我瞪着他,像看着一隻奇異無比的怪獸。

經歷了那麼多的愛恨情仇,他竟然說一切只是我的臆想。這就如同你在看一部非常精彩及可怕的電影,可是在結尾的時候表示這些不過是一場夢似的讓人吃驚,無語,暴燥,甚至……想殺人。

其實我也是怕,我如今最怕的就是,當自己付出所有的感情之後,被人告之我一切只是個夢。

“你在胡說。不是臆想,因爲你看不到所以就在這裏胡說八道,我不想聽,一點也不想聽。”

“那麼。爲什麼沒有人看到你的男朋友,或者是這孩子的父親是肖清新或是蘇乾的?”

“閉嘴,你給我閉嘴……”

我憤怒了,一個是我的叔叔。一個是我的老師,他的意思是我和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亂x的關係,纔會包養起來嗎?可這些,原本就與案子無關。他這樣問無非就是在壓制我,體驗一個心理醫師高高在上的快感嗎?

因爲我的情緒不穩,而對方又講了一些憤人的話,景容身上的黑氣暴起。這一段時間。他因爲要照顧我的感覺平時很少在發脾氣了。其實也是知道,我對他的感情是真,並不需要如何懷疑。但是今天,這個心理醫生真的惹惱了他。他將我護在了身後,然後冷聲道:“他們都想試驗一下我是不是真實的,那就讓他們知道一下好了,不用害怕,你沒錯。”

他的手突然間就伸了出來,然後那個心理醫生的脖子就被抓住,狠狠的摔到了桌子上。他的眼鏡被摔掉了,鼻子也流出了血。

然後他被高高舉起,啪一聲的扔到了地上。

他似乎怕極啊,大聲的道:“救命,救命。”

他跑到了門前想開門自救,可是那門卻怎麼也打不開。

景容慢慢的走向他,如貓抓耗子似的。輕輕的動手將那個人的一根手指硬生生的給掰折了,然後用抓着他的手在牆上寫字,還是繁體噠。

我剛剛還氣的不行不行的,可是看着景容這樣暴力的做爲就有點鬱悶了,這是警察局,他這樣真的可以嗎?可是再看他寫的字,我覺得他在對所有的人挑釁。

“有證據,來抓我。”

啪的一聲。他伸手將我身後的玻璃給打碎。

我躲在一邊,這才發現如電視劇一樣,那邊站着很多的人,包括我的叔叔肖清新。他看來是被請來協助調查的,現在將手掐着額頭表示事情當真難辦。

而這時門被打開了,有人進來將那個心理醫生拖了出去,我則被他們曬在了一邊。

腹黑大總裁的失憶小新娘 直到肖清新道:“她還是個孕婦,我覺得是不是應該在12個小時之後放人了。你們並沒有權利扣一個人這麼長時間,況且她和任何事件都沒有關係。”

“真的沒有關係嗎?你的這個侄女是不是有種神祕的力量……”劉隊長似乎還要說什麼,可是一隻玻璃從她的頸部劃過,然後插到了牆上。

“你覺得這樣威脅一名警察……”

“一切我來說明。讓她去休息。劉隊,你至少應該冷靜一下,不要用平時的那種思維去考慮這件事情,否則就如同牆上的血字。你沒有證據。”警察辦案講究證據,所以我叔叔句話就是在戳那個劉隊的心窩子。

“是,我們先安排房間讓她休息。”那個張隊突然間開了口,我覺得他面上肌肉有點抽搐,似乎是被迫的。

“小萌,過來叔叔帶你去休息,小心走別扎到腳。”

叔叔知道我受了驚嚇,向我招了下手。極爲心疼的樣子。

我也鬱悶啊,委屈的道:“叔叔,那個心理醫生實在太過份了,他那哪是心理醫生,分明是想控制我的思想,讓我不承認所有的事情一樣。”特別想哭,可是卻又忍着。

叔叔摸了下我的頭,道:“你沒有犯任何錯。沒有關係。”

然後他把我帶到了他的狗窩,兩張牀的小房間,有空調,有辦公桌,有小冰箱,有個小小的衛生間,別的什麼都沒有。

“你在我的牀上休息,我就在對面。他今晚應該出去和女朋友在一起了。”叔叔安慰着我,可是我一看到他的牀就對天翻了個白眼,道:“叔叔,男人的世界我果然不懂。”

“你不是有男人?”

Wωω● ttKan● C〇

“景容纔不像你。他一天要換兩套衣服,而且衣服髒了馬上就扔掉,可是你看看你,這些髒衣服疊一疊當枕頭了,沒洗衣機嗎?”

“有是有。”

叔叔摸了一下頭,嘿嘿的笑了起來。然後又開口道:“你那個老公是變態的。”

我瞪了他一眼,就衝他這個房間的樣子,人家景容進來都沒坐在牀上,而是找了個椅子坐下了。那一臉的嫌棄啊!

伸手將她的髒衣服拿起,而叔叔馬上道:“我自己洗吧,你休息,都累了。”

我確實累了。於是爬上了他的牀,剛要躺下,就見一牀被子出現在我的面前。

“……”我的覺得自家景容老公真的是太貼心了,懂得派小鬼回去搬被子。

而叔叔的表情卻不怎麼好,他咬牙道:“你就那麼嫌棄我?”

景容根本沒理他,一身戾氣到現在還沒消。

我知道他一定還在氣憤,其實我也在生氣。今天的審問就好似將我當成重點懷疑人似的,可是又和那件案子半毛錢關係也沒有。小鬼們幫我鋪好被子後,倒是拿着叔叔的去洗了,十分的乖巧懂事。我則躺在充滿太陽公公味道的被子上,感覺到相當的舒服。現在的時間已經到了下半夜了,經過了一晚上的折磨我已經是非常累了。躺在牀上雖然很舒服,可是肚子卻有些疼,不但疼還有些悶熱,似乎裏面着火了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