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去死吧!”那名風水師瘋狂的叫嚷了起來,整個人好像在一瞬間,便陷入到了那種發狂的地步,緊接着,那名風水師狀若癲狂的按下了遙控器上的某個按鈕……

轟!

一道震耳欲聾的聲音陡然炸響,直衝雲霄!

一時間,我耳根發麻,大腦彷彿都短路了似的,恍惚無比,就好像,有一柄重錘,直接砸進了我的腦袋裏那般……

隨之,一股翻騰的氣浪,好像海嘯那般席捲而來!

我整個人就像是汪洋大海中的扁舟,被這陣氣浪震的直接倒飛了出去,恍惚之間,一陣劇痛感襲遍了我的全身,我好像是撞到某棵巨樹上,這才止住了倒飛的勢頭!

接連承受了兩重打擊之後,我的大腦還沒有反應過來,緊接着,又是一陣崩飛的碎石,夾雜着鮮血,內臟,殘肢,斷臂,呼嘯的向着四面八方激射而去,當然,有不少碎石轟到了我的身上,疼痛無比,最噁心的是,好像還有一些粘乎乎的東西也拍打在了我的身上……

這種威力,只能是炸藥爆炸,才能發出來!

好像……那風水師身上,捆綁着炸藥?

然後在張銘朝着他發動衝鋒的時候,那風水師按下了遙控器上的引爆鍵,引爆了炸藥?

頓時,“死士”兩個字,便從我渾渾噩噩的腦中蹦了出來……島國的人,最善於,也最喜歡培養死士! 難道說,我們這次真的遇到了死士?

毫無疑問,我們的確遇到了死士!

我的大腦昏昏沉沉,幾乎要炸開了那般,身體也是疼痛無比,彷彿剛剛被一輛汽車撞飛似的,連內臟都隱隱作痛!

緊接着,我努力的將“死士”這件事壓了下去,隨之而來的,便是……張銘的安危!

要知道,當時距離那風水師死士最近的,就是張銘,其次纔是我!

連我都受到了這麼大的波及,那張銘呢?

當即,我忍着四肢百骸傳來的劇痛,幾乎是憑藉着身體的本能和執着,硬生生的撐起了身體,擡頭向前望去……

此時,我的視線已經完全被激飛的塵煙遮擋住了,我根本就看不見爆炸中心的任何景象,包括那名風水師死士,以及張銘!

我抹了一把飛濺在我身上的血水,心中頓時慌亂了起來……沒錯,是慌亂!

經歷了這麼多生死邊緣的戰役,我都沒有慌亂過,可這次,我的心卻真的慌亂了起來,不因爲別的,只因爲,距離爆炸中心最近的人,是張銘!

尤其是,我身上還飛濺了這麼多血水,其中好像還參雜了一些碎肉之類的噁心東西,這就讓我更加害怕了!

“銘叔……”我從嗓子裏硬生生的擠出了一道異常輕微的聲音,就好像,我失聲了似的。

不對!

並不是我失聲了,而是,我的聽覺在這陣爆炸中,受到了沉重的打擊,暫時還沒有完全恢復過來,故而,我剛纔發出的喊聲,傳入我的耳中才會變得異常輕弱。

可是,我接連喊了三聲張銘的名字,但卻沒有聲音回答我,或者是,由於我的聽覺尚未恢復的緣故,我聽不見回答我的聲音……

這一刻,我好像瘋了似的,手腳並用,也顧不上四肢百骸中傳來的劇痛了,瘋狂的朝着爆炸中心爬了過去……

我不知道張銘到底有沒有被炸死,可就是這種未知,其實卻是最可怕的,尤其是,進入祖乙大墓之後,我還夢到過,張銘死了……

內心的恐懼支配着我的身體,使得我不斷向爆炸的中心點爬去,逐漸的,我的身體機能也恢復了過來,開始由爬變成了站立,最後演變成了瘋狂的奔跑!

我顧不上嗆鼻的火藥味和遮眼的塵煙,更加顧不上粘在我身上那骯髒粘稠的血液,我現在的心中,只有一個信念,那就是祈禱張銘平安無事,然後……找到他!

“銘叔!”我又一次發出了一道驚天動地的呼喊聲,這一次,我的聲音雖然沙啞,但卻響亮,這就代表,我的聽覺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

我一頭衝進了塵煙之中,根據爆炸之前的記憶,找到了張銘所在的位置,而那裏,此時已經變成了一片廢墟,崩飛的碎石和殘敗的灌木隨處可見。

當即,我便手腳並用的將那些碎石和灌木撥開,甚至,連灌木尖銳的樹枝劃破了我的手指,我都沒有任何的感覺了!

濃郁的血腥味瘋狂的涌入了我的鼻息,直到此時,我倒是開始有些害怕找到張銘了,因爲,我害怕找到張銘的屍體!

“銘叔!你在哪!”我歇斯底里的咆哮了起來,雖然現在距離爆炸那時候,也只過了十幾秒鐘,但這十幾秒鐘對於我來說,卻相當於十幾年那麼長,尤其是對我心靈和神經上的折磨,更是比那一個月的特訓,還要慘烈! 就在一種叫做絕望的情緒,即將佔據我整個心腦之時,一道微弱不羈的聲音,卻是把我的思維,從地獄,拉回到了現實之中……

“鬼叫什麼?老子在這……”

是張銘的聲音!

黑帝私寵重生妻 雖然有些微弱,但這道聲音中,卻並沒有任何的死氣,甚至,隱約還透出一股生機!

千秋我為凰 聞着傳入我耳中的微弱聲音,我振奮無比,當即便四下張望了起來,終於,我在距離我三、四米之外的地方,發現了坐在地上,周身幾乎都被灌木覆蓋了的張銘!

“銘叔!”我已經不知道第幾次喊出這個稱呼了,而這一次喊出這個熟悉的稱呼,卻是我最開心的一次!

望着渾身浴血的張銘,我一個箭步便衝了過去,三下五除二的撥開了覆蓋在張銘身上的灌木樹枝和碎石,抓着張銘的肩膀,激動的喊道:“銘叔,你怎麼樣?哪裏受傷了?”

“老子沒什麼大事,就是受了一些皮外傷,還有腦袋,也被炸的頭昏腦漲……”張銘朝着我裂開了嘴,豪爽一笑,道:“多虧你小子提醒了老子一聲,給了老子一點逃跑的時間,否則的話,老子也得步了那風水師的後塵,被炸成肉醬!”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盯着逃出生天的張銘,我現在的心情,真的沒辦法用語言來形容了,亢奮,已經不能表達我此刻的情緒了!

這時候,李靈兒,大熊,石毅和大屁也都聚集到了我的身邊,毫無懸念,大家都是灰頭土臉的狼狽模樣,不過,相比於距離爆炸中心最近的我和張銘來說,衆人還算是幸運的,他們幾乎沒有受到任何的波及。

“楚大師,我們最好趕快離開這裏!”大熊一邊說着,一邊將張銘從地上攙扶了起來,“剛纔的爆炸,搞出了這麼大的動靜,我估計,這裏已經被其他勢力盯上了,我們如果在這裏繼續耗下去,很可能會等到第二輪,甚至是第三輪的偷襲!”

大熊說的話很有道理,這座孤山本就已經被暗潮洶涌的寧靜籠罩在了其中,各大勢力全都潛伏在暗處,伺機而動。

而剛纔的爆炸,弄出了那麼大的動靜,我估計,整個孤山都能聽到那震耳欲聾的爆炸聲,毫無疑問,那些勢力應該都會抱着渾水摸魚的想法,朝着這邊聚集,這裏,的確不是久留之地。

“走!一邊往山頂走,一邊尋找一處安全的地方,我們先休息一段時間再說!”我一揮手,便和大熊一左一右的架起了張銘,隨後,我們衆人便立刻動身,朝着山頂的方向狂奔而去。

這一次,石毅和大屁走在最前面,我和大熊,還有張銘走在中間,李靈兒則負責殿後。

石毅其實是想利用大屁靈敏的嗅覺,避開其他勢力行走的路線,先找到一處安全的地方,畢竟在剛纔的爆炸之中,我和張銘都受到了波及,尤其是張銘,他身上的一些傷口,需要緊急處理一下才行!

我們衆人一路不停,在石毅和大屁的引導下,我們大家左繞右拐,幾乎呈蛇形路線,以最快的速度,繞着遠路,朝着山頂的方向移動而去……

這一次,我們大概前進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雖然走了很長一段的山路,但實際上,卻並沒有與山頂拉近多少距離,因爲,我們大多都是在繞路前進,而目的,自然是爲了尋找到一處相對安全的地方……

終於,石毅和大屁停了下來,將我們衆人引到了一處極其密集的竹林之中。

不過,當我們穿過了竹林之後,我的眼前竟然出現了一處相對平臺的空地……外圍有茂密的竹林掩護,而裏面則有一處空地供我們休息,不得不說,這裏還真是一處休養生息的好地方! “就這吧!”我輕道了一聲,隨後便停下了腳步,和大熊一起,將張銘平放在了空地上。

望着張銘的手臂上,那片被血水浸透了的衣衫,我二話不說,直接將他右手臂處的衣服撕了開,頓時,一片血肉模糊的景象,便映入了我的眼中……張銘的右手臂與肩膀相連的部位,皮開肉綻,鮮血直流,甚至,我都能隱隱的看到一絲的森森白色,煞是駭人!

很明顯,那陣爆炸所產生的衝擊波,傷了張銘的右臂,而且看起來還不輕!

憑心而論,張銘身上這道觸目驚心的傷痕,對他的右臂來說,絕對是毀滅性的打擊,甚至差點就廢了他這條手臂!

要知道,張銘目前是我們隊伍之中,戰鬥力最強的,可是,負傷之後,張銘的戰鬥力絕對要減弱一大截,這對於我們隊伍來說,同樣也是毀滅性的打擊!

我們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凝視着張銘手臂上的傷痕,包括大熊在內,盡數陷入了沉默之中!

咕嚕!

也不知是誰,發出了一道吞嚥聲音,這纔打破了沉默。

“銘叔……”我有些呆滯的望着張銘那觸目驚心的傷口,從張銘受傷到現在,他好像連哼都沒哼一聲,這份忍耐力,的確讓我動容,我自問,如果受傷的人是我,我絕對做不到張銘這種程度。

“鬼叫什麼呢?老子又沒死!”張銘一邊喘着氣,一邊笑罵了我一句,隨後,張銘便對另一邊,同樣目瞪口呆的李靈兒喝了一聲,道:“李家丫頭,幫我把傷口包紮起來!”

“前輩……你的手臂……如果繼續惡戰的話,肯定是會廢掉的……而且我們身上的金創藥和普通的止血藥,雖然還有一些,但是經過了水底世界一役之後,也大多被水泡過,失去了大部分的藥效……”

李靈兒的聲音有些慌張,看得出來,張銘這道駭人的傷痕,把這位女戰神也震住了!

“喪失了大部分的藥效,並不代表沒藥效,來,都給我敷上,然後幫我把傷口固定好了……放心,老子還沒帶着你們找到真正的祖乙大墓呢,暫時不會倒下!”

張銘不以爲然的慘笑了一聲,雖然他表現的很平淡,但是我們大家都知道,這傷口,一定很疼,而且還是那種痛不欲生的疼!

李靈兒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將視線轉移到了我的身上,似乎是在徵求我的意見。

我看了看李靈兒,又看了眼張銘,最終,我還是選擇妥協!

因爲,我太瞭解張銘的脾氣了,這老傢伙就算是真的廢了一條手臂,只要是他認定的事情,他就絕對不會放棄,尤其,這件事還與我有關,與我楚家的祕密有關,所以,除非是張銘死了,否則,他就算真的廢了一條手臂,也會繼續向前的!

見我點頭,李靈兒也只好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隨後,便從她的腰包裏摸出了一種丹藥和一種粉末狀的藥物,以及一瓶飲用水……

李靈兒先用那瓶飲用水,將張銘的傷口清洗一番,隨後,將那丹藥送進了張銘的嘴裏,而粉末狀的藥粉則是灑在了張銘的傷口上,做完了這些之後,李靈兒纔拿出了一卷皺巴巴的紗布,很顯然,這紗布是被浸泡過之後,又曬乾的紗布。

折騰了一番之後,李靈兒將張銘的右手臂,連同整個右肩膀,結結實實的纏了起來,在這過程中,張銘不僅沒有哼一聲,而且,他始終都在與我們談笑風生,這份氣魄,就如同現代版的刮骨療傷,當真讓人敬佩!

“風小子……這羣島國的傢伙,要比之前遇到的那羣雜碎難纏多了,我聽你說過,他們好像是九菊一脈的風水師吧?”張銘的聲音時而大,時而小,應該是傷口上傳來的鑽心疼痛所導致的。 “他們是九菊一脈的風水師,而且,應該只剩下了兩個人!”我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張銘的傷口上,所以便心不在焉的回了張銘一句。

“如果我們再遇上那羣風水師,千萬要小心,最好能在神不知鬼不覺之中,先把他們打暈,如果你有問題想問他們,那就先卸了他們身上的炸藥,沒有問題想審問他們,那就直接幹掉……”張銘狠聲道:“這羣傢伙都是死士,在他們眼裏,死和生是一樣的!”

“我知道了……”我望着張銘,心裏很不是滋味。

張銘是爲了幫我,纔將自己捲入祖乙大墓這場漩渦之中的,如今受了這麼嚴重的傷勢,而且還是在強敵環伺的環境中,我怎麼可能會不自責?

張銘似乎看出了我的自責,輕輕的擡起了被包紮好了的右臂,然後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他並沒有什麼大事,“風小子……”

張銘開口想要安慰我,可是,他的話還沒說完,突然,一陣陰風突兀的捲了起來,很陰,很冷,很邪……

在這一瞬間,我們所有人的臉色大變!

沒錯,是我們所有人!

這一次,不單單是我能感覺到這陣突如其來的陰風,包括張銘等人,同樣能感覺到!

這就代表,來的那隻陰魂,是刻意想讓我們感覺到它的存在,甚至,除了擁有天機眼的我之外,其他人也將會看到這隻陰魂!

陰風還在肆虐,灌木被吹的獵獵作響,忽的,一縷陰氣出現在了我們衆人的眼前,然後緩緩的凝聚成了一條人影的形態……我們所有人都將視線鎖定在了那條黑影之上,幾秒鐘之後,黑影完成了凝聚,露出了一張近乎於縹緲的臉,而且,這張臉非常漂亮,非常妖異,非常俊俏……

這隻突然出現在我們眼前,而且擁有着妖俊鬼臉的意外之鬼,竟然是胡老三!

被我安排在古水鎮,監視各大勢力的胡老三,經過了一段時間的失蹤之外,竟然在祖乙大墓中,又突然出現在了我的眼前……而且,胡老三的出現,也直接讓我想通了一個謎題……剛纔出言提醒我風水師有危險的那道鬼音,就是胡老三的!

“胡老三!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裏?”我盯着胡老三那張近似於女人的臉,心中五味雜陳……遲疑,好奇,懷疑,不解……雖然我知道這傢伙滿嘴跑火車,他說出來的話,最多隻能信一半,但我還是忍不住的問了出來。

“楚大師!”胡老三恭恭敬敬的朝着是鞠了一躬,這才用那種充滿了怨念,而且還拉着長音的鬼聲,對我說道:“楚大師,有很多事情,我現在還不能告訴你……”

胡老三此言一出,我立刻就知道,這傢伙果然還有事情瞞着我!

“你這傢伙身上到底有多少祕密是我不知道的?”我又好氣又好笑的撇了胡老三一眼。

這傢伙的身上雖然隱藏着許多的祕密,但是,我卻不能否認,胡老三對我真都沒有壞心,尤其是剛纔,如果不是胡老三暗中提醒,張銘恐怕已經被炸藥炸死了!

畢竟我們誰都沒有預料到,那風水師會是一名死士,而且直接就引爆了炸藥!

從這方面來說,我其實還得感謝胡老三呢!

胡老三好像沒聽懂我的話那般,自顧自的說道:“楚大師,剛纔我沒有出手相助,你別怪我,那風水師身上有厲害的法寶,像我這種級別的陰魂,一個照面就能被他打到魂飛魄散……”

“是收了妖怪雪女的那件法寶嗎?”我立刻出言問道。

胡老三搖了搖頭,又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這才向我說道:“楚大師,你先彆着急提問,我先告訴你一些重要的事情……” 胡老三話音剛落,我們大家全都將視線定格在了它的身上……毫無疑問,胡老三既然這麼說,那就證明,它真的有極其重要的事情要對我說,最起碼,與那羣什麼風水師相比,胡老三接下來要說的事情,絕對重要很多!

當即,包括我在內,所有人都屏氣凝神,將視線鎖定在了胡老三的身上……

“風水師那邊應該還剩下兩個人,身上都有厲害的法器,不過,風水師的法器對你們並不能造成什麼傷害,楚大師可以忽略他們,只要小心他們身上的炸藥就行了!”胡老三好像很着急似的,開門見山的直奔主題道:“我要說的第一件事,就是……楚大師,你一定要想辦法活捉風水師,而且一定要搞到他們身上任意一件法器,因爲,那法器好像是大虞王朝的東西!”

大虞王朝!

風水師身上的法器,能直接降服倭島國最頂尖妖怪雪女的法器,竟然是大虞王朝的東西!

可是,我記得,安倍英崎和伊賀敬三他們好像說過,風水師的法器,應該是和華夏疆省有一定聯繫的吧?

難道說,大虞王朝和疆省,也有什麼聯繫不成?

胡老三沒有給我時間思考這個問題,而是自顧自的繼續說道:“我要說的第二件事,是關於各大勢力的事情……”

“目前,祖乙大墓內的局面很複雜,而且依舊還有不少勢力活躍於此……石家和天機家族已經達成了聯盟,龍虎山孤軍奮戰但實力不可小覷,還有八部衆之一的阿修羅,也親自進入了祖乙大墓,還有陳泰,那傢伙不知道再搞什麼鬼,已經分別和這幾股勢力交過手了!”

“最重要的是,這幾股勢力,已經快要接近山頂了!”

“山頂,就是我要說的第三件事情……我可以肯定,山頂,就是真正祖乙大墓的埋葬地點,你一定要儘快找到真正的祖乙大墓,裏面有兩件東西,你一定要拿到,一件是白玉牌,這個你應該已經從陳泰那裏得到情報了,而第二件東西,就是商王手記!”

我一言不發的聽着胡老三說的這些話,當胡老三說到這裏,我真的有些忍不住了,直接反問道:“胡老三,你到底還有多少祕密是我不知道的?別逃避問題,先回答我!”

被我突然反問,胡老三沉默了,而且,它的沉默,足足持續了半晌,這才很不情願的開口說道:“楚大師,你要相信我,我對你是沒有惡意的,只不過,那位大人,想通過祖乙大墓這件事情,來對你進行一番考覈,而商王手記,便是這次考覈的最終目的,至於白玉牌,那是對你有莫大幫助的一件東西……”

胡老三頓了頓,這才繼續解釋道:“楚大師,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嗎?那次筆仙事件,其實,我並不是被召喚筆仙的通靈遊戲吸引過去的,而是,那位大人要我故意接近你!”

我知道胡老三身上隱藏了很多祕密,可我沒想到,胡老三這傢伙竟然隱藏了這麼多的祕密!

包括我和它的第一次見面,竟然也是刻意而爲之!

說實話,我現在的心中,當真是很不舒服,就好像,我一直都被矇在鼓裏那般……不過,還好胡老三,包括胡老三所說的那位大人,似乎對我都沒有什麼惡意……

“那位大人是誰?”我沉聲喝道。

“我現在還不能透漏那位大人的身份,不過,楚大師,我相信,你們很快就會見面了……”胡老三輕輕的搖了搖頭,然後便揮手打斷了想要繼續發問的我,“我現在,告訴你第四件事情,也是最後一件……” 胡老三所說的每一件事,對我而言,都有很大的幫助,甚至還能幫助我解惑,所以,我已經開始有點期待這最後一件事了!

“第四件事,是有關於商王手記的事情……”胡老三頓了頓,這才繼續說道:“商王手記,楚大師應該已經知道了一些線索,我就不多說了,我想說的是……各大勢力的目標,也都是商王手記!”

“商王手記之中,記載着一個天大的祕密,是有關於大虞王朝的事情,也是祖乙在幾千年前想要極力隱瞞的事情……對於商王手記,楚大師知道的也許並不多,但是,當你拿到商王手記,解開了裏面隱藏的謎題,那麼,所有的謎底,楚大師就會都清楚了!”

“龍虎山,阿修羅,以及一些其他勢力,包括陳泰在內,所有人的目標,都是這本商王手記……所以,楚大師,拿到商王手記,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可你只能拿到商王手記,才能解開一些謎題,而那位大人,也想用商王手記來考覈你,看看你是否有資格與那位大人合作!”

胡老三一口氣說完了這番話,這一次,胡老三並沒有像以前那樣,油腔滑調的和我打太極,而是簡單直接,甚至是嚴肅鄭重的對我說出了這番話,這就讓我不得不認真的考慮這番話的真實性了!

按照我的性格,如果胡老三依舊是和我嬉皮笑臉,裝瘋賣傻,甚至是打一些苦情牌,我基本都不會在完全信任它了,可這次不一樣,這次,還是胡老三第一次用如此嚴肅的語氣和我說話,所以,我寧願選擇相信它所說的話,而且是全盤相信!

我之所以會相信胡老三的話,並不單單是因爲它的口氣,更多的,是商王手記這件事……我知道商王手記的存在,也知道一些有關於大虞王朝的事情,更加知道,商王手記和大虞王朝有着某種聯繫!

同樣,我也很好奇那所謂的大虞王朝,到底隱藏着什麼樣的驚天祕密?

與我楚家之謎和白玉牌,又有什麼關係?

還有胡老三口中的那位大人,又是什麼身份,在整件事情中,又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我盯着胡老三,略微的沉思了片刻,突然開口問道:“胡老三,那商王手記到底是怎麼回事?”

胡老三顯然沒有料到我會有這麼一問,鬼影不由的滯了一下,不過,它很快便恢復如常,朝着我苦笑了一聲,道:“楚大師,我能和你說的,只有這麼多了,至於你的問題,我認爲,你應該從商王手記中尋找答案……”

胡老三的話還沒說完,我便毫不客氣的出言打斷了它的話,“我來祖乙大墓的目的,可不是爲了商王手記,你可以回去告訴你口中,所謂的那位大人,我對這所謂的合作,也沒有什麼興趣……”

聽了我的話之後,胡老三下意識的愣住了,那張堪比女人般俊美的臉龐上,閃過了一抹異樣的驚訝,猩紅的長舌頭,甚至都情不自禁的縮了縮!

的確,我說的是實話,我對那所謂的合作,並沒有太大的興趣!

我不管胡老三口中的那位大人是什麼身份,單憑那位大人想通過商王手記來對我進行考覈,看看我是否有資格與那位大人合作,就已經惹怒了我!

殘王的特工寵妃 哥們我雖然不是什麼大人物,但也不是隨便什麼傢伙就能對我進行考覈的,那位大人,似乎有些太高看自己了! 還有商王手記,胡老三既然負責傳遞消息,我就不信它什麼都不知道,換句話說,胡老三一定知道許多我不知道的事情,只不過,那位大人不讓它對我說而已,直白的說,讓我自己拿到商王手記,然後破解其中隱藏的祕密,也算是對我的另外一種考覈……

話題扯遠了,胡老三一定知道些什麼,但是它不說,這就不得不讓我懷疑,那位大人所謂的合作,又有幾分誠意呢?

對於沒有誠意的合作,哥們我向來是不屑一顧。

要知道,當初陳泰那傢伙提出與我合作幹掉阿修羅的時候,都付出了一塊白玉牌,以及另一塊白玉牌的消息來作爲酬勞,而胡老三口中的這位大人,毛都沒拿出來,就想讓我去奪商王手記,以及破解手記上的內容?這完全是空手套白狼的行爲!

書歸正傳。

胡老三顯然沒想到,我會如此乾淨利落的拒絕這所謂的合作,一時間,它竟然無言以對,氣氛也隨之陷入到了尷尬的沉默之中。

足足過了半晌,胡老三才重重的嘆了一口氣,言道:“楚大師,我知道你心裏不太舒服,但我勸你一句,與這位大人合作,對你而言,沒有任何的壞處,甚至,還有莫大的好處!”

“我給你一分鐘的時間勸說我,否則的話,就立刻從我眼前消失!”我好像根本不領情似的,不耐煩的朝着胡老三揮了揮手。

其實,我是在賭,賭那位大人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難處,必須要我來出手搶奪商王手記,如此一來,如果我拒絕了這所謂的合作,那就會逼急了胡老三,進而,我也能逃出一些有價值的情報!

然而,事情的發展,幾乎與我預料的一模一樣,雖然我暫且不知道那位大人爲什麼選中我來做那所謂的合作伙伴,也不知道那位大人爲什麼一定要我去奪商王手記,但是,胡老三這邊卻是按照我的設想,鬆口了……

“楚大師,我是真心希望你能和那位大人合作,所以,我只能再對你說一句話……”胡老三似乎很無奈的樣子,一邊嘆氣,一邊聳了聳肩,“能否破解商王手記中的祕密,能否找到大虞王朝留下的線索,這些,都與楚青雲的安危有關,尤其是,如果你能和那位大人合作,我相信,對於楚青雲而言,也是一件天大的好事,甚至,有可能改變楚青雲的命運!”

胡老三這番話一落地,不僅我愣住了,就連始終都一言不發的張銘,也傻眼了!

能否找到商王手記,能否破解手記上的祕密,包括我是否能與那位大人達成合作共識,竟然還與二叔有關?

更誇張的是,如果和那位大人達成合作,還能改變二叔的命運?

不管胡老三說的這番話是真是假,這件事情如果牽扯到了二叔,那我就不得不拼命一試了,尤其是胡老三最後的那句話……改變命運!

二叔現在深陷羅布泊,生死未卜,如果能改變二叔的命運,我自然是一萬個願意,甚至,胡老三這番話還有另外一種解釋……改變二叔的命運,是否也是改變楚家的命運?那麼,楚家的謎題,是否也會被解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