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起身,我看着那一點點消失的父親,我想要瘋狂的大吼,從來父親都沒有這樣不理我,他一定是受了重傷,或者……我不敢想,看着那越發佝僂的父親,我的心如火燒冰凍。

獵愛總裁:錯情蝕骨 擡頭在我頭頂上空依舊是一片翻騰的雷雲,龐大的威壓讓我呼吸都有些困難。

“來吧,老天,讓我看看什麼是善惡命雷!”

這一刻我指天大吼,內心的掙扎消失不見,我不想我的命運被人操控,但我更希望所謂的天命來掌握自己的生死。

父親的出現讓我學會了殊死一搏,既然在我身後有着這麼多人爲我策劃,這麼大的一場與天相鬥的戰爭,爲什麼要選擇一個懵懂無知的我。

啊!

指着天空,我瘋狂的大吼。

轟隆!

突然一道赤紅的雷電瞬間轟擊在我的身上,身體四周的空間瞬間破碎,露出了原本的地貌,我渾身骨甲被再一次轟碎,趴在石柱之上,我雙目赤紅,咬牙站起身,大笑起來。

“哈哈哈,來吧,這就是善惡命雷嗎,不怎麼樣呀!哈哈哈……”

就在大笑之間,那翻騰的閃電之間瞬間飛出了一柄長劍,我沒有看清楚長劍的樣子,是能感知到一股逼人的利芒瞬間朝着我的眉心刺來。

“來的好!”

我瞬間伸手,磅礴的鬼氣瞬間包裹住我那瘋狂生長而出的手骨,一時之間一把硬生生的將那柄飛來的長劍抓在了手上。

嗤嗤嗤!

那長劍一入手,頓時我身體四周的鬼氣瘋狂的消融,那伸展到了極限的手骨也是開始一點點的碎裂。

在我手上的那柄長劍,一面赤紅一面雪白,我心中微微一顫,難道這便是代表着善惡,善惡

是一柄雙刃劍,此刻在我手上的善惡長劍不斷的顫抖,想要瘋狂的掙脫我的手掌。

我咬牙堅持,緊緊的將這柄長劍抓住。

突然那滾滾雷電之間降落下來了滾滾雷霆,雖然在我的頭頂有着卍字結界,但是那龐大的威壓也是讓我難以在抓住那就要飛竄而出的善惡長劍。

嗖!

突然之間長劍直接震碎了那伸展而出的手骨,抹過了我的手臂,朝着我的眉心刺來。

那一刻死亡再一次離我那麼近。

嗡!

在我就要躲閃的瞬間,卻是感覺身體瞬間騰空,下一刻我便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影子。

那條大蛇,這是第四次見到。

“森兒,娘來爲你擋住善惡命雷,坐在孃的背後,不要害怕!”

娘?

我渾身一顫,來不及思考,眼淚便瞬間唰唰流下。

娘這個字,我從小都沒有叫過,我們那邊小時候的孩子都叫自己的母親爲娘,媽是上初高中才開始改口的叫的。小時候每次看到別的同學放學的時候都有自己的娘來接,那個時候我多想自己的孃親也來接我。

看着眼前這個令我心頭髮顫的大蛇,我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痛苦和思念,二十多年我一直將對母親的思念壓在心裏,這一刻雖然母親並不是一個人形,但是那種血濃於水的感覺讓我眼淚不止。

“娘?”

將我放在自己背上的大蛇身軀也是緩緩一顫,隨即轉頭看着我道:“森兒,孃親等這一刻已經等了整整二十四年,前三次孃親不止一次想過要和你相認,告訴森兒,我就是你娘,只是我……”

這一刻我再也說不出話來了,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早已超乎了我的想象,我早已不在乎我的孃親是不是一個人。

“娘!”

我緊緊的抱着大蛇,半天才喊出了一聲。

這一刻我孃親也就是這條大蛇帶着我飛快在整個土門村的空間之中游走,最後一尾掃向了那代表善惡的雙刃長劍之上。

轟轟!

孃親沒有說話,這一刻那柄雙刃長劍瞬間變大,足足十米長短,天空之中無數的雷霆轟隆而下,注入了長劍之上,代表着善惡的長劍瘋狂的朝着我射來。

孃親帶着我剎那之間飛竄而起,躲過那長劍,然後瘋狂的纏住了那柄長劍。

代表着善惡的雙刃劍瘋狂的在孃親圍成的圈子之中旋轉起來,這個時候天空一道道雷霆瘋狂降落而下。

我心中一緊連忙咬破中指打出數道結界符。

孃親此刻直接將我叼在在嘴裏,然後整個身軀盤成一圈,死死的纏住那代表着善惡的長劍。

轟隆!

一道道紅白相見的雷電直接轟擊在孃親的身上,這個時候的孃親整個龐大的身軀都開始顫抖,她卻是緊緊的將我護在她的口腔之中,沒有呻吟一聲。

“娘……”

轟隆!

我在孃親那巨大的嘴中只能感受到一道道雷霆如暴雨一般的落在了她身上,透過孃親的牙縫,我能看到無數的閃電光芒。

嗤嗤嗤!

噗噗噗!

一時之間我感覺到了孃親的身體瘋狂的顫抖起來,一時之間我突然意識到了什麼,連忙想要扳開孃親的嘴。

吼吼……

突然之間孃親將我吐出,他轉身將那代表着因果的

長劍瞬間吞入了腹中。

“娘!”

我大吼一聲,剛纔孃親渾身顫抖便是因爲這長劍瘋狂的旋轉將她的身體上諸多的地方都砍成了一道道醒目的傷口,渾身的鱗片也是大片大片被直接削掉了。

別說謊了,娘娘 嘔嘔……

在一片鬼氣之上,孃親那龐大的身軀瘋狂的顫抖着,瘋狂的在空中來回的翻騰掙扎。

這一刻我淚如雨下。

我知道孃親這是在我承受善惡,將一切的惡都自己吸收,而將最後的善留給我。

唰!

就在我剛要一步踏出緊緊抱住孃親下墜的身體的時候,突然從孃親的口中飛出了那柄善惡長劍,長劍一出直接沒入了我的眉心。

唰的一聲飛入了滾滾雷雲之中。

最終我安然無恙,因爲這柄劍上的惡氣已經完全被孃親吸收,而洞穿我的是一道善念,所以我安然無恙。

可是在我面前的孃親卻是一點點的墜落到茫茫鬼氣之中。

“孃親……”我大吼一聲便要衝出去!

“孩子不要過來!”突然一個嚴厲的聲音。

“不要過來,孃親沒事,接下來的因果命雷,小蝶會出手幫你的,你一定要保護好她,她可是我最喜歡的兒媳婦,如果她死了,我也就永遠不會再見你!”

說話之間,我便感覺到眼前的鬼氣瞬間涌動,一個巨大的身影緩緩消失不見了。

我不是傻子,自然知道母親這樣說只是爲了分散我的注意力,我雖然看不到她離開的身影,但是我知道母親爲了幫我度過善惡之劍,已經耗盡了修爲。

在他最後說話的那一刻我便能聽出來。

爲什麼,爲什麼這一切都要讓我來承受,這一切究竟是爲什麼了?

我突然想要爆發,想要讓萬雷穿過我的身體,好讓我不知道疼痛,不知道冷暖,失去所有的感覺,這一刻我寧願自己是一個無血無肉的傀儡,成爲背後的他們真正的一枚棋子,不想沾染這麼多的情劫。

就在我想要大吼的時候,一隻冰涼的小手抓住了我。

“相公,你不可以!”

小蝶似乎一眼便洞穿了我的想法,她緊緊抓着我的手,然後躺在我的懷裏。

這一刻我能感覺到自己的心跳,甚至是小蝶的心跳聲。

“小蝶……”

“相公,這都是我們該有的命,爹,娘,還有我,還有大家都在爲了你的命劫付出所有,這個時候你怎麼能想要放棄呢,奶奶早就說過了,我們這裏所有的人都可以死,唯獨相公你不能死,因爲你死了我們就再沒有希望了。”

“希望?”

我不解的看着眼前的小蝶,她一臉的平靜,似乎早已準備好了死亡。

“相公,你是我們所有人的希望,奶奶說了我活着就是爲了隨時爲你犧牲!”

小蝶一臉的幸福,她安靜的躺在我的懷裏。

“小蝶……”

我剛要說話,卻是被小蝶阻止住了,她輕輕的上前一步,像父親一般一步步走入那濃濃鬼氣之上,他的身後出現了無數星星點點的光芒,我知道那都是這段時間收集的陰德。

當頭頂那滾滾雷霆匯聚成了海洋的瞬間,小蝶回過頭,還是我第一次見到她時那般美麗的笑容。

“相公,只要你記得生命中曾經有一個叫做小蝶的女子,我便知足了!”

(本章完) 聽到小蝶的話,我心中陡然一空。

小蝶的話,類似訣別。

難道這因果命雷……

命劫九雷都代表着不同的天劫,如今的我根本就無力相扛,與其說我在渡劫,還不如說站在我背後那些人在爲我全程輔助。

承受了死之命雷,已經讓我徹底的認識到了天力的恐怖,父親爲我擋住了審判,母親爲我進化了善惡。

如今小蝶又要爲我承受因果。

看着滿天洶涌的雷雲在剎那之間化作了雷霆之海,我便感覺無力。二十四年從來沒有這般無力,但是這個時候我卻不能擁有這樣的思想。

正如父親說的,男子漢寧可站着死,也不跪着生。

母親對我還充滿了期望,臨走的時候,讓我好好保護小蝶。

在小蝶的心中我是大家的希望。

我還太弱小,在無邊的天力面前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只有承受。

轟隆!

因果命雷從天而降,滾滾雷霆之海映照浩瀚虛空。

命雷所指,正是我所在的位置。

那從天而降的那道命雷就如是一隻巨大的手掌,前因後果,整個世界都逃不過因果。

就如在我之前,從來沒有改命成功的存在一般。

我能嗎?

一步踏出,伸手之間周圍漫天的鬼氣瞬間化作了一面幽黑的護盾,瞬間擋住那鋒芒命雷。

嘭!

命雷又一次瘋狂的落在了我的身前,瞬間將那層層鬼氣匯聚的護盾瞬間炸碎,帶着無盡鋒芒的噬命之雷,剎那之間就要將我吞沒。

這便是命劫之下的因果。

天命不可違,因果不可悖。

就在那一道命雷瘋狂的落在我的面前的時候,小蝶出手,只見小蝶一扭頭,那一頭如黑色瀑布般的長髮便直接包裹住了那不斷下墜的因果命雷。

轟隆!

獨寵小狂妻 雷霆之海上又一次翻騰起了無數的雷電,這一刻小蝶身子一閃,已經站在了我的身邊,她面色凝重,對着那滾滾而下的雷電便是伸手一抓。

這一刻小蝶在我的面前就是一個讓我可以依靠的人,我突然發現在這裏的每一個人都要比我強悍,他們的出手都讓我重新認識這個世界。

或許我還站在這個世界的邊緣,仰望着整個大海的浩瀚。

轟轟……

滾滾雷雲之中飛出一口大刀。

一刀斬下,瞬間斬斷了小蝶的長髮,斬碎了小蝶那修長的手指。

小蝶連連退後幾步,一口鮮血噴出。

我連忙一把抱住小蝶,咬破中指凌空畫出一道古樸的符文,這道符文是我在八兩叔的第二本筆記之中學到的,類似於結界符的符文。

嗡!

一聲悶響,那一刀帶着霍霍兇光,直接碾碎了我所畫出的古符。

“因果本來天註定,爾等凡夫俗子豈敢逃避因果,就讓吾來洗脫你們對天的褻瀆吧,命來!”

大刀之中傳出了一個古樸的聲音,和之前的審判一般,一刀之下,讓人連窒息的機會都沒有,便陷入了無盡無望的深淵。

這是一種對精神的抹殺。

讓你失去所有的希望,斬碎你所有的慾望。

無慾無求便再無因果所累。

“因果本就是情結,世間之人如果想要逃脫因果又何必藉助天力!今日我張小蝶就要來會會你這個代表着天意的因果之刃。”

小蝶冷冷說道,接着便一步踏出,將我擋在身後。

只見此時的小蝶頭頂出現了一團血霧,她中指更是一滴滴的鮮血滾落在濃濃鬼氣之中。

因果之刃這一刻劇烈的顫抖起來,似乎被小蝶這句話給氣到,轟的一聲,沒入滾滾雷雲之中,閃電之間又一次衝破層層虛空,瞬間斬向了我和小蝶。

小蝶凌空畫出了一個古樸的字體,我並不認識。

“天地之術,上蒼之手!”

霎時間小蝶身體之中飛出了一隻巨大的手掌,穩穩的抓住了那呼嘯不止的因果之刃。

“滅!”

小蝶突然冷冷吐出了一個字,這一刻無盡虛空之中出現了一道巨大的影子,將那因果之刃瘋狂纏繞住。

無窮無盡的因果輪迴幻象,這一刻從那巨大的手影之中飛出。

漫天的銀白色光點,剎那之間涌入了小蝶那幻化出來的上蒼之手。

此刻雷霆萬象,奔涌不止,每一道雷電都朝着我和小蝶轟去。

小蝶退後幾步,站到了我的身前,滾滾雷電雖然被擋住,但是依舊有着無數的雷電落在了我和小蝶的身上,將我的身軀炸得皮開肉綻,森森骨骸已經完全的袒露出來。

“前世今生,不過是因果循環,輪迴之路,不過終點而是起點,萬念之終,不過是新一次輪迴的開始。因果之刃,你想要斬斷的因果,卻是你永遠也不可能了卻的心魔。”

小蝶的聲音冰冷,彷彿是在和被他穩穩抓住的那口因果之刃,又似乎是對着那漫天翻滾的雷霆。

“卑微的螻蟻,竟然竊取了天地之術,接受命運的懲罰吧!”

古樸的聲音再一次響起,一時之間雷霆漫天,因果之刃突然化作了一個老者直接飛出了小蝶那巨大虛影大手的抓攝。

“只有死才能洗脫你們對天的褻瀆!”

老者凌空而立,一手因,一手果,交替之間凝結出了無數的因果之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