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不知道你打算怎麼處理他們?”平等王有些疑惑的看着我。

想要建造新的輪迴海,不僅需要龐大的力量,更是需要有個合適的地方。我覺得無間地獄,就是個好地方。

無間地獄十分廣袤,內部蘊含的力量很驚人。而且那些厲鬼的實力都不弱,可以用他們的靈魂,還製造輪迴海的精髓,靈魂之水。

我們連自己的命都能捨得,更別說是使用這些十惡不赦的混蛋來做好事。當然,前提條件是,把像楚閔那樣的苦命人先放出來。

我把這個想法告訴了平等王和孟老,兩人略一思索,都眼冒精光的看着我。不用問,我就知道他們倆對這種處理辦法也很贊同。

這樣做,不僅能解決這些厲鬼,同時也解決了無間地獄要崩塌的危機。輪迴海可以吸納靈魂中的力量,修補自身,這裏以後不會再有崩塌的危險。

我打算在新的輪迴海建立之後,優先讓楚閔等人先投胎。然後就是那些孤魂野鬼,把他們處理完,就再也不會有天地大亂。

“長江後浪推前浪,我們真的老了!”平等王不由得感嘆道。

他不知道這句話還有後半段,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孟老一直都在陽間待着,當然也聽過這句話,苦笑着搖了搖頭:“我可還沒老,比起你,我年輕着呢。”

我白了孟老一言,都活了上千年的老妖精了,還敢厚着臉皮說自己年輕。估計他也就能在平等王這種人面前裝嫩,兩界內比他年紀大的,真沒多少。

制定了詳盡的計劃之後,我們三人聯手,改造無間地獄。在動手之前,我又跑到輪迴海,瞭解更詳細的情況,這纔敢出手。

但我們很顯然還是低估了建造輪迴海的難度,我們只是按照正牌輪迴海一半的面積來建造,卻還是在我們出手後不久就出現了紕漏。

我們先是把跟楚閔境況類似的鬼魂放了出去,然後纔開始把剩餘的厲鬼凝練成靈魂之水。只可惜,那些厲鬼感受到了威脅,竟然聯手反抗。

“不行,這些厲鬼的怨氣太深,很難凝練成精純的靈魂之水!”孟老的臉色變的很難看。

平等王也是愁容滿面:“我們的實力不夠,想要把這些厲鬼煉成靈魂之水,需要的力量太龐大!”

如果想讓那些厲鬼魂飛魄散,我們三個根本毫不費力。可是想把它們全部都凝練成靈魂之水,難度可是提升了不止一個檔次。

“難度想修補天道,必須進階下一個境界?”我心裏直犯嘀咕。

按照眼下的情況,我們三個都撐不了多久。到時候別說是建造輪迴海,恐怕無間地獄也會徹底崩塌,一切努力毀於一旦。

用這些厲鬼的靈魂凝練靈魂之水,對我們來說已經是最好的辦法。如果想以自身的力量製造出靈魂之水,就是把我們三個都徹底榨乾,也無法成功。

突然,我心頭一動,遠處似乎又幾個強大的人物,正飛速的向我們靠近。我有些忐忑,難道地府的人還是不肯放過我們?

閻羅王的態度並不明朗,而且地府十殿閻羅中,很明顯是有人反對我們的做法。這個時候他們來橫插一槓子,情況只會更糟。

“是閻羅王!”平等王的臉上露出驚喜之色。

我和孟老相視一眼,都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平等王。平等王並沒有解釋的意思,衝我們笑着點了點頭。

“孟輕塵,吾等來助你一臂之力!”閻羅王的聲音傳入耳中。

我驚喜的看了他一眼,他的黑臉這個時候看起來是那麼的親切。崔判官雖然沒說什麼,可是用實際行動表明了自己的立場。

“沒有崔珏,你們怎麼可能成功?”閻羅王的黑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只見崔判官展開生死簿,拿出勾魂筆,不知道在勾勾畫畫些什麼。但片刻之後,我們三個都同時感到一陣輕鬆,那羣厲鬼的抵抗之力,變的微不足道。

“效仿先賢,重建輪迴,此等大事,怎麼能少了我們?”崔判官微微一笑,連同閻羅王等人同時出手,協助我們煉化厲鬼。 第4100章

而第二個和第四個黃色的按鈕,就是墨九狸最激動的功能,就是一旦墨九狸和空間失聯了,小書只要按下第二個黃色的按鈕,空間就會自動尋找墨九狸,並且強行和墨九狸恢復聯繫,目前來說也是無視一切障礙的,但是墨九狸的識海中有一個提示,這一個功能,和墨九狸的實力是相關的!

墨九狸想如果自己去的地方,自己和空間失聯了,對方實力又比自己強太多的話,空間怕是能夠聯繫到自己,但是應該無法把自己帶回空間的!

只要實力不超出太多的話,這一點簡直就是墨九狸的外掛了,真正的可以無視任何地方,等於遇到危險的時候,直接多了一個逃命的底牌啊!

而第四個黃色的按鈕是自主攻擊,就是在墨九狸和空間失聯后,小書按下第二個按鈕,可以直接無視一切障礙,找到墨九狸,一旦發現墨九狸遇險空間會直接把墨九狸傳送回來,這個不管是回來的墨九狸還是小書,按下第四個按鈕的話,空間就會自動攻擊敵人!

攻擊的靈力來自於空間裡面的靈力,也有提示,空間的靈力消耗過多的話,整個控制間將會失效!

最後第三個和第六個藍色的按鈕的功能,則是關閉空間,還有沉睡空間的!

這也算是空間給墨九狸的最後一張底牌了,當墨九狸性命遇到危險,並且性命垂危的時候,哪怕沒有人操作,空間也會直接把墨九狸傳送回來,並且第三個藍色的按鈕,直接關閉整個空間!

如果空間關閉后,外界沒有任何人,任何東西,能夠察覺到空間的存在,換句話說,也沒有任何人能夠察覺到墨九狸還活著,那個時候墨九狸就如同徹底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了!

如果墨九狸回到空間裡面,慢慢好轉恢復過來,到時候墨九狸可以從新開啟空間,那麼屬於墨九狸的氣息也會被擔心墨九狸的人察覺到,知道墨九狸沒死!

但是,如果墨九狸性命垂危,回到空間三個月的時間還沒有任何好轉的話,那麼最後一個藍色的按鈕,則會讓空間陷入沉睡,用空間的力量,來治療墨九狸!

而一旦空間陷入沉睡,救活墨九狸之後,控制間就會消失,空間也同時失去控制間說賦予的一切功能,並且不再晉級,不再有任何變化,到時候墨九狸醒來空間是什麼樣子,就會永遠維持哪個模樣!

這簡直可以說空間可以多給墨九狸一條命,但是代價就是墨九狸空間裡面的力量,到底是靈力,還是什麼,或者是小書,目前墨九狸不清楚!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真的到了哪個地步,空間可能會變成自己剛契約時候的模樣!

墨九狸把手放在每個按鈕上,屬於那個按鈕的作用,就會詳細的出現在墨九狸的識海,等到墨九狸全部看完后,心裡浮現出了一股暖意!

能夠有這樣一個空間,是自己的幸運!

「小書,過來!」墨九狸回頭把小書喊來。 按照我的預計,能窮盡整個無間地獄內所有厲鬼的靈魂之力,能凝練出有正牌輪迴海一半大小的水域,就算不錯了。

但沒想到有了閻羅王和崔判官等人的幫助,凝練出的水域,竟然不比輪迴海小。其實這也多虧了崔判官,不然單單憑藉我們三個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成功凝練出靈魂之水。

崔判官在生死簿上,把屬於無間地獄的厲鬼全部一筆劃去,煉化起來容易的多。而且用閻羅王的話來說,既然出手,就要做到最好。無間地獄內的各種精怪,也都全部被煉化,支撐着整個無間地獄的運轉。

無間地獄事了,我們聯手打通了孤魂野鬼放逐之地與無間地獄的通道,總算是解決了孤魂野鬼這個歷史遺留問題。

讓我驚喜無比的是,當我們做完這些的時候,兩界裂縫竟然自動癒合了,絲毫看不出曾經撕裂過的痕跡。屍山,血海,陰陽陣也都成爲了歷史。

這再次印證了我們修補天道的做法,確實是正確的,如果不出什麼意外,兩界再也不會出現什麼大的騷亂,我們也可以安心過着自己的小日子。

地府內的各部門人員並不需要變更,可是我們新建立的輪迴通道,卻需要有人坐鎮。仿照着地府來,是最省力的辦法。

屍老,薛海,還有魔剎鬼王等人分別安頓在孤魂野鬼放逐之地和無間地獄,各司其職。陽間正常死亡的靈魂,會按照原本的軌跡,到地府中受審,然後進入輪迴。

但那些非正常死亡的靈魂,要進入孤魂野鬼放逐之地,當然現在被稱爲逆命司。在逆命司中受審,對他們的處理方法也視情況而定。

大部分非正常死亡的靈魂,都會進入無間地獄中的“逆命湖”,輪迴轉世。這條輪迴通道,爲地府減輕了很大的壓力,也是利在千秋的好事。

“逆命湖”這個名字,也是我們新取的。我可不承認這是輪迴海的山寨工程,我覺得這個新取的名字,比輪迴海牛叉多了。

送楚閔那羣苦命人去投胎的時候,無數人對我感恩戴德,搞得我有些不好意思。尤其是楚閔,在跳進逆命湖的時候,還親了我一口,頓時讓我有些心猿意馬。

我可不是那隨便的人,我的心只屬於秦晴。這件事可不能怪我,那是楚閔主動投懷送抱,我是被她佔了便宜。

值得一提的是,李元子這老傢伙,在平等王敗給了孟老之後,就躲了起來。最後還是孟老親自出手,把他擒住,讓鎮守奈何橋,算是給孟婆放了個大假。

我就說孟老不會做那種虧本的買賣,之前還信誓旦旦的向我保證,寧願自己吃虧點,跟孟婆一塊駐守奈何橋,絕不會讓我和秦晴來幹這苦差事。

結果還不是把這件苦差事扔給了苦逼的李元子,這老東西如今每天都要被問個成千上萬遍,爲什麼孟婆是個老頭子?難不成是個人妖?

“啊……羅漢,你輕點!你是不是第一次啊,哪有這麼粗魯的?”秦晴充滿魅惑的聲音,讓我的小心臟都快蹦出來了。

“嗯……你還是大力點吧,你是不是個男人啊?”

靠,這個女人怎麼那麼難伺候,用的力氣大點嫌疼,用的力氣小了又嫌我沒勁兒。不就是按個摩,屁事還挺多!

咳咳……這些話我只敢在心裏說說,要是被秦晴聽到,晚上就別想再爬上牀了,說不定就把我扔到店裏邊,讓我跟鬼打交道。

一切都忙完之後,我帶秦晴回了趟老家,爸媽心裏那叫一個高興。老媽甚至都掏血本,給秦晴置辦了三金,老爸還從鄉里定了一頭豬,就等着我倆啥時候回家結婚,熱鬧一場。

不過我跟秦晴都不急着結婚,索性回海城市把我之前工作的理髮店盤了下來,我也成了個小老闆,幹個幾年,攢點錢,再把爸媽接過來養老。

只是我命苦啊,白天這裏是個正常的理髮店,到了晚上就成了陰間理髮店,要不是我又請了幾位員工,我就得一個人當倆用。現在晚上這店裏不用我坐鎮,隔三差五的來巡視一趟就成,反正也沒有鬼魂敢在我店裏鬧事。

眼瞅着都九點多了,也該下班了,秦晴讓我幫她按摩按摩肩膀。女王大人發話,我哪敢不從,只不過真的沒幹過這活,所以不知道輕重。

“你還記得咱倆第一次見面不?差不多就是這個點,你當時衝進來對着我就是一頓衝。”我突然想起之前的事,湊到秦晴的耳邊說道。

附身在她的耳畔,我嗅到熟悉的體香。她的頭髮不經意蹭到我的嘴巴,癢癢的,我忍不住的就想親一口。

不過我還沒得逞,就突然被秦晴擰着耳朵拉到一旁,丫的下手真黑,雖然以我的實力,這根本不可能傷害到我,但還是很疼的啊!

“哎呦,我的姑奶奶,你這是幹什麼啊,趕緊鬆手!”我疼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秦晴冷眼等着我:“還敢跟我提以前的事?老實交代,你以前是不是每天都用那種手段約妹子?”

冤枉,這真是天大的冤枉。那個社交軟件,我確實閒着沒事的時候會玩,但真正約到妹子,就那一次,還是秦晴的惡作劇。

秦晴可不管那麼多,每次不把我折磨的嗷嗷叫,不算完。要放在平時,我陪她玩玩也就算了,她也有分寸,不會太過分。

但今天想到第一次約她去酒店時的場景,內心沒由來的涌出一股邪火,也不知道是覺得以前丟了面子想現在找回來,還是真的想來個刺激的。

這次她打我,我不躲了,反而湊了過去,一把把她抱住,趴在她的耳邊,壞笑道:“女王大人,你也太暴力了吧?是不是想玩點花樣?”

說這句話的時候,我故意在她耳邊吹了口氣,她的身子一顫,神色也有些慌張。秦晴掙扎着想逃脫我的懷抱,但她現在可根本不是我的對手。我平時任憑她欺負,那是因爲愛她。

我非但沒有鬆開她,反而對着她富有彈性的屁股狠狠的抓了一把,勁道保持在能讓她微微有些疼,但更多是發麻的地步。

“嗯……”秦晴又是渾身一顫,雖然死死咬着嘴脣,也不由得叫出聲來。

“羅漢,你這個混蛋,趕緊鬆開我!大門還在開着,難道你想讓所有人都看到?”秦晴惡狠狠的瞪着我,臉上早已經染上了羞澀的紅暈。

我們這間小店雖然並不大,但地段還不錯,九點多的時候外面確實還會有三三兩兩的行人。再加上理髮店一般都是安着玻璃門,從外面看,裏面的情況一覽無餘。

我擠眉弄眼的看着她:“那你的意思是,只要門關上就沒事了?這好辦啊!”

這樣雖然確實很刺激,但我可不想自己如花似玉的媳婦被別人看到。意念一動,卷閘門自動關了起來,我又佈下了禁制,外面根本聽不到聲音。

秦晴徹底的慌了,拼命的掙扎着。我壞笑不已:“你叫啊,就算你叫破喉嚨,也沒有人會來救你的,今天就從了本大爺吧!”

秦晴的整個臉都像是紅蘋果一般,也不知道是害羞還是被氣的。我管不了那麼多了,小腹處已經一陣火熱,某處也有了強烈的反應,簡直要憋壞了。

俗話說,捨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我這是捨得一身剮,敢把女王當成馬。我隨手扯了一張乾淨的毛巾被,蓋在沙發上,猛然把秦晴撲倒在沙發上。

“你……你真的想?”就在我火急火燎的準備解開皮帶的時候,秦晴弱弱的問道。

我點了點頭:“那當然了,不信你摸摸!”

我只想安心修仙 秦晴也毫不客氣,一把抓在關鍵部位,讓忍不住渾身顫抖,靈魂簡直都要飄起來。

“既然你真的想,這次……換我主動了!”秦晴眨巴着眼睛,羞澀的說道。

最後一朵校花留給我 沒等我反應過來,她一把把我推到,整個人都覆蓋了上來。我徹底的傻眼了,女王就是女王,老子今天還是要敗在她手上。不過,真的很爽!

(此處省略一萬字……)

事後一支菸,賽過活神仙,那是說別人的,跟我一毛錢的關係都沒有。跟秦晴住在一塊後,我基本上就算戒了煙,她煩那個味。

不過徹底的放縱之後,腦子確實清明瞭許多。過幾天要去參加鄭飛和龍蘭的婚禮了,那小子最終還是娶了龍蘭那個恐怖的女人,不知道在牀上是不是也處於被動的地位。

蘇陽跟着王家,混的風生水起。他也不是忘本的人,已經把小警花接到海城市,還在這邊買了房子,小日子過的比我還滋潤。

在鄭飛婚禮上,肯定會見到一木大師和洪胖子這師侄倆,兩個人都成了佛門的重要人物,現在忙得一塌糊塗,平時相見都見不着。

至於我的師傅和師孃,倆人也挺會享受生活,據說去環遊世界了,幾乎是跟外界斷了聯繫,連我都不知道去哪找他們。

秦晴依偎在我的懷裏,輕聲道:“在想什麼呢?”

“想什麼時候娶你過門啊,我媽可是每天都打電話催呢。”我趕緊迴應道。

秦晴又有些害羞:“這個不急,過幾天我想去看看小嵐,順便出去旅遊。等回來了,再聊結婚的事吧?”

她妹妹秦嵐,已經投胎轉世。但秦晴有些不放心,想去看看投胎轉世後的妹妹,這雖然並不符合地方的規定,但那些規定在我面前又算個屁。

我點了點頭,一本正經的說道:“結婚的事不急,但有些事我想提上日程。咱們是不是該造人了?”

秦晴先是一愣,隨後鬧了個大紅臉,羞赧的推了我一把,整個人也背對着我:“不要臉!”

我不以爲忤,反而笑嘻嘻的湊了過去:“那行,我就不看你的臉了,這次從後邊來!”

每每想起過去的經歷,我總覺得像是在做夢。這夢太殘酷,太可怕。卻又充滿了美好的回憶,讓我不忍忘記。

以後的路還很長,我不會沉浸在過去無法自拔,當然也絕不會把這段經歷淡忘。歷經生死,我現在只想珍惜當下,好好生活。

反正本來我也沒什麼野心,只想過着平平淡淡的小日子。有秦晴在身邊,我別無所求,那是我一生摯愛。

整個世界都出於循環之中,有些人稱之爲輪迴。我不知道自己將來的路在哪,也不知道是否會像別人一樣歷經輪迴。

但我是獨一無二的我,我的故事或許不是最精彩,卻是我最珍貴的寶藏。如果有下個輪迴,我堅信自己會有更美的故事,更獨特的經歷。 第4101章

然後直接把識海中關於控制間的詳細信息,全部都傳給了小書,等到小書全部接瘦完畢后,墨九狸起身回到後面的座位上,給自己倒了一杯茶,等著小書把所有信息消化掉!

小書很快把所用的信息都消化了,驚喜的看著眼前的光幕,一會調出葯田看看,一會看看外面的,心裡十分的開心!

「主人,現在你不用擔心去神殿,和我失聯了,而且我可以救主人了!」小書來到墨九狸的面前開心的說道。

「沒錯,等我去神殿的時候,你就留在這裡吧,到時候我有什麼事情,別忘記救我!」墨九狸捏了捏小書的臉說道。

墨九狸沒有說出口的是,自己絕對不會讓自己有事的,就算有一天她真的出事,無法生還之前,她也會第一時間解除掉所有契約,不管是小書還是身邊的每一隻獸獸,都是自己的親人,她寧可自己出事,也不會讓他們出事的!

重生之再次出道 小書看著墨九狸的眼睛,心裡早就猜到了墨九狸的想法了!

除了紫夜和帝溟寒沒有人比小書更加了解墨九狸的,因此墨九狸想什麼,就算屏蔽了想法,小書也能夠感應到的!

「主人,就算你解除契約,我也會用盡全力去救你的,不管付出任何代價,沒有你,我和這個空間,存在也沒有任何的意義……」小書看著墨九狸,在心裡暗暗發誓道。

「主人,你什麼時候去找妖界啊?」小書叉開話題問道。

「怎麼了?你想小澤了?」墨九狸笑了笑問道。

「是啊,也不知道小澤現在是不是已經長大了!」小書說道。

「等到神殿的事情解決了,我們就去妖界!」墨九狸聞言想了想說道。

其實她也想兒子了,拿到紫玉,她的實力還會恢復一些,但是想跟慕容盈盈還有尹哲抗衡,應該很難,不如去妖界看看小澤也好,順便提升下實力!

墨九狸在空間裡面把自己去神殿的東西都整理了一遍,一部分放在空間裡面,一部分放在手上的戒指裡面!

距離神殿招收弟子還有三天的時間,墨九狸的計劃還是打算以神殿弟子的身份,進入神殿,而且她必須要拿出一點天賦,以神殿四位護法長老關門弟子的身份進去!

這樣才能得到很多的便利,畢竟慕容盈盈和帝浩天不在,四位護法就是神殿權利最大的人物了!

原本墨九狸的目標是神殿的東護法,也就是主管神殿丹藥的護法長老的,但是聽白未央說神殿的東護法為人似乎不太好相處,生性多疑,而且偏好男風,於是墨九狸就打算把目標定在神殿的南護法身上!

但是具體到底是誰,還要等到時候現場見到人才能決定!

神殿四位護法的詳細資料墨九狸沒有,但是對於四位神殿護法大概的資料,白未央倒是都告訴她了!

現在墨九狸要做的就是等三天的時間!

三天的時間轉瞬而過,墨九狸早上就收到了白未央的消息,追問她什麼時候回翡翠樓, 過去的一年,是我最艱難的一年。我不願意跟別人訴苦,但過去一年多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足夠我寫出一部小說。

去年新婚,媳婦懷孕。但在這個時候岳母病重,前前後後住院將近三個月時間,很長一段時間我都守在醫院。岳父去世的早,媳婦是獨生女,跟岳母相依爲命,我必須肩負起照顧岳母的責任。

裸奔的青春 年底,岳母已經被下過四五次病危,最終還是撐到外孫出世,已經熬到油盡燈枯的地步。她還是對女兒放心不下,一直憋着口氣,直到外孫滿月之後纔去世。

試想一下,我大姑跟她的病情相似,身體比她好,卻在大年二十八那天突然離世,沒能熬過年關。岳母硬撐着,在這期間她很長一段時間都癱瘓在牀,雙目失明,備受煎熬,卻一直到過完年正月初十才離世。

照顧懷孕的妻子,病重的岳母。後來又伺候媳婦月子,照顧剛出生的孩子,同時照顧臥病在牀的岳母。其中的艱辛,怕是無人能感同身受。

一年多來,我很少跟老同學老朋友聯繫,大家都有各自的生活。好在一切都熬過來了,日子總是慢慢會好起來。

說起寫網文,我必須要感謝媳婦,是她的大力支持,才讓我有機會在這裏給大家講故事聽。

當初根本沒時間上班,只能想辦法賺點錢。在這本術之前,我也寫過幾個開頭,但連簽約的機會都沒有,只能做槍手,寫點廉價的文,想辦法掙錢養家。

幾個月前,我半夜出去買飯,看到衚衕口的理髮店在十二點多還開門,有了這本書的構思。媳婦很支持,寫完之後也得到了編輯大大的支持,我開始進駐磨鐵,寫我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本書”。

畢竟是第一次寫這類的文,經驗不足,有很多地方都需要改進。承蒙大家支持,讓我有動力寫到現在,有了個還算是結尾的結尾。

在此我要感謝簽下我這本書的範太鹹大大(他老人家已經離開磨鐵),後來繼續幫我的落寞大大。

還有各位願意聽我講故事的,奇葩男屌,哲克思,太陽女神,哈哈0914……人太多,我無法一一寫出來,給大家說聲抱歉的同時,也要由衷的感謝。

這本書的成績並不好,可是有大家的支持,我就有寫下去的動力。羅漢的故事結束,但我們的故事還會繼續。

今年我的日子也不好過,一位長輩生病,需要我一個月抽一次血。過一段媳婦會做個小手術,到時候我也會很忙。

過完這一段,我的新故事應該還會進駐磨鐵,希望大家還能繼續支持。想拼命碼字,爲自己拼出方寸立足之地,很難,但我很享受給大家講故事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