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俊那邊早就將那條大魚埋了,此時他正清理着一副魚骨架,說這條大鮎魚算是成精的,這魚骨架要是製成魚骨劍,可以辟邪殺鬼!

他還說那大鮎魚的眼珠子也是件寶貝,自古魚眼都有明目的神效,吃了着成精的鮎魚眼,眼睛以後在水裏看得清楚,夜裏更宛如白晝。

我心裏根本不以爲他會將這寶貝分給我,只當他說了一通廢話。誰知道當晚,他就將魚眼燉了,讓我將魚眼吃了。我往碗裏一看,居然兩顆魚眼都在,這時候就開始嚴重懷疑他的用心。

盤俊見我不肯吃魚眼,就露出兇得跟野豬似的嘴臉,說我要是不吃,他就將我的胃挖出來,直接填進去。

我這才趕忙說不勞師父費心,這魚眼還是從我嗓子眼兒裏順進胃裏合適。說完我就將魚眼吃了。

盤俊這才露出笑模樣,對我說了句“乖!”,我立即翻了個好大的白眼珠回他。

這之後的幾天,盤俊依舊逼我去塘水裏泡着,不過他也不再監視我,而是躲在他那間屋子裏,不知道在鼓搗什麼?有時候還弄出奇奇怪怪地聲響,半夜將我從閣樓上吵醒。

那一天我在塘水那邊泡的一陣體虛,爬上岸來也是心裏虛得直撲騰。我正打算找點兒吃得東西,遠遠地就看見盤伊洛提着籃子往木樓那邊去了。我知道盤伊洛這是來吃得了。就悄悄的回到木樓。

我剛從籃子裏翻出一塊魚乾,還沒來的及吃,就聽到那盤伊洛在二樓驚喜地叫了一聲,說道:“哇!好漂亮的魚骨劍!哥哥,你這是送給我的嗎?”

盤俊則不耐煩地說,“想什麼呢?不是給你!”

盤伊洛不開心的說,“那就是給綺羅的吧!你總是偏向她……”

盤俊哼了一聲,才說道:“不是給她的,這是我給南南做的!她骨輕命薄,愛招惹邪氣,我給她鎮邪用的。”

盤伊洛馬上不甘心地說道,“哥哥怎麼捨得將這好寶貝送給一個外人?”

盤俊沒好氣的罵道,“屁話!南南是我徒弟,怎麼是外人?”

我聽到這裏,馬上撇嘴,在心裏對着盤俊罵,你騙鬼呢?你啥時候將我當徒弟了?

這時,盤伊洛追問道:“哥哥開始喜歡她了嗎?”

我看不到那兄妹倆的表情,但是聽盤伊洛慌忙改口說她說出錯了,就知道盤俊應該是生氣了。

不過,我接下來聽到盤俊說話的聲音,倒是沒覺得他真生氣,只是他這次說的和我的命格有關,說出的話,真是嚇了我一跳。

他說,“那丫頭是少見的人身鬼命,說不好聽點兒就是半個死人。也難怪阿嬤不願管她這個閒事!我開始也動過幫她摸骨算命的心思,但一有這心,就能看到家仙狠狠的警告我,不許我管這個閒事!”

盤伊洛顯然是被盤俊的話嚇到了,急忙問真這麼邪氣嗎?

盤俊說就是這麼邪氣!他還說,“當年巫南南的爺爺對阿嬤有恩。阿嬤才送了她爺爺那把銀鎖,答應日後有人拿着銀鎖前來找她的時候,一定收那人爲徒。

頭些年,我不好好跟着阿嬤學道,開始被阿嬤拿着鞭子抽打,我也不服,後來阿嬤晚上獨自泣淚,說她也沒幾年好活,子孫卻都不成器,要是哪天她死了,那山裏頭的妖墓就再也沒人鎮得住,到時候,就是附近幾大寨子的災劫……”

我原本還想繼續聽下去,沒料到我聽的太出神,手裏的魚乾掉到地上,將自己嚇了一跳。這一下子就驚動了二樓的那兩兄妹。後面的話聽不到不說,那盤俊臉還黑的跟鍋底似的,對着我吼,“誰讓你回來的?”

我冷笑一聲,說道:“我還要說回來的正好呢!真話聽到了,也省的你們費心費力的演戲。當日我對你磕了三響頭,現在你給我磕回來,這樣我們的師徒緣分也就斷了,要是日後我妨礙到你們盤傢什麼,你只管對我殺過來,我若是死了,也絕不會怪你!”

這話說出來,我可算是痛快了,想想再也不用像老媽子似的伺候盤俊,我連吸口氣都覺得爽!

我說完話,轉身就走。那盤俊一下子竄到我身前,臉色白的跟鬼似的攔住我,對着我大吼,“一日爲師終生爲父,你再敢走一步,我就打斷你的腿!”

我脾氣也上來了,猛地一推盤俊,也不知道是我在氣頭上力氣太大,還是盤俊防不勝防,竟然被我推到,他的頭磕到桌角上,伸手一摸,就抹了一把血跡。

盤伊洛看到盤俊被磕到,一下子急了,大吼小叫的要拔了我的皮,我眼睛一瞪,將匕首從腰間抽出來了,咱就看看今天誰能扒了誰的皮?

《陰差冥女》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沒錯,就是這樣,這個忽然出現的鬼秘境,我們也很無語,要求特別多,特別奇葩,我們也是擔心到時候學院的煉丹師們,選擇的帶隊人無法過的話,搞不好其餘的人,也都進不去了!」齊老和馮院長看著墨九狸說道。

「我想想吧,反正不是還有時間嗎?明天我再給兩位院長答覆!」墨九狸聞言看著齊老和馮院長說道。

「好的,那你想想,不急,反正時間來得及!」齊老聞言說道。

齊老和馮院長又在小院待了一會兒,跟墨九狸等人聊了許多外面的事情,然後兩人才離開,本來齊老和馮院長想帶著馮香菱姐妹一起離開的,但是卻被二人拒絕了,因此兩人擔心墨九狸,所以習慣了全天候守著……

馮院長看到女兒如此心裡也很滿足,而且他看的出來,墨九狸也是真心對兩個女兒好,否則她們絕對不會如此對待墨九狸的,女兒的變化,讓馮院長開心,也感激墨九狸……

齊老和馮院長離開后,馮香菱和馮香雪看向墨九狸緊張的說道:「主子,你不要理會爹和齊叔叔說的事情,你現在肚子裡面的寶寶重要,可不能輕易的去歷練什麼的!」

墨九狸看著兩人微微一笑道:「我也不過是想去看看,說不定會有收穫呢?再說寶寶現在還沒到出世的時候!」

「可是,萬一到時候寶寶出世怎麼辦啊?難道要在秘境裡面生啊!」馮香雪還是不贊同的說道。

她們沒有告訴墨九狸的是,在墨九狸和帝溟寒每次閉關的時候,她們兩個人都會輪班的有一個在外面守著,一個人出去,因為她們真的很喜歡墨九狸,所以兩人特意找到了一個產婆,學習了女子臨盤時的接生等事項,畢竟姐妹兩人覺得墨九狸身邊只有一個帝溟寒在,對方一看就不會接生了,學院別的女子也都不可能會的,與其找外面的產婆來到這裡,兩人又擔心不安全,乾脆自己學了算了,現在不管是馮香菱還是馮香雪,可都是把接生的本事學的很完整的,雖然還沒實踐過,但是到時候兩個人湊一起,總是能抵得上一個真產婆的……

墨九狸看著馮香菱姐妹微微一笑的說道:「怕什麼,在秘境生不是也有你們兩個在么!」

對於馮香菱姐妹偷偷去跟產婆學習的事情,墨九狸是知道的,正是因為知道才感動,就連帝溟寒當時知道后,也對馮香菱姐妹的態度微微改變了些……

「主子,你怎麼會?」馮香菱和馮香雪驚訝的看著墨九狸問道,為什麼感覺主子好像知道什麼啊!

「我們是修鍊而已,又不是睡了,所以你們兩偶爾討論的時候,被我們聽到了,謝謝你們,有心了!」墨九狸看著兩人真心的說道。

「主子,我們只是擔心你啦,再說學院也沒有人會接生什麼的,你又不知道何時生寶寶,總不能一直養個產婆在身邊吧!反正我們倆也沒事幹,就去學了!」 我和盤伊洛整個一火柴遇到炸藥筒子,眼看馬上要炸,盤俊“噌”地一聲從地上站起來,大聲地問我還認不認他這個師父?

我說不認。他一把抓住我手裏的匕首,手攥在刀刃上,鮮血立即滴滴答答的落到地上,他似乎都不覺得疼似的,再次瞪大眼睛問我還認不認他這個師父?要是認就撒手,要是不認,就將匕首從他手裏拔出去。

我真沒想到他這麼狠,他攥的匕首攥的那麼緊,我要是將匕首從他手裏硬生生的拔出來,結果有多恐怖,我都不敢想。最後我比不得他狠,乖乖地鬆了手。

盤伊洛看到盤俊傷成那樣子,哭的上氣不接下氣的,還說認準我這個仇人了,早晚收拾我。

盤俊就對着她吼,“你敢動她一根毫毛試試?她是我徒弟,就算弄死她,也是從我的手!”

盤伊洛一下子就老實了,忙着幫盤俊處理傷口。

我心裏還憋着一口氣,心堵得厲害,沒忍心用匕首割了盤俊的手,可不代表我是真心的還想認他這個師父!明知道自己被人當猴耍了,還要忍了這口窩囊氣,這口氣嚥到肚子裏,攻心,將我的心都快氣炸了。

我回自己那屋躺着去了,也不吃不喝。

頭一天,盤俊也沒理我。第二天瞧我還是不出去,就走進來,問我挺屍呢?

我連給他個白眼珠子都懶,哪裏會理他? 重生六零嬌妻有空間 閉着眼睛裝睡。

盤俊口氣難得柔和的說,“我讓你在塘水裏泡着,是因爲我要是幫你改了命,你以後就要經常去那種陰冷潮溼的環境,怕你沒抵抗力。本來也有種捷徑,可以泡藥浴的,但你是女孩子,以後要嫁人的……所以也只有泡塘水那種法子……”

我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聽到盤俊難得這麼好聲好氣的解釋,雖然說的是真是假,無法分辨,但不得不說我還是開始消了氣。

盤俊還說,他一直在想辦法幫我驅除體內的金蠶蠱。只是他不懂蠱,阿嬤也只是懂一些。他聽阿嬤提過,我體內的金蠶蠱原是二十多年一個苗族巫女的本命蠱。好像這種本命蠱和一般的蠱是不同的,究竟有什麼不同,連阿嬤也不知道。所以他現在也就只有一個法子,等他傷好了,就去那個巫女墓,去求那個巫女的鬼魂,尋個驅蠱的法子。

盤俊說完這些的時候,那盤伊洛正好來了。她應該是聽到我和盤俊的談話,臉色不怎麼好看。之後兄妹倆就離開了木樓,我很想聽他們揹着我會說些什麼,可是他們也防着我呢!離着木樓遠遠的,還正對着木樓這邊的方向,我要一出去,他們就能發現我。

其實說實話,我是不相信盤俊會那麼好心,聽不到那兄妹倆的對話,我心裏就像有團螞蟻似的。

心裏正苦於沒辦法聽那兄妹倆的對話,突然間盤俊的聲音幽幽地鑽進我的耳朵,我開始嚇了一跳,還以爲盤俊用了什麼巫法?

但是他接下來的話,讓我才發現原來不是他用了巫法,而是我突然間多了個千里耳的本事,隔那麼遠也能聽到盤俊和盤伊洛的談話。

就聽盤伊洛問盤俊,“哥,你還真打算去巫女墓嗎?”

盤俊冷笑着說:“不是去巫女墓,是去妖墓。當年咱們阿爹被妖墓裏的大蛇吃掉,阿嬤才請了那個苗族巫女殺蛇報仇。沒想到那隻蛇王狡猾,那個巫女來了之後,根本就不曾露面。那個巫女用金蠶蠱倒是殺了不少毒蛇,結果不但沒報仇,還反而增加了禍害。蛇羣和金蠶蠱接了仇,最後倒黴的還是我們瑤寨。”

盤伊洛馬上驚叫道,“那哥你爲什麼要去妖墓?”

盤俊說道:“阿嬤已經老了,她已經不想爲阿爹報仇了,只想讓蛇羣和金蠶蠱的仇,快點了斷,讓瑤寨多些安穩的日子。可是我們身爲阿爹的孩子,怎麼能忘掉這筆血海深仇?不將那隻蛇王找出來,我怎麼對得起阿爹?”

我聽到這裏又開始對盤俊恨得牙根癢癢,已經不想聽他們接下來說什麼了。我悄悄下樓,找了個地方躲起來,等那兄妹兩個聊夠了,盤伊洛回寨子,盤俊回木樓後,我就開始逃走。

可惜沒逃出多遠,就被盤俊發現了,我沒打過他,被他捉了回去,將我頭朝下的吊在樹上。我開始心裏有股犟勁兒,死活都不服軟。

後來被吊得昏了過去,盤俊怕我真死了,纔將我放下來。這一來,我更恨盤俊了,想吃了他的心都有了。可誰讓我打不過他呢?

打這一天後,我就更不安心呆在木樓裏了。可是一直想不到辦法逃走。那天盤俊還要我下塘裏泡着,我說我不方便,還捂着肚子,一副又到了女人每月最不舒服的那幾天。

盤俊開始沒明白,非等我說個清楚,他才臉一紅的閃遠了。

我從沒看到過盤俊臉紅的樣子,不得不說他本來就生的俊美,這臉一紅,少了幾分凶氣,感覺好像還挺可愛的樣子。我嘆口氣,心裏想要說這傢伙唯一的毛病,就是太缺德了!

Wωω ✿ttκā n ✿co

我裝病躺在牀上,盤俊也不知道抽哪門子的風,給我熬了碗薑糖水。等我喝完,還遞給我個盛了熱水的牛皮水囊。

但他再對我好,我也不領情,我心裏只想着逃走,像只鳥兒似的,自由地海闊天空任我翱翔。

等到中午的時候,我說我好些了,去廚房忙活着做飯,期間將我採來的曼陀羅葉子切碎炒進菜了。這曼陀羅全身都是毒,從葉子、花和種子,都有毒。而且山裏多的是這玩意兒,想採到很容易。

我雖然恨盤俊,但是我從不殺人,這次也沒想害死他,就少量的摻了曼陀羅的樣子,想着讓他中一點兒小毒,別阻止我逃走就行了。

那天我也難得的殷勤,盤俊開始對我有警惕,問我怎麼突然對他這麼好?我笑着回,“我又不是木頭,師父今天對我這麼好,還給我熬薑糖水,我又不是不懂知恩圖報!”

盤俊哼了一聲,說道:“算你還有些良心!”不知道爲什麼,他好像突然間很高興的樣子,飯量也增長了。我炒的那盤野菜,他吃了很多的樣子,讓我心裏直擔心,害怕他吃的過量,再中毒死了。

畢竟多少曼陀羅的葉子能毒死人,我又沒嘗試過,現在看盤俊吃的那麼歡暢,我就擔心地全身開始冒冷汗。

《陰差冥女》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馮香菱姐妹聞言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說道。

畢竟她們姐妹還是未出嫁的姑娘,不管年紀多大,沒出嫁是真的,因此去學這個確實有些彆扭的,但是只要能幫到墨九狸,她們不在乎別人怎麼看……

「所以就算去了鬼秘境,也不用擔心,你們兩個跟著我們去就行了,這樣就不擔心我隨時生產了!也能解了齊老和院長的擔憂……」墨九狸看著馮香菱姐妹說道。

其實,對於鬼秘境她只是好奇,正是因為看到馮香菱姐妹的擔憂,和想到她們為自己做的事情,墨九狸反而有些不好意思拒絕馮院長了!決定答應齊老和馮院長的請求……

「主子,可是……」

「沒關係,有他在,我不會有事,還有你們跟著,色迷迷事情都可以放心的,大不了最近你們倆把該準備的都準備好了,東西都放到空間戒指裡面,這樣即便秘境里什麼都沒有也不需要擔心了!!」墨九狸笑著打斷兩人的話道。

馮香菱姐妹見墨九狸已經決定了,求救的看向帝溟寒,可是帝溟寒卻只是淡淡的丟出一句:「去準備吧!」

馮香菱姐妹……

最後只能無奈的下山去準備東西了,墨九狸看著帝溟寒微微一笑的問道:「你不贊成我去嗎?」

「嗯,但是,你想去我就陪你!」帝溟寒如實的說道。

「香菱和香雪本質不壞,雖然年紀幾千歲了,但是可能一直被馮院長保護的太好,思想上跟尋常少女差不多,所以你……」墨九狸看著帝溟寒欲言又止道。

「我知道,看的出來她們是真心對你!可是狸兒,很多人短時間是看不出來的,她們對你好的時候,我不會為難她們。但是如果有一天她們住處對你不利的事情,我一樣會毫不留情的殺了她們,就算你求情也沒用,我絕對不會再留下任何不安全的隱患在你身邊!」帝溟寒把墨九狸擁到懷裡,十分認真霸道的說道。

「好,我知道!」墨九狸聞言心中微暖的說道,她知道帝溟寒為何如此說,為什麼如此擔心,實在是前世的她交友方面能力有限,一個個閨蜜好友,最後都變成害死她的兇手。這讓墨九狸也很無奈!

就算帝溟寒不說,她也絕對不允許再犯前世的錯誤,有的錯誤一次就足夠了,而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在沒有記憶的情況下,在同樣的事情上,已經錯了兩次,再錯她自己都不能原諒了……

就算現在她看得到馮香菱姐妹的真心相待,但是她依舊保留了一絲戒備之心,不是說她冷情不去真心對待馮香菱姐妹,而是畢竟她們相識的時間,還不夠長……

雖然在前世21世紀生活過的墨九狸,很清楚人和人之間的關係深淺並不全跟時間有關係,但是她也更加的清楚,時間絕對是檢驗一切關係最好的東西……

不管是親情,愛情,友情,主僕之情,經得起時間的沉澱,還不變質才是最可貴的! 眼看盤俊就要將一盤野菜都吃光了,我真是嚇壞了,一手將那盤野菜搶過來,盤俊不滿的瞪眼,問我怎麼不讓他吃了?

我支支吾吾地也說不出個話來,他伸手過來搶盤子,我心想他已經吃了那麼多,肯定早就中毒了,這會兒也不怕跟他說實話。

我一咬牙,將實話全說了。還明確的告訴盤俊,我要逃走,從此和他斷了這師徒的緣分,等日後相見,他就不是我師父,是我恨得牙根癢癢的仇人!

盤俊聽完哈哈大笑,我從未見他大笑過,更不知道他笑起來這麼好看。一時就呆住了。

盤俊笑完,將那盤野菜搶過去,端着盤子將菜全都撥弄到嘴裏,吃了個溜光。

我驚呆了,問他,“知道有毒你還敢吃?”

盤俊嘿嘿地冷笑,那一雙狹長的鳳眼眯成了一條縫兒,他反而問我,“有沒有毒,你還沒感覺嗎?”

我一愣,問他什麼意思?

他就說,“曼陀羅的毒性要一盞茶的時間,才能發作,現在也差不多了,你還沒覺得哪裏不舒服嗎?”

盤俊這話一說完,我突然覺得四肢發麻,一翻白眼直挺挺的從凳子上狠摔倒地上。

我根本就不敢相信這結果。明明有毒的菜,我一筷子都沒沾,全讓盤俊吃了,爲什麼我反而會中毒呢?

盤俊就陰惻惻冷笑着拿出一個香囊,對我說,那香囊裏面是上次我殺死的鮎魚精的香腺,但凡成精的禽獸魚蟲,都會有這樣的香腺,都是有迷惑人的用途。

他還說他早就發現我往野菜裏混了曼陀羅的葉子,開始沒動聲色罷了。等到吃飯的時候,他就用那香囊讓我產生幻覺,以爲他吃的是放了曼陀羅的那盤,殊不知我自己吃的反倒是有毒的!

我聽到盤俊說到這裏,心裏對他就只有一個評價,那就是——王八蛋啊,王八蛋!

虧得我預備給盤俊下毒的時候,並沒對他動殺心,要不然此刻死的就是我了!

盤俊那該死的也不給我解毒,我說,“那你乾脆殺了我的了,我已經不把你當師父,還想毒死你,你留着我就是留着禍根。”

他卻奸笑着對我說,“你那點兒鬼心思,我還不知道嗎?你不怕死,就怕卑微的活着。所以我就是不殺你,還要好好的養着你。你不是恨我嗎?我就是要你心裏恨不得要我死,可表面還不得不恭順地對我點頭哈腰!”

我被他氣得火竄起來,對着他臭罵不止,我只要能想到的髒話,全都對着盤俊吼出來了。

可是盤俊呢?在一邊喝着小酒,還氣死人不償命的說,“嘖嘖,你別的本事沒有就算了,這罵人的本事也這麼差,怪不得你那麼想死呢?我要是你也沒臉活着!”

我氣的哭死的心都有了,在心裏對着盤俊吼着,你給我好好等着,看你徒弟學會本事,日後怎麼“孝敬”您老人家?

可實際上想是這麼想,我依然在盤俊的魔爪下,沒尊嚴的活着。

接下來的日子,盤俊開始讓我在夜裏去塘水裏泡着,山裏早晚溫差本來就大,晚上的水裏那得有多冷啊?有幾次我實在堅持不住,就偷偷潛到水裏,想游到對岸逃走。

可是盤俊總有法子抓到我。我被逮住以後,就完全沒人待遇了,他弄了一條長長的鎖鏈栓我脖子上,跟遛狗似的,每天半夜拖我到塘水裏泡着。

這一下子我徹底死心了,再沒逃跑的機會。

這樣的日子大約過了一個多月後,盤俊白天開始帶我去山上打獵。這打獵我擅長啊!只不過我以前和爺爺用獵槍,換到盤俊這裏就要用弓箭,這種落伍的打獵方法,讓我很不習慣,盤俊卻罵我,你他-娘-的用獵槍抓鬼啊?

我反罵回去,說用弓箭捉鬼我也沒聽說過。

盤俊對着我呲牙,說道:“誰讓你用弓箭捉鬼?我射到獵物,你給我去撿回來!”

我氣的鼻子冒煙,一下子醒過腔來,這混球是將我當獵狗使喚呢?

我本來不動彈,但盤俊那個混蛋拿弓箭嚇唬我,說我不去撿獵物,就給我屁股上射一箭。

我含着怒氣,慢吞吞的往獵物那邊走,冷不丁聽到背後有風聲,我嚇得急忙蹲下身子,之後一支利箭就射進我前面的石頭裏去了,這要是射到我身上,啥後果還用說嗎?盤俊這個活閻羅,真是太狠毒了,我嚇得再也不敢怠慢。

好在盤俊瞧我爬山淌水的還算利落,就說我腿腳不錯,關鍵的時候能跑起來,所以這關過了。

我如釋重負,心想可算是熬過一難。

打這兒以後,白天的時候,盤俊就讓我抄寫經文、咒語,還要畫符。這些動作好歹跟捉鬼有些接近。經文、咒語的根本難不倒我。我打小就被爺爺教着讀書識字,看得都是道家的一些經書。只是畫符對我來說難度不小,每次都被盤俊罵我是在鬼畫符,用小棍敲打着我的腦袋,逼着我畫不好不許吃飯。

也只有畫符被罵的時候,我才難得不去咒罵盤俊,因爲我知道這纔是正經的學本領呢!

當然了,我有時候還是會被盤俊罵的煩了,有次我特地從山上採了種草藥熬成水,孝敬他,讓他拉了三天的肚子。

我開始的時候覺得在盤俊這個活閻羅手下,日子真難捱。但是後來也就習慣了。想想跟我一個人回到家裏,無趣的活着比起來,和這傢伙吵鬧鬥法的,倒成了一種有樂趣的生活。

只是到了這一天,我瞧見盤伊洛又來木樓之後,又跟盤俊神叨叨地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我想起上次我用心的想要偷聽他們說話的時候,就能長了千里耳似的,這一次我再如法炮製。

結果隔很遠,我真的還能聽清他們的說話。

只聽盤伊洛在問盤俊,“哥,你真要幫那個丫頭改命嗎?”

盤俊說,“這還用問?這不是你當初求我的嗎?”

盤伊洛心事重重的說,“我開始不知道要幫那丫頭改命,是需要借改命人的半個命格,前兩天,我半夜見到阿嬤半夜祭月,對着月神說,說對不起巫南南的爺爺當年的恩情,不是阿嬤不肯還恩,只是要是幫巫南南這樣特殊命格的人改命,就要借改命人的半個命格,阿嬤說她本來就沒幾年好話,要是再借給巫南南半個命格,她怕是立即就會死的,到時候,她擔心妖墓那邊……”

這時候,盤俊突然阻止盤伊洛說下去,並且還說,“伊洛,你看那條蟲子好奇怪……,幫我捉住它……”

盤俊的話一落地,我就覺得非常害怕似的,心一抖,之後就聽不到他們說話了。

《陰差冥女》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因此,帝溟寒的擔心和做法,墨九狸都理解。真的有一天馮香菱姐妹背叛自己,她也不會看在往日情面去求情的!就算被人說冷血無情她也不在乎,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選擇和做出的事情付出代價的……

「我覺得應該給你按個頭銜!」墨九狸靠在帝溟寒身上,回神后淡淡的說道。

「嗯?什麼頭銜?」帝溟寒好奇的問道。

「香菱和香雪喊我主子,每次都不敢和你說話,想說也不知道怎麼喊你,所以你覺得是不是差一個頭銜?」墨九狸笑著問道。

「你決定,你喜歡什麼,就讓她們喊什麼!再說外人我也不想理會……」帝溟寒如實說道。

「我知道,但是都跟在身邊的話,免得讓別人覺得彆扭!我其實很想讓她們不必稱呼我主子,喊我名字的,但是想想還算了!就讓她們以後喊我夫人,喊你主子吧!不然喊老爺的話,似乎把我們都喊老了……」墨九狸轉頭看著帝溟寒想了想的說道。

「聽你的,而且我們永遠都不會老!」帝溟寒寵溺的說道,他們的修為不斷增長,加上他和九狸的天賦極好,容貌早就定型了,就算以後再過多少年,實力會不斷的變強,年紀會不斷的變老,但是容貌卻是不會變的!

「是啊,其實這個世界已經很好了!我在21世紀生活的地方,人的身體技能只能支持一個人活到幾十歲,就算再有錢,再懂得保養,隨著年齡的增長,身體技能就會慢慢衰退,根本無法治癒,所以那裡活到百歲的人,都是十分長壽的人了!一般人活到幾十歲就死了,一生短暫的如同煙花,每個人都可能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做完,卻已經來不及了!不想這裡每個人有大把的時間去揮霍著,只要努力修鍊就行了!」墨九狸想到前世有些感概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