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就只聽見他富有磁性,帶着性感的嗓音說:“這樣吧,我資助你,幫你開一個個人的攝影工作室。”

“哇~”這麼好的嗎?

他好笑地看着我:“阿秋,你要知道,這是我應該做的。”

我總覺得跟齊恆在一起很費腦子和智商,他說的每一句話都很含糊,讓我琢磨不清是什麼意思,比如剛纔那句,是單純的想幫我,還是“一家人,你的就是我的”那種意思……

我忙撇去腦袋裏的不純潔的想法,認真地看着他的眼睛,萬千感激卻只化爲一句輕輕的:“謝謝你,齊恆。”

他又笑了,沒說話。

既然目的達成,但我又不想這麼走了,我站在原地不知道幹什麼。看到他其實不算凌亂的牀鋪還沒有鋪平摺疊,我忙越過他的身子去幫他。

畢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嘛……

齊恆也自己做自己的事情,去了衛生間進行洗漱。我鋪完了牀剛準備離開,檀木桌上的手機突然發來了消息提示音。


不是我的。

我小心翼翼地看了看衛生間虛掩的門,然後好奇地去看了看那支淡金色的超薄手機。

屏幕淡淡地亮着,我只瞥見他的屏保居然是……我和熙熙和他昨天拍的那張親子合照?

上面三個人穿着同色系的衣服,笑容明媚,十分融洽。

心火辣辣地燒起來,皮膚的嫩紅色從耳朵蔓延到了整張臉龐。

於是我沒顧得上注意那條短信的內容,又瞟了一眼正響着水聲的衛生間,裝作在桌上抽了一張餐巾紙,然後隨意地打開門走了出去。

回到自己的房間我的心還是忍不住悸動,就像十八歲的少女接到了喜歡的人的表白那樣。我說不清自己是興奮還是什麼。

齊恆看來是,很在乎自己和熙熙的吧?

我仰臥在牀上,看着這個平時冰冷無比的吊燈突然溫暖起來,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我已經沒有了想逃走的慾望,完全把這裏當做了自己的家。

臉上的熱潮好久才平靜下去,我開始思索自己新工作的相關事宜 自從決定開自己的工作室後,我每天都穿梭在工作室的各個角落中,我盯着鏡子中的自己:哎,看看這小臉,都蠟黃蠟黃的了。還有這眼睛,黑眼全都出來了。我仰天長嘆一聲:“做女人不容易啊!”不過轉眼又一想,雖然每天都很累,不過累的也很充實,也沒得抱怨了。

不過就是有一個嚴重的後遺症–把熙熙給冷落了。今天晚上我回到家,已經7點半多了。我推開門,首先映入眼簾的是熙熙那委屈的肉肉的臉,我問了一聲:“熙熙,媽媽回來了,今晚媽媽給你做好吃的,想吃什麼?你儘管提,媽媽一定給你做。”

沒有聲音,咦?每次有這種好事,熙熙不都是能一蹦三尺高嗎,今天怎麼了,世界太平了?我心裏正納悶着,突然,熙熙委屈的小臉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媽媽是不是不喜歡熙熙了,都不陪熙熙玩過家家了。”我心裏“咯噔”了一下,連忙回答:“不是的,媽媽最喜歡熙熙了,怎麼可能會不陪熙熙玩呢?”

“那媽媽週末帶熙熙去遊樂場吧。”我心裏想,現在工作室剛開業,正式忙的時候……“媽媽就帶熙熙去吧,連總裁爸爸都同意了。”什麼!那傢伙怎麼答應了!還有,我什麼時候同意那傢伙做熙熙的爸爸了?

“熙熙,那個人不是你爸爸。”我語重心長的說。“不,那個人就是我爸爸,媽媽這是總裁爸爸說的。”熙熙一臉稚氣的盯着我,開始反駁。

熙熙的眼角里流出來一滴大大的晶瑩的透亮的的淚珠,流到了臉頰邊,也流進了我的心裏,我真心感覺對不住熙熙,只好答應了。

熙熙的臉上頓時陰轉晴了,露出了天真無邪的笑臉,我心裏頓時黑暗了。這孩子,什麼時候學壞了,翻臉比翻書還快。嗯,好好培養一下,說不定可以進軍好萊塢。我盯着正在滿地散歡兒熙熙想。

既然已經答應了熙熙週末去遊樂場,就好好計劃一下吧。晚上,我躺在牀上,向烙大餅一樣滾來滾去,輾轉反側,寢不安席。突然,我心血來潮,對啊!我可以給熙熙做一個愛心大便當!

在這幾天中,我忙的頭暈目眩,而熙熙每天都在亢奮,期待着週末的遊樂園之旅。前一天晚上,我正準備開始做便當,我對熙熙說:“熙熙,你想吃什麼,媽媽給你做,明天吃便當。”

“是真的嗎,媽媽!哦,我真是太幸福了,我應該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孩了。世界上沒人比我更幸福的人了。媽媽,我想吃的簡直是太多了,紅燒肉,烤魚,水果沙拉等。”熙熙開心的說道。

“我已經興奮的無法再想象了,媽媽,還是你來選吧,做什麼都可以,喔,上天對我真是太好了,他給了我一個心靈手巧有愛我的媽媽!我來幫您洗菜吧,請允許我這麼做。”

我盯着正在滔滔不絕地讚揚着上帝的熙熙,露出了老母親般的笑容。我當然心安理得的答應了。

熙熙,手裏抱着幾個土豆,她小心翼翼地站在她的專屬小凳子上,在洗土豆,還時不時地用溼漉漉的手擦擦累的通紅的小臉。我欣慰的看着正在快樂工作的熙熙。

突然,右手食指鑽心的疼痛打斷了我的思緒。我一看,啊,光顧着看熙熙了,卻忘記了我正在切菜,哎,真是太倒黴了。鮮紅的血液從切口處源源不斷的流出,我趕緊找了幾張餐巾紙擦起來。

“媽媽!你怎麼這麼不小心,都切破手指了,你千萬別害怕,我這就給總裁爸爸打電話!”

“熙熙別打了……”

“總裁爸爸,我媽媽不小心做便當時把手給切破了,流了好多血,你快來吧!”

齊恆本來打算來找自己的,突然接到了熙熙的電話,臉頓時白了。他剛好在阿秋樓底下。他立馬跑下車,開始超七樓飛奔。哎,這個樓怎麼就是沒有電梯呢?突然,左腳腳腕鑽心的疼痛打斷了齊恆的全部思緒。

“啊!”齊恆癱倒在地,原來是左腳歪到了,好在不嚴重,算了先上去再說吧。

到了阿秋家門口,他熟練的打開門,聽見了熙熙震天動地的哭聲。齊恆一把拉過我,讓我坐在沙發上,自己連忙去找消毒水。我盯着齊恆,看見他臉色蒼白,滿頭大汗,因該是跑上來的。

齊恆拿着消毒水,來到我身旁,拉過我的手,擰開蓋子,用棉籤沾了點消毒水,在我受傷的手指上輕輕的擦。我盯着齊恆,感覺他和以前有點不一樣。他一邊給我擦,一邊教訓我:“你都這麼大了,連這點小事都做不好嗎,你還會做點什麼?”

我沒有回答,只是聚精會神地盯着他,齊桓突然停了下來,用比任何時候都溫柔的聲音對我說:“阿秋,你在這麼看着我,我會吃不消的。”

我立馬轉移了視線,他又開始細心,溫柔的擦了起來。熙熙睜着雪亮的大眼睛,好奇的盯着我們,我連忙招手,對熙熙說:“你看什麼看,快,去吃你的柿子吧。”

熙熙一臉懵逼地接過我的柿子,走了幾步,熙熙又停了下來,對我說:“媽媽,你可要好好把握機會哦!”

突然他輕笑了幾聲,我連忙解釋:“小孩子的話,隨便說說而已,別當真。”他停了下來,轉過頭來,兩眼看着我,對我說:“我倒希望你和熙熙所說的一樣呢。”

這時,我看到他不斷的在揉自己的左腳腕,我急忙跑過去,看了看,原來是扭到了。

我的心似乎被刀子給劃了一下,生疼。這不會是他上樓時扭到的吧?我眼眶溼潤了,擡起頭,盯着他的眼睛,心中感覺無比溫暖。

我兩眼盯着他,心想,幹嘛說這麼煽情的話啊。爲了不讓他看見我哭,我急忙扯開了話題。

這時,正在大口大口地吸着柿子的熙熙笑了,他盯着我笑嘻嘻的說:“媽媽哭了,媽媽被爸爸感動哭了。”我:“……”

我確實是被他感動了,心中涌起一股股暖流。但看破不說破嗎,這熙熙,讓我多尷尬啊!

他爲我上藥的神情,心疼的眼神,小心翼翼的手還顫抖着,這些我都看在眼裏。

我盯着這個正在笑的他,心中彷彿被什麼東西給填滿了。 “呀,我的便當還沒有做完呢,我還是去把它做完了吧。”我突然想起了這件事情,於是便站了起來,想去把沒有做完的便當做完它。不然的話,就要浪費掉了。我一直以來都很愛惜食物,因爲我知道食物的可貴性。

“這怎麼行呢,你看你的手都已經受傷了。再去折騰的話,我可就要心疼了。”齊桓很快就伸手攔住了我,只見他皺着眉頭的樣子開口說道,不讓我去做。

我自然知道齊桓不讓我繼續做,是爲了我好,是心疼我。但是我又在考慮,那剩下的便當該怎麼辦呢?而且我自己都已經做了一半了。

“如果我不做的話,那剩下的便當要怎麼處理呢?”我把心裏想到話說了出來,看着齊桓,詢問着他的意見。

“這個你就放心好了,不用擔心食物會被浪費。一切都交給我吧。”齊桓自信滿滿的說道。

我一臉不敢相信的看着齊桓。心裏很擔心那些失敗的糧食,如果這樣一來的話,那就很浪費了。

“剩下的交給你做?你確定嗎?”我一臉疑惑的看着齊桓,實在是放心不下他會把剩下的便當做好。

“哎呀!你就放心好了。我保證不會浪費糧食的,我一定會好好做的,你就相信我一次吧。”齊桓信誓旦旦的說道。

我看着齊桓的這幅模樣,於是便只好答應了他。

“你呀,就乖乖的做在這裏等我把便當做好就可以了。”齊桓對我說完這句話之後,便轉身離開了,朝廚房走了進去。

我看着齊桓的背影,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心想,就相信他這一次吧,希望他可以好好的做好。

我百無聊賴的打開了電視看了起來。

齊桓在廚房裏搗鼓了許久,終於,我看見他的身影從廚房裏走了出來。

“你怎麼做了這麼久?終於做好了啊。”我感慨一聲。

“哈哈。餓壞你了吧?對不起啊,讓我的阿秋久等了。”齊桓依舊是用那種很寵你的語氣來跟我說話。

“哼!”我假裝生氣的冷哼了一聲。

“快點嚐嚐我的手藝怎麼樣,不然的話,你就一直不相信我。”齊桓把便當捧到了我的面前,一副討好的模樣。

我看見齊桓的樣子,雖然很想笑,但是內心更多的是幸福的感覺。

於是,我便拿起了勺子,嚐了一口。

我有點不敢置信的看向齊桓。因爲他做的便當並沒有我想象中的難吃,反而味道很不錯呢。

“怎麼樣?好吃不?”齊桓一臉期待的看着我。

“嗯嗯,之前是我太小看你了,沒想到你的手藝確實很不錯,很好吃啊。”我誇獎道。

聽了我這麼一說,齊桓的臉上馬上露出了笑容。

於是,我們兩個便開心幸福的吃起了便當。

很快,好吃的便當就被我們兩個解決掉了。齊桓說要進廚房去收拾一下,於是我也跟了進去,跟他一起收拾了起來。

“嘖嘖嘖,我說你做一頓便當怎麼跟打戰似的,弄到到處都髒死了。”我進來廚房,看到廚房有些狼狽,忍不住嬌責了齊桓一句。

“反正我做出來的東西好吃就是了。就算廚房被我弄的再髒,不還有你幫我收拾嘛。”齊桓一臉無賴的笑道。

“哼哼!那我下次就不幫你收拾了,讓你一個人收拾,累死你。”我說道。


“別這樣子嘛。”齊桓說着,從背後抱住了,撒嬌道。我“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有齊桓真好。

都說快樂的日子總是過的很快。這句話是很對的。這一天在跟齊桓的恩愛下,很快就過去了。

次日,我還躺在牀上睡覺,迷迷糊糊突然覺得有人在叫我呢。但是我卻很不想睜開眼睛。

“媽媽!媽媽!”稚嫩的聲音從耳邊傳來。

即使我現在還有點困,但是卻也被這個聲音吵醒了。我一睜開眼睛,就看見了站在牀邊的熙熙。

“熙熙,你怎麼起來了?”我看見來人是熙熙,便寵愛的伸出了手,摸了摸熙熙的腦袋。

“媽媽!媽媽!快點起牀帶我去遊樂園玩啦!”熙熙撒着嬌說道。


“好,媽媽這就起來。”我對熙熙笑了笑。然後從牀上爬了起來。

“熙熙,你先去客廳等着媽媽,媽媽去洗漱一下。對了,你吃早餐沒有?”我問道。

“吃過了。那我去客廳等你。”熙熙說完之後,便蹦蹦跳跳的跑到了客廳。

看着熙熙離去的背影,我自己也感到很欣慰,因爲熙熙是一個很懂事的孩子。

於是,我便走到了浴室去洗漱,很快就洗漱完了。然後走到餐廳隨便吃了一點東西來填一下肚子。

我突然想起上次曉林還送了我一套親自裝呢。於是我便把熙熙叫了過來。

“熙熙,先過來,媽媽給你換上一身好看的衣服。”我對熙熙說道。

“好啊!我最喜歡好看的衣服了,這樣子的話,我穿上好看的衣服,我自己就會變的好看了。”熙熙興奮的說道。

幫熙熙換了衣服之後,我叫他到門口去等着我,然後我自己也換上了一件跟熙熙差不多一樣的衣服。

“媽媽,媽媽,你的衣服真好看。人也變漂亮了!”熙熙看到我出來之後,高興的說道,然後朝我撲了過來。

“嗨!你這個臭小子,嘴巴是不是偷吃了蜜啊?那麼甜?”我寵愛的捏了捏熙熙的鼻子,開心的說道。

“嘻嘻。”熙熙也高興了起來。

於是,我便帶着熙熙出門了,正在去遊樂園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