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仲面色有些難堪,這時候他也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什麼了。


“記住我們博士的話,經常提醒你們局長吃藥。”古虎跟着道:“若是他出點事兒,你們可就羣龍無首了。”

文仲對古虎稍有不滿,礙於陳博士在場他也沒說話,非常乾脆的扭頭不予理會。

這種時候他若是再多說話,那才叫自取其辱呢。

等到陳博士和古虎離開之後,文仲才返回了茶室內,只見楊大錘正在品茶,似乎剛纔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似的。

“楊局……”文仲對剛纔的事情顯然無法接受:“我真不知道我們爲什麼要這樣,既然他們都是危險的人物,我們爲什麼還要對他們那麼客氣呢?”

楊大錘微微一笑,對文仲道:“黑狼,坐下喝杯茶,有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你慢慢就會明白了。”

“楊局,這我真的想不明白,他們這些變異人都有危險的能力,只有一網打盡才能讓社會得到徹底的安寧,這是你親口說過的話。”文仲道:“難道你忘了嗎?”

“我當然沒有忘。 仙山少女想回家 ,我自己記的是最清楚的。”楊大錘淡淡道。

“既然你沒有忘記,那你爲什麼要……”文仲實在不知道如何開口,聲音充滿了懊惱。

全球廢品王

只不過是陳博士身邊一個負責推輪椅的傢伙而已,總是狂妄無邊,就好像自己是什麼大人物似的。

這讓文仲非常的不爽。

很多時候,文仲都想要把古虎給撕碎,他就是看不慣那傢伙耀武揚威不可一世的樣子,那副囂張的表情讓他特別惱怒。

“黑狼,你記得我說過的話,這很好。”楊大錘淡淡道:“但是你也必須要記得,很多事情是急不得的,我們要做的事情比你想象的更重要,我們是神劍局,是這個國家甚至於這個世界的保護者,我們必須要謹慎,必須要小心。”

文仲低下頭,沉默了。

“或許有些時候,你覺得我這個局長有些慫。”楊大錘繼續道:“但是你很清楚我的目的是什麼吧。”

文仲點點頭。

“這就對了。”楊大錘笑了笑:“我的目的就是要消滅所有變異人,這樣才能讓這個社會徹底安定。但是,憑藉我們神劍局的力量,這件事情做起來會真的好難。”

文仲理解楊大錘的苦衷,異能者的力量實在是太強大了,如果硬拼的話,他們確實一點優勢都沒有。

“黑狼,相信我,我不會讓你失望的。”楊大錘道:“我們現在必須要學會隱忍,利用異能者對付異能者,是最簡單有效的方法。所以我們不得不與英雄聯盟結盟,我們需要他們的幫助。非常的需要。”

“局長,我知道了。”文仲點點頭:“有些時候的確是我太自私了,想的一些事情也都太簡單了。”

“沒關係。”楊大錘拍了拍文仲的肩膀:“你還年輕,很多事情都還需要一點一點的慢慢來,彆着急就好。”

“恩。”文仲點了點頭:“那……這樣的話,那幾個人我們還盯不盯?”

楊大錘搖搖頭:“當然不盯了,若是還需要我們盯着的話,今天晚上我把英雄聯盟的陳博士請過來還有什麼意義?”

文仲恍然大悟。

楊大錘看着窗外:“從現在開始,英雄聯盟會安排人盯着他們幾個人,威脅會得到控制的。我們沒有必要冒着風險安排人盯着他們,他們畢竟都是危險人物,一旦察覺,我們的人就會有危險。”

文仲點點頭:“對,讓他們異能人去對付他們異能人!”

楊大錘哈哈的笑了笑:“異能人也有好人,雖然我們將他們全盤否定是不明智的選擇,是錯誤的選擇,但我們卻不得不這樣做。”

楊大錘沉默了一陣子才繼續開口:“我們輸不起,所以我們不敢賭。”

異能者啊,真的輸不起,如果人類輸給了異能者,那這個世界將會變成什麼樣子?

沒有人敢去想象!如果異能者控制了這個世界的話,所有人都將會陷入巨大的危機。

異能者會將人類當做他們的奴隸,當做他們的工具,當做他們的財富。

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人類的災難纔是真正的開始。

這就是楊大錘爲什麼對異能者如此忌憚的原因,異能者真的太強大了,一旦讓別有用心的人得逞了,世界就將會變成一個人間地獄。

“楊局,你的安排肯定可以解決問題的。”文仲道:“你就別那麼累了,也該回家休息休息了。我怕你的身體吃不消。”

“沒有人比我自己更清楚我自己的身體。”楊大錘搖搖頭:“我不會有問題的,你放心好了。”

“但……但他們都讓我看着你。”文仲道:“楊局,你已經好幾天都沒回家了,回家休息一下吧,時間也不早了,剩下的事情你就交給我去安排,我一定不會亂來的。”

楊大錘稍作思考,點了點頭:“也罷,我的確好幾天都沒見到我女兒了,真的很想她了。”

文仲這一刻甚至有些可憐楊大錘這個做父親的。

因爲工作的原因,他甚至不能每天都看到自己的孩子,這對於一個父親而言是多麼痛苦的事情。

沒有任何一個父親不希望自己可以天天陪着自己的孩子,父愛和母愛的區別就在於此。

母愛往往體現在小事情和小細節上,照顧孩子的吃飯,照顧孩子的睡覺。但父愛不一樣,父愛更博大,父愛是想要給自己的孩子創造最好的條件,給孩子最好的一切,讓她能夠擁有別人能夠擁有的一切。

楊大錘的父愛就更偉大一些了,因爲他給孩子的創造的不僅僅是一些物質上優越,還有安全上的東西。

升遷之路

越來越多的異能力者出現,這讓社會威脅變得越來越大,就是神劍局的存在才讓這些威脅開始回縮,有了楊大錘的坐鎮,才讓那些罪惡變得畏手畏腳了起來。

若是沒有楊大錘的話,那些罪惡會膨脹成什麼樣子?楊大錘自己都不敢想這個問題。

“楊局,好好休息兩天,帶着孩子去迪士尼玩一玩。”文仲道:“真的,你把工作都安排給我,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楊大錘無奈的搖了搖頭:“迪士尼是沒機會了。這樣,明天上午我就不回局裏了,你幫我處理一下事情。”

文仲一咧嘴:“就一上午?”

“恩,上午我女兒學校有一個親子活動,她媽昨天給我打過電話,我一直沒敢確定。”楊大錘道:“我明天上午陪着她去參加活動,就算是給我女兒一個驚喜吧。”

文仲點點頭:“頭兒,你放心去!別說一上午,就算是一天都沒問題。”

“一上午就夠了。”楊大錘道:“那麼多事情,我可不敢走開時間太長啊。”

“你這就是不相信我。”文仲道。

“到不是不相信你,而是心疼你幫我做那麼多事情。”楊大錘哭笑不得。

“那你就彆着急回來,參加完活動之後,請其他學生家長吃個飯,現在這個社會,孩子們都攀比父母呢。”文仲道:“如果能讓其他小朋友的父母知道你是個偉大的人,以後女兒在學校裏也有面子啊。”

楊大錘瞪了文仲一眼:“這種攀比可不是什麼好事兒,我寧願讓我女兒覺得她的父親什麼也不是,也不希望她在學校裏面會有優越感,這對於她的發展是非常不利的。”

文仲撓了撓後腦勺,他沒結婚,也沒有孩子,對這方面的經驗並不足。

“那你也多陪一會兒。”文仲道。

楊大錘點點頭:“的確是應該多陪一陪老婆和孩子了。這樣,明天你能處理的事情都直接處理,若是不能直接處理的,第一時間告訴我,絕對不要把事情耽誤了。”

“我很清楚自己應該做什麼,不需要做什麼。”文仲點點頭,認真道:“我會處理好每一件我權職內的事情。”

楊大錘再次拍了拍文仲的肩膀:“那就辛苦你了,這樣的話,今天晚上我就回家,我不跟你去局裏了。”

文仲點點頭:“我回去之後會跟他們說的。”

“好。”楊大錘說到回家,整個人也精神了起來,好幾天不回家看看,整個人都覺得不好了。

他的寶貝女兒是他人生最大的安慰,也是他工作最疲倦的時候,唯一能夠安安靜靜的想起的人。

夜色籠罩了燕京,有些地方陰暗而沉寂,有些地方燈火通明,歡聲笑語和激情的音樂混在一起給人一種特殊享受輕鬆的快感。 王聰等人在漫長的等待之後,終於得到了一條讓他們覺得有價值的線索。

消息是從米爾那邊得到的,米爾的遍佈整個燕京夜店的朋友沒有辜負米爾的重託,在一家新開的酒吧內得到了一條重要的消息。

新開的酒吧爲了人氣,晚上十二點將會有一場空前巨大的內衣秀,而這場內衣秀將由八個絕世美女來完成。

除此之外,酒吧酒水還會在今天全部享受八五折的優惠折扣。折扣這種東西對於不差錢的公子哥而言倒無所謂,但是對於很多工薪白領而言就更加有吸引力了,況且美女內衣秀也是衆人好奇的一件事情。

這消息在燕京城傳的很快,有不少人聽說這件事情之後都是奔着酒吧的活動去的。

米爾的朋友就在其中,原本米爾要他們尋找的就是八個美女,現在又碰巧有這樣的一件事情,任何人都會順理成章的去懷疑這八個完成內衣秀的美女。

活動開始之前,就有人將準備走秀的美女在後臺化妝間的照片發了出來。

米爾得到消息也第一時間就通知回家中,迅速發送到關曉萌的微信裏。

關曉萌將手機遞給衆人,冰冰的臉色迅速就陰沉下來,百合發出一聲驚呼,第一個映入她眼簾的美女就是顧媚。

酒吧走秀的八個人正是秦淮八豔。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王聰看起來比之前興奮多了,他真的沒想過線索會來的這麼快,米爾的能力大大超出了他的想象。

蜜糖比所有人都更加的冷靜:“雖然我們有了線索,但我希望你們還是不要輕舉妄動。”

這話主要是說給冰冰聽,冰冰性格衝動,做事情太過於由着自己的性子,這對於他們一個團隊而言並非是什麼好事兒。

當然,冰冰的這種衝動大家也都能夠理解,換做是誰被扔在這樣一個立場上也都會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即便是百合也沒有辦法真正的理解和體會冰冰的內心。

她被共德拉改造之後,意識就一直都存在,可以說這些年她做的所有事情都是有非常清晰明確目標的。

這對於冰冰而言絕對是一種挑戰,那麼多她無法接受的事情,她都要去做,都是爲了能夠活着,爲了能夠得到機會將共德拉徹底擊垮。

她等機會等了這麼多年,現在的形勢對於她而言是最好的,有王聰他們的幫助,她當然會急於求成也是不可避免的。

但就是這種急於求成的心態,才導致她現在做事會比較衝動的。


“冰冰姐,你這次千萬不要再自己一個人行動了,這樣對於你來說太危險了。”百合也擔憂的看着冰冰。

“我已經犯過一次錯誤了,絕對不會有第二次了。”冰冰非常肯定的告訴衆人:“相信我,我能控制好我自己的。”

金鑫對秦淮八豔的威脅力並不瞭解,所以她是幾個人裏心態最輕鬆的一個:“雖然她們有八個人,但我們人也不少。況且現在我們在暗處,她們在明處,只要冷靜下來找一個合適的時機,我們肯定可以將她們一網打盡的。”

“沒錯!”王聰已經坐不住了:“我們現在就去!”


“沒有計劃之前絕對不要亂來。”蜜糖毫不猶豫的阻止了王聰,上次冰冰衝動行事已經讓他們吃到了苦果,蜜糖不能讓他們隨隨便便去冒險了。

“計劃趕不上變化。”金鑫並不那麼認爲:“蜜糖,我知道你的心思周密,但我們必須要先鎖定目標之後纔能有計劃,在沒有親眼看到秦淮八豔之前,所有的計劃都是空談。”

金鑫的話並非沒有道理,可蜜糖仍然覺得擔心。

他們的機會太珍貴了!

對於王聰他們而言,阻止秦淮八豔就是阻止共德拉的陰謀,若是無法阻止,他們都將自食惡果。

這完全就是一件成王敗寇的事情,若是失敗,冰冰和百合勢必會受到極刑,而王聰這樣一個獨一無二的試驗品會遭到什麼樣子的折磨和迫害就更不好說了。

蜜糖和金鑫原本又都是和這件事情無關的人,現在被牽扯進來,冒的都是生命的危險。

他們輸不起,真的是輸不起。

“在酒吧做這種表演是秦淮八豔的慣用伎倆。”百合緩緩開口道:“她們的目的很簡單,周旋於酒吧的紅男綠女之間,等酒精將人麻痹了之後,她們纔會動手。一旦確定目標體內是含有變異基因的人,她們就會動手將人帶走。”

冰冰皺了皺眉頭:“沒錯,阿蔥就是這樣被秦淮八豔帶回基地的。”

“我們絕對不能再給他們害人的機會了。”王聰着急道:“蜜糖,別猶豫了,我們先趕過去吧。”

“她們沒有動手之前的警惕性肯定是非常高的。”蜜糖仍然不爲所動:“只有在她們得手的時候,纔是她們心態上最放鬆的,即便是我們今天就要對她們動手,也要等到一個契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