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長老不是剛麼?我就和你剛到底!

之前的戰鬥之中,我早就已經積累了足夠的鬼氣,再加上我身後的黑洞虛影,還在不斷的給我吸收鬼氣。

我現在的戰鬥力,已經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不斷的朝着武長老衝過去,高傷害的鬼術,像是不要錢一般的丟出去,反正我現在鬼氣多,恢復速度也快,基本上就是無限續航了。

對面的武長老,開始還在和我剛,但是沒一會,也被我給打的退了回去。

現在我終於可以有一點點的空餘時間,可以趕緊回去看看文長老了。

就在我準備撤回去的時候,突然,巨大的響聲再一次引起了我的注意。

三院那邊,又崩盤了,三院的長老有一位直接被擊殺了。

媽的,這....

又過了不到兩秒鐘的情況,五院那邊,也傳來噩耗,直接有兩位長老被擊殺了。

北朝奸佞 這傷亡簡直是恐怖,這場戰鬥就算是打贏了,我們雙方也必將損失慘重,萬盛宗怎麼會這麼喪心病狂,這樣的戰鬥,就算是打贏了,又能有什麼好處?

我咬着牙,我知道現在這種情況,我們千機門已經佔了絕對的劣勢了,就算我再擔心文長老也應該爲宗門盡一份力量。

“祖君,照顧好我師傅!”

說着,我朝着三院的戰場那邊衝了過去。

現在去五院,沒有一點的意義,五院那邊已經崩了兩個長老了,基本上沒什麼前途了,就算是我去了也一樣,三院則是不同了,我只要能夠再壓制住三院的一個長老,把剛纔的輸出再打出一次來,這一場戰鬥,我們千機門還未必會輸。

我的想法是美好的,但是現實是殘酷的,我剛剛過去,就發現了一個嚴肅的事實。

吸鬼大法雖然變態,但是時間畢竟是有限的,我身後的黑洞虛影,已經開始漸漸退了下去。

趁着這個機會,我再一次猛烈的吸收了一次鬼氣,然後把身上所有不精

純的鬼氣,都化爲一招,朝着三院對面打了過去。

三院對面是萬盛宗的二旗,我這麼一下,把二旗最少是打散了兩個合擊陣法,但是這對整個戰局來說,並沒有什麼卵用,第一個是沒有死人,他們隨時可以在組建起來,第二個是,他們的長老還在我們這邊肆虐。

我衝上去拼死拖住了多出來的那個萬盛宗長老,但是就算是我,也只能是暫時拖住,沒有吸鬼大法的我們,難掩敗局。

怎麼辦?難道,我們真的就要這樣放棄了麼?

實力,我要實力!

我方各個陣線,又開始潰敗了,又有多個長老受傷,眼看着已經撐不住了,不行,我必須要想辦法,現在這個情況,管不了那麼多了。

用鬼術已經沒有辦法再取勝了,現在唯一的生機,就是道術,只要是我能夠突破天師的程度,用上請神咒,或者是千機祕典,這樣才能夠改變我們這邊的局勢。

突破?怎麼突破?我的境界現在還不夠啊!

媽的,拼了!

現在管不了這麼多了,我拿出了玉佩,開始瘋狂的抽出裏面的能量。

經過升級的玉佩,現在的真元輸出已經是非常的恐怖和瘋狂的,一瞬間就有大量的真元灌注到了我的身體裏面,我的真元瞬間就已經到了巔峯,但是我知道,這種程度對戰鬥一點用都沒有、。

再來!

再來!

我已經把身上的真元給壓縮到了極限,但是我還在不停的壓縮。

突破境界,有一種非常笨的,也是最死板的方法,那就是強行突破,不管境界到不到,瘋狂的堆能量,只要能量超過承受的極限值,就一定會有突破!

想死太難了 這種瘋狂的方法,除非是走投無路了,一般很少有人使用,要麼成功,要麼死!我現在也是拼了!

能量多的已經要把我的身體撐的炸掉了,現在這種情況,要麼我把身上的真元成功的吸收晉級,要麼就是被撐的爆炸。

可是,現在這種情況,一點也沒有要晉級的意思啊,難道我要死在這裏了?

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在晉級的路上。

我拼了,把真元的吸收程度開到了最大,下一刻,我感覺整個身體,都在空中炸開!

死?就是這種感覺?

我還能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存在,但是已經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了。

“這...被自己的能量炸死的,死了之後還能變成鬼麼?”

從來沒死過,我也不知道這些東西,但就在下一刻,奇蹟出現了。

我胸前的玉佩,出現了無比強大的光芒,然後下一刻,龐大的能量出現,時間線,空

間線,還有我的靈魂,都開始出現了劇烈的波動。

整個靈魂,沐浴着溫暖的光芒,我感覺自己受到了一次昇華,就在下一個瞬間,時間似乎都停止了。

再次感知到事物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已經能動了。

我的境界?

天師!

天師一隕巔峯,我居然已經到了這個程度。

是玉佩?我朝着它看過去,它似乎正在向我傳遞着歡快的情緒。

我知道是它幫了我。

“謝謝你!”

現在,我已經顧不了這麼多了。

經典的姿勢,再一次在我的手中出現。

“千....機...變...!!!”

一千道流光,瞬間纏繞在我的身上,就在這一瞬間,照亮了整個戰場,就在這一瞬間,所有的目光,都朝着我這邊看了過來。

強!太強!

我感覺自己前所未有的強大。

“去!”

我手一指!

身上的萬千流光,朝着萬盛宗的面前的長老身上衝過去。

一瞬間,我對面的兩位長老,身死!

他們都是三隕的鬼帝,但現在在我的面前,基本上是一點抵抗的能力都沒有。

秒殺!

“去!”

我再一次對着對面二旗的人身上指過去。

一千道流光裏面,瞬間分出兩百道,對方所有的陣法,全部都崩潰了。

我們這邊三院的師兄弟也不是傻子,看到這個情況,立馬開始了趁勝追擊。

“想滅絕我們千機門,沒那麼容易吧,你的長老們,可是要慘了!”

就在這個時候,千機門主開口了,他和萬盛宗主之間的鬥爭,本來就是勢均力敵,再這麼一下,千機門的士氣瞬間就上來了。

“我承認你們的少門主是有點厲害,但是這又能怎麼樣?他千機變,還能維持幾秒鐘?”

“就算是幾秒鐘,也夠對付你們了。”

這一刻,萬盛宗主緊緊的咬住了牙。

“既然你們這麼自信!那我不得不採取點措施了,本來還想讓你們多活一會的!”

說着,他大手一揮,之前的那艘巨大的飛舟,又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

“開炮!”

這跟帆船一樣的東西,還有炮?

就在我一陣疑惑的時候,突然,一股強大的鬼氣,從這個船上面散發出來。

下一刻,一道異常恐怖的光球,朝着我們這邊衝了過來。

僅僅是一下,護山大陣全部炸開!

千機門主的臉色,就是一變。

(本章完) “你們千機門完了,現在認輸,還來得及!”

“你想得倒美!”

就在這一刻,千機門主洪亮的聲音,再一次傳遍了整個千機門。

“祖先在上,弟子無才,不能守護祖宗基業,請祖上幫助!降臨千機之力!”

千機門主這句話剛剛說完,一陣更加龐大的光彩,從整個千機門的大殿裏面散發出來,朝着外面衝擊出來。

“千機之力,不是你這麼用的吧?”

萬盛宗主就是一聲冷哼。

“這用不着你管!”

千機門主此刻也是拼了!

千機之力我也曾聽說過,是千機門的終極武器之一,它的作用是,給所有千機變的弟子增幅。

在千機門最輝煌的時期,基本上核心弟子,都能學會千機變,只要千機之力一出,大家同時使用千機變,基本上是屬於打遍天下無敵手的地步,但是現在,千機之力只能變成了防護整個千機門的力量了。

我看的出來,千機門的千機之力雖然強,但在防禦方面卻並不是特別的擅長,對面的飛舟上面,只要多發動幾次攻擊,這邊的千機之力,絕對要崩盤。

“走!”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有一個熟悉的聲音,出現在了我的耳邊。

是文長老,他居然再一次站了起來。

“師傅,你沒事了?”

我一陣激動的對着文長老問道。

“多虧了你的藥沒有大礙了!”

文長老的面色看起來非常的蒼白。

“你快走,千機門已經擋不住了!”

“要走一起走!”

我對着文長老說道。

“走的人越多,越跑不掉,你趕緊走,再說了,傳送陣只能走一個人!”

只能走一個人,這!!!!

我能丟下這麼師傅不管麼?我能丟下這麼多的師兄弟不管麼?對不起,我做不到。

“你不走,我就死在的面前!”

文長老一陣堅定的對着我說道。

“好,我走!”

我知道,文長老是說的出做得到的人,我要是跟他堅持,他說不定真的會自刎當場,那當然不是我願意看到的事情。

文長老一陣欣慰的看着我,我是朝着後面跑的,但是當然不是按照文長老說的,去後山逃跑,我的目的地是,機關樓!

現在唯一能夠拯救我們整個千機門的,就是護山大陣。

只要能夠開啓千機門真正的護山大陣,不光是能夠擊潰萬盛宗,我們整個千機門,也能有救了!

現在的機關樓,早就已經沒有人罷手了,我很輕鬆的就衝了進去。

機關樓裏面,我們這邊的一位長老,正在控制陣法,但是很顯然

,之前萬盛宗強大的攻擊,已經讓他整個人都不行了,反震之力,已經快要把他給震死了的,但他還是堅持站在這裏。

“少門主,你怎麼來這裏了?這裏危險,敵人就快要打到這裏來了,你快走!“”

機關長老一陣激動的對着我說道。

作爲控制整個門派機關的人,機關長老的地位在門派裏面是相當的高的,所以他能夠知道我的事情,我一點也不覺得奇怪。

“機關長老,您休息一會吧,這裏的事情,交給我了!”

我對着他說道。

“你會控制大陣?”

機關長老有些不可思議的看着我。

“我不會!”

我對着他說道。\

“那你還不走,在這裏鬧什麼?我們千機門,就指望着你一個人,給我們延續香火了啊!”

“您先歇一會吧!”

我對着他說道。

“我不能控制你這個大陣,但是我能夠控制那個!”

我指了指最頂層!

“你是說?那不可能!”

機關長老看着我,一臉的不可思議。

“我們每一代長老都試過,沒有人能夠控制那個陣法,連啓動都不可以!”

我沒有理會機關長老,而是站在原地,拿出了千機祕典。

真元瘋狂的朝着千機祕典裏面輸出過去,我的腳下和手上,不斷的出現各種各樣的陣法,頂層的那個球,突然也亮了起來,衝着我這邊飛了過來。

控制千機門的護山大陣,我模擬過很多次,但是這樣的嘗試,還是第一次。

地表前線 “動了,真的動了!我們千機門有救了!”

機關長老就是一陣的激動。

而就在這個時候,隨着千機門護山大陣的啓動,我們整個宗門,也開始發生了劇烈的變化。

一股強大的力量,加持到了每一個千機門弟子的身上。

呆萌甜妻別囂張 “這是什麼?”

“爲什麼我感覺到了我變強了!”

“對啊,我的鬼氣沒有變化!”

“我真元也沒有變化!” 婚外非我所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