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問那幾個遊魂,江離是不是還在鬼谷派,他們搖搖頭說不知道,我離開後的第二年,好像江離去找我了,陰司的人說我已經死了,江離大怒,好像殺了十殿閻羅王的人,陰司和江離結下了樑子,後來江離神色匆匆給這邊傳了信息,大家都突然撤離,整整八年都沒有再回來過,也沒有人知道江離去了哪裏。

一時之間我竟然有些不知所措,彷彿是被世界遺棄到了一邊,沒有人還記得我,而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有人在嗎?”一個清脆的聲音從道觀外傳了進來。

我朝外面走了去,一個小姑娘,比我矮了兩個頭,扎着兩個小麻花辮,臉色紅撲撲的,還真有幾分神似小晴的樣子。

這姑娘見我出來,一臉好奇的打量了我一番,嘟嚕着嘴巴,“你是道士哥哥嗎?”

我恩了一聲。

她繼續說,“有個哥哥讓我來找你,說你可以包治百病。”

我愣了一下,“誰讓你來找我的?”

她悶着腦袋想了想,“我也不認識,

兩年前他路過我們村子,說讓我在兩年後的今天到未名觀來找你,說只有你可以救我們。”

她的話說的讓我莫名其妙,我壓根就不明白怎麼回事,她繼續告訴我,她家住在鬼谷洞附近,她姥姥兩年前突然倒下了,一直沒醒來,村子裏來了好多赤腳醫生,都拿這件事情沒有法子,她就去鬼谷洞許願,突然神仙下凡,一個絕美的小哥哥告訴她,到未名觀來找一個叫陳蕭的道士哥哥,他可以來幫忙,那個小哥說,有因纔有果,說我欠了這姑娘,必須還債。

這話一說,我立馬想到了,她口中的絕美小哥,肯定是指的江離。

原來江離早就料到我是這個時候出來,可是我跟這個小妹妹有什麼因果,我必須要還債。

我問她,“你叫什麼名字?”

她衝着我嘿嘿的笑了笑,“秦念笑。”

我哦了聲,倒也沒覺得這個名字有啥特別的,之前也從來沒有聽江離提起過這個人,怎麼就突然莫名其妙的說我和她有因果關係呢?

我問她,“那個小哥還在那裏嗎?”

她搖搖頭,“不知道,我遇到他的時候,他和一羣人正準備離開。”

我哦了一聲,果然和我猜的差不多,江離肯定不在鬼谷洞,如果在那附近的話,雯雯是不可能離開未名觀,因爲未名觀離鬼谷洞不遠,他們一定是去了比較遠的地方,所以纔會離開未名觀。

我跟着這個小姑娘來到她們村子上,我才發現,這個村子就是之前找鬼谷子弟子後人來過的,也是因爲這裏我的身體裏才養了一隻小鬼。

村子裏的人見到我穿着一身道袍,眼裏皆是好奇的看着我,我突然能感受到當初江離來到我們村子時候的場景。

突然一個人走到小姑娘的面前,一把將她拉到旁邊說,“娃兒,你是不是請錯了人,這麼是個小娃子,怕是什麼都不懂,你們要遭騙哦!”

我心裏一陣無奈,心裏想着,一會露一手讓你們瞧瞧,好歹我也是龍虎宗掌教,沒點本事,都不好意思出來混。

小姑娘只是笑了笑,說我就是她要找的人,她說我住在未名觀,只有德高望重的道士纔在裏面,她是不會認錯的。

我跟着小秦來到她們家裏,屋子不大,井井有條,她的奶奶正躺在牀上,一動不動,我走過去湊近一看,奶奶的臉上泛着黑青色,身體裏應該是被什麼東西進了身子。

我拿出黃符紙,用硃砂筆在上面畫了一道符,用火點燃化水,讓小秦用符化水來給奶奶喝點。

小秦捏着奶奶的兩嘴邊,輕輕的給她灌了進去,這剛一灌,老奶奶的嘴裏跟被硫酸撲了一樣,冒着疼疼熱氣,就連沉睡不醒的老奶奶,也發出了極其尖銳的尖叫聲。

一瞬間,老奶奶的指甲突然變長,泛着黑色,一股邪氣從她身體裏涌現出來,她滿臉憤怒的看着我,對我怒吼,“臭小子,你想搞死我!”

這個聲音雌雄難辨,不過我知道這個說話的人是老奶奶身體裏的怪東西。

人身上有三把火,頭頂兩肩膀,分別各有一把,而這個老奶奶頭頂上的那把早就滅掉了。肯定是她出門的時候,回頭用力過猛,吹滅了頭頂上的火,讓不乾淨的東西鑽了縫子。

但是從現在的形式來看,進入這老奶奶身體裏的東西不太簡單,我的化符水竟然只是讓它難受了而已,卻不能讓它從身體裏出來。

我伸手按着老奶奶的頭,用力搓了一下,頭上的火焰又再一次的燃燒起來。

我這時並指唸咒,“太上老君教我殺鬼,與我神方。上呼玉女,收攝不祥。登山石裂,佩帶印章。頭戴華蓋,足躡魁罡,左扶六甲,右衛六丁。前有黃神,後有越章。神師殺伐,不避豪強,先殺惡鬼,後斬夜光。何神不伏,何鬼敢當,急急如律令。敕!”

這是殺鬼咒。

話音一落,老太婆發出極其可怕的尖叫聲,面部猙獰,五官都快擠在一起糾結着。

我立即亮出法印,一臉呵斥,“龍虎宗掌教陳蕭在此,還不快滾!”

一股黑氣瞬間從老奶奶的嘴裏竄了出來,一躍而上,衝出了屋子外。

老太婆體內的髒東西雖然跑了,可她年歲已大,受不了折騰,那東西到她身體裏的時候可沒少折騰她,現在她只剩最後一口氣。

我拿着兩根二十來釐米長的桃木籤,順手往窗子口正下方的寫字檯上一拋,那兩根桃木籤竟然搭在了一起。

農村流傳有一種叫做搭橋的方術,用兩根筷子搭在碗的兩邊,要是筷子、碗之間能成一個三角形,就能留住將死之人的最後一口氣,之前我奶奶出事的時候,江離也就是用的這個辦法,我也僅僅看過他這麼用過一次。

但是這樣搭起來實在太難了,以前有不少人嘗試過,但是都沒在斷氣前成功,沒想到我隨手這麼一扔,竟然成了。

自打小鬼進入我的身體,偷喝鬼谷子的酒,我做什麼事情,似乎都事半功倍,不費吹灰之力。

“地宮蘚、烏鴉喙,你能找到嗎?”我轉身問小秦。

她愣了一會,顯然是不明白我在說什麼,我嘆了口氣,告訴她,守在這裏,千萬不能讓橋塌了,否則她奶奶的最後一口氣不保。

公社化的時候,大多都把死者放在了土地廟前,屍體擱置時間一長,屍水流出來,浸潤土地廟前的泥土,久而久之,土地廟前就會長出一片灰色的苔蘚,這苔蘚有通陰功效,可穩固靈魂。至於烏鴉喙,烏鴉通報死亡,它們的喙也具有通陰作用。

這些都是以前江離教給我的,沒想到今天又一起有了作用。

我到了這邊的土地廟抓地宮蘚,跑了好幾裏地,才找到烏鴉的老窩。

拿到東西后,返回她們屋子裏,都已經是晚上了,小秦一動不動坐在她奶奶身邊,生怕一點點風吹草動。

那個背影……

像極了一個人。

經過一晚上的折騰,總算是把住了她奶奶的命,不過老人年事已高,雖然躲避了這次,但難保下次不會。

(本章完) 白紅交替的兩道光芒混合在一起,落在了墨九狸和白霧池中,許久,紅色的光芒消失,白色的光芒也跟著消失……

隨著契約的光芒消失,白霧池周圍的結界也打開了,墨九狸心念一動,白霧池直接縮小,落在墨九狸的手裡,小書迫不及待的喊著,墨九狸無奈帶著白霧池,心念一動回到了自己的空間裡面……

小書看到墨九狸進來,開心的直接奪過白霧池,抱著就走到葯田邊,嘴裡念念有詞的說道:「太好了,把這些神葯種下去,很快我們就有很多神葯啦!」

墨九狸有些無語的看著小書,這小傢伙兒化形后,更加歡脫了,莫非帝溟寒小時候是這樣的?

在外面等候墨九狸的帝溟寒忍不住感覺身後吹氣冷風,心裡暗道是誰在背後說他壞話么……

可是比起小書的興奮,白霧池中的紫七等神葯,卻是震驚的半天都沒有回過神來,它們看著靈王坐在白霧池邊上,似乎完全沒有把它們送走的意思……

更重要的是,這個白霧池的寶器,竟然真的認主了那個女人,不僅如此,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啊?為什麼這裡的靈力如此濃郁,竟然跟它們的世界差不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直到小書把白霧池嘭的一聲,放在地上,然後才回過神來,看向小書,結果小書直接抬腳,一踢白霧池,紫七等就從白霧池中咕嚕嚕的被倒了出去……

「以後你們就在這裡安心成長,趕緊發芽開花結果哦!」小書掐著腰看著紫七等說道。

紫七等無語十分的無語,發芽?開花?結果?是在說它們嗎?

「小書,你確定要把它們種在這裡?」墨九狸有些無語的看著小書問道。

「主人,這可是我專門為它們準備的哦!」小書看著墨九狸笑眯眯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一看,紫七等果然全部都陷入土裡了,而且一個個似乎都有些震驚,畢竟紫七它們不是一般的神葯,它們其實都已經是化為人形的神葯了,只是因為直接被困在白霧池中,才沒有化形的……

這是在契約白霧池后,就察覺到的事情,因此她覺得小書不可能種下的,卻沒有想到竟然被小書種下了,墨九狸有些好奇的看著小書問道:「小書,這是怎麼回事?」

「主人,我知道它們都化形了,想要種下有些費勁,所以我單獨給它們準備了一個葯田,這快葯田的時間,外面一年,這個葯田是5000年,所以它們在這裡帶上一個月,足夠繁衍出新生的藥材了!」小書眼神閃亮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看著小書滿眼的星星,只能無奈的看著紫七它們說道:「你們都聽到了吧,這裡是我的空間,所以你們放心的待在這裡,靈王也不會欺負你們的,小書是空間的器靈,你們有事可以找它……」

說完之後,墨九狸便直接出了空間,它可不想繼續看小書折磨神葯,畢竟化形的神葯,其實都跟小書差不多,都是小孩子,對於她來說,面對小孩子,還是不太能下手的,就算明知道它們不是人類…… 當天晚上,我留在這裏休息,腦子裏一直混亂的很,轉眼,已經過去了十年,這期間江離找過我,也和陰司的人打過架,不過從這女孩子的嘴裏聽出來,兩年前江離就知道我會出裏,還算準了我出來的時間。

爲什麼卻又不肯出來見我。

江離不要我這個徒弟了嗎?

我心裏越想越複雜,總覺得,一覺醒來,自己被大家遺棄了。

感覺一切發生的事情都太過於突然,我還沒來得及準備好,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村子裏的老人,走了許多,村子裏人也都大多認不得我了,不是我長變了,而是時間太久,以前的人都記不住我的名字和長相了。

未名觀空蕩蕩,雜草叢生,到處是灰塵的時候,我也曾一度差點以爲,那裏變成了廢墟。

迷迷糊糊睡去,我總聽見身旁有個聲音,窸窸窣窣,發出一股笑聲。

我睜開眼睛一看,差點沒嚇的滾在地上。

雯雯爬在窗子邊上,嘿嘿衝我一笑,見我醒來,撲哧一聲,笑着對我說,“傻瓜,好久不見,想我了嗎?”

這話說出來,我還真懷疑是遊屍王披着雯雯的皮,在故意逗着我呢。

雯雯走了進來,一臉好奇的看着我,伸手捏了捏我的臉,“不錯,一點變化也沒有,沒有受傷。”

我一臉懵逼的看着雯雯,她的突然出現,讓我的眼前突然看到了一絲光亮,我問雯雯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雯雯說,“你是問江離去哪裏了吧?他去找林永夜的師父去了,不知道他們在密謀什麼,反正我一直在等你呀。”

我一臉疑惑,“你不是跟着江離走了嗎?”

她嘿嘿一笑,“我一直躲在未名觀,跟着你出來的,想給你一個驚喜呀!不過你似乎一直沒發現我跟着你的呢?”

我點點頭,確實沒有發現。

雯雯告訴我,最開始大家都以爲我死了,江離也生氣的信以爲真,跟陰司大打出手,武成王也多次找陰司的人來暗算江離,江離能掀起陰司動盪,武成王的能力倒也不小,不過他們突然放棄和江離交戰,江離認爲,他們是去復活周武王,所以江離要去阻止他們,她也只知道這些事情。

我似乎明白了原因。

雯雯繼續說,“江離臨走前,讓我轉告你,讓你去救一個人,不過在此之前,你必須把逆陰陽拿到手。”

我哦了一聲,逆陰陽四分五裂,哪裏還能找到,江離這不是故意整我嗎?

我問雯雯,去救誰?

雯雯告訴我,“張道陵。”

張道陵?

道教徒稱他爲老祖天師即天師張氏之始祖,也因是道教三祖之一的創教之祖,又稱正一真人、三天扶教大法師、高明上帝等號,民間則常俗稱張天師。

張道陵以虎爲座騎,與太極左宮仙翁葛仙翁葛玄、許真君許遜、崇恩真君薩翁真人薩守堅合稱四大天師。

這樣的厲害人物,江離竟然讓我去救他,簡直是比登天還難。

能把張道陵控制住,對

方肯定也是極其厲害的人,難道是武成王?

雯雯見我臉色不好,連忙告訴我,“江離說了,張道陵待在羅酆山是有原因的,凡是皆有因果,不一定用武力就能夠解決的,但是羅酆山有楊玄和張衡駐守在那,沒有逆陰陽,就憑你現在的能力,還是不夠與之抗衡。”

我點點頭,明白江離的良苦用心。

雯雯告訴我,楊玄和西玄女妖,在這十年中間,碰面過不少次,基本上都是見面就打,也不明白,楊玄這麼做的真正原因,而西玄女妖似乎耿耿於懷,她等了一千年,也不怕繼續等,江離說,只要逆陰陽到手,大家會在聚集一次,西玄女妖應該要跟着我一起去羅酆山。

“但是逆陰陽都成了殘卷,根本就不可能找到,這不就成了一個死任務。”我心裏十分猶豫,畢竟整件事情都像是一個不能完成的東西,硬生生的交給了我。

逆陰陽成了殘卷,誰也不知道完整的它一共有多少頁,張道陵更是極其厲害的人物,我的能力不如他,哪裏能解救的了。

雯雯告訴我,“江離難道之前沒跟你提起過,鬼谷子曾經拿到過一本書,是無字天書。”

一瞬間,我突然想起來了,之前江離說的話,無字天書是陰長生親自送給鬼谷子的,後來鬼谷子才加以整理,寫出了《逆陰陽》。

逆陰陽雖然已毀,可是無字天書並沒有被毀,找到無字天書,實際上也是一樣的。

第二天,我和雯雯準備離開村子,卻被小秦給叫住了,小秦給了我一串紅繩子,她說在村子裏,送一個紅繩可以保一路平安。

我和雯雯來到鬼谷洞,來到鬼谷派中,我原本以爲這裏會和未名觀一樣,沒有人在,沒想到,竟然多了好幾個人,聽雯雯說,這些都是鬼谷子的弟子後人,江離用了一年的時間,就全部找到,重振了鬼谷派,現在鬼谷派的掌教是張儀。

鬼谷派的重振,不就意味着,陰長生一旦重生問世,對於陰司無疑是個隱患。

“江離說了,如今天地人皇問世,鬼谷派重振,他接下來的路,將會越來越小心。”雯雯繼續告訴我。

我雖然不太清楚,江離在計劃的事情,可是我可以感覺,全部都是在給陰司和周武王這邊增加壓力。

到了鬼谷派,上了三柱清香,蘇一世帶着我們來到鬼谷子的書屋中。

四周的書籍猶如堆山沖天一般高,四周芸芸叢生,書籍更是層層疊起,高聳如雲,看到我腦袋是一陣眩暈。

蘇一世說,鬼谷子流傳下來的書籍本來就多,加之後人也有許多書籍,所以放在這裏,要找東西,起碼要花上個大半年。

我當時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我才意識到江離把這種事情交給我的原因了,簡直就是個體力活,雯雯在一旁也傻眼了,她也是第一次到鬼谷子的書屋裏來,四周的書籍重重疊起,擡頭不見最高處,四周密密麻麻的書,整個書屋裏,更像用書堆成的迷宮,要想走出去,都要花個半天的時間。

“想找什麼。”突然一個聲音從四周飄了進來。



得我渾身一顫,哪裏來的聲音,這個聲音還很滄桑。

我四處望了一下,毫無人影。

“別找了,我是這裏的書神子,要找什麼書,告訴我,我來幫你們拿出來。”對方靜靜的說着。

我心裏一陣驚呼,原來是有捷徑可以走的。

書神子,不是神,也不是鬼,只不過是書籍在這裏待了的時間太久,過分想念鬼谷子,所以開了靈智,有了自己的思想,他是由衆多書籍匯聚而成的一股念力。

“鬼谷子曾經有一本無字天書,你知道在哪裏嗎?”我問。

那個聲音突然停了下來,四周突然發出噼裏啪啦的聲音,所有的書都在轟隆作響,似乎隨時準備倒下來,把我壓扁。

一大片的灰塵撲鼻而來,險些沒有嗆死我。

隔了一會,那個聲音再次出現了,“無字天書,之前確實在這裏,不過五百年前,被一個姓姜的人帶走後,便再也沒了消息。”

我和雯雯面面相覷,竟然被人帶走了!

我趕緊問書神子,“那個人長的什麼樣子!”

書神子告訴我,“看上去是個瞎子。”

老瞎子!

又是他!

整件事情聯繫在一起後,我越發覺得這個老瞎子不是來幫我的,就是故意整我的,他把無字天書帶走,那豈不是一旦給了陰司的人,我們的所有努力都玩完了。

我心裏一沉,只想趕緊告訴江離,讓江離去把老瞎子抓住。

書神子這時候又開口說了聲,“鬼谷師尊是被姓姜的人騙了,小子,你一定要找回無字天書。”

我恩了一聲,帶着雯雯準備離開,雯雯突然想到了什麼,告訴我,“鬼谷子和姜尚好像本來就有點不合,我之前聽到別人曾經說過這些事情,不過時間太久了,我有些都已經忘了,今天那個書神子說起這個事情來,我突然想起,好像因爲他們不合,弟子之間沒少有過爭執,後來鬼谷子就是和姜尚對立,突然兩個人都消息的無影無蹤,沒了消息,才傳出來,說鬼谷子已經歸天了。”

雯雯的這番話,着實讓我有些驚訝。

如果一開始我還認爲老瞎子作爲姜尚的後人是幫着周武王,後來纔來想投靠我們的話,那麼現在我會認爲,他的目標是爲了整鬼谷子。

找到老瞎子纔是至關重要的。

要想知道老瞎子在哪裏,最快辦法就是問土地爺。

土地爺是古代漢族傳說中掌管一方土地的神仙,住在地下,是神仙中級別最低的。我們村子裏最喜歡說的一句話就是“別拿土地爺不當神仙”。

不同地方區域的土地神的形象千姿百態,性格各異。

和城隍廟一樣,是地方的存在。

我舉着法劍在地上杵着,用硃砂沾在法劍尖上,畫了一個召喚土地神咒。

我掐印唸咒,用力一拍。

畫咒的位置,突然亮光一閃,隱隱約約出現了一個小矮人在我們的面前,他穿着一身古代官員的衣服,手裏杵着柺杖,一板一眼的看着我。

(本章完) 看著墨九狸離開后,紫七等看著葯田邊的小書,久久無法回神,隨身空間它們不是第一次見到,之前抓住它們的那個咒術師,身上也有一個隨身空間,但是跟這裡比起來,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完全沒有可比性……

紫七獃獃的看了看頭頂的藍天白雲,這裡是一個隨身空間啊,這分明就是一個世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