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茶婊淡淡的一笑,繼而緊握自己的武器,“雖然不知道這些人是從哪裏蹦出來的,但是貌似身手不弱呢!老婆,你先走,這兩個人交給我。”

公主姍微微的遲疑了一下,繼而擔心的問道:“你能搞定?”

“搞不定他們就被他們搞定唄,沒什麼大不了的。”綠茶婊呵呵的笑着說道。剛要動身衝過去,卻是忽然發現兩個男人的身後一左一右走出來兩個青年。

老大,這貨交給我怎麼樣?”表砸甲嘿嘿一笑,很是熱情的說道。綠茶婊看到表砸甲來了,頓時微微的鬆口氣,卻又望向左邊的那個不認識的青年,不由的問道:“你是?”

青年從腰間緩緩的抽出一柄銀色的軍刺,繼而淡淡的說道:“黑甲,戲!趕緊的走吧,保護好太子妃。” 綠茶婊當下和公主姍也沒有猶豫,點點頭之後,便是帶着林夢瑤和夏琪急匆匆的離開了。

那兩個大漢見狀急忙閃身想要攔下綠茶婊等人,卻是剛剛動了一下,便是被表砸乙和戲死死的攔住。

戲淡淡的和表砸乙對視了一眼,繼而冷聲的說道:“你可以離開,去保護太子妃。”

表砸乙頓時一陣不爽,哼哼一笑:“你爲什麼不去?難道你覺得,這兩個毛賊,我一個人解決不了?”

“那你試試?”戲冷笑了一下,猛然退後一步,繼而雙手抱夾一副看好戲的樣子。表砸乙不屑的看了一眼戲,繼而爆喝一聲,猛然向着那兩個大漢撲去。

叮叮噹噹一連串的脆響過後,一聲悶哼,表砸乙蹬蹬蹬蹬的倒退了幾步,來到戲的身邊,滿臉的尷尬。

“原來不是一般的小毛賊啊。”

戲呵呵的笑了一下,繼而握住自己的半米多長的軍刺,淡淡的說道:“那你在一邊看一會兒?”

“別了!速戰速決,一人一個,我們同樣的也是對手啊,並肩戰鬥,貌似感覺也不錯!就讓你見識一下什麼是九公子的威力!”

表砸乙很是真誠的說道,隨即揮了一下自己的兵器,友好的看向戲。戲無所謂的聳聳肩:“我喜歡秒殺——”

說完,兩個人不約而同的撲了上去,刀光淪落,殺氣沸騰。

綠茶婊笑呵呵的看着眼前接應着自己的表砸乙和表砸甲兩個人,微微有些得意的說道:“哥幾個,任務完成的很不錯。”

“你確定?”表砸丁歪歪自己的嘴,伸手指指自己的身後。

綠茶婊和公主姍很是疑惑的向着兩個人的身後望去,頓時一愣,只見站在兩個人身後不遠處的地方,整齊的站着一排黑衣大漢,大漢的手裏握着冰冷的彎刀,雙眼寒光四射的望着自己這邊。

綠茶婊乾乾的笑了一下,繼而說道:“閱兵麼?站這麼齊做什麼?”

“媽的,你就別得意了,我們是來抓喻晨的女人的,現在倒是成了保護他的女人了,你他孃的還得意個毛!能不能活着從這裏走出去,還是一個未知數呢!”

“我們其他人呢?”公主姍很是驚訝的說道,對於表砸甲的咒罵微微的有些生氣。

“在樓下打着呢,樓下一片混亂啊,這羣黑衣人應該是歐陽家的刑軍。少爺說過,是歐陽家,就要下殺手!不過,下面同樣的還有喻晨的人,現在正你打我我打你的亂鬥呢。”表砸丁很是無奈的聳聳肩膀,繼而伸出手指指指身後的那些人:“分配一下吧,嫂子保護她們兩個,我們速戰速決這些人。”

“不是我打擊你,這些人不是一般高手。”綠茶婊表情有些凝重的說道,隨即忽然發現一個陰影將自己地上的影子陡然吞沒。綠茶婊回頭猛然一看,只見身後不知道何時站着一個高大威猛的就如一座小山一樣的大漢!更爲讓人難以接受的是,在大漢的肩膀上,還坐着一個柔美的男子!

“痞子,你說我們先把他們三個解決掉咋樣?太子妃可是在他們的手裏呢。”坐在痞子肩膀上的那個柔美的男子細聲的說道,讓綠茶婊等人頓時紛紛警惕了起來。

“好。”痞子沉聲說道,就如打雷一般,讓人覺得無比刺耳。

“恐怕不行啊,不能落井下石嘛。”一個帶有磁性的聲音遙遙的傳來,隨即表砸丙等人欣喜的發現是自己的老大綠茶婊但是九公子的其他人趕了過來。

這樣以來,各自的實力就又發生了變化。表砸丙等人的底氣頓時足了起來,即便是受到歐陽家的人和喻晨的人一起攻擊,對方也都不會討到什麼好處。

“你們叫他太子妃,夜門?”表砸丁緊緊的盯着那個柔美的男子問道,讓那個男子不由的嘻嘻一笑,就如一個女孩一般。當然,也可以稱之爲人妖。。。。。。

“抱歉哦,我們是黑甲,不是夜門。在下——黑甲·魘!我旁邊這位,名叫痞子。”

“吶吶吶吶。。。。。。還有我呢,不能把我忘記了吧?黑甲·憂。”從痞子龐大的身軀後走出來一個笑呵呵的男子,更加讓表砸丙等人很是無奈的是,這個叫憂的人身後,還無聲無息的站着一個雙手插在兜裏的女孩,女孩很漂亮,卻又露出一臉的漠然。

“黑甲·暮唯汐。”

“呵,我們這是要開會還是怎麼地?”綠茶婊有點無奈的說道,隨即對身邊的下令,“這兩個女孩,必須帶回去!”

表砸丙等人齊齊點點頭,隨即左右的看着黑甲和刑軍。

“能殺的,一個不要放過。”魘從痞子的肩膀上一躍而下,嘻嘻的一笑,從身上拿出兩柄短刀。痞子嗯哼一聲,邁開大步,便是首先衝了上去。

如此的龐然大物突然向着自己一羣人壓來,實在是讓綠茶婊等人在視覺上感到深深的壓力。不過九公子自然也不是吃乾飯的,微微的定了一下心神,繼而兵分兩路,一路向着黑甲衝去,一路向着刑軍撲去。

一場混戰頓時開啓。

“嘭——”

“我艹!這混蛋的拳頭怎麼跟鐵的一樣。”

“少廢話,小心一點,哎呀。。。。。mgb,你沒看到我和別人聊天了嗎,你竟然偷襲!”

“我是殺了你呢,還是殺了你呢,還是殺了你呢?丟個硬幣吧?”憂很是苦惱的看着眼前的表砸乙,刀光一閃,在空氣中散開一片刀光,眼前的人頓時栽倒在地,卻是讓憂一陣驚愕,隨即很是悲傷的說道:“你,你幹嘛要湊過來啊。。。。。。歐陽家的人都沒腦子嗎。。。。。嗚嗚嗚嗚。。。。。。”

“叮——”兵器舉了的碰撞在一起,留下一路火花。表砸甲挑挑自己的眼睛,一臉無恥的看着眼前的暮唯汐,“小妹妹,你幾歲了?有沒有女朋友?晚上一個人睡覺的時候寂寞不寂寞。。。。。。靠,他媽的,你湊過來幹嘛,老子不喜歡男人!!!” 商場裏的大亂戰格外的火爆,歐陽家也逮準了林夢瑤和夏琪沒有喻晨的陪同下這個當機,準備一舉將兩個人擒住。

喻晨的女人是他最大的逆鱗和弱點,歐陽家對此已經深知。歐陽正陽相信只要擒住她們其中的任何一個,喻晨勢必會乖乖的任由自己擺佈。

但是她們沒有想到的是,龍晨今天也搞出了這樣的一出。因爲龍晨從蘇洛那裏知道了一件事情,讓他實在是憤怒不已!

當然,知道的那件事情也就是喻晨和歐陽若離所說的那個誤會。但是對於這樣的誤會,龍晨簡直就是氣的吐血!

自己喜歡的女人被喻晨那樣了!我靠!!!

而喻晨自然是也沒有想到情況會變成現在這樣的局勢,自己接到天怒的報告的時候,正帶着玲瓏向着京城趕去。因爲要過年了,所以喻晨要去自己媽媽那裏看望一下。


wωω. ttκд n. CO

喻晨接到商場的訊息的時候,雙眼頓時寒光一閃,將車猛然停在了路邊,掏出電話,撥通了歐陽若離的手機。手機響了很多下,都沒有人接,讓喻晨很是憤怒。

終於,就在喻晨想要掛掉的時候,電話被人接起,隨即傳來一個笑嘻嘻的聲音:“怎麼樣,一定很生氣吧?喻晨大壞蛋?”

喻晨微微一怔,繼而聽出這個聲音是蘇洛的,不由冷聲的問道:“歐陽若離呢!”

“在旁邊,有什麼事情,你可以對我說,她不想和你通話。”蘇洛氣呼呼的說道,很顯然的是有些不悅喻晨此時的口氣。

喻晨緊緊的握着手機,隨即深深的吸口氣,冷聲說道:“歐陽若離,蘇洛,你們兩個聽好,我們的確是朋友沒錯,不管我對你們做了什麼,你們都應該衝着我來!如果,林夢瑤和夏琪出了什麼事情,歐陽家和蘇家,我一個都不會放過!另外,告訴龍晨,他要到我的底線!!!一旦到了我的底線,我會讓這個世界都變得瘋狂起來!!!”

喻晨陰冷的聲音讓電話那頭的歐陽若離和蘇洛都不由的微微一怔,繼而相互的對視了一眼,蘇洛第一次聽到喻晨用這樣的口氣和自己說話,覺得有些十分的不習慣,但是想到喻晨對自己的威脅,蘇洛卻又壯着膽子氣呼呼的說道:“你兇什麼兇,哼,你怎樣了龍晨哥哥喜歡的女人,龍晨哥哥自然就要怎麼樣你喜歡的女人,這很公平,而且,林夢瑤她們不會有事情,你兇什麼兇!難道我會讓她們受到傷害嗎!”

“蘇洛,我不想再見到你,如果她們兩個出了什麼事情,小心你的命!!!”喻晨冷聲的說完,不等蘇洛再說話便是猛然把電話掛掉,讓蘇洛不由微微的一愣,隨即十分委屈和氣憤的哭了出來。

“王八蛋,大混蛋,大色狼,大壞蛋!你,你憑什麼這樣和我說話,我怎麼你了!!!我就是讓龍晨哥哥把林夢瑤和夏琪抓來嚇唬你一下嗎?你憑什麼要和我斷交!你憑什麼!你把我當成了什麼了呀!”

歐陽若離微微有些疑惑的將蘇洛摟到了自己的懷裏,隨即面色微微一變,接過自己的手機,按下一串電話。

“龍晨,你,你把林夢瑤她們怎麼了?”

“沒怎麼,還沒帶回來,歐陽家的人也參合進來了,而且還有喻晨的黑甲!現在三方人馬正在混戰,若離,你猜一下,如果林夢瑤和夏琪在這場混戰中被殺掉的話,喻晨會怎樣?”

“你會死,我會死,蘇洛會死。”歐陽若離深深的吸口氣繼而說道,讓懷裏的蘇洛頓時停止了哭泣,擡起美目緊張的問道:“龍晨哥哥說什麼,林夢瑤會死?不是,不是要他只是把人帶回來,把喻晨騙去教訓一下嗎?怎麼會變成這樣?!”

“喻晨的敵人有很多,其中一個,插手這件事情了!而且利用了龍晨製造出來的機會。”歐陽若離很是無奈的輕聲說了一句,繼而看向蘇洛,“蘇洛,喻晨沒要殺我們,真的已經是對的起我們了,如果林夢瑤和夏琪出了什麼事情,你和我,恐怕都要遭殃了!我們,都做了些什麼啊。。。。。。”

蘇洛傻傻的看着歐陽若離,直到這個時候,她才明白自己做了一件多麼愚蠢的事情,想到林夢瑤和夏琪的音容笑貌,蘇洛頓時變得擔心不已起來,劇烈的內疚使得蘇洛突然一把抓過歐陽若離的手機,繼而對着話筒那邊的龍晨大聲的喊道:“龍晨哥哥,你,你一定要保住她們兩個的完全,我求求你,我求求你!”

“對方出動的人很棘手,九公子和八公主都陷入了死戰,而且對方的人數很多。這個時候,我也掌控不了事情的進展,蘇洛,對不起了。”

蘇洛頓時傻眼了,想到剛纔喻晨那冷若冰霜的話,蘇洛心裏忽然微微一冷。他再也不想要見到自己,甚至會殺掉自己,摧毀蘇家。。。。。。

商場,此時儼然成爲了戰場。

林夢瑤和夏琪抱在一起,很是無奈的被人搶來搶去的,但是好在,自己始終都是落在了龍晨和喻晨的人手裏,並沒有落入歐陽家人的手裏。因爲歐陽家人似乎是已經覺到了今天的帶不走自己兩個,竟然屢次的想要對自己下殺手!

好在黑甲和龍晨的人拼命相擋,自己纔沒有落入對方的手裏。

“跟我來。”暮唯汐冷漠的對林夢瑤和夏琪說道,繼而拋開自己的對手,帶着兩個人迅速的後退。暮唯汐的對手見狀,急忙撲了上來,卻是被一個大推一般的手臂狠狠的砸了回去。


“靠,怎麼又丟了啊!”表砸丙極度鬱悶的看着林夢瑤和夏琪再次回到了黑甲的手裏,想要撇開自己身前的對手,卻是很無奈的沒有實現。

“太子妃到手,確定安全。黑甲執行點殺模式——殺!!!”魘見林夢瑤和夏琪脫離了戰圈,頓時放心了下來,細聲尖銳的說了這句話之後,所有黑甲成員氣勢陡然大變。

綠茶婊冷眼看了一眼之後,不由微微一驚,繼而對身邊的人說道:“重點攻擊歐陽家!” 林夢瑤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上午,而且醒來之後,一身的香汗,很顯然的是被嚇醒的。

對於滿地的屍體堆在自己的眼前,這樣殘酷的事情,讓林夢瑤很是無法接受,尤其是這些屍體是因爲自己而造成的。

林夢瑤睜開眼睛猛然驚醒之後,額頭的香汗滑落漂亮的額頭,滴落在白色的被子上。

葉詩語見林夢瑤醒了,頓時欣喜的跑了過來,隨即有些害怕的抓住林夢瑤的小手,“林夢瑤,你嚇死我了,你知不知道,你昨晚發了一夜的高燒,喻晨現在都已經從北京開始趕回來了!”

林夢瑤微微一怔,繼而有些迷糊的說道:“是,是嗎?我,我不知道,我,我只知道,我做了一個很可怕的夢,儘管我嚇的要死,但是卻是無法醒來。我呼喊你們,呼喊喻晨,你們都不曾聽到,詩語姐姐,我,我好害怕。我,我現在閉上眼睛,就,就會在眼前浮現出那些屍體,我,我好怕。”

葉詩語心疼的抱緊林夢瑤,而這個時候水玉和林天也急急忙忙的趕了過來,一家人好好的寒暄了半天之後,林夢瑤不由地向着水玉哭訴着這兩天的事情。

水玉和林天待林夢瑤說完之後,紛紛陷入到了沉默之中,死人這種事情,對於林夢瑤這樣單純而又善良的女孩來說,無疑是最爲讓她接受不了的,尤其是因爲她的關係纔會死掉這麼多人,那更是讓她無法承受。

不過,隨即水玉卻又輕輕的嘆息着說道:“丫頭,我知道你很自責,也很害怕,總覺得那些人是你害死的,但是你有沒有想到,如果他們不死,那麼死的就會是你!你死了,我們會多傷心?喻晨會多麼的傷心?你的這幾位姐妹會多麼的傷心?這些難道你都沒有想過嗎?”

林夢瑤微微的一愣,繼而緩緩的低下頭:“我,我知道,可是,可是,媽媽,如果不是我,她們怎麼會死?”

“如果你不是喻晨的女人的話,又怎麼可能會遭受這些事情?”門口處,夏琪表情淡漠的走了進來,然後在林夢瑤的注視下坐在了她的身邊。“我也很害怕,我也做了一個晚上的噩夢,但是,但是寒月大叔告訴我,我是他的女人,這樣的事情就必須要有充足的心理準備。他是喻晨,誰讓我們愛上的是喻晨呢?如果我喜歡的是一個平凡的男孩,你覺得,我會有這樣的麻煩嗎?說起來,這樣的事情一怪喻晨,二怪自己,這是我們自己選擇的道路呢,所以,我想通了哦,不就是死了人了嘛,死的又不是好人,是好人的話我一定會很內疚和自責,但是關鍵死的是壞人嘛!所以我就不害怕也不傷心了!”

林夢瑤呆呆的看着夏琪,繼而看到夏琪露出一個有點自豪卻又更多的是幸福味道的笑意,但是對於夏琪的說法,林夢瑤一時半會還是有些轉不過彎來。

夏琪見狀,只能是無奈的說道:“傻瓜,因爲喻晨,我們纔會屢次受到傷害,因爲喻晨,我們也會被一羣屬下死命的保護。這都是因爲喻晨。但是,我們的喻晨,你真的忍心離開嗎?既然愛他,那麼就承受他所給你帶來的一切吧?不是這樣嗎?再者說,我捨不得離開他,怎麼可能會因爲死了很多的壞人我就離開他呢?”

林夢瑤呆呆的點了一下頭,隨即卻又很是哭笑不得的看着夏琪,“琪琪,我,我沒說要離開喻晨呀?你,你好像勸錯了方向了吧?”

夏琪一愣,隨即俏臉一紅,尷尬的咳嗽了幾聲:“是,是呀?我,我都沒注意呢,嘻嘻,吶,你現在一定要振作起來,你只要知道,壞人不死,好人就要死,我們兩個總算是好人吧?天底下所有的壞人都死光了那纔好呢。你就不要再糾結了,誰讓我們喜歡的是喻晨呢?”

“喻晨?!”葉詩語忽然驚訝的說道,隨即看着雙眼微微有些通紅的喻晨大步的走了進來,幾步便是來到了林夢瑤的面前,將林夢瑤和夏琪一把摟進了懷裏,柔聲的說道:“看到你們沒事,真的太好了。。。。。。”

“嘿嘿,你好像很害怕?”夏琪得意洋洋的笑着說道,讓喻晨不由的白了她一眼,繼而又望向林夢瑤那蒼白的俏臉,心疼的說道:“對不起,路上出了車禍,整條路都堵住了,我只好找了別的道路回來的,所以回來的晚了。”

林夢瑤看着喻晨眼睛裏的疲憊,忽然心疼的哭了出來,緊緊的抱着喻晨不鬆手,很顯然的她從喻晨佈滿血絲的眼睛裏,看到了喻晨對自己的擔心,繼而恐怕都是連夜開車趕回來的。


“沒事了,沒事了,寒月把你們的事情都告訴我了,對不起,是我的原因,給你們帶來這麼多的麻煩和危險,對不起。”

喻晨接連的道歉,讓夏琪和林夢瑤都不由的搖着自己的頭。

“好了好了,你們哭哭啼啼的幹嘛呢?林夢瑤和夏琪都沒事,就是受到了一點驚嚇,現在我們是不是應該回家吃午飯了呢?慕容雪姐她們在家裏等着呢。”

喻晨微笑着點點頭,繼而和林夢瑤等人一起回了家。 姑奶奶在五零 ,兩個人看到喻晨的車,頓時一怔,急急忙忙的想要調頭過來,但是隨即被隱匿在暗處的手下猛然攔住。

喻晨對兩個人露出了一個邪魅的笑意,繼而走進了別墅之中。

望着那個消失的背影,歐陽若離和蘇洛臉色均是微微一變,她們知道,喻晨還在生氣,並且很可能會對自己的愚蠢而做出報復,畢竟他的女人可是不可觸摸的逆鱗啊!!!

“蘇洛,今晚你不要在這裏住了好嗎?我,我也離開。”歐陽若離有些爲難的對身邊的蘇洛說道,繼而讓蘇洛輕輕的點點頭,眼圈微紅,心裏很是苦惱着,爲何喻晨不給自己解釋的機會。自己,真的沒有想過要傷害他的女人。 這個人竟然也叫林天,只是一名普通的高中生!他有父母?林天的眼神有些複雜了。

這…不正是他心中最渴望的那份感情嗎?

殺手林天,從小便無父無母,是被一個和尚給養大的,他的武功也是這名和尚傳授的,所以他從小便比同齡人要堅強,可是他的內心深處卻是渴望能有親情的,這種親情不是師傅的那種情誼,而是父愛母愛。

煩躁的林天又點上一支菸,他竟然下意識的走向了他現在的家...

“真的能回去叫上一句爸媽嗎?林天深吸了一口氣,畢竟他從來沒有接觸過這種東西,心情有些彷徨和無助。

師傅曾經說過,親情是世界最寶貴的東西,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替代,林天雖然表面不在意,但是他的內心深處卻很渴望自己也能有一份屬於他的親情…在他累得時候,母親能安慰他,父親能開導他…而現在竟然真的擁有了,他卻有些惶恐了。”

一根菸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林天寸步難行,他沒有再前進一步,現在的他已經失去了殺手該有的冷靜心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