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神在我懷中,怔怔的望着我,隨後低聲說了一句:“你和他真的好像。”

聽後,我的身體不由自主的頓了一下,心頭一驚,難道讓她看出了什麼?

忽然,月神盯着我的眼睛問道:“你是不是叫聶翔!”

我聽後,再也僞裝不下去了,望着她:“你是怎麼知道的?”

月神聽後,面紗之後,表情微微一滯,隨後便深情的望着我,眼中也是充滿了淚花。

“果然是你。哈哈。”月神笑了。

可是,我並沒有心思說這些,雖然我也很想知道月神究竟是誰,但現在雲林那個老砸碎已經變成了瘋狗形態,時時刻刻想至我二人於死地。

“月神殿下,能與我一起戰鬥麼?”我望着雲林身後黑壓壓的一片,說道。

“當然!”月神聽後眼中也是閃過了一絲決然,當下滔天氣勢從體內爆發而出,隨後便站在了我的身旁,冰冷的眸子注視着面前散發着黑氣的雲天門。

月神殿的衆人也是紛紛站在了我和月神的身後。

“那雲林老狗交給我和這位小兄弟,其他人交給你們了!”月神對其他人吩咐道。

“是!殿下!”月神殿的一衆長老,弟子都是一個個充滿戰意的看着雲天門的人。

“上吧!”我給了月神一個眼神,隨後,我們二人便是身形一動,掠向了雲林。

“一羣不知死活的螻蟻。”雲林看到之後,便是殘忍的笑道。

我揮起死神之鐮,狠狠的切向了那雲林的胸口,月神也是拿出一把法杖來,法杖之上涌動着冰屬性的能量,狠狠的朝着雲山的頭砸去。

雲山見到我們二人的攻擊之後,並未有什麼表情,而是輕鬆的一閃,躲過了我的鐮刀,隨後便單手抓住了月神的法杖,嗤笑道:“你們就這點本事?”

月神見狀也是驚駭莫名:“這雲林老狗難道是藉助了邪魔的力量,實力竟是暴漲到了這般地步,小兄弟,你要小心了。”

自從和月神那簡短的幾句對話之後,月神對我這種莫名的信任也是讓我有些不習慣,但我明白,月神肯定是和父親發生過什麼,說不定,她就是我的……

“放心吧,殿下。”我心頭一動,忽然想到了有一種奇異的高級魔法,能使得一個低級魔法師瞬間擁有中級魔法師的力量,而且沒有實力暴漲所帶來的後遺症!

“月神殿下!把手給我!”想到這,我忽然喊道。

月神聽後俏臉微微紅了一下,便將手給了我,我抓過月神柔若無骨的手,趕忙催動起了魔法,將冰屬性能量一股腦的灌入了她的身體。

“啊?!”月神察覺到一股極其純淨的真氣正在涌入自己的身體,而且實力也是在飛速的往上提升,不由得驚叫了一聲。

“這般效果只能維持三個小時,也就是說,這三個小時你是天階中期的高手。”我說道。 “什麼?天階中期?”月神握了握自己的拳頭,發現體內的真氣如同大海一般深不可測,舉手投足間,都有着毀天滅地的威能。

“你……你怎會使我的實力暴漲到如此地步?”月神驚駭莫名的說道。

我聽後,淡淡的笑了笑,並沒有回答月神的問題。“記得要小心。這邪魔的力量並沒有這麼簡單。”

隨後,我便拿起死神之鐮,衝向了雲林。

“破滅之鐮!”隨着心頭的低喝聲響起之後,鐮刀之上,便是出現了紫色的空間之力。

我對着雲林,狠狠的揮出了一鐮刀,隨後,一道帶有空間之力的紫色刀氣便是掠向了雲林。

雲林看到之後,便笑道:“雕蟲小技。”隨即黑氣瞬間涌上手臂,紫色刀氣打在了黑氣之中,便是消失的無影無蹤。

“什麼!空間之力竟然對他沒有作用?”我心頭暗暗驚訝,但是手上的攻勢卻絲毫沒有減弱。

我和雲林基本上屬於誰也奈何不了誰,而另一邊,雲天門和月神閣的人徹底打了起來。月神在和雲天門的另一位長老戰鬥,但沒過多久,實力暴漲的月神便是將那長老就地擊殺。

雲林看着我和月神,猙獰的笑道:“你們以爲這樣就可以奈何的了我雲天門了嗎?如果這是你們的依仗的話,你們一定會後悔的!桀桀桀……”

隨後,便朝我撲了過來,身上的黑氣也是瞬間濃郁了起來。

“小心些,這黑氣有腐蝕效果。”我提醒道。月神聽後,凝重的點了點頭。

雲林手一揮,便是憑空出現了兩道黑色旋風,朝着我和月神席捲而來,所到之處,皆是被那黑色的邪惡能量所腐蝕。

“冰之盾!”月神法杖一揮,一道厚實的冰牆便是出現在了她的面前,擋住了那黑色旋風。

而我則是手印一結,喝道:“風之高級魔法,風之隕殺!”

一道更加強橫的青色旋風便朝着那黑色旋風席捲而去,當二者相撞之後,便產生了劇烈的爆炸。

雲林見狀,便將黑氣凝聚到手中,輕輕一握,一把由黑氣凝聚而成的長槍便是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隨後,雲林便驟然加快了速度向我和月神掠來,一瞬間對我們二人同時發起了攻勢。

我和月神在抵擋的同時,交換了一個眼神,隨後便明白了對方的意思。

在雲林攻向月神的時候,我一個大步閃到了雲林面前,然後揮起死神之鐮狠狠的朝他腦袋上揮砍而去。

雲林見狀眼中閃過了一絲陰毒,立馬出手低檔下了我的攻擊,誰料我的攻勢竟然是愈發的猛烈了起來,這讓雲林有些措手不及。

“小子,你是要動真格的了麼?”雲林冷笑一聲,隨後便也是加大了攻勢。

而此時,月神正躲在雲林的身後,凝聚着力量。

“冰之極殺!”月神口中淡淡的說道。隨後,她手中的法杖之上,便是出現了一道耀眼的光芒。

陡然間,一道璀璨無比的亮光從法杖之上閃出,狠狠的打在了雲林的後背,頓時,那黑色的邪氣便黯淡了不少。

“噗……”雲林吃痛,噴出一口黑血,旋即轉過身,怨毒的望着月神。

而我趁着雲林分神的空蕩,也是狠狠發起了攻勢,最後重重的在他胸前踢了一腳,雲林的身體便倒飛了出去。


“桀桀桀……兩個螻蟻。”雲林說道。“你真當這樣就能奈何得了我了嗎?”

隨後,雲林便猛地起身懸浮在了天空之上,然後眼睛望着那正在和月神殿弟子戰鬥的雲天門弟子。

“黑暗吞噬!”他口中大喝一聲之後,眼中便是被黑暗籠罩,隨後,天地間陡然颳起了一道強烈的罡風,將那雲天門的弟子們都是捲上了天空。


“這老雜碎要幹什麼?”我心裏驚疑不定的看着天空中詭異的雲林。

“桀桀桀……我心愛的弟子們,現在到了報答師傅的時候了!”雲林狂笑道。

“啊!”雲天門的弟子們慘叫着。

隨後,雲林的嘴陡然張開,一股黑色的邪氣便旋轉着涌入了他的口中,而那些雲天門的弟子,也是紛紛捲入了那黑色的邪氣罡風之中,最終被雲林吞噬。

再將雲天門弟子全部吞噬之後,雲林的身形陡然增大了一倍,眼中的黑暗也是愈發的濃烈。隨後,他便低下頭,望着我和月神。

“能逼我使用這一招,你們已經可以死而瞑目了。”雲林淡淡的說道。

隨後,他便飛快的朝我和月神掠來。

“砰砰!”他雖然體形增大了一倍,但是速度卻絲毫沒有減慢,反倒加快了不少。他狠狠的向我和月神揮出兩拳,我們二人還未來得及躲避,便是感覺到了一股劇痛從胸口傳來,緊接着,我和月神便倒飛了出去。

“聶翔!”我隱約聽見了素楠的喊聲,但是沒有辦法,這擂臺周圍早就被雲天門和月神閣的人設置了結界,素楠想進也進不來。

我站起身,走過去扶起月神,望着那繼續朝我們逼近的雲林,我問道:“沒事把!”

月神輕點螓首,說道:“沒什麼大礙。”

“嗯,那就好。”我聽後說道。“一會兒你使出你最強的殺招,然後我配合你,怎麼樣?”

月神聽後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

於是,我的身體便緩緩浮起,四周的五行能量也是瞬間暴躁了起來。

“極冰之魔法,融合!”隨着心頭的低喝聲響起之後,我便將四周的五行能量都調動了起來,隨後將其都轉化爲了冰系能量,匯聚在手中。

這一刻,水系魔法的力量被我發揮到了極致,我整個人,都是被水柱和冰柱包圍了起來,漸漸的,我將所有的水系魔法找準一個契合點,緩緩的融合了起來。

月神也是站在我身後,施展出了她修煉的最強武技。

“空間之墮天使冰錘!”月神輕喝道,隨後,一股極其恐怖的能量便出現在了我的身後,我身形一閃,讓那股恐怖的能量與我的融合魔法相撞,隨後相融合。

“咕嘟嘟。”兩種水屬性的東西融合到一起之後,頓時在空中形成了一把巨大的錘子。 那巨大的錘子帶着濃烈的冰屬性能量,使得這方圓十里的溫度都是驟然下降了許多。

我腳尖狠狠的在地上點了一下,隨後便騰空而起,身體緩緩傾斜,狠狠一腳踢在了那錘子之上,頓時,那巨大的冰錘便是朝着雲林的方向狠狠砸去。

“這纔是真正的墮天使之錘啊。”我望着那巨大的錘子,感嘆道。

“轟轟!”

巨大的冰錘砸在了雲林被黑氣纏繞的身體之上,頓時地上便出現了一個深深的凹坑。雲林也是被砸進了地底。

見狀,我又是飛身上前,彙集了全身的力量,狠狠的下墜,落在了那冰錘之上。

“轟!”

冰錘驟然爆炸開來,當煙霧散去, 我低頭望向那地底的時候,發現雲林已經被凍成了一具冰雕。

我下去將其擡了上來,然後扔向空中,口中大喝一聲:“開天決第一式,開天!”

隨後死神之鐮便是出現在了我的手中,我身形極快,在快要接近那雲林的冰雕的時候,手中的死神之鐮便陡然扔出,帶着一道金光,狠狠的從冰雕的中央處切割開來。

“砰。”

那冰雕陡然化爲了滿地的碎片,然後,金色的光芒便是將那滿地的碎冰盡數吞噬,不帶留下一絲痕跡。

“呼……”我鬆了口氣,望着地下的巨坑,不知道說什麼好。百目鬼一族真的是太強大了,這樣下去,什麼時候才能將它們全部消滅?

月神走了過來,望着我,淡淡笑道:“不知小兄弟是否願意隨我到月神閣一敘?”

“正有此意。”我淡淡的笑了笑。

“稍等片刻,我先善後。”月神對我說完,便是緩緩升上了天空,隨即,用鏗鏘般的聲音說道:“諸位修真同道!想必大家今天也看見了,那雲天門,根本就是邪魔同黨,罪不可赦,我月神閣替天行道,剷除邪魔,還修真界一片清靜,不知道各位修真同道是什麼意思?”

月神的話中夾雜了一絲真氣,乃至這裏的所有人都能聽到。

“月神殿下,這還用說嗎?當然是團結一心,剷除邪魔了?”諸位修真者都是說道。

“諸位。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邪魔這樣處心積慮潛入我們修真界,並且控制了雲天門,應該是有着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或者說是陰謀,我在這裏只想說一句,邪魔入侵,我月神閣定當義不容辭與邪魔戰鬥到底,但是我也希望諸位修真同道能夠團結一心,共同剷除邪魔,而不是勾心鬥角,爲了一點小事大打出手。”月神淡淡道。

“如果有那樣的人,擾亂軍心,試圖破壞修真界的團結,那麼我月神閣,殺無赦!”

月神說完之後,大多數修真者都是一副義憤填膺的模樣,看起來也是有着和邪魔一拼到底的決心,只有少部分人臉色變了變,不知道心裏在想什麼。


“好了,以後雲天門就是修真界共同的敵人,我月神閣這麼多年來針對雲天門也是有着原因的,現在想必諸位已經清楚是怎麼回事,所以,從今日起,全力追殺雲天門的人,不能留任何後患!”月神沉聲說道。

我看着月神那氣勢凜然的霸氣模樣,不由得有些欽佩,別看月神是一個嬌滴滴的弱女子,但是強橫起來,恐怕這修真界沒有人敢忤逆她。

過了一會兒之後,修真者們便散去了。隨後,素楠和李家老祖便朝我這邊走了過來。

月神走過來,望着李家老祖和素楠,奇怪道:“你認識?”

“哦,他們是隨我一起來的朋友。”我笑道。“不介意隨我一起去吧?”

“當然不介意。”月神淡笑道。


李家老祖對着月神拱了拱手,笑道:“早聞月神殿下風華絕代,今日一見,還真是讓老夫震驚不已啊。”

“呵呵,李老過獎了。”月神螓首微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