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不知所措的舒心早就失去了主意,徹底崩潰,抓住解一凡就想要逃。

開玩笑,自己本來是陪着姑姑來接她未來婆婆的,可沒想到竟被解一凡這貨鬧成這樣的結局,舒心小腦瓜裏已經亂成了麻,一心想着事後該怎麼和爺爺交代,哪兒還有閒情逸致開啓她的魔女模式。


解一凡輕輕搖頭,笑道:“再等一會就好!”

其實解一凡一直等的就是這個機會,只要有警察在,相信那個難纏的對手不會輕易做出什麼出格的舉動。

拍了拍舒心的小手,解一凡笑嘻嘻走到簡白身邊,道:“簡姨,能給我介紹一下這個人嗎?”

當今世界流行的搏擊術,如空手道、泰拳、詠春拳等等。普遍採用現代體育的訓練方法,由身體素質入手,逐步強壯選手的體魄,提高其力量、速度以及協調性、靈活性等;而後通過比賽,進一步培養選手的實戰經驗和心理素質,最終訓練出優秀的搏擊手。

而剛纔和解一凡對手的那個女人則不同,解一凡能感受到,那個女人和自己過招時用的絕對是一種自己沒見過的忍術。

並且, 英雄之國 ,可以說,強大的精神力量,是她剛纔能忍受解一凡狂風暴雨般攻擊而無堅不摧的真正原因。

因爲解一凡已經知道武少陵送到京城的三十億最終會落到眼前這個女人手裏,所以他已經不好奇簡白的身份了。

現在解一凡最好奇的是,爲什麼一個忍者會出現在簡白的身邊,而且看上去,兩個人之間的關係還很不一般,她們來金陵究竟要幹什麼。

簡白卻不直接回答,而是避開問題重點,斜乜瞭解一凡一眼,冷冷道:“聽說你現在是總參軍官,是嗎?”

什麼?怎麼會這樣?

舒心愣住,而方佳則詫異地驚呼一聲,看向解一凡的眼神滿是不可思議。

“呃……應該算是吧。”

解一凡臉上再也沒了剛纔不着調的壞笑,饒有興致看着簡白身後的女人。

突然,簡白的眼神之中,露出了一絲與她自身身份極不相符殘酷的兇光,冷笑道:“如果是這樣,你最好老實一點。”

“爲什麼?”

解一凡愣住,“呵呵,難道我還不老實嗎?”

簡白冷笑,淡漠道:“以楊家在軍方的實力,想動你這樣身份的人應該不難吧。”,說完,簡白丟下神色呆滯的解一凡笑吟吟離去。

直到簡白和方佳不見了身影,解一凡才回過神來,猛地一拍腦門,懊悔道:“靠,小爺怎麼沒想到這些?媽蛋,這回被那老頭坑慘了!” 凡事有利必有弊。

解一凡接受傅老爺子幫他安排的新身份是因爲方便對付那些神祕忍者,但沒想到卻把自己又要重新面對一個新的難題。

正如簡白說的那樣,楊家在軍方勢力不容小覷,想收拾一個擁有軍籍的人易如反掌,所以說,現在的解一凡頭上好比被套上了一個緊箍咒,最糟糕的是,楊家居然也是會念咒語的人其中之一。

尼瑪,要不要再虐心一點吖!

直到簡白她們離去,解一凡都是一動不動站在原地,再也沒有試圖去打探簡白身邊那個令他好奇的女人究竟是什麼來歷。

固然,解一凡相信傅老爺子既然做出這樣的安排就能夠保證他的安全,但解一凡不是那種不管遇到什麼困難都會向人求助的性格。

“好吧,想玩是吧,小爺就陪你們玩個夠!”

撓了撓亂糟糟的頭髮,解一凡輕啐一口,然後邁着輕快的步伐朝機場外走去。

確切的說,直到目前爲止解一凡沒有想到最好的解決辦法,但簡白的傲慢激起了隱藏在他骨子裏的執拗。

以前解一凡和老頭一起跑碼頭的時候比現在更艱難的情況都遇到過,這點困難又算得了什麼?更何況解一凡想的很清楚,即使他輸了也可以重頭再來。

可楊家那些人呢?

他們能坦然面對輸到一敗塗地的境遇嗎?

說起來小魔女對解一凡還是很不錯的,雖然對解一凡今天的表現極爲不滿,臨走之前又是嚇唬又是捏着小拳頭威逼利誘,而且好歹給解一凡留了一輛車。

胡亂吃了一些東西后,解一凡開着車直奔陸家老宅而去,剛一進門就看到了遠處神色嚴肅的齊勝,“齊哥,很悠閒嘛,怎麼,今天不用值班嗎?”

打開後備箱裏的行李,解一凡笑嘻嘻拿出一條煙丟給齊勝。

接過煙,齊勝拆開一盒給解一凡一支,自己也點燃抽了一口,戒備地掃了一眼周圍沒有其他人,嗤笑道:“還值個屁的班,現在我們這些保安和失業差不多了,對了老弟,你怎麼這個時候過來了?大小姐呢?她沒一起回來嗎?”

解一凡見齊勝對自己前段時間發生的事並不知情,便輕輕一笑,道:“放心好了,陸家家大業大,再怎麼也不會讓你老哥失業。”

“不好說!”

齊勝表情鬱悶,埋頭狠狠抽了一口煙。

“嗯?怎麼想起說這種喪氣話?”

解一凡有些詫異,很是好奇地上下打量齊勝一眼。

“你還不知道吧。”

齊勝再次做賊似的四處看了看,然後湊到解一凡耳邊,以只有兩人才會聽到的聲音,沉聲道:“老弟,高家的事聽說沒有?”

“呃,聽說了。”解一凡乾笑道。

齊勝咂摸了下嘴,額頭上的皺紋像刀刻過一般堆在一起,道:“我有一個老鄉在高家當保安,聽他說,高家今天會辭退所有的保安呢。”

“不會吧?”解一凡瞪大眼睛,腦子轉的飛快。

“怎麼不會,我那老鄉剛走沒多大一會,他來陸家就是想看看陸家還招不招人。”

無奈搖了搖頭,齊勝羨慕看着解一凡嘆息一聲,接着說道:“還是老弟你有眼光,早早就佔了別墅的位置,哎,如果陸家老宅這邊有一天也要模仿高家的做法我可怎麼辦啊。”

“不會的,放心好了!”

解一凡苦笑,卻又找不到更合適的詞,只好乾巴巴安慰了齊勝一番。

其實解一凡也知道齊勝的擔心並不是多餘的,江南四大家族雖然意見一向不和,但行事方法卻驚人一致,如果說高家是因爲保安措施不利而要炒掉那些保安,剩下三家看到後恐怕不久就會效仿。

一時間,氣氛陷入尷尬,誰也不主動說話,只是低頭默默抽菸。

突然,一陣咳嗽聲從不遠處傳來。

齊勝大驚,越是在這種敏感時期越是不容犯錯,他連忙踩滅菸頭,顧不得跟解一凡交代什麼,使了個眼色就匆匆跑掉。

看着齊勝的背影,解一凡摸着鼻子苦笑。

這大概就是小人物的悲哀吧,想想齊勝的話,解一凡感覺自己的確像他說的那樣挺幸運的,如果當年不是老頭把他帶到蜀中,解一凡真不知道自己孤身一人渡過十三年會是什麼狀況。

或許,他也要和齊勝這些人一樣整天爲生存奔波,所謂報仇這個支撐解一凡活下去的目標,八成就要變成泡影,試想,一個連肚皮都填不飽的人還談什麼目標?

甩開讓自己突然蛋疼的想法,解一凡巧妙避開陸家人出入次數多的地方,憑藉直覺,朝自己從不曾去過的一個方向摸去。

想培養家族守護者就離不開靈藥,那種模式就像軍隊裏訓練一個神槍手一樣,必須用無數的子彈“喂”出來,而事實上靈藥不可能在世面上流通,所以,江南四大家族都有自己種植靈藥的神祕所在。


以解一凡想來,負責守護陸家靈藥種植的人很可能就是陸建文本人。想找到陸建文打聽高家老爺子被殺那天晚上發生了什麼事,就必須先找到陸建文隱身的地方。

穿過後院,眼前景象變得荒涼了起來,但這種假象卻瞞不過解一凡的眼睛,很快,他便在雜草叢生的地方找到了幾處人踩過的腳印。

“哼,想騙過小爺的眼睛?”

解一凡嘴角泛起一抹譏笑,順着腳印相反的方向摸尋過去。

但是就在這時,離解一凡身後不遠處的一棵大樹上竟然“嗖”的一下衝出來一條人影,那人影速度快得出奇。不帶絲毫的氣息,完全是一條冷冰冰的毒蛇陡然暴起撲向獵物。

“尼瑪,這是要嚇死小爺吖!”


解一凡狼狽地在地上打了個滾,堪堪躲過那道人影的突襲。

那道人影好像早已料到解一凡能躲開自己的致命一擊般並不失望,接下來的招數更加狠辣,吭也不吭,直接朝解一凡身上招呼過去。

轟!

解一凡和那道人影對了一拳,爆發出令人瞠目結舌的恐怖力道。

“喂,你再這樣小爺可不客氣了吖。”

人影的咄咄逼人激起了解一凡的倔脾氣,瞪着眼睛迅速朝人影反撲過去,顯然,他想以自己最擅長的身法一招制敵。

可沒想到的是,那人影彷彿能預先知道解一凡的想法似的騰跳的異常靈活,竟然在極短的時間內判斷解一凡出拳的方向,再次躲過扣過來的大手。

我去!

解一凡鬱悶了,一聲爆吼,躥出三四米高,拳風舞的滴水不漏朝着那道人影猛撲。

頓時,人影大駭,連連後撤,哼哧道:“臭小子,你是跟老子拼命啊?”

就在鐵拳將要掃到那人影的時候,解一凡硬生生收回內勁,像只耀武揚威的小老虎般咧開嘴笑了,大聲道:“就知道是你,別人能預先想到老子出拳的去路?”

“哼,知道是老子還擺出這種不要命的打發?”

老頭大怒,擦了擦汗,惡狠狠瞪着解一凡,直翻白眼。

瞧見老頭眼中神色不善,解一凡連忙笑了笑,道:“多新鮮吖,對敵人要狠,這一招不是您親自教誨的嘛。”

老頭立刻滿頭黑線。

解一凡忍住笑,摸了摸鼻翼,道:“不過,話說你怎麼會在這兒呢?”

“我?”

老頭瞠目結舌一愣,眼珠子轉了轉,馬上拍拍身上的灰塵,打着馬虎眼道:“嗯,這個地方風景不錯,老子閒得發慌隨便轉轉。”

“呸,你是看風景的人嗎?”

對於老頭的想法解一凡很多年前就已經瞭解了,嘲諷地撇撇嘴說道。

老頭幾乎要抓狂了,瞪大眼睛盯着解一凡,久久不發一語。

解一凡愈發奇怪了,腦中突然靈光一閃,道:“陸建文呢?你把他藏在哪兒了?”

“靠,你小子怎麼知道陸建文是老子藏起來的?”

老頭大吃一驚, 重生之鮮血證明我愛你

解一凡愣了愣,隨即驚道:“陸建文真的是你藏起來的?”

“啊?什麼意思?”

老頭呆滯了一下,頓時意識到自己被騙了,臉上浮起痛苦之色,悲嘆道:“尼瑪,早知道老子就不開口說話的,又被你小子蒙了。”

解一凡猜的沒錯,陸建文的確是被老頭藏起來的,不僅如此,上前天高家老爺子遇害的時候老頭也躲在暗處,如果不是老頭及時出手,陸建文根本就不可能全身而退。

看到老頭把解一凡帶了進來,陸建文一點都沒有驚奇的意思,淡淡笑道:“早就想到你會找到玫園來,但沒想到居然這麼快,怎麼樣?京城之行還算愉快吧。”

“愉快個毛線。”


解一凡不屑地撇撇嘴,也不打量周遭環境,直奔主題道:“陸建文,你聽說過以前有人修煉化石神功嗎?”

“什麼東西?”

“什麼是化石神功?”

老頭和陸建文同時瞪大眼睛看着解一凡,以他們所瞭解,如果不是事出緊急,解一凡絕對不會像現在這樣直奔主題丟出這麼一個問題的,可關鍵是,化石神功又是什麼東西? 解一凡本來還有話要說的,可他眼角餘光突然瞥見老頭在聽到化石神功四個字後目光閃爍了一下而之後的反問則很不自然的反應後,腦中飛快轉動,立刻閉上了嘴。

“小子,你胡說八道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