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大家都開始順着艾絲的話沉思起來,傑克一拍拳頭,嚷道:“亞德利亞這個破海港,直接衝下來不就得了,還需要什麼計劃?!”


“哪有你想的那麼簡單!”搖搖頭,翻了傑克一眼,古柯法緩緩的說道:“雖然亞德利亞現在並沒有多少的防禦力量,但是要攻下它,卻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攻城戰,尤其是像亞德利亞這種老城,一旦城門關閉,依靠反抗軍目前的裝備,想要硬攻下來,代價絕對是慘重的。”

“派幾個人去把城門打開不就行了麼?”聽到古柯法的話,雖然心裏也清楚,但是傑克還是小聲的嘀咕了一句。

“開城門?你以爲都像打埃吉納時那樣的簡單?現在的帝國軍,哪個城不在高度戒嚴?一旦發現可疑人士接近城門,他們立刻會格殺無論!”

“……”張了張嘴,還想說些什麼的傑克,在古柯法的凝視下,最終還是什麼都沒有說出來。

“確實,如果沒有內應的話,硬要攻下亞德利亞,那傷亡絕對是慘重的。”見證過戰爭的殘酷,菲埃特有所感悟的點了點頭。

“是的。”望了望菲埃特,古柯法接着說道:“大家不要以爲阿爾凱奧會任由我們不停的發展下去,他的反撲,隨時都可能到來的。我們現在,必須要避免過大的損失,只有保留了實力,我們才能夠在將來守衛住自己辛辛苦苦打下來的領土。”

“……”

“爲了獲取軍備補充,亞德利亞是我們一定要攻佔下來的,而至於如何將傷亡降到最低……古柯法,說說你的意見吧。”

“很抱歉,公主殿下,因爲我剛剛得知亞德利亞是我們的下一個目標,一時之間,還沒有想到什麼切實可行的好方法。”迎着艾絲的目光,古柯法歉意的笑了笑。

“呵呵,看來是我有些心急了……”

“這樣吧,今天的會議到此結束,給大家一天的時間,各位回去後,都查找下資料,好好想想,看我們如何才能夠在最短的時間裏以最小的代價攻下亞德利亞海港……”

……

會議結束,收拾好文件的艾絲正要起身離去,卻忽然發現已經派出去數日的奈羅,正從門外走進來。

自從雷斯跟雪兒兩人潛入月都之後,就與他們失去了聯繫。不知道他們那邊發生了什麼事情的艾絲,十分的擔心。

在幾波情報人員都無功而返後,迫於無奈,艾絲最終派出了奈羅。

而現在,這個情報之王,他終於回來了。

將手裏的文件放下,艾絲立刻走到了他的面前,緊緊的盯着他的眼睛,急切的問道:“怎麼樣,得到他們的消息沒有?”

點了點頭,從貼身內衣中取出一封信件,奈羅將它交到了艾絲的手上,“這是雷斯讓我交給你的,上面有一些你非常感興趣的東西。”

“信件?”伸手接了過來,艾絲有些疑惑的望了望奈羅。

看到艾絲隨即就要拆開信封,奈羅連忙制止道:“絕密!”

明白過來,看了看四周,安排了一下後,艾絲領着奈羅來到了內廳。

走進內廳之後,關上門,好奇的艾絲立刻迫不及待的閱讀起雷斯寫給自己的信來。

“這、這上面所說的,都是真的?!”看着看着,艾絲的情緒,忽然變得激動了起來,“你,你也見到他了?”

“是的公主殿下,我見到了他,雷斯與雪兒一直都與他待在一起。”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又將信件看了一遍,得知自己竟然還有一個親人存活在世上,艾絲興奮得都有些手舞足蹈了。

“他,他看起來好嗎?”

“艾薩克大人看起來很好,很有精神,他也非常牽掛着你。”

“叔叔,叔叔,艾薩克叔叔……”唸叨了幾遍,艾絲忽然拿着信件朝外面跑去。

“公主殿下!”看到艾絲這樣,奈羅立刻攔在了她的面前。

“我,我只是想把這個消息告訴菲埃特一下。”

“鑑於艾薩克大人現在所準備事情的重要性,公主殿下還是小心些爲妙。”

“我,我知道了……”望着奈羅一本正經的表情,意識到自己高興過頭的艾絲,深深的吸了幾口氣,再一次的看了下信的內容,慢慢的將它扔入了旁邊的火盆中。

當火盆中的信件逐漸變成灰燼時,艾絲臉上的表情,已經恢復到了常態。

“奈羅,你再趕回去告訴他們,讓他們萬事小心,如果風聲不對,立刻中止計劃,逃離月都!” 會議結束,菲莉娜就在埃吉納城的大街上,一個人漫無目的的到處走着。

不想獨處,那是因爲害怕會陷入對心上人無休止的思念之中。

可是,當她獨自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時,心中,卻又更加強烈的感受到了那種寂寞。

“唉,什麼時候,兩個人才可以真正的永遠待在一起而不用分開?”

仰天輕嘆了一口氣,想起艾絲在會議上佈置下來的任務,菲莉娜隨即朝着住處走去。雖然心情不好,可是明天大家將要討論的東西,還是得找些資料用心的研究一番的。

就在她漫不經心的拐過一個街角時,迎面,卻看到了一個人,一個被反抗軍捆綁得嚴嚴實實的人。

他的衣着,還是和以前一樣,只是,已經不再那麼的光鮮整潔了,他的頭,一直低垂着,完全沒有了當年那種盛氣凌人的架勢。

“克爾斯男爵?”

雖然在一開始還有些疑惑,但是在看到對方聽到自己聲音後擡起頭而流露出的閃爍目光時,菲莉娜馬上確認了自己的猜測。

這,這就是那個曾經叫囂着要將自己趕出埃吉納的男爵?

“怎麼找到他的?”


“報告,我們接到線報,從城南一個荒棄的水井中將他抓住的。”

硬是在廢井裏躲了幾個月?

看了看狼狽不堪的克爾斯,菲莉娜苦笑着搖了搖頭,擺擺手,讓反抗軍押着他繼續前進。

世事,真的是變幻莫測啊!


望着克爾斯遠去的背影,菲莉娜的腦中,忽然跳出了一個想法,又考慮了一下,她馬上掉頭,朝着總部走去。

“克爾斯被抓住了?”在埃吉納城待了很多年的艾絲,自然也聽過這個男爵的大名。

“是的,我剛剛親眼看到的。”隨即,菲莉娜又將男爵當時的模樣描述了一番,直引得艾絲輕笑連連。

“堂堂的男爵大人,竟然也會屈身躲在水井中,而且一躲還好幾個月?!”

“呵呵,確實有些出乎意料。看不出這個男爵的生存慾望還是滿強的。”附和着感嘆了一句,菲莉娜忽然問道:“對了艾絲姐,你打算怎麼處置他?”

“怎麼處置?按照規矩,像他這種以前作威作福的傢伙,只怕難逃一死吧……怎麼了,你似乎對他特別關注?”

“嗯,艾絲姐,我有個想法,你說我們能不能讓他混入亞德利亞,充當我們的內應?”

“讓克爾斯作爲我們的內應?”

“對,作爲一個男爵,他可以隨意的接近城門,而且,也沒有什麼人會懷疑上他。”

“可是,他會願意做我們的內應嗎?” 聽到菲莉娜的提議,艾絲也有些心動了。

“艾絲姐,我覺得我們可以試一試。他現在是我們的監下囚,生死都掌握在我們的手上。而且,即使他是迫於壓力,不是真心與我們合作的,只要我們將阿爾凱奧如何處置埃吉納城主的事情告訴他,他心裏自然會有所考慮的。”

“……”

看到艾絲還有些猶豫,菲莉娜接着說道:“以他那樣強烈的求生欲,只要弄明白目前的局勢,我相信他一定會答應我們的要求的。”

“聽你這麼說……那好菲莉娜,這件事交給你處理了,如果到時候能夠成功的拿下亞德利亞,那你的功勞,可就大了!”

“沒問題,艾絲姐!”

……

藍月帝國,月都。

看着艾薩克與雷斯整日忙忙碌碌的聯繫這個安排那個,無所事事的雪兒,倍感無聊了起來。

在屋裏實在是待不住了,她再次悄悄的一個人溜到了外面的大街上。

雖然現在的月都已經停止了全天的戒嚴,但是大街上的行人,卻要比那個時候還要稀少。

“唉,看來戰爭的陰影,已經蔓延到這裏來了呢……”望着四處關閉的店門,雪兒有些遺憾的嘆了口氣。本來還想買些東西打發時間呢,這下看來,計劃是要徹底泡湯了。

就當她慢悠悠的走在空曠的大街上時,身後,卻突然響起了一聲輕微的破空聲。

迅速的轉過身,雪兒一眼就看到了一粒小石子,正不快不慢的朝着自己飛來。而順着石子飛來的方向,她一眼就看到了不遠處的街角,有個人影一閃而逝。

引誘自己?

儘管腦海中浮現出了這個念頭,但是雪兒還是邁步追了上去。

來到人影消失的地方,四處一望,她很快又發現了那個身影,不過此時,那個身影卻停留在另外一個街角了。

好傢伙,真的在引誘自己?!

往前走了兩步,那個人影果然再度消失。

“呵!”望了望遠處巡邏而來的衛兵,輕笑着搖搖頭,雪兒隨即朝着那個人所消失的方向慢慢走去。

七繞八繞,就這樣跟隨了半天。當那個神祕的身影又一次的消失時,雪兒發現自己竟然被領到了一堵高牆的外面。

望了望兩邊高聳的圍牆,雪兒不僅有些納悶了。

這,不是皇宮的圍牆麼?

把自己帶到這裏,是什麼意思?

疑惑的走了幾步,正準備往回走的時候,她忽然發現前面有扇虛掩的小門,直通着圍牆的內部。

搞什麼鬼?

望了望空無一人的兩旁,猶豫了片刻,雪兒最終還是推門而入。

進門,就是一個庭院,很大,但是也很破落。要不是身後顯眼的高牆,雪兒怎麼也不會相信皇宮之內竟然還會有着這樣的地方。

四處張望了一番,那個人影,卻再也沒有出現。

爲什麼要把自己引到這裏來?難道這裏,藏有什麼樣的祕密嗎?

有些疑惑的觀察了一會環境,雪兒隨即朝着附近的一間屋子走去。

而走進屋子後,雪兒再一次的迷惑了。

一張木牀,一張木桌,兩張椅子,外加一個供奉雕像的神臺,這,就是屋內所有的一切了。

自己現在真的是在皇宮裏面嗎?以奢華著稱的皇宮內,也會有這樣簡樸的地方?

將室內僅有的設施挨個掃視了一遍,雪兒的目光最終停留在了神臺上的雕像身上。那是一尊玉石製作的雕像,只是雕像的頭,卻已經慘遭破壞,突兀的躺在了雕像的腳下。

奇怪的人影,奇怪的地方,還有,奇怪的雕像……

駐足了一會,也沒有再發現什麼,想到自己現在所處的位置,雪兒趕緊朝外走去。

在這種時候,在這種地方,如果被人發現的話,那事情可就要麻煩了。

那個人,爲什麼要把自己引到那裏去?

雪兒一邊朝着艾薩克的府邸走去,一邊不停的思索着這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