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天南打量着龍陽,一股欣賞的味道。


楚國人一人戰他晉國五人,他可是知道了,更是聽過龍陽的大名,此刻,見到龍陽真人之後,居然是有幾分激動的感覺。

能破壞那次任務的楚國人有幾個?這種人就是天才,天才的誘惑太大,晉天南真想把龍陽收爲自己人。

突然,石劍上居然是泛起紅光,猶如乍泄一般難向四周投射。

衆人臉色都是變了。

楚陽看到這,真怒了,他一掌襲來,面朝花劍衝去。


周圍空氣涌動,魂力飄揚。

“尼瑪,這是我老子留給我的,你他.媽.的有權利破壞嗎?”楚陽真心怒了,父皇是他的逆鱗,所有人破壞父皇東西的人都得死。

頓時,花劍有點驚慌,他看到的不只是一個人,而一團熊熊燃燒的烈火。帶着洶涌的怒意,猶如波濤一般滾滾而來、

對抗永遠比等死強。

花劍身形一轉,魂力衝起,向周圍乍起,爆裂聲不斷,一拳揮出,猶如滅天之勢。

龍陽沒想到楚陽居然會是這般升起。不由得爲楚陽擔起了心。

人最垃圾的時候是在憤怒的時候,因爲此刻,你根本不知道你到底在幹什麼?

轟一聲,拳掌相碰,楚陽的身形居然是被轟擊回去了。

倒落在地,內心氣血翻滾。

花劍冷冷一笑,就是拳頭捏緊,一擊又是攻去。

頓時,所有人都窒息了。

憤怒永遠是行不通的。就像此時。

楚陽已經懵了,憤怒橫穿於他的頭顱之中,而不知道危險已經襲來。

若是換做平常,楚陽以一己之力面對花劍誰勝誰負都還是未知數,可是現在,楚陽必敗。

拳攻來,炸天,危機感涌現,

所有人的心都是提到了嗓子眼上。若是楚陽手上了,國家也會滅亡啊,

國不可一日無主啊。

龍陽想動,可是一切都遲了啊,龍陽的距離太遠了。

花劍的笑容猙獰起來,爲了那個機緣,殺誰都無所謂,不論你是什麼皇帝不皇帝。

對我有利的纔是最好的。


人就是自私。

花劍獰笑,拳頭上的魂力又是多了幾層,

一拳下去,楚陽若是不死,也是重傷,一輩子都恢復不過的硬傷。

這時候,晉天南是最高興的, 若是楚陽一死,迅速聯繫晉國在楚國埋下的最大棋子,到時候,楚國就是晉國的棋子了。

可是異變終究會發生的。

一道高聳卻年老的軀體擋在了楚陽的前面。

只見身影身穿鎧甲,猶如金甲戰神的威勢。

這一次,所有人都呆住了,包括晉天南,不過晉天南笑了,反正只要是死楚國的人,對他們晉國的優勢就越大,他巴不得看到這些呢。

只見成軍的身影擋在楚陽前面,擋住了花劍的一拳。


這一拳可是用了花劍所有的魂力。

兇殘程度更不用說。

而且是擊殺在老者身上。

必死。

楚陽哭了,看着成軍,哭了,一代帝王落淚了。

“別哭,你肩負的是我楚國萬千人民的希望,你若是這般,誰來救我楚國。”成軍安慰道。

成軍話語擊打着楚陽的臉龐, 頓時,楚陽的目光變的渾濁了,帶有一絲流離,迷茫。

“我又害死了人嗎?”

楚陽自問說道。

“我是一個煞星嗎?”

“我不是。” 秘愛嬌妻,這個總裁不太冷 ,楚陽站了起來,仰天吼了起來。

帝王的吶喊,這是帝王的吶喊,是帝王的贖罪。

晉天南看到成軍的身體倒下之後,笑了起來,心想:“我晉國攻擊你楚國,看你何人來擋。”

“我要殺了你。”楚陽惡狠狠看着花劍,目光能殺人,恨不得把花劍的皮撥了,然後用力的抽了他的筋。

石劍之上,碎石轟塌起來,衆人一愣,都是紛紛逃脫。

圍觀的衆人都是嚇到了,紛紛逃竄。

石劍透露着紅色光芒,覆蓋的巨石全都是掉落下來。

四條鎖鏈居然是震動起來。

轟隆隆。

天空閃電響起、

楚國上空,猙獰一片。

七玄門、

當日,帶着諸葛靈珊的老者目光深凝看着楚國上空,道:“周天,若是能奪,便奪了,若是不行,就放棄了,畢竟那不是你的東西。你的機緣,你要抓住。”

突然,四條鎖鏈居然是裂開了,爆炸聲四起,整個空間都是被這恐怖的響聲涌動。

一切可怕極了。



四條鎖鏈居然是紅光四起,炙熱的溫度飄起,一股熱氣蒸騰,鎖鏈之中猶如貫穿火焰一般,變成碎末向四周飛去。

鎖鏈消失,石劍彷彿失去了禁錮,崩塌的也來越快。

石頭褪去,出現了明晃晃的劍身,頓時,兩個蒼茫大字就是出現在衆人面前。

龍陽擡頭一眼,頓時驚愕了。

只見上面寫着兩個大字。 劍冢、 衆人愣住了。

劍冢是什麼?

劍的墳墓,可是爲什麼這裏會有這個?

邪魅校草的極致奢寵:丫頭吻我!

頓時,這裏猶如炸開了鍋似的。

衆人紛紛討論着那劍冢到底存在着什麼?

蛻了石頭的巨劍看起來確實十分單薄,只有兩個大字看起來足夠威武。

花劍看了看,笑了起來,道:“怪不得師傅讓下山,我名叫花劍,這寶地叫劍冢,這分明就是給我準備的啊。”說完,花劍魂力暴漲,猶如流星一般衝了上去。

周天見狀,這份機緣是屬於他的,他怎麼可示弱,頓時,也是衝了上去。

兩人離去,龍陽不想去啊。自己是使用方天畫戟的,這個劍跟他是半毛錢關係都沒有。

可是一股強大的吸引傳了出來,滅火驅動着龍陽的軀體猶如流星火雨一般飛了出去。

“我靠,不帶這麼坑爹的吧。”

龍陽無語了。

楚陽懷中的成軍已經緊緊閉上了眼睛,臉色蒼白。

楚陽看了一眼成軍,淡淡說道:“放心,楚國我會繼承下去的。”說完站立起身,看着劍冢,大聲喊道:“我楚國的東西,誰敢帶走?”

聲音極大,猶如炸雷一般。

在場的楚國人無疑不被鼓舞,這代表着什麼,楚國皇帝要發飆了,你們這羣狗東西都給我滾回去,這是我們楚國的東西。

天子發狂,就得這樣。

楚國衆人的激情都被燃燒起來了。

晉天南見狀,微微笑了起來,看着楚陽,道:“楚兄,我們一起走吧。”

“呵呵,你若是能活着走出來,我定讓你回去。”楚陽冷冷說道,猶如尖刀,刺人心魄。

晉天南感覺到陣陣冷意,臉色微變,卻沒有表示出來,頓時,目光看向巨劍,猶如流星一般沖天而起。

楚陽見狀,低頭看了一眼成軍,道:“我楚國的東西,我來取回。”手中九陽劍拿起,兇猛至極,一道光束閃起,楚陽也是消失了。

無人消失之後,衆多強者更是洶涌而上。

段浪見狀,一個轉身就是如同流星一般衝了上去。

六人消失之後,凡是邀請而來的名門貴族的青年強者都是躍躍而試,可是都是被劍冢那強大的威壓狠狠的劈了下來,只有少數的人進去了。

諸葛孔明見狀,不由得爲自己未來女婿擔心起來了。

此時,劍冢之中。

光芒刺眼,龍陽居然是張不開眼睛,灼燒至極。

許久四周纔是變的有些暗淡,衆人的眼睛纔是緩緩的睜開而來。

龍陽看了看周圍,纔是驚呆住了, 這裏的場景龍陽彷彿在何處見過。

流着火焰的牆壁坑坑窪窪,彷彿被什麼怪獸啃過似的。

在地面上,無數劍橫插在地面上。

突然,龍陽低頭看了看腳下,頓時驚呆了,滿地都是骨頭啊,人類的還有魔獸的。也許是因爲年代久遠,此刻已經分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