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民也是有點熱,剛才他一直在氣憤中竟然忘記了天氣怎麼熱!

「嗯?也好,大家到裡邊吧!至於許敬宗,讓他到邊堂等待,等薛仁貴歸來之時再說吧!」

「是!」

李承乾也沒有出面阻止,他也在外面站久了,找個地方先坐一坐吧。

完后,一干人等便入了義安王府中。

這一入府中的時候,人們都被它的裝修給震驚到了。

同時也是好奇為什麼沒有看到義安王李孝常的影子?

一直到有人道起,李孝常因為造反一事,被砍了頭,其家屬被流放時,大家才恍然大悟。

紛紛表示,這是他罪有應得的,應該殺之而後快。

有精靈的人似乎猜出來這次讓大家過來的目的何在。

至於許敬宗這裡的事,卻是沒有人去特別在意。除了王貴妃。

當一干人等到了裡面時,王貴妃湊上來。

此人姿色不錯,也是深得李世民的寵愛。

她道:「皇上,妾身聽說剛才東宮之中發生了一些事,有人刺殺太子,如此您在這裡,許敬宗又跪在那裡,這刺客難道就是許敬宗?」

李世民有些好奇。

「愛妃你怎麼知道?」

難道這件事傳的這麼快?才過了多久?

「妾身只是猜測,也不知真假!」

王貴妃隨口一說。

「便是,此人罪大惡極,竟然敢刺殺太子,其為大唐所不容也!」

李世民如此說道。

什麼!眾妃子頓時被嚇到了,他竟然敢刺殺太子!這是要反了嗎?

「那當斬之,不可留下!」

王貴妃這麼說道。

顯然有些著急。

剛才李承乾還不知道她為什麼要讓李世民到這裡,現在看來,他知道了。

她是想將許敬宗與李世民隔離,而她與李世民說的話,許敬宗也是聽不到,直到他死了之後,他依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自己又能保全性命,那簡直就是一條好計啊。

這女人可真毒啊!

她以為她自己聰明,但在李承乾面前,她卻被看透了。。

「王貴妃,你這是在替父皇做決定嗎?」

於是,李承乾開懟了。 李承乾開懟了,對於大家而言,她們還從來沒有看過李承乾這麼對一個妃子說話,且言語之中還帶著一些火藥味。

「乾兒,你這是……」

長孫皇后也是開口了,在她眼中,李承乾不是這樣的人啊。

為什麼今天的李承乾讓她感覺到陌生。

「母后,兒臣以為,這後宮不可參政是古之有之的,且不是所有人都能像母后這麼明事理,知天下,輔助於父皇的,兒臣以為,王貴妃的話十分欠考慮。」

李承乾怎麼能夠放過這一次好機會,說什麼也要從王貴妃身上懟下一點好屬性加到自己身上才是。

現在的他可以說是十分受歡迎了,再來一些魅力值的話,那再好不過了,只要存到一定的數量,便是他招募名人的時候了。

長孫皇后聽了李承乾的話之後,心中一陣暗爽。

嘴上不說,心裡早就想講,這李承乾什麼時候這麼會說話。

說得讓她自己也覺得似乎就是這樣的。

光從李世民聽自己建議的次數來說,那可謂是比普通的大臣們還要多了。

但是李承乾的話,卻引起王貴妃的不滿。

「太子殿下,您這話說得不對,妾身也只是建議,而非替皇上作決定。」

「可是本王看你的意思就是這樣的,你的意思十分明顯,就是要許敬宗死!又故意要避開許敬宗,故意讓父皇進來這裡,難道你有軟肋在他身上?而想讓他死?!他死了對你有好處對吧?」

李承乾的話一出,眾人皆驚。

尤其是四大妃子,更是如此。

在她們看來,王貴妃應該不是那種人。

平時里的王貴妃表現出來的十分有禮貌,應該不是那樣的人啊!

因此楊妃也是出面了。

她說道:

「太子殿下,在我們看來,王貴妃不像是那種人。」

李承乾卻是回應道:「所謂知人知面不知心,那李孝常看起來也不是會造反的人,可實際呢?他卻是選擇要造反,現在已經死了!王貴妃平日里裝作無辜模樣,實際上心是怎麼樣的,你們知道嗎?她之前的種種劣跡你們知道嗎」

李承乾的連環反問,讓大家無言以對,他以一人懟眾人等,並且佔據了上風。

同時,李世民卻是一言不發,這有點不像李世民的作風啊。

但李世民越是這樣的話,李承乾就越有底氣。

因為他不說話,就證明了他越信任自己的做法。他相信自己了,這樣的話對自己十分有利!

「太子殿下,這說話要有根據的,您不要沒有根據就亂講。恐怕難於服眾?」

「你的品性,本王十分了解,別忘了你從小在哪裡長大的,你接受到的教育是大世家的教育,本王想你現在還沒有從大世家的角色轉換吧。現在是大唐長安,而非王家的某一處分店,這裡容不得你放肆!現在你是什麼身份,你應該明白!」

李承乾越是這麼說,讓王貴妃越是難看。

這次王貴妃被懟的一句話不說,李承乾當著眾人的面懟她,讓她很沒面子,可是又能怎麼樣?她詞窮,無力反駁。

李承乾這裡也來了提示:

王貴妃掉下三個屬性,請選擇其中一個屬性。

屬性一:政治+2

屬性二:魅力+4

屬性三:智力+2

李承乾記得上次懟王貴妃的時候,她的智力是低得只有一點,現在卻有兩點了。

他也不知道在她身上發生了什麼事。

或許是因為智力是隨機的吧。

也不想去問,他直接點中了魅力+4,之後自己的魅力值變成了20點。

相信這一次的提升一定會讓他更受歡迎的。

果不其然,原來看他比較平淡幾個妃子,看他的目光變得有些熾熱了。

不斷點頭便是肯定他的說法。

這就是魅力的好處。

但李承乾想說,我才十歲,而你們都那麼大了,難道是想老牛吃嫩草嗎?

而且你們都是李世民的女人,除非我嫌命長,否則我是不會碰你們的。

這些女人可都是毒藥,足於讓人死!

而且大唐還有很多美女等待自己發掘,何必去招惹這些人呢?

長孫皇后這時出來打了個哈哈。

「乾兒,這事就先這樣吧,王貴妃也不是故意的。王貴妃,以後不要這樣了!知道嗎?」

王貴妃欲言又止,最後還是沒說,只是點頭應是。

楊妃等人也是出來調節。

「是啊,太子殿下,這事就這樣吧,沒啥大不了的,大家也都是為了皇上啊。」

「和氣,大家和和氣氣不好嗎?」

……

李世民依然不說話,他似乎看出了李承乾的行為。

同時,他直接說道:「乾兒,你讓薛仁貴前往收集證據,這證據可是與王貴妃有關?」

別人看不明白,李世民卻是清楚。

就看李承乾針對於王貴妃而言,事情應該就是這樣的。

「父皇英明!」

李承乾沒有說是,也不說不是,只說李世民牛逼。

但是大家都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了。

所以大家將目光都匯聚於王貴妃身上。

王貴妃不解。

我爲地球打補丁 「皇上,妾身可是什麼都沒有做啊!為何要調查妾身?」

她裝作一副可憐模樣。

「做沒做,恐怕只有你知道,本王不給你置評。一切就等證據證明吧!」

「皇上,妾身真沒做。」

而忽然,李承乾走到了一處,那裡竟然有一塊布擋著,只見得他直接將扯布下。

人們還不知道他為什麼這麼乾的時候。

那塊布一下來,一個人出現在眾人眼前。

那人正是許敬宗,他正十分憤怒的看著王貴妃。

剛才王貴妃所說的一切,他都聽在耳中。

這一切都是李承乾授意而為的。

就在剛才,他讓許敬宗躲在後面,他是故意的!

「不……」

王貴妃失聲叫出。

長孫皇后這時又出面了。

「王貴妃,如果乾兒的事與你真的有關,那本宮會殺了你!將你千刀萬剮!」

說話之間,長孫皇后露出十分兇狠的表情,這是護犢情深啊。

與此同時,有人來報。

「報!皇上!薛仁貴求見!」。

來了,這一刻來了……

王貴妃要慘了! 眾人等一聽薛仁貴要來了,便可以知道她們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了。

「讓他進來!」

李世民說道。

片刻之後,薛仁貴入了府上。

「臣拜見皇上、皇後殿下!太子殿下及各妃子!」

看著這麼多人過來,薛仁貴還是有些吃驚的。

看樣子這一次的事情可大了,不然不會有這麼多人前來。

當然,這也是他的想法。

但隨後又恢復正常了。

「薛仁貴,你找到了什麼?」

李世民有些迫不急待的問。

薛仁貴看了一眼李承乾,李承乾朝著他點頭。

表示他找到的任何東西可以給李世民。

於是便道:「皇上,臣找到了這裡書信!」

完后,便呈了上去,這時有人將書信遞給了李世民。

眾人納悶,這書信里的內容是什麼。

而李世民看了之後,整個人再次爆炸了。

他不斷的翻看著書信的內容,這裡面竟然有數十封之多,每一封都會讓他表情更加凝固。

此時大家都不敢說話,看他的表情似乎就是要殺人了。

剛才李孝常的事還沒讓他緩過來,現在的事卻讓他再次暴走。

「什麼!你們竟然敢這麼做!」

李世民再次咆哮。

眾人等不解,又是好奇,可是又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長孫皇后問:「皇上這是怎麼呢?」

李世民遞過其中一封信件給長孫皇后。

「你自己看!」

長孫皇後接過一看,同樣是臉色劇變。

而大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看著李世民這麼生氣,也沒有人敢再問。

「這……」

於是大家將目光看向了李承乾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