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錯!」

陳林道,「蘭蒼正雄,是被他的親弟弟,蘭蒼正道,篡奪了家主大位,乃至於自己的一支血脈,全部都被誅殺除盡!這件事情,是蘭蒼世家的天大秘密,所以,千年之前的時候,蘭蒼正道登上家主大位之後,立刻就發動清洗,出去滅殺所有蘭蒼正雄的支持者之外,更是將蘭蒼世家祖碑上,前代家主蘭蒼正雄的名字都抹除!

在蘭蒼世家內部,自然是掃除蘭蒼正雄的一切影響,到達如今,只怕除了極少數高層,比如蘭蒼世家的強者,也不會有人知道蘭蒼正雄這一名字。想必,在千年之前,蘭蒼世家必定也下達禁令,整個大平原上,任何一方,都要毀去任何和蘭蒼正雄有關的記載……」

「蘭蒼正道?」余元元老忽然震驚說道,「我想起來了,此人的確是千年之前,號稱蘭蒼世家中興之主的一位家主。」

「不錯,我若不是見到蘭蒼正雄那老鬼,尤其會知道這一樁天大的秘密,知道蘭蒼正道此人的面目?」

陳林感嘆道。

「什麼?你見過……蘭蒼正雄?」

這一下,所有人都大驚失色。

陳林笑道:「正是。這的確是匪夷所思,不過,確實是如此。那蘭蒼正雄,千年不死,就在蘭蒼島上,當年被蘭蒼正道拘禁起來,是為了從他口中獲得一部唯有家主才能修行的功法,是蘭蒼世家的至高功法,叫做黑金不破身!


蘭蒼正雄這老鬼,寧死不說,蘭蒼正道又不甘心,雖然百般折磨他,卻終於是令他得以活命。只是不知道,那蘭蒼正道後來不知為何,竟突然銷聲匿跡,連蘭蒼正雄的生死,也沒有顧得上,以至於這老鬼活到如今,蘭蒼世家的後人都不知道他的存在……」

「千年?千年不死?世間的修行者,竟然真的能夠千年不死……」

余元元老等人,都被陳林的話所震驚。

陳林卻繼續道出巨大秘密:「這一次,蘭蒼世家實則是有巨大陰謀,比什麼百劍閣反抗川劍派,道修對劍修的打壓,都要猛烈!蘭蒼世家如今,想要走出蘭蒼島,完成大平原的一統,什麼秋山國,上元閣,所有勢力,爭鬥得頭破血流,到達最後,都要被蘭蒼世家一網打盡!這才是蘭蒼世家真正的目的!」

「什麼……」

……

……

余元元老,風清霜,莫川,許尹,都處於震撼之中。

琴詩音在祭煉蘭霄玉殿。

陳林施展修為,以無敵劍氣,挾裹住偌大宮殿,帶動著橫空推行,他們在一路往古劍府方向而去。

陳林簡簡單單,依靠抖出來的大秘密,就使得蘭蒼世家暫時放棄追殺。

的確,只是暫時。

蘭蒼世家,註定不會放過他!

只不過,因為陳林製造的混亂,蘭蒼世家內部,以及對外,都必定有一場亂局,需要收拾。否則的話,頃刻之間,蘭蒼世家就會成為眾矢之的,使得蘭蒼世家的巨大謀划遭到不可挽回的損失。

更何況,陳林早就知道,蘭蒼世家自身,本就不是鐵板一塊。

各大族系,劍修、道修之間,一樣是爭鬥得死去活來。

再加上蘭蒼正雄這一大秘密,完全可以震懾住他們!

蘭蒼正雄,竟然就在蘭蒼島,千年不死,還活著,隨時隨地,都等待著復仇!

現在,蘭蒼世家的強者們,肯定是發了瘋的開始尋找蘭蒼正雄!

就算是並不一定相信陳林的話,也絕不敢懈怠。

萬一是真得呢?

別人不知道,但是蘭蒼世家的高層,那些強者,對於千年之前那一件大事,卻是再清楚不過!尤其是他們知道,蘭蒼正雄,號稱是被誅殺,實際上,任何人都沒有見過,蘭蒼正道當年誅殺蘭蒼正雄的場景!

說不定……是真的!

千年不死的家族老祖,居然要報復,血洗家族……這可是真正的滅頂之災!

……

蘭霄玉殿。

陳林身形一閃,出現在其中一間殿堂之中。

他運手一抓,掌心之中,一團血氣湧出。

一顆血淋淋的頭顱,出現了,被他手提著頭髮,提在手中。

強烈的真氣運行,無敵的意志碾壓,完完全全,將這顆頭顱鎮壓起來!

因為,這顆頭顱,早已經失去了身軀,然而,卻還沒有死!

這是一尊劍魂強者,被陳林斬殺,所留下來的頭顱!

此刻,這血淋淋的頭顱之上,雙目怒睜,居然還能夠發出憤怒的聲音,惡毒咒罵:「畜生!你這個畜生!你知不知道,你犯下了滔天大禍!不單單是你,你背後的一切人,一切勢力,統統都要因為你的覆滅,死無葬身之地,下場慘烈,生不如死,如在幽冥地獄……」

「是么?」

陳林聞言,只是冷謔一笑:「你已身首異處,想你也辛苦修行,到達二階劍魂的境界,少則也要數十年苦功,十分不容易。我給你一個機會,說吧,你叫什麼?我知道了,也好讓我殺的第一個強者,不是一個無名之輩。」

「小畜生!我乃羅都劍侯!我百劍閣上下,絕不會放過你的!註定要覆滅了那古劍府,男的全部碎屍萬段,女的全部廢掉修為,扔進世俗中的妓院——」

「閉嘴!你可以去死了!」

陳林冷喝一聲,突然之間,指尖一彈!

嘭!

這顆頭顱,當即被直接捏爆!

他的指掌之間,劍氣縱橫,猛烈絞殺,迅速撕裂而過,這位二階劍魂強者,堂堂一代劍侯,羅都劍侯,在百劍閣之中,想必也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立刻就連最後的頭顱,都完全碎成無窮量的血沫、齏粉!

慘!

不能更慘!

而在這一團血霧之中,陳林五指一凝,掌中劍意凝練,就顯現出來,被抓攝住的一團光輝。

這光輝,青湛湛,如同晶玉一般色澤,卻呈現一種朦朧薄霧狀態,氤氳一團,劇烈震動著,似乎還是活物,在瘋狂掙扎。

「廢物就是廢物,二階劍魂的境界,這本命劍魂,竟然還是這等形態,甚至都沒有成形,弱得可憐……我拿來煉殺,益處也不會太大。」

陳林冷冷說道,「不過,卻也是聊勝於無,於我如今而已,勉強也可以大補氣息,就算是再進一步,或許也有可能?」

當即,陳林就地端坐下來。

他雙手抓握,兩掌之間,就是這一團青湛湛的薄霧。

他十指交錯,指間是密密麻麻的劍芒,錯落絞殺,切割不斷,簡直是輕而易舉,就像是切割真正的霧氣一般,片刻之間,就絞呈了一團混茫的氣流。

如果有其他的煉元化魂之境強者在此,一定會被嚇得傻眼。

這是什麼?

這可以一名強者,辛苦修行得到的劍魂!

本命之魂啊!

現在,居然被陳林簡簡單單,刀切豆腐一般,就切割粉碎開來,就要進行煉化!

那霧氣之中,不斷地掙扎、涌動,彷彿是一個活人,被不斷切割,慘痛無比,在凄慘掙扎,卻終究是不可能掙脫。

「虛空之核!」

正當此時,陳林驀地一聲輕喝。

他張口一吐,兩點刺目的光芒,就被他吐出。

虛空之核碎片。

這兩枚虛空之核碎片上,猛地射出流光,往下一照,就照在他雙手之間,那已經被切割得支離破碎,化為氣流的一名二階劍魂強者的本命劍魂之中。

… 斬殺二階劍魂強者,如同殺雞屠狗一般,輕而易舉,即使是將一名二階劍魂強者的本命劍魂一舉煉化,奪取一切力量精華,化為己用,也是輕鬆寫意。


這等手段,完完全全體現出來,此時此刻,陳林所具備的強橫戰力。

如果是此時再交手,那蘭蒼世家的第一天才,蘭蒼大會之上震動無數人,竟然是踏入了道魂之境的天之驕女,蘭蒼玉子,只怕不可能是陳林的一合之敵。

即便她服用燃魂道丹,燃燒十分之一的本命道魂,獲得十倍力量提升,也是一樣,無濟於事,要被陳林輕鬆擊敗、滅殺!

如今的陳林,已經不是任何年輕一代的天才可以比較,他的修為,乃至於是地位,已經完全可以和蘭蒼大平原上那些強者,甚至是資深歷久的那些強者,進行比較。

只要不是如問如一、荊無命、讓白眉這樣,極其資深,修行的歲月漫長,已然是踏入煉元化魂之境高階的強者,陳林都不會有絲毫擔憂。

完全足以一戰。

甚至,勝而殺之!

縱然不敵,也可以從容而退。

蘭霄玉殿,正在向著蘭蒼大平原最西面,靠近亂陰山的一隅之地,古劍府的所在而去。

宮殿之中,一間殿堂之內。

陳林正在做兩件事情。

其一,是繼續祭煉那兩塊虛空之核碎片。

其二,則是利用這兩塊虛空之核碎片,加快將那名二階劍魂強者,百劍閣的羅都劍侯的本命劍魂,徹底煉化的速度。

這兩件事情,是陳林的當務之急。

如今,他已經樹立下來不知多少對頭,雖然說,蘭蒼大平原上亂局已起,接下來,將會是一場烽火連天的恐怖大戰,那些龐大勢力,一時之間很難顧及到他,但是,說不定就會有強者降臨,對古劍府下手。

他必須要令自己更加強大!

僅僅是足以和低階,乃至於中階的煉元化魂之境強者抗衡,還是遠遠不夠。

不僅僅因為,如蘭蒼世家、上元閣這樣的勢力之中,還有更加強大,進入高階的強者,更是因為,古劍府根基淺薄,底蘊孱弱,根本不能同這些龐大勢力比較。

上元閣這樣的道修宗派,道魂強者沒有十個也有八個。

而古劍府呢?

一個也沒有!

只有他陳林一人……無異於螳臂當車!

……

嗤喇!

虛空之核碎片的光芒一照,那一團氣流,就如同沸騰一般,急劇涌動。這是一名二階劍魂強者,辛苦修行,悠久歲月,終於煉化成功的一股本命力量,成為劍魂,現在,卻已經如同一塊豆腐,被切割絞碎,要被一鍋煮掉。


這就是煉魂!

轟!

陳林的雙手,陡然一抓,雙手掌心之中,便是有兩股浩蕩力量,涌動而出,像是兩團擁有極強吸引力量的渦旋,迅猛吞吸!

呼啦啦……

那已經被切割粉碎,又經過虛空之核碎片的照射,完全分離、煉化的磅礴精華力量,登時就被吞吸進入這渦旋之中。

不過,卻並非是一口吞盡。

而是徐圖緩進,絲絲縷縷地吞吸進去。

這是煉魂,煉化他人本命劍魂,滋長自身修為的過程。

容不得半點差錯。

即便是陳林,有無敵劍種,無敵劍碑在身,也是一樣,與他此前煉化道元種子、劍元種子,完全不同。

因為,他本身的修為,雖然極度渾厚,但是在質的層次上,還沒有達到本命之魂的層次,即便繼續雄渾,擁有著驚人的「量」,但是想要煉化,卻也是不易。

一滴水滴在一大塊冰上,這一滴水很快便會凝結,也成為冰。

然而,就算是有一座湖泊的水,想要將一塊冰融化成為水,也絕不是瞬息可成的事情。

這是同樣的道理。

如果陳林自己,也在境界上晉陞到達煉元化魂之境,成為劍魂強者,那麼,到達那時候,他以無敵劍碑的力量,強行煉化任何煉元化魂強者的本命之魂,無論是劍魂,還是道魂,都會輕而易舉,就如同他此時煉化道元種子、劍元種子一樣!

陳林微微合目……

他周身的氣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迅速生長,有一種逐漸充盈,就像是一座龐大的水庫,一直都沒有蓄滿,即便開閘放水,也總是達不到最強大的流量,而現在,這座龐大水庫正在兇猛地蓄水,遲早就要徹底蓄滿!

到達那時,再度開閘放水,水龍一出,便將是滔滔洪流,翻天巨浪!

……

……

「秋山湖?那是秋山大湖……來時的時候,我們就曾經經過這裡,乘坐船隻,才到達秋山國呢。」

蘭霄玉殿中,天地之間的一切情形,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此時,莫川便是忽地一震,旋即感嘆不已:「這才多久?我們回程,沒有想到,是用這種方式,經過秋山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