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昨天就快突破三百,今天還沒突破。。。一天半,漲了個位數,碼字都沒勁啊兄弟們,這一章足足碼了四個小時,時不時看看鮮花,激情、激情何在! 此時,藍衫中年與夢情也戰鬥正酣,人群發現,那聖潔的女子,竟全面壓倒著藍衫中年。

夢情的招數很簡單,甚至根本沒有招式,但她曼妙的身軀每一次舞動,從她掌中釋放的寒意便足以將藍衫中年冰封住,即便藍衫中年是颶風武魂,速度奇快,但在那股極致的寒霜當中,速度依舊大打折扣,無法施展開來。

「好厲害的女子,也不知此人是誰,為何會跟隨林楓?」

人群心中暗顫,如此一美女,卻有著這般強悍的實力,讓人大跌眼鏡。

藍衫中年被完全壓制,臉上威嚴都消失殆盡,唯有怒意與憋屈,他囂張而來,現在,卻處處受制,必將淪為笑柄。

「風影之刃。」

藍衫中年大喝一聲,頓時,他的人,都徹徹底底的化作了颶風,或者說和颶風完全的融為一體,灰塵滾滾,天地一片肅殺之氣,一股狂霸之風以龍捲之勢衝天而起,更讓人震撼的是,這龍捲颶風的邊緣,竟全是一道道風之刃,帶著無比濃郁的殺伐之氣,割裂著空間。

「好厲害的武技。」

人群看著藍衫中年化作的龍捲颶風,無盡的風刃呼嘯,心頭猛顫,即便是遠遠的站著,他們依舊感受到了這股割裂之意的強大。

突兀的,光華爆閃,萬千風刃從那龍捲颶風中爆發而出,凌厲的風刃不斷的朝著夢情卷殺而去,同時,還有不少風刃攻向林楓。

「哼。」

第一次,夢情的嘴中傳出一聲冷哼,目光微有些冷冽,身上突然綻放出澎湃寒氣。

「心若冷,天地冰封、霜冷長天。」

夢情腳步緩緩跨出一步,嘴中低吟一聲,身姿無比曼妙,讓人驚嘆,然而就是這一步跨出,一股冰霜以她為中心輻射而出,雪色的冰霜覆蓋空間,空間化作白茫茫的一片,全部是一層層的冰之晶體。

天地冰封、霜冷長天。

那些朝著夢情射出的風刃,也都成為了實質,不過卻被冰凍在空間當中,懸浮在那,一動不動。

眼前的場景,波瀾壯闊。

這股冰封之氣侵襲到藍衫中年化作龍捲颶風之上,頓時,冰晶竟沒有被割裂,順著那冰封天地的寒意,緩緩的朝著龍捲颶風上攀爬了上去。

「咔、咔嚓!」

一道道聲音不斷的傳出,那龍捲颶風突然慢了下來,一小半,已經化作了寒冰世界,被凍結在了那裡。

「叱……」

颶風當中,傳出藍衫中年的一聲大喝,頓時才瓦解了部分冰晶,而那龍捲颶風也化作一道風影,朝著遠方而去,只是一瞬間,便出現在了遠處的空中,帶著呼嘯的肅殺銳意。

被颶風包裹,藍衫中年站在其中,陰冷的目光惡毒無剛才那股冰封之意,太強了,若非他逃離,能將他化作的整個颶風都冰封在其中,要他性命。

藍衫中年做夢也未曾想到,一個美麗的女子,卻擁有如此恐怖的實力,太可怕了。

不過夢情倒是沒有理會他的目光,輕柔的身姿瀟洒的飄動,瞬息又來到了林楓的身邊,手掌揮舞,頓時白家人群一個個身體僵硬,被寒意侵蝕。

唯獨林楓,沒有受到半點影響。

「死亡之劍。」

林楓腳步微旋,灰色的劍意瀟洒飄蕩,頓時,鮮血與白色的冰霜混合在一塊,又有不少白家之人倒在紅白的血泊當中。

藍衫中年就那麼被颶風包裹,懸浮於空中,看著這邊林楓屠殺白家之人,他的臉色,陰森到了極致,但忌憚夢情的實力,他連靠近都不敢。

那女子,太可怕了。

劍光不停的閃爍,很快,鮮血染紅了地面,白家前來問罪的人群,只剩下最後一人。

那帶著金色面具,身體顫抖的人,白澤。

驚恐,此刻那金色的面具之下,白澤的眼眸中再也燃不起仇恨與惡毒,只有恐懼與寒冷。

全死了,這麼多的強者前來問罪,現在,全部死了,而最強的藍衫中年,卻連救援都不敢,看著他們一個個被屠戮。

林楓手持長劍,劍尖不但有血滴滴落在地,腳步踏出,林楓緩緩的走向了白澤。

「噗咚!」

一聲輕響,這一次白澤直接坐倒在了地上,雙腿發顫,他恨林楓,但他卻更畏懼死亡,而現在,死亡距離他如此的近。

「上次沒有殺你,你是否覺得我太仁慈了。」

林楓淡漠的說了一聲,滴血的長劍距離白澤越來越近,讓白澤瘋狂的搖頭,那包裹著的手支撐著身體,不斷後退,速度竟然不慢。

「你上次便說,要我生不如死,浩蕩而來,問罪於我,我現在就站在你面前,你如何讓我生不如死。」

林楓腳步再跨前一步,白澤的身體顫抖得越加的厲害。

「天堂有路不走,你要去地獄,那我便成全你。」

林楓淡淡的說了一聲,劍光揮舞,鮮血在空中飛灑,隨即滴落在地。

白澤,死!

抬起頭來,林楓看著遠處臉色陰冷到極致的藍衫中年,淡漠的道:「不敢上前來,那就滾吧,還要繼續在這裡丟人現眼么!」

「你會後悔的。」

藍衫中年臉色陰森,冰寒說道。

「不用再說這種無聊的話了,這次你們就是來要我命的,我殺了你們的人,下次你最多還是要我命,我有什麼需要後悔的。」林楓淡林楓的話音在飄蕩在空中,讓人群的心忍不住一顫,好張狂的人,白家的人,他要見一人、殺一人,而且,他還想要覆滅白家。

沒有人會去懷疑林楓的話,他今天確實是這麼做的,除了藍衫中年外,其它前來尋仇問罪的人,已經全部被殺,乾乾淨淨。

興師問罪,結果卻問掉了自己的性命,可悲。

「我記住你的話了。」

藍衫中年臉色陰森無比,緩緩的轉過身,腳步一跨。

然而就在此時,一股狂霸的颶風鋪面而來,藍衫中年化作的颶風竟然倒旋而出,朝著林楓撲來。

快、快到不可思議,而且颶風上全部是肅殺的風刃。

林楓目光一滯,一股極度危險的氣息傳來,讓他渾身一緊。

「絕影!」腳步一跨,林楓身如幻影,飄然而退,然而依舊有一道風刃落在他的身上,在他的胸口流出一抹血跡。

「我遲早會要你性命。」

颶風瞬息又狂卷離開,快到不可思議,人群甚至都還不知發生了什麼。

「你找死。」

此時,一道冰冷肅殺的聲音傳出,讓空間凝固,只見夢情一步跨出,雪色的冰雪朝著天際蔓延,而他的身體變得飄忽起來,只一瞬間,便消失在了人群的視線當中。

而在同時,離開的藍衫中年突然感覺到了一股極寒的氣息將自己牢牢鎖定,不由得渾身一顫,臉色大變。

狂霸的颶風快到極致,逃!

這是藍衫中年唯一的念頭。

「冰心。」

夢情手掌虛空一顫,一股無形的波動順著那穿入天際的白色冰雪,瞬息降臨到了颶風之上,讓藍衫中年的心口猛然間一顫,冷、心都要被冰封住。

「噗!」

強行改嫁,總裁太霸道 ,不過卻是白色的鮮血,藍衫中年再也顧不上其它,瘋狂的逃遁,那女子的實力,太恐怖霸道了。

ps:自從有了鮮花,腰不酸腿不痛,碼字也有勁了,一大早起來碼一章,求花! 夢情的身影飄然落地,降臨在林楓身旁,彷彿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般,依舊是那般的聖潔、高貴。


人群深吸口氣,心中微有些不太平靜,若非親眼所見,他們簡直無法相信眼前這道曼妙的身影,是剛才一怒冰封天地的強者,讓藍衫中年走時身受重傷。

可笑藍衫中年還想要偷襲林楓,卻沒想到惹怒了這聖潔的女子,心都差點被冰封,狼狽遁走。

「你沒事吧。」夢情看了林楓一眼,聲音還是那麼的淡漠,讓林楓心中苦笑,想要從夢情口中聽到一聲柔和的關切之聲,都不太可能,即便是關心的話,她的語氣依舊是那麼的生硬淡漠。

「沒事,被擦傷了一點而已。」林楓對著夢情笑了笑,不在意的搖了搖頭。

藍衫中年的手段確實夠狠辣的,即便臨走之時,依舊差點將他抹殺,還好他的反應快,速度也夠快才僅僅受到些輕傷。

「雖然我如今實力在同輩間還算不錯,但和玄武境相比,還是相差太大了。」

林楓心中暗自說道,對實力的渴望,越來越強烈。

夢情看了一眼林楓身上的血痕,微微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只是退到了林楓的身後。

「我們回去吧。」林楓說了一聲,而後對著龍副院長道:「副院長,我先告辭了。」

「好。」

龍副院長對著林楓笑了下,他的心頭同樣驚嘆於夢情的實力。

這神秘的女人,很強、非常強。

他感覺,剛才展現出來的恐怖實力,還不是夢情的真正實力。

林楓目光掃了人群一樣,目光鋒銳而冷漠,開口說道:「記住我剛才說的話,若是今後再有人招惹於我,莫怪我林楓不客氣。」

留下一道冷漠的話音,林楓抬起腳步,朝著古堡方向而去。

人群目光微凝,他們有人突然想到了黑魔,那一日,黑魔強勢前去問罪林楓,不過卻遇到了問傲雪,無法對林楓下手。

但讓很多人意外的是,林楓竟大言不慚,說即便沒有問傲雪,黑魔,也奈何不了他,以前,人群以為這是林楓誇大其詞,然而此時再也沒有人懷疑林楓的話,有夢情在林楓身邊,玄武境的強者都敗退離去,何況是黑魔,若黑魔真要找林楓麻煩,吃虧的,絕不會是林楓。

人群又想到了林楓與黑魔的約戰,心中不由得越來越期待了起來,今日林楓的表現,足以讓他們刮目相看了。

雖然今日夢情的光華太過耀眼,但同樣,林楓之名,也被人群牢牢記住。

黑魔的實力,林楓的潛力;黑魔的背景,夢情的強大;他們之間的對決,會碰撞出怎樣的火花。

對於眾人的心思,林楓自然不會知道,走「琴!」林楓神色微凝,這飄蕩入耳的聲音,赫然正是琴音。


「是他?」

林楓想起那日踏入天一學院之時,接受將星系的考驗,有一彈奏琴曲的老師,讓林楓非常敬佩,在他要求對方重新考驗他之時,對方身為學院的老師,竟然沒有一點高傲的情緒,很坦然的答應了他,心胸寬廣。

此時,飄入耳中的琴音,赫然與那日彈奏老師的曲調相似,因此林楓第一時間想到了對方。

「怎麼了?」

見林楓停下腳步,夢情露出了一絲疑惑的神色,對著林楓問道。

「夢情,你聽。」林楓低聲說道,卻見夢情眉頭微微皺著,露出一絲狐疑的神色:「聽什麼?」

「琴音。」林楓道。

「琴音?」夢情目光微閃,搖了搖頭道:「我沒有聽到。」

「嗯?」林楓眼眸微微凝固,沒有聽到?以林楓如今的實力,不可能會出現幻覺,一定是有琴音飄蕩入耳,這絕對沒錯。

而夢情的實力,比林楓他還要強很多,她,也同樣不可能聽錯,絕對是沒有琴音。

唯一的解釋就是,這琴,是刻意彈奏給林楓聽的,只有林楓,才能夠聽到。

「夢情,你先回去,我出去片刻。」

林楓想明白后對著夢情說了一聲,卻見夢情沒有任何猶豫的搖了搖頭,道:「我跟你去。」

聽到夢情的話林楓愣了下,隨機微微點頭:「那你隨我一起吧。」

說著,林楓的腳步踏出,順著這不斷飄蕩入耳的琴音,緩緩的行走著。

過了一些時刻,琴音漸漸變得清晰,悠揚、精心。

而此時的林楓,來到一處雅緻的別院當中,亭台閣樓、小橋流水、古木青翠。

順著古木中間的小道緩緩朝前,一片世外美景映入林楓的眼帘。

前方,是一片桃林,粉色的桃花在空中飄蕩飛舞,隨風而動,幽香之氣不斷飄入鼻中,令人陶醉。

「好美的地方,沒想到在天一學院內,還有如此景緻。」林楓感嘆一聲,在他印象當中的天一學院,古老威嚴、宏偉大氣,但此地,和外面完全是兩種截然不同的風景。

若說外面的建筑波瀾壯觀,讓人擁有不斷變強大的**,那麼此地的景物,就讓人想要席地而坐,閑庭信步遊走於桃花林間,看花開花落,品細水長流。


「好美。」林楓身後的夢情也忍不住驚嘆一聲,美麗的眸子中浮現絲絲異樣的光彩。

在桃花林中漫步,過了一些時刻,一座雅緻的古亭出現在了林楓和夢情的視線當中,古亭之內那裡,有一道身影端坐於那,雙手如流水,在古琴上波動著那一根根琴弦,即便林楓和夢情到了身前,他依舊是那麼的專註,彷彿在他彈奏之時,世間萬物,都與他沒有關聯,只有琴,才是他的世界。


此人,正是那日入院之時考驗將星系人群的老師。

林楓朝著夢情看了一樣,只見夢情微微搖頭,讓林楓眼眸一凝。

他自然明白夢情是何意,即便到了身邊,她依舊無法聽到琴音,這無疑證明了林楓心中所想,這琴曲,是刻意為他而彈奏。

「好恐怖的控制力。」

林楓心中驚嘆,能夠讓琴音飄蕩如此之遠,進入他的耳中,引他而來,卻不讓琴音泄漏半分,這種能力,絕對堪稱恐怖。

「武道、修武、也為修心,心境到,武道成,境界的提升,也就水到渠成。」

一道飄渺之音從彈奏老師的嘴中傳出,飄入林楓和夢情的耳中,讓林楓神色微凝,眼眸中露出一絲疑惑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