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

一道光芒從星標飛射出來,正好擊中下方的黑衣中年人。唐宋一驚,慌忙飛身衝下去。黑衣中年人自己也嚇到了,驚愕的低頭看著自己的胸口。

「怎樣?」唐宋一邊詢問,一邊伸手按住他的肩膀,創世之力順勢洶湧進去。

可是很快兩人都木了,黑衣中年人的傷勢已經消散,力量完全恢復,並沒有任何損傷的跡象。

黑衣中年人茫然地瞪大雙眼,低頭看著自己的身體:「這,這怎麼回事?」

唐宋也覺得奇怪,眉頭緊鎖的打量著他。真是一點損傷都沒有,完全看不出剛才打鬥過。難道說,還原?

猛地想到什麼,唐宋一個閃身飄到另一個天主跟前,沉聲道:「把你的白靈給我,快點!」

那人咬著牙,還是將白靈交出來。唐宋順勢捏碎,上方的星標能量球又釋放出一道光芒,依然是擊中被白靈的主人。然後,那人也恢復如初。

靠!

唐宋心頭暗罵,一邊飄飛起來,一邊大聲道:「將你們的白靈都拿出來吧,那是幻境的根源。捏碎之後,幻境就消失,天丹也就出現了。媽的,你們被坑了一百多年,握草!」

「不,不可能,這不可能!白靈是可以找到天丹的,怎麼可能是幻境的根源,不可能!」

好多人居然哭了,緊緊地抓著自己的白靈,當真是信仰崩塌。

吵鬧了一會,還是有人硬著頭皮將白靈捏碎,星標能量球就釋放出一道道光芒照射下去,那些人居然都恢復了。

與此同時,周圍一直在變換的環境也在漸漸平息,變成了一個虛無的空間。

唐宋看著可真是哭笑不得,誰特么設定的這個空間,太殘暴了。明明是個什麼都沒有的虛無空間,卻變成一個無邊無際的山林世界,還特么設定沒有任何能量,需要互相殘殺才能補給。這麼多年來,到底死了多少天主啊!

眼看著一個個都恢復最初的實力,好多人真哭出來了,無比絕望的閉上眼,心頭說不出的苦澀。鬧了這麼多年,他們根本就沒找到任何天丹的線索,只不過在一個坑裡轉而已…… 場面極度尷尬,四周的環境已經徹底平息,白茫茫的虛無世界。在場都是天主,當然知道這種世界意味著什麼。

真實的力量,真實的天道法則,讓他們淚流滿面!

好多人那可真是精神恍惚,就差沒跪在虛空之中。對此,唐宋也是深表同情。

這些人實在太慘了,在幻境里掙扎這麼多年,不知道殺死多少天主,到頭來一場空啊!

星標釋放出來的能量光芒漸漸消散,唐宋握著星標,尷尬的俯視著下方眾人。可憐的一群人,他們再怎麼樣也是掌控一方世界的天主,卻被戲耍成這樣。

「天丹,天丹你媽!」一個中年人憋不住抬起頭大聲嘶吼,「找你娘個天丹,老子找你娘,啊!」

竭嘶底里的嘶吼,發泄著內心的情緒,眼淚卻不受控制的滾落。

一幫人也是苦澀不已,氣氛相當慘烈。唐宋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嘆息的看著。

好一會,先前那個黑衣中年人才抬頭喊道:「天丹在哪?」

唐宋搖著頭:「沒得到線索,不過想來這個世界既然已經變成真實,天丹應該不難找。只是,天丹到底是什麼,誰又知道?」

這話讓眾人更加絕望了,是啊,之前都說天丹就是補天之丹,可誰知道是不是真的?

沒人見過天丹,都是傳說,就連上邊那些人也不知道……

嗡!

恰在此時,空間忽然顫動,眾人立即警惕四處張望。前方白茫茫的虛空出現一道亮光,一個人從亮光之中慢慢走出來。

唐宋暗暗吃驚,這世界居然有人?

天眼打開,卻發現那根本不是人,而是能量體凝聚而成。

一個白衣男子,四十歲左右。飄在遠處,面色平淡的掃視眾人,輕聲道:「你們終於出來了。」

「你是誰?」

「我?我是天道,也是天丹。」白衣男子平靜的回答,「你們要找的,就是我。而我,也是你們自己。」

說話間,白衣男子忽然潰散。沒等眾人來得及反應,跟前忽然出現一個跟自己一模一樣的人。

唐宋嚇了一跳,看著自己跟前的人,心臟差點沒蹦出來。一模一樣,就連能量也都一樣。這場景,之前還真碰到過。

「找到屬於你們自己的天丹吧。找到了,你們就可以成為創世神,擺脫那些所謂造物主的束縛。他們,其實跟你們一樣,也曾走過這條路。」

看著跟前的自己,唐宋不由皺眉。按照這意思,打破自己的束縛,然後飛升成神?

特么也太坑爹了吧,所謂天丹就這麼簡單?

我就是這樣漢子 也不對啊,木靈他們都不知道天丹是什麼,怎麼可能會這麼簡單。明華界那些人費盡心思想要得到的,不可能是他們曾經經歷過的。

靜靜地看著跟前跟自己一模一樣的能量體,唐宋始終沒有出手。眼睛餘光掃視,四周的空間已經被封鎖,他跟那些天主都被隔離起來了。

又是一個考驗,只不過,每個人的破解之道恐怕都不一樣……

那麼,跟上次一樣,把這個「自己」給殺了就行?

應該不是,跟上次明顯不同。上次的情況跟現在完全不同,眼前這個「自己」雖然跟唐宋的本體力量一樣,卻不會跟著他一起活動。

查看許久,唐宋也沒看出什麼端倪。尋思著,還是將天眼打開,上下探查。

完完全全的能量體,跟上次確實不太一樣。濃厚的創世之力凝聚而成,但他似乎沒有活動能力,就跟石雕一樣。

奇怪,也沒見有什麼特別,為什麼非要自己面對這個能量雕刻?

四處張望,唐宋還真有點迷糊了。對面這個跟自己一模一樣的能量體裡邊什麼秘密都沒有,就是創世之力,他甚至還能把對方給吸收掉。就這,讓他參悟什麼?

可是,周圍空間被鎖死,破解之道應該就在這個能量體上。所謂天丹,到底又是什麼?

回想起先前那個白衣人所說,唐宋更是困惑了。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天丹?

實在找不到什麼破綻,唐宋做了個深呼吸,忽然把手伸出來。正要觸碰那能量體,腦子頓時打了個機靈,及時的停住。

不對,同樣的能量,卻不能動。會不會,只要自己觸碰到這股力量,自己也變成能量體,然後周圍空間就壓縮過來,把自己徹底封死在這?

天丹,補天之丹。什麼時候需要補天?天裂了才需要補!

明白這一層,唐宋猛地抬起頭來看著上空。沒有任何東西,就是被鎖死的空間。沉著氣,唐宋左手握著星標,右手握著三叉,創世之力迅速洶湧,三叉興城防護盾快速擴張。

嗡嗡……

周遭壓縮的空間被強行撐大,唐宋慢慢往上推。他現在能想到的就是,攻擊上方,至於那個能量體很有可能只是為了迷惑自己而已。

轟!

果然,沒多久上方空間顫動,虛無中出現一道白色閃電,一直噼里啪啦作響。唐宋用三叉能量盾抵擋著,繼續往上推。

轟隆隆……

白色閃電在擴大,空間顫動得越發厲害,隨時可能崩塌。創世之力消耗非常嚴重,可唐宋還是強撐著,竭盡全力繼續往上推。

嗡嗡嗡……

左手中的星標忽然快速轉動,唐宋心頭不由鬆了口氣。又猜對了,星標在這個世界是絕對有用的。

咻!

沒等多想,星標忽然變成一道精光往上飛梭,正好穿過裂開的白色閃電。緊隨其後,唐宋手中的三叉劇烈顫動,力量開始失控了。

啵!

下方的能量體忽然擴散,變成一道光芒激射上來。唐宋根本沒半大躲避,那光芒直接擊中他的身體,強大的創世之力瞬間洶湧進入世界之內。

我尼瑪,這又是什麼情況,怎麼突然增加這麼多創世之力?

來不及多想,世界內已經開始顫動,唐宋想要進入到世界,可不管他怎麼動用神念,根本進不去。

不好,空間鎖死,他徹底動不了了!

僵硬,每一個細胞就好像被凍結了一樣,瞬間無法動彈。

這讓唐宋心頭有些發涼,保持著抬頭的姿勢看著上方,無比的絕望。天丹,到底是什麼鬼? 陳柏和鉉衣身形交錯,速度極快,兩人不知道對了幾招,他倆留下了不少殘影,我們在一旁緊張的看着,眼睛勉強能跟上他倆的打鬥速度。

因爲他倆的打鬥實在是太激烈了,我們基本上都快要把另外兩邊的戰鬥給忽略了,只注意着陳柏他們那裏。

“筱筱,你說師父是他的對手嗎?”雖然陳柏很厲害,但鉉衣也不是個簡單的角色,術法有十分的詭異,我心裏還是有些擔心。

我話音剛落,又是轟隆一聲,兩人又過了一招,使用的術法相撞發生了爆炸,兩人暫時分開了。爆炸的地方地面炸開了一個大坑,很快兩人繼續攻向對方,知道現在爲止,兩人看上去都是平分秋色,打得難解難分。

“放心吧,就算這個叫鉉衣的再厲害,也不可能打得過陳柏,看着吧,說着時間的推移,陳柏會漸漸佔到優勢的。”秦筱筱一臉平靜,緩緩說道,想不到她竟然如此相信陳柏。

不過想想也是,他和陳柏都是活了上百年的人,論對陳柏的瞭解,我們的確不如她。

這時候李慕顏和劉宇過來了,他倆問我有沒有事,我搖了搖頭說沒事,就是體力消耗過大了,休息一會就行了。

“師弟,下次可別在自己做這麼危險的事情了,我們都替你捏了你一把汗。”劉宇一兩人真的看着我,說道。“我希望不管有什麼事,我們一起解決。”

“對沒錯,下次你再這樣,我和師兄不會饒過你的。”李慕顏也跟着說道,擡手輕輕在我頭上敲了一下。

我知道他倆都是擔心我,不僅把我當成了師弟,也把我當成親人一樣,我真的很感動,當然我對他們也一樣,早就覺得我們是一家人了。

“嗯,我下次會注意的。”我笑了笑,回道。

就在我們說話的時候,金蠶蠱飛了回來,我疑惑往不遠處看去,才發現不知不覺金蠶蠱已經把那個使用蠱術的女人給解決掉了,只見那個女人倒在地上一動不動。

“厲害呀金蠶蠱,這麼快就結束了。”我對它豎起大拇指,由衷的誇讚道。

對我的誇讚,金蠶蠱絲毫不客氣的收下了,回了一句。“那是當然的,也不看看本大爺是誰。”

又和它貧了幾句嘴,它就飛回了我的肚子裏去。金蠶蠱的話只有我能理解,所以我和金蠶蠱說話的時候,秦筱筱他們三個在邊上根本插不上嘴,只能是一臉好奇的看着我倆。

接着又是一聲慘叫,我們的目光被吸引了過去,看到那個養屍一派的男人被冰窟窿用斬鬼刀斬到了胸口,慘叫一聲倒在了血泊之中。在他倒下的地方,邊上還不少被冰窟窿解決掉的屍體躺在那。

那些屍體都一樣,直接被冰窟窿斬掉了頭顱,滿地的頭顱和無頭屍體。

解決掉這個養屍一派的天羽閣男人,冰窟窿的目光轉向陳柏和鉉衣那邊,他倆的戰鬥還在繼續,冰窟窿想要加入他倆的戰鬥,只是他倆的戰鬥太過於激烈,冰窟窿有些插不了手。

“冰窟窿,算了,就交給陳柏一個人把。我們只要注意,不要讓這個鉉衣有機會耍手段逃走就行。”秦筱筱對冰窟窿說道,讓他別插手了,要是其他人插手進去,只會讓戰局變得更加複雜混亂,也會給鉉衣製造趁亂逃走的機會。

鉉衣那個類似瞬間移動的詭異術法我們都清楚,所以都極其的小心,不敢有絲毫的大意,目光緊緊的盯着他和陳柏的戰局。

很顯然鉉衣已經發現只剩下他一個人了,他開始轉變打鬥方式,不再和陳柏硬拼,而是變成一味的防守。看樣子他心裏似乎在打什麼算盤,估計是想找機會逃走。

陳柏當然不會給他這個機會,對他發起更加猛烈的攻勢,現在他光是要應對陳柏的攻擊都有些吃力,更不用說想其他的事情了,所以他眼中的凝重之色,越來越濃。

就在這個時候,術士界的其他人士估計也是差距到了這邊還有戰鬥,所以都在往這邊趕來。只要術士界的其他人趕來了,鉉衣更是無處可逃了,難怪他會變得這麼慌張。

“束手就擒吧。”陳柏沉着臉開口勸道,想要勸服鉉衣投降。

鉉衣就讓眼中帶着極其凝重的神色,但並沒有絲毫要投降的意思,沒有回答陳柏的話。

很快,術士界其他人趕來這裏的人,氣息越來越近,相信不用一分鐘就能到這裏了。

突然,這時風水陣法的半透明光明猛的閃爍了幾下,然後竟然慢慢的變淡,最後消失了。

“怎麼回事?”風水陣法忽然出了問題,我疑惑問道,擡頭往四周望了望,好像是有人解除了陣法。“爲什麼把風水陣法解除了?”解除了風水陣法,那鉉衣逃走不是更加方便了。

秦筱筱搖了搖頭,說不是有人解除了陣法,而是風水陣法剛剛發動了陣法攻擊,風水陣法的力量巨減,無法再維持下去了。風水陣法想要再恢復過來,恐怕還需要一會的時間。

竟然還有這種事,也就是說這時發動陣法攻擊帶來的影響,也可以說是副作用。秦筱筱點頭,算是默認了我的話,她繼續解釋說所有的陣法其實都這樣,只要發動了大規模的陣法攻擊,陣法就會有一段時間將會處於失效的階段。

情況有些巧,想不到陣法、會在這個時候失效了,鉉衣眼中閃過一絲喜色,陣法失效,對他來說是莫大的機會。

他怒吼一聲,突然爆發內力,強行逼退了陳柏,然後倒飛而去,砰的一聲化作一陣白煙失去了蹤跡。“你們記住,我們天羽閣必定會報此仇!”他人沒了影,但是聲音還回蕩在山莊之中。

陳柏穩住身子,落到了地上,臉上露出了不甘之色。“沒想到還是給他找到了機會,可惜了。”

這時,術士界不少人都趕來了,只是鉉衣早就已經沒了蹤影。這又讓我想起了那時候鉉衣說過的話,只要他想走,沒人能留住他! 轟隆隆……

不僅僅是外邊的空間在崩塌,唐宋的世界內也在崩塌。人雖然進不去,神念卻能感應得到,世界內的天空正在裂開,跟外邊一模一樣,形成一道白色閃電然後慢慢擴大。

偏偏,唐宋動彈不得,只能苦澀的看著。完全搞不懂這是什麼操作,自會知道再這樣下去,世界要蹦,後果可能就是死路一條!

外邊的空間在擴張,已經不再是封鎖空間。唐宋能感應得到,周圍全都是創世之力,極為濃厚。三叉不見了,星標也不見了,不知道去哪了。

世界內,空間裂縫越來越大,世界顫動也越來越大。不過很奇怪,世界並沒有崩塌,也沒有狂風呼嘯,反而有點平靜。這種平靜,反倒是讓唐宋感到不安,總覺得是崩潰之前的寧靜。

轟!

果然不出所料,伴隨著一聲悶響,世界內炸起來了。炸得那可真是,塵土飛揚,天翻地覆。

因為世界就是丹田,唐宋也被轟得意識瞬間模糊,無力地暈了過去……

也不知過了多久,唐宋朦朦朧朧的睜開眼,率先映入眼帘的是白茫茫的世界。看不到盡頭,也沒有任何波動。

腦子清醒過來,唐宋慌忙翻騰起來,警惕的四處張望。沒有任何力量,也沒有空氣,但並非封鎖的空間。

心神沉入世界內,唐宋卻愣了。跟預想的不同,他的世界並沒有崩塌,反而變成了一個成熟的龐大世界!

山山水水,樹木茂密,太陽變成了真正的太陽,空氣清新。原先世界里那些東西,全都不見了,就是一個沒有動物的完整世界!

這,這是真的假的?

唐宋有點懵,神念一轉,還真進入到世界內。活脫脫就是個完整的世界,面積比之前大很多。有大海,有陸地山林,只不過還沒有動物而已。

太陽高高掛起,跟之前的小太陽不同,是完完整整的一個大太陽,距離地面非常遙遠。其實從空間層次上說,太陽已經屬於另一層空間,只不過關聯著而已。

我滴媽呀,這一轉眼,他竟然能擁有完整的世界了?

唐宋實在不敢相信,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完整的世界,帶來的是他的創世之力增強了不知道多少倍。什麼聖尊,如果現在出現在他面前,吹口氣就能滅掉。

怎麼會這樣,難道這就是所謂的領悟天丹?可是,他也沒看到天丹是什麼東西啊!

在世界內周遊一圈,唐宋退回到白茫茫的空間里。壓制著內心的激動,眉頭緊鎖的四處張望。

沉了口氣,唐宋抬起雙手,試圖將三叉跟星標召喚回來。

呼!

一道光芒從遠處飛射而來,可並非星標和三叉,而是一根鐵棒,最上邊有個圓球,好像是星標鑲嵌在上邊。乍一看,有點像是魔法棒。

半米長,小指頭大小,通體黝黑髮亮。

沒等多想,空間顫動,上方出現一道光芒。唐宋往後倒退幾步,光芒中間出現一個黑點,黑點在慢慢擴大。

嗡嗡……

手中的鐵棒忽然顫動,一股意識跟著洶湧進入腦海。

原來,這東西真是三叉跟星標的合體,也是創世神用來掌控自己世界的法寶。

天丹,其實修補的不是天,而是天道。修補天道,從而跳出天道,成為創世神……

層層意識湧入,唐宋卻是背後發涼。得虧他選擇撕破空間,要不然什麼也得不到。因為他本身就已經是創世神,已經沒什麼需要修補。破開束縛空間,反而讓他拿到眾神法寶!

換而言之,那些天主如果能領悟,最多也就是變成一個普通的創世神,需要開始培養自己的世界。而唐宋這邊,已經擁有自己的完善世界,而且他的法寶能掌控原先星標內的所有世界……

重新睜開眼,看著跟前漂浮的黑點,唐宋不由重重吐了口氣。就一個波動的小黑點,比小指頭還小,沒有固定的形狀。

這,就是傳說中的天丹。其實根本就不是實體,而是一種能量,能讓人跳出天道管轄的力量……

伸出手輕輕捏住那波動的小黑點,沒有任何感覺,就像是在捏空氣。唐宋小心翼翼將它拿出來,蘊含的力量很奇怪,他的創世之力居然沒辦法滲透進去,天眼也無法看穿。

叮!

法寶最上方的圓球打開,唐宋一怔,將天丹放進去。法寶自動合起,嗡的一下,變成了白色,之後就沒任何異常了,也沒有散發出任何力量。

轟隆隆……

沒等唐宋多想,四周空間開始崩塌,一道道裂痕出現,強大的毀滅之力順勢洶湧。

心頭一驚,唐宋趕忙催動手中法寶。神念剛進入,咻,自己卻出現在另一個空間了。

驚愕的看著周圍的環境,唐宋有點懵了。這空間跳躍也太快了,都沒來得及反應。這個空間,好像是星標里的某個世界,他自己所管理的世界。

神念一動,空間又跳躍,進入到一個高樓大廈到處都是的空間。不是一般的快,根本感覺不到空間穿梭,也沒有任何能量波動。

唐宋喜上眉梢,剛要鎖定地球,腦子忽然想到什麼。之前可是答應過不南天他們,要解決混沌界的麻煩。如果自己直接走了,混沌界會不會崩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