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階功法:離火決!」

頂階功法幾字一出,拍會場內,驟然寂靜。

在震撼了片刻之後,會場中陸續有人回過神來,一片喧嘩傳盪開去,將人的耳朵都給震得嗡嗡作響。一雙雙熾熱的目光,死死的盯著台上的紅色捲軸一時之間,就連那嫵媚動人的柳飄飄,似乎也在此刻被人遺忘了去。

坐於後方的歷天輕輕的吐了一口氣,頂階功法?難怪…這次拍賣行會竟將這麼多人吸引而來,這種等級的功法,足以讓任何人為之瘋狂。

「頂階功法啊……」目光悠悠的在紅色捲軸之上掃過,歷天下意識的舔了舔嘴唇,只要誰擁有這個捲軸,那麼他便擁有了成為強者的通行證,幾十年後,這環城,便有可能出現一個和三大勢力平起平坐的存在。

「格格,諸位,頂階功法代表著什麼相信不用飄飄再多做解釋了吧!一本頂階功法足以讓你成為真正的強者,在環城中,幾大勢力能夠在此穩固紮根,也絕對離不開頂階功法的幫助。」柳飄飄玉手輕輕捧起紅色捲軸,笑盈盈的道。

「柳飄飄小姐,你還是快點報價格吧!」場下已有人迫不及待地大喊道。

美麗的臉頰上保持著嫵媚的笑容,勾魂奪魄的眼眸微微眨動,柳飄飄微笑道:「離火決,火屬性頂階功法,拍賣底價,三千靈石!」

這天價價格一出,會場內頓時安靜了許多,不少人頓時現出一臉苦色,顯然,很多人根本沒實力吃下這東西。

偏僻之所,歷天忍不住地搖了搖頭,這女人還真是殺人不見血,太狠了,三千靈石,想來環城中能夠拿得出手的人都不會有很多,不過想想后,倒也釋然了,畢竟那可是頂階功法,誘惑力之大,放在任何地方都將引動其不小的風波,無數沒有勢力背景的人,飛蛾撲火、捨生忘死都在所不辭。

在三千靈石的天價之下,場面有些發冷。

面對著有些尷尬的冷場局面,柳飄飄卻並未有什麼異樣神色,笑容依舊迷人,她非常清楚這頂階功法的吸引力,一些人,恐怕即使是傾家蕩產,也想把這東西收入囊中。

如同她意料的那般,沉寂的場面並未持續多久,在那最前方便有著一道淡漠的聲音幽幽蕩漾開去:「三千三!」

「三千五!」此人話音剛落,在其旁邊不遠處,又有一道聲音響起。

「三千七!」


在如此昂貴的價格下,也唯有居坐與最前排位置的那些人物有資格去競爭了。

歷天坐在座位上,淡淡的看著,頂階功法對於他來說,還比較遙遠,只有達到三元歸一境方能修習功法,歷天距離那一步還有一段不遠的距離,所以他暫時還沒有收集功法的想法,況且,他的五行並存之體,也不知道火屬性是否適合他。

會場之中,零零落落的有著喊價聲響起,畢竟,三千靈石的高價,足以讓太多人望而卻步。

「四千!」

「四千五!」

「五千!」

這時,那數十個包間內的人,終於也陸續有人按耐不住了,紛紛報價,競爭倒是頗為的激烈,歷天心中暗嘆,頂階功法四字,足以勾起任何人的貪婪之心。

而在這般瘋狂搶奪之下,這頂階功法離火決,也是停留在了六千靈石處,便無人提價了,最終十號包間以六千聚靈丹的價格拍賣成功。

柳飄飄似乎對這價格頗為滿意,笑盈盈的道:「恭喜三號包間成功拍賣到這頂階功法離火決,那麼接下來便是那最後一件壓箱底物品了。」

片刻后,一名女子手捧銀盤而上,在那銀盤之上,則銀盤之上,放著一個玉盒。

在那女子上台後,場下一片嘩然,原本因為離火決而變得有些安靜拍賣場赫然間變得喧鬧無比,


原因並不是那銀盤上的玉盒,而是在女子本身,除了少數人,所有人都瞠目結舌,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拖著銀盤的女子。

「這難道是…拍賣雙珠的另外一位…!」

「她們是雙胞胎姐妹!」

。 場下頓時有人猜測,因為這位女子竟然跟旁邊的柳飄飄的美麗玉容一模一樣,這怎能不讓人吃驚。


「想不到竟然是拍賣雙珠同時出現,嘿嘿…,看來這最後的壓箱底物品不簡單啊!」一個包間中的中年人戲謔陰笑道。

黑色的秀髮如同瀑布一般,光可鑒人,美麗的玉容彷彿凝脂一般雪白,彎彎的柳眉,長長的睫毛,如秋水般的眸子彷彿有水波在蕩漾,圈圈漣漪讓人心醉,挺翹的瓊臂,嬌小的嘴唇,雪白的脖頸,一雙玉峰不大不小,微微挺立,正好適中。

女子身形婀娜挺秀,多姿多彩,少了柳飄飄那種惑人的嫵媚,多了一些無邪的純真,美眸眨動間,彷彿透著一絲羞澀,讓得一些邪惡的傢伙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這個女子便是柳飄飄的妹妹柳妖妖,與柳飄飄在環城並稱拍賣雙珠,這對姐妹花艷冠環城,幾乎是所有年輕人愛慕傾心的對象。

在歷天旁邊的曹健仁在看到這女子時,目瞪口呆,定定的呆立在那好半晌后,似是想通了一件糾結了很久的事情,突然猛的一拍大腿,道:「我明白了,原來是這樣,難怪我們第一次見面還有說有笑,都有相見恨晚的感覺,而到第二次見到她,我跟她打招呼,她竟然說不認識我,還罵我不要臉,淫賊,我算是明白了,原來兩人不是同一人啊!」

歷天在旁聽得清楚,也算是明白了,原來曹建仁被人追殺到環城山頂,其中有這樣的隱情,不過對於後者所說的什麼相見恨晚,讓歷天忍不住鄙視這傢伙的變態自戀,轉頭似笑非笑道:「那跟你相見恨晚的是哪個?」

聽得歷天這樣問,曹健仁一臉尷尬,不好意思的說道:「她倆幾乎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實在教人難以分辨,我也不敢肯定是哪一個。」

歷天兩眼一翻直接無語。

二女之中,儘管各自氣質略有不同,但若只看容貌的話,幾乎是一模一樣,實在讓人不得不驚嘆,上天的巧奪天工。

二女雖有拍賣雙珠之稱,但幾乎沒有同時出現過,一般顯現在人前的都是能言巧辯柳飄飄,至於比其小上兩歲的柳妖妖,很少在世人面前走動。

看著台上的雙胞胎姐妹,歷天不禁有些無語,出現一個已經把場下那些定力稍差的迷者神魂顛倒了,如今又來一個,豈不是要人老命。

美人如玉,引人遐思,柳妖妖手持銀盤,蓮步款款,來到正中央的位置,身姿似柳一般輕柔,笑容清甜動人,露出雪白的貝齒,她的聲音異常的柔嫩:「各位,今天個壓箱底物品便在此處。」


說著,她伸出如玉般的潔白嫩手,緩緩得打開玉盒。

而此時,場下也是一片寂靜,拍賣場內的氣氛此時變得有些壓抑。所有人都明白,作為壓箱底的最後一件物品,他的稀有與珍貴恐怕不在那頂階功法之下,雖然知道自己沒有那個爭奪的資本,但不少人依舊對其充滿好奇,他們都想知道到底是什麼東西能夠讓拍賣雙珠同時出現拍賣,讓得包間里的不少強大勢力寧願放棄頂階功法來爭奪這玉盒中之物。

玉盒被那潔白的玉手緩緩的打開,頓時一股難言的詭異力量噴發而出,迅速如同猛烈的潮水一般浩蕩向四野,場下眾人感覺一股壓力迫面而來,彷彿罡風襲掃,直入心神,好在相隔甚遠,對眾人並未有太大影響,不過饒是如此,所有人都是湧出一股驚駭之色,目光定在那玉盤上,露出難以置信之色,在那玉盒之內,有著三枚黝黑色丹藥,透散出幽幽黑光,詭異的波動時隱時現。

「剛剛怎麼回事,難道是那枚黑色丹藥的緣故?」

「這是什麼丹藥,居然能透發出如此強大的能量波動?」

「好邪異的丹藥?」

不少人目露震驚,他們從來都沒有見過如此邪異的場面,一枚丹藥散發出的能量竟然可以傷人,這得要何等階別的丹藥啊!

就在這時,從那包間中,浩蕩出數股強悍的靈力波動,不少人臉色驟變。竟然有人忍耐不住想要出手搶奪,然而就在眾人驚駭的望過去的時候,一股澎湃的威壓從天而降,浩瀚無匹,彷彿山嶽壓下,而在這股強悍氣息的壓迫之下,場下所有人有種身處地獄般的感覺。

歷天臉色一變,呼吸如窒,仿似要透不過氣來一般,體內靈力瘋狂運轉,死死的抵禦著那種讓得他動彈不得的氣息壓迫。

而包間房內蠢蠢欲動的勢力,見到這突如齊來的一幕,皆是變色,旋即迅速收回靈力,下一瞬,似是見到對方有所收斂,那股可怕的氣息威壓方才漸漸消散。

「不愧是三元歸一境頂峰的強者,不簡單啊!」貴賓房內的一位年過五旬的老者嘆了一聲說道,但在他的話語里隱藏著深深的忌憚,顯然,他知道了那出手之人。

強悍的氣息威壓僅僅持續了兩三秒的時間,然而歷天覺得猶如身處地獄千萬年一般,待到氣息消散,他才有如卸重負的感覺,這時他才發現自己的背後已經濕透了。

「呵呵,諸位,若是看上了這丹藥,只管出手拍賣便是,何必做這些小動作呢?」一個充滿壓迫感的聲音傳遍全場,不大的聲音彷彿具有魔性一般讓得每一個人都聽得清清楚楚,不少人為之色變。

「柳青龍,柳會長,想不到竟然是他親自坐鎮。看來剛才那股氣息應該是他發出。」一旁的曹健仁有些心悸有餘的說道。

歷天仍是一副心悸之色,到了現在他方才明白,靈力境與三元歸一境到底有多麼巨大的差距,僅憑氣息便壓的自己喘不過氣來了,如果說對上這等人物的話,那自己根本就沒有半絲的反抗之力。

在這莫名其妙的烏龍風波下,兩女猶如沒事人,還是那般淡然若定,柳妖妖露出一個燦爛無邪的淺笑,道:「這兩枚丹藥名為九轉幽冥丹,經我拍賣會柳會長親自鑒定,其品階至少在八階,大家都是聰明人,這意味著什麼我都不多說了。」

「兩枚丹藥可以分開拍賣,拍賣低價為一枚兩萬靈石!」美麗的臉頰上保持著嫵媚的笑容,柳妖妖微笑道。

八階丹藥一出,場下,一片寂靜,當場目瞪口呆,他們的腦子有些轉不過來了,八階丹藥,那是什麼,別說是環城,即便放眼整個丹域,那都絕對算得上是最頂階的丹藥,怎麼可能回出現在這裡,實在讓人有些難以置信。

這若是傳了出去,整個環城都會陷入一場災難,而當聽得拍賣底價時,所有人差點沒當場噴出一口鮮血。

歷天暗嘆,八階丹藥,有價無市,他的價值無法用金錢來估量,雖然歷天不知道八階丹藥具體值多少靈石,不過兩萬靈石相對於八階丹藥來說卻是顯得有些低了,然而儘管如此,這底價就要讓環城大部分勢力望塵莫及,只得望洋興嘆。

不過,歷天奇怪的是,八品丹藥怎麼會在此地出現,在這個地方,根本就沒有人可以拿出等階與八階丹藥相匹配的東西,拿到這種地方拍賣,根本得不償失。

在如此恐怖的天價下,場面顯得有些冷清,大多數人都沒有實力去競爭,只怕也唯有包間房裡的牛人方才有資格了。

「兩萬一!」一號房出手了。

「兩萬三!」

「兩萬五!」

「三萬!」

「四萬!」

一個略有些冷漠的聲音傳出,令得二號房間成了全場的焦點,所有人都下意識的望了過去。此聲一出,讓得那些零零落落的叫價之人頓時安靜了下來。

有柳青龍親自坐鎮,即便有些人在如何對八階丹藥心有貪婪,也得要掂量自己衝破理智的瘋狂是否會將性命搭進去。

在柳青龍的警告下之後,所有人都老實了許多,出價輪高低,即便心有不甘,也只能捶胸頓足,卻不敢在拍賣會上有絲毫放肆。

柳飄飄巧笑嫣然的等待了片刻后,見沒人在提價,嬌音輕吐,說道:「二號房間出四萬,是否還有人加價,四萬一次,二號房的主人,恭喜你拍賣成功。」

話音剛落,場下便是一片嘩然,皆都在猜測二號房間的主人是誰?出手這麼闊綽。

而接下來的一枚「九轉幽冥丹」在一番搶拍之下,以五萬靈石的價格被七號包間房拍賣了去。

九轉幽冥丹的誘惑力之大,讓歷天咂舌,此次沖這九轉幽冥丹目的而來的不少,然而該丹藥卻只有兩枚,因此這最後一枚不少人都抱著必得之心,競爭的相當激烈。

歷天無言,五萬靈石估計即便是環城三大霸主勢力都要肉痛,那可是他們數年的積累啊!

「呵呵,各位貴賓,拍賣就此結束,請拍賣人員到後台進行交易,未曾有所收穫的人還請不要氣餒,期待下次拍賣會的到來。」兩枚丹藥都是以不菲的價格拍賣成功,柳飄飄輕輕一笑,當真是誘惑無限,那張動人的嬌顏,像是用春水將柔媚與美艷融合在一起地,嫵媚嬌柔到極點。如凝脂般嬌嫩地俏臉簡直要滴出水來了。

隨著不少人唏噓的離開,歷天與曹建仁也是相繼向著場外走去,不過看曹建仁那無限不舍的目光,歷天有種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的感覺。

人家是高高在上的天之嬌女,而你呢?要背景沒背景,要實力沒實力,要氣質就更別提了,整個就一猥瑣男形象。

「唉!」歷天同情的看了他一眼,這傢伙只怕要單相思啦!

。 歷天來到了拍賣會的貴客大廳中,這裡有著不少人,顯然都是拍賣會的賣主或是買主,在一名侍女的帶領下,歷天和曹建仁被單獨帶到了一間客廳里。

客廳中,柳飄飄略顯慵懶的倒靠在椅子上,豐滿迷人的嬌軀彷彿具有無盡的媚惑魔力,讓目醉沉迷,深陷其中再難移開目光。

近距離的接觸,歷天再一次領略了這女人的成熟嫵媚,巧笑焉熙的俏臉之上,一雙水吟吟的狹長美眸,似乎無時無刻的在對男人釋放著誘惑,目光不著痕迹的移過那修長優雅的玉頸,卻是差點被那深陷的乳白溝壑給吸了進去,水蛇般的柳腰,搖曳之間,誘惑天成,讓人恨不得有種將之強行按在地上鞭撻的慾望。

在短暫的失神后,歷天回過神來,輕咳了一聲后,毫不客氣的坐在了女子旁邊的椅子上。

柳飄飄水汪汪的眸子環顧流轉,打量了二人片刻,隨即綻放出一抹迷人的笑容,道:「兩位先生可真是謹慎,我拍賣會一向都是名聲在外,頗受好評,對於拍賣者的保密也是做得相當到位,難道二位還是怕有什麼麻煩不成。」

「只是為了以防萬一而已,如果犯了貴行什麼忌諱,那就只能說聲抱歉了。」沉厚沙啞的聲音自黑袍下傳盪出來,歷天刻意改變了音質。

柳飄飄嫣然笑道:「說得這是什麼話,我觀兩位似乎並非本城中人,不知道來我環城所為何事?」

歷天聲音微轉冷漠:「難道這也要向貴會彙報不成!」

柳飄飄聽出了話語中的不快,連忙巧笑道:「先生誤會了,小女只是一番好意,那陳宏向來有仇必報,今次你們掃了他的面子,在我拍賣行中,他不敢拿你們怎麼樣,可一旦出去,將有可能對兩位不利,我知道兩位不怕他,卻也要留個心眼才好。」

柳飄飄雖對二人身份頗為好奇,但見旁敲側擊都未能探出什麼有用的信息來,也只能放棄,以免惹怒對方。

歷天緩緩道:「多謝提醒了,我們會注意的。」

歷天已經從曹建仁那裡得知了那人名為陳宏,乃是環城陳家家主的第三子,平日間囂張跋扈,輕薄好色,城中不知道多少有些姿色的女子被他糟蹋了。

而這陳宏也正是上次追殺曹建仁,迫得他躲入環城山頂月余都不敢下山的元兇。

「呵呵,先生以後如果還有那種靈力玉液,希望能光顧我拍賣行,我們一定給你拍賣出一個滿意的價格。」

「嗯!」歷天只是輕輕嗯了一聲,便是沉默不語了。

望著面前這全身包裹在斗篷黑袍中的人影,柳飄飄黛眉輕輕皺了皺,看來自己引以為傲的容貌在這位神秘人面前並沒有取得什麼效果,當下無奈的撇了撇紅潤小嘴,目光隱晦的從神秘人身上掃尋而過,想要從一些細小之所分辯出後者的身份。

掃視完畢,柳飄飄心頭有些失望,貝齒輕咬著紅唇,將目光移到了曹建仁的身上,片刻后,她用柔柔的聲音說道:「你似乎一直在盯著我看,我……很好看麽?」

說完還眨動媚眼對曹建仁頻頻放電,曹建仁如遭雷殛,身軀猛地一震,連忙將視線轉到別處,結結巴巴的道:「還…還行吧!」

歷天心中暗罵,真想上去抽他兩耳光,這傢伙平時猥瑣自戀也就罷了,關鍵居然如此沒膽,真讓歷天鄙視不已。

「格格…」柳飄飄吃吃而笑,更顯得妖媚動人,勾魂攝魄,就在這時,一名侍女來到柳飄飄身邊,將一件物飾交給了她。

「呵呵,先生,你所拍賣的妖核以及靈力玉液都已成功拍賣,扣去百分之二的稅金,剩餘的全在此處。」柳飄飄站起身來,微笑著將一個黑色袋子轉遞了過來,香風襲來,酥麻嬌膩的輕笑聲,忽然地在歷天耳邊響起,讓得他心尖略微顫了顫。


「這是…」歷天瞧著後者手中的那黑色小袋子,眼皮微微跳了跳。

「先生在我拍賣行拍賣物品超過了一千靈石,因此這儲物袋是免費贈送。」

歷天接過儲物袋,將手伸入其中,裡面似乎有著一股異樣的波動,歷天感覺就如同將手伸進了清水中一般,柔柔的,軟軟的感覺。

「這就是儲物袋麽?」歷天略微有些新奇,簡略的查看了裡面的靈石數量,都完整的放置在裡面。

「好,多謝了,既然如此,那我二人便不作打攪了。」歷天放下心來,平淡的沙啞聲再度傳出,而後,就與曹建仁一起向外走去。

「小女送二位!」柳飄飄淺笑盈盈,蓮步輕抬,扭動著性感的渾圓豐臀,裊裊娜娜向外走去。

來到了正堂大廳,歷天二人並沒有逗留,路過門口時,一名黑衣少年正向大廳內走,與歷天擦身而過,無意間瞥了這英俊少年一眼,歷天當場愣住,下意識的停下了腳步,回頭望去。

少年黑衣飄飄,無風自動,輕輕搖曳,一頭髮絲烏黑髮亮,仿如瀑布般垂落到腰際,他的臉不能夠用英俊來形容,那是一張連女子見到都要自慚形愧的臉,宛如羊脂美玉雕琢而成,大大的眼睛,長長的睫毛,丰神如玉,俊美的簡直不像一個男人。

居然是冥楓,歷天露出一絲愕然,他怎麼也來了拍賣會,難道他也有什麼東西在拍賣不成?

俊美的近乎妖異的面龐始終都在一片漠然,彷彿外界的任何事情都不能令他的心弦有著絲毫的觸動,他來到柳飄飄面前,淡然道:「我的東西拍賣完了嗎?」

冥楓甫一進門,柳飄飄便已察覺到了,因為她等的便是這個拿著八階丹藥來拍賣神秘「少年」,雖然從父親那裡得知此人是女扮男裝,但看到這少年第一眼的時候,柳飄飄自己都不禁呆了呆,天使型的臉蛋,一身男裝無法掩飾的魔鬼身材,靈動的大眼睛攝人魂魄,除了胸部有點平之外,其餘堪稱完美。

向來對自己容貌和嫵媚風情相當自信的柳飄飄都不禁生出種自卑的感覺。

啊!難道說拍賣九轉幽冥丹的神秘少年便是冥楓,他究竟是什麼身份?居然拿得出八階丹藥,難不成他真的跟丹域至尊「丹門」有著非同一般的密切關係?

獃獃的看入的神,直到對方的一句話才將其拉回了現實。久居商場的她很快恢復了正常,對著冥楓嫵媚一笑說道:「先生一表人才,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說話間,柳飄飄絲毫不掩飾的打量著眼前的「神秘少年」,不過冥楓的淡然與冷漠彷彿與生俱來,從一開始都沒有將目光停留在柳飄飄身上一秒以上,絲毫沒有因為前者那表現的赤裸裸的嫵媚風情而有半點神色異常。

柳飄飄雖然沒有看出什麼,但對後者女扮男裝的事實就更加確信了,如果真是男人的話,不可能對自己這樣一個誘惑十足的美女無動於衷,甚至連多看一眼都欠奉。

似乎對於柳飄飄的直視有些不滿,冥楓有些冷淡的道:「拍賣成功了?把錢交給我吧,我還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