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紅凌眼睛睜大,格外的亮!

幾分鐘后,祁大叔帶著趙紅凌三口子到了閨女祁聞靜的辦公室。

他把來龍去脈跟祁聞靜說了一遍,然後道,「聞靜,小趙的嬰兒背帶和中藥驅蚊包質量都不錯,供銷社也沒有賣的,你看要不讓她的東西拿到供銷社來賣?」

祁聞靜沒有立刻答應,她先是好好看了看趙紅凌的嬰兒背帶和中藥驅蚊包。

她也有孩子,仔細看過後,她知道這兩種東西很實用,會受當媽的喜歡,而且,目前別的地方應該是沒有賣的,至少她沒有看見過。

對東西滿意后,她就問起了趙紅凌價格方面的事。

東西再好,價格過於高也不好賣。不僅是賣價,還有供銷社的進價。

趙紅凌說道,「嬰兒背帶我賣八毛,進價六毛。中藥驅蚊包賣四毛,進價三毛。」

不算太貴,不過,在保證質量的前提下自然是進價越低越好。

不能說趙紅凌的老公幫了自己爸爸,自己就過於好說話了。畢竟她不僅是她爸的閨女,還是供銷社採購部主任。

祁聞靜跟趙紅凌談起了價格問題,問能不能便宜點,供銷社進貨量大,趙紅凌薄利多銷也不錯。

趙紅凌妥協道,「這樣吧,如果嬰兒背帶進貨量一次在一百以上,就便宜五分錢,進價五毛五,中藥驅蚊包真的不能再便宜了,這個不賺多少錢的。」

祁聞靜也沒有把價壓的太狠,「好,那就按這個價格來。先嬰兒背帶來一百個,中藥驅蚊包來五十個,你什麼時候可以把東西送過來?」

為啥中藥驅蚊包要的少一點?因為不少家庭為了避免被蚊子叮會安蚊帳,有的家裡還點艾草。

哪怕不如中藥驅蚊包方便,但費錢啊。

趙紅凌想了下,道,「三天後吧,行嗎?」

三天後應該可以完工,還正好是周一,能跟張姐碰個面。

祁聞靜點頭,「行,到時候你還來這裡找我。」

該說的說完,又跟祁大叔說了幾句感謝的話,劉利恆和趙紅凌就帶著小麒買布,買線,買藥材啥的了。

就是有一點是個問題,「你跟祁主任說三天後交貨,時間來得及嗎?」

「第一次合作,還是早點把事情定下完成的好。」

趙紅凌道。

「你說的我明白,但你忙的過來嗎?我怕你累著。」

而且,自己明天該去幹活兒了。

劉利恆在心裡默默補了句。

算了,要不他晚幾天再去,在家幫著帶帶小麒。

第一次合作,一定要按時完成,要不然影響信譽。哪怕是以後,也要儘可能的按照約定時間交貨。

看出劉利恆的心思,趙紅凌道,「我打算去我媽那,讓我媽幫著照顧小麒,你明天該上班上班。」

「可就算這樣,三天弄出那麼多,你一個人也很累。」

劉利恆是不會縫東西啥的,但光看那嬰兒背帶,他就知道肯定沒那麼好弄。

趙紅凌狡黠一笑,「誰說我一個人弄了?」

第二天一大早,劉利恆買了點東西后,就把趙紅凌、小麒送到王玉花那裡後去幹活兒了。

「你怎麼帶這麼多的布?還有那個大兜里,裝的是藥材吧?你這是…」

看自家老媽猜出來了,趙紅凌道,「就是你想的那樣,我帶這些東西是要做嬰兒背帶和中藥驅蚊包。」

「是要做不少吧?你往哪裡賣?是找好買家了嗎?」

否則怎麼會整這麼多。

「對。」

趙紅凌把東西賣進供銷社的事跟王玉花說了一遍。

王玉花為趙紅凌高興道,「你們這運氣夠好的啊。」頓了下,她道,「就是三天做這麼多,你忙的過來嗎?」

趙紅凌笑嘻嘻道,「忙不過來,所以我想找二嫂幫忙。」

把小麒哄睡后,趙紅凌就去找吳芸清了。

「讓我幫忙做嬰兒背帶和中藥驅蚊包?我沒弄過,我不會啊。」

吳芸清很願意幫趙紅凌,但是她有點擔心弄不好,影響趙紅凌的生意。

「沒事兒,我可以教你,二嫂,你就說願不願意幫我這個忙吧?」

趙紅凌問道。

吳芸清想了想,道,「願意,你不怕我給你拖後腿就行。」

趙紅凌勾唇一笑,「願意就行,二嫂,我相信你可以的。」

吳芸清會做些針線活兒,平時經常做件衣服,織條圍巾啥的。她相信只要自己教吳芸清幾遍做嬰兒背帶的手法,吳芸清就能學會。

中藥驅蚊包做起來更容易,看一遍就能會。

趙陽光和趙大陽天天一起上下學,下午兩人一起上學的時候趙大陽從趙陽光嘴裡知道了趙紅凌帶著小麒回娘家住的事兒。

於是,等趙大陽放學回家,孫翠萍也就從趙大陽嘴裡知道了這事兒。

「走,我跟你一起去看你姑姑。」

見趙大陽要去找趙紅凌,孫翠萍道。

然而,她話音剛落,趙成業立刻來了句「你就在家待著吧。」

她扭頭看向趙成業,「你平時老說我跟紅凌走的不近,沒個當嫂子的樣,現在我拿出當嫂子的樣,去看她你倒不讓了?」

趙成業心想,孫翠萍看趙紅凌是假,想去蹭飯蹭吃的是真吧。

可這話不能直接說出來,要不然孫翠萍又得跟他吵架。

他換了個方式說道,「該吃飯了,等吃完飯我和你們一起去。」

孫翠萍:「…」

她就是掂著蹭飯才過去的,等吃了飯,她還過去幹啥! 「現在兩任總統還沒有交接,政爭已經開始了。最近的盧泰愚特赦案,這是為了拉攏SK崔家的一次運作,老闆你知道的,崔家和盧泰愚是聯姻關係,周一的時候,金泳三正式簽署了特赦案,老闆你猜猜青瓦台的新聞通稿是怎麼說的?」

「嗯?」

「我想起來就好笑,青瓦台的公告,本來商量好的策略,為了大韓民國的團結,共克時艱,這裏有多好。結果,青瓦台在新聞通稿中說是應當選總統金大中的要求,金泳三對盧泰愚進行了特赦。呵呵,金大中都氣壞了,沒正式上台就被擺了一道,還打電話給我抱怨這件事,我有什麼辦法呀。」

丹妮莉絲影城。

時間是1月7日,周三下午。

辦公室內,西蒙聽視頻通話對面的陳晴這麼說,也感覺既無語又好笑,不過也能理解。

政治鬥爭從來不會有什麼溫情脈脈。

韓國現任執政黨的淵源可以追溯到李承晚時期,1997年的總統選舉,可以說是韓國立國以來,掌權了半個世紀的執政黨第一次在選舉中敗給了在野黨,正式失去了對國家權力的控制。

為了在五年後收回權力,當下是不放過一點打擊當選總統金大中威望以及其背後在野黨集團的機會。

稍微考慮,西蒙說道:「韓國的政爭對我們是有好處的,只要有機會,你就應該主動推動他們相互傾軋,別真的把他們擰在了一起,這對我們才不是好事。」

「我知道的,老闆,」陳晴點頭,沒有繼續韓國的話題,轉而道:「國內那邊,老闆,《還珠格格》已經大結局了,我剛拿到數據呢,四大衛視,其中北京地區的最後一集收視率達到了73%,最低的廣東衛視也有63%,厲害吧?對了,26集平均收視率是56%,簡直是奇迹呢,老闆你眼光可真好,又培養出了一個人才。還有老闆給的那幾首主題曲,這才是點睛呀。」

西蒙感受對面姑娘語氣里多少有些酸溜溜的模樣,笑問道:「我看到那邊打算與央視合作進行一次賀歲播映?」

「是啊,今晚開播,恰好到農曆臘月二十八,除夕前一天。央視特意進行了一次廣告招商,一次賀歲播映賣了6300萬,不過,景兮好沒用啊,我們只拿到25%分成,1575萬。」

西蒙卻道:「25%已經很不錯了,和央視合作,不要想着賺錢,不賠就行。」

陳晴見挑撥告狀無效,吐了下舌頭算是晃過,接着道:「還有,賀歲播映之後的播放權也賣出去了,這次加了一個浙江衛視和央視八套,還有原本的四家衛視,一次性賣斷五年的播放權,收穫4300萬。不過,六家電視台的獨佔期只有兩年,兩年之後,我們可以市縣級的二三線電視台出售播放權,這部分收入會有多少還不能確定。全部算下來,稅前總收益大概是6300萬,所以說老闆眼光好呀。」

西蒙見對面妮子最後又綴上一記馬屁,故意往他身上推功勞的模樣,只是笑笑,也沒有透露《還珠格格》故事創意和主題曲一樣都是他提供的小秘密,轉而道:「成績這麼好,續集有考慮嗎?」

「肯定要做續集呀,不過,現在幾位主演都有了新劇,續集今年肯定是沒戲,最早要等到明年。」

「這也不急,恰好今年可以讓這部劇的熱度發酵一下,還有海外,我之前看到《康熙微服私訪記》在香港拿到了收視冠軍,《還珠格格》也可以跟進,以及韓國那邊。」

「我們都在做,」陳晴點頭,隨即又笑起來,說道:「關於《康熙》,老闆你注意到沒有,香港那邊,播放的是亞洲電視台,不是與我們合作《天龍八部》的TVB?」

「嗯,怎麼回事?」

「TVB太摳門了啊,比任景兮還摳門。老闆當初可是和我們說過,絕對不能賤賣我們的劇集版權,所以沒談下來,後來亞視給的價格很客觀,就給他們了,然後TVB丟了一個收視年冠。」

西蒙也不是太在意,再次交代道:「和海外合作,錦書在商言商就好,那邊又不是央視。」

「嗯。」

說完這個,西蒙又問道:「《愛情呼叫轉移》怎麼樣了?」

北美這邊是周三下午,亞洲已經是1月8日的周四上午,《愛情呼叫轉移》在1月1日上映,恰好一周。

見西蒙問起,陳晴賣了個小關子:「老闆猜猜多少?」

西蒙猜道:「3000萬應該有吧,中國那邊已經全線聯網了,這次還派了幾百人押解拷貝預防盜版,低於3000萬就是失敗了。」

「老闆的要求好低啊,」陳晴說着,豎起五根手指晃了晃,然後又笑盈盈地舉起另外一隻手,加了兩根:「七天7100萬,說明中國的票房潛力真的很大呢,當然,和荷里活那邊的《泰坦尼克號》沒法比,但已經是非常厲害啦,官方看到院線改革和預防盜版的好處,接下來肯定會價碼相關政策。還有兩首主題曲,《WatchMe1997》和《愛情轉移》,現在中國那邊大街小巷裏都在播放,對了,那邊接下來的周末就會宣佈荷里活買入電影版權的事情,肯定會再刺激一波市場,錦書那邊分析,年底這一個月,因為沒有其他競爭對手,這部電影的票房可能會達到兩億。」

「兩億有點誇張吧?」

「中國有12億人口呢,更何況老闆給的創意這麼棒,兩億票房很正常呀。」

西蒙想想也是,稍稍點頭,轉回正題:「我們繼續說韓國吧。」

陳晴卻沒有立刻轉回韓國,接着又道:「老闆,今年春節你能再來中國嗎?」

西蒙道:「去也是去杭州。」

陳晴一點不介意的模樣:「只要能來就好,我去杭州給老闆當丫鬟,對了,阿素說小狗蛋都會喊媽媽了,老闆你過來,恰好教他學喊爸爸。」

西蒙笑道:「已經教會了。」

林素的孩子是今年幾個小傢伙中最後一個出生,現在才剛四個月大,過卻已經能簡單喊出爸爸媽媽等辭彙,明顯早於普通的幼兒,再次證明了維斯特洛家族的小傢伙都是非常聰明早慧。

陳晴頓時瞪大眸子,明白過來,又表情幽怨,一副好像在指責自己男人背着她偷吃的可憐模樣:「老闆,我也要生孩子。」

「生了你能向阿素那樣安靜下來養嗎?」

「不能。」

「那就說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