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上,得到本源樹葉以來,章葉一直都把本源樹葉貼身帶著,不斷地滋養肉身。這種做法的效果,還是很明顯的,短短的時間裡,章葉的肉身又強大不少。這種強大,並不是通過布置陣法得來的,而是一種類似於萬物生長,天地演化般的強大。

肉身一天天強大,章葉的精神力也在突飛猛進。再加上,章葉這段時間,連續看到了兩次擴展世界,感悟極多。

種種情況加起來,章葉到了突破的邊緣。

「嗡嗡嗡——」

絲絲波動,從章葉身軀之中發出。

章葉在修復陣法。

一千五百萬。

一千九百萬。

隨著時間的過去,章葉修復的陣法越來越多,很快,他體內修復的陣法,達到了三千七百多萬個。

「嗡!」

章葉水到渠成,毫無困難地領悟到第五條主法則,肉身再一次提升。

「咦!」

玄玉蓮台和光明玉皇印一直關注著章葉,這時候齊齊的發出一聲驚異之聲。它們存在了悠久的歲月,見識了無數的東西,自然也接觸過無數的修鍊功法。像章葉這種修鍊的方法,它們也見過,但它們從來沒見過進階如此容易的。

章葉進階沒有一絲勉強,乃是自然而然的,彷彿天生就應該進階,就應該這樣。

章葉睜開眼,說道:「進階完成,接下來,也該找到蒙天道場了。」

他打量了一下周圍,又問了幾句。默默計算一段時間之後,目光投向了一個方向,說道:「我們朝著這個方向走。」

玄玉蓮台直接按照章葉的指點走。

雖然,它並不相信章葉可以找到蒙天道場,但它有的是時間,章葉想怎麼走,它就怎麼走,反正也不費勁。

至於光明玄皇印,它就更加無所謂了。反正,依照約定,它會跟隨章葉三萬年。無論章葉怎麼折騰,時間都會過去了,三萬年一過,它直接就可以走開。所以,章葉想幹什麼,它都懶得出聲,直接就跟上去了。

章葉連連出聲指點。

玄玉蓮台一一照辦。

玄玉蓮台載著章葉,越過了重重險境。

一些危險的地方,就算是第七步天尊,也會感覺到棘手。但在玄玉蓮台和光明玉皇印的聯手之下,都是無驚無險。

兩天之後。

「嗯?」

玄玉蓮台和光明玄皇印齊齊一驚。它們感覺到,不知不覺間,自己竟然進入了一片奇異的天地之中。在這片天地之中,它們隱隱感覺到一種蒼老的氣息。這是一種來自天地初開時的氣息,它們已經億億年沒感覺到這種氣息了。

現在,它們重新感應到了這種氣息。

難道,它們真的來到了道場附近?

玄玉蓮台和光明玉皇印都激動了起來。

作為二品先天道器,天地初開的時候,它們曾經在道場之中,聆聽過教誨。它們也曾經在道場之中講演大道,接受眾生的膜拜。

這是一段很難忘記的歲月。


它們以為,自己永遠都不可能見到道場了。

沒想到,在章葉的指點之下,它們居然又返回了!

玄玉蓮台和光明玉皇印激動之餘,又暗暗的震撼。蒙天道場,就連它們都無法找得到。但章葉這個弱小的人族修鍊者,居然輕輕鬆鬆就找到了。

章葉隱隱感覺到兩個老傢伙的念頭波動,心裡微微一笑。

他能夠找到道場,原因很簡單。第一,他完全領悟了饋贈光球,獲得的秘密極多,這些秘密都是天地初開時的。玄玉蓮台和光明玉皇印雖然強大,雖然也是天地初開的時候誕生的,但它們依然錯過了不少的東西,所以它們找不到道場,章葉卻可以找得到。

第二個原因嘛,就是章葉驚人的計算力了。憑著驚人的計算力,章葉不斷的計算出各種變化,順利地找了過來。玄玉蓮台和光明玉皇印的計算力也很強大,甚至比章葉還要強大億倍,但它們不知道天地初開的一些秘密,擁有再強大的計算力也是沒用。

玄玉蓮台一路疾飛,穿越了重重詭異空間。

終於,一個龐大的空間,出現在眼前。

這裡,就是蒙天道場了。

章葉一拍蓮台,進入道場中心,緩緩說道:「吾要講道。」

-(~^~)

PS:有點慘淡啊。。求支持,求動力。。晚上還有。 剎那間,章葉的聲音,傳遍上古玉界。

蒙天道場,在三十六道場之中,名列第三。道場如虛如實,妙不可言,在裡面講演大道,上古玉界的古老存在,都可以聽得到。

這個道場,是針對第七步天尊,第八步天尊和第九步天尊的。這個層次的存在,都可以聽到道場的講道。

凡是低於第七步天尊的,都不可能聽得到。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妙處,那就是只有上古玉界誕生的生靈,才能聽到。外來者,無法溝通大道法則,是無法聽到的。

上古玉界,一處幽深的地底之下。

一個尊貴的存在,幽幽醒來。

「奇怪了。億億年過去了,怎麼又有道友講道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難道天地之間,要發生大變了?」

這個尊貴的存在,心中全是疑惑。

一處汪洋里。

「嗡!」

無盡的海水,停止了翻湧,緩緩凝聚成一張蒼老的臉龐。

這張蒼老的臉龐緩緩張開眼睛,朝著一個方向望過去:「這是蒙天道場的聲音!億億年之後,居然有道友進入到蒙天道場,在蒙天道場之中講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一處如虛如實的世界。

這處世界完美無比,玄之又玄,三個太陽和七個月亮,在天空之中高高懸挂,普照著下方的億億萬生靈。

「嗡!」

突然間,整個世界震動了一下,天空之中的太陽和月亮,都猛然跳了一跳,億億萬的生靈登時驚惶之極。

一個玄之又玄的聲音,悠悠在出現:「億億年之後,蒙天道場重新開啟了? 替嫁婚寵:霸道老公深度愛 ?」

章葉僅僅說了四個字,一個個古老而強大的存在,就已經蘇醒過來。它們的注意力,紛紛投到了蒙天道場。

蒙天道場之中。

「唉。」

玄玉蓮台見到章葉還真的開始講道。登時愁眉苦臉。這裡,可是蒙天道場,凡是能夠聽到講道的,都是難惹的存在。很多的老傢伙,玄玉蓮台都惹不起。章葉在這裡胡說一通,惹怒了這些存在,那就是非常麻煩的事了。

這些老傢伙聽了不爽,跑過來打砸。不但章葉吃不了兜著走,自己恐怕都會被砸啊。

「麻煩了。」

光明玄皇印這時候也是頭痛無比。

它還以為,章葉進入到道場之中,至少會打量一陣的。沒想到,章葉一進入道場,立即就開講了,它想阻止都來不及。

現在,章葉已經開講了,說什麼都遲了。

章葉毫不理會外面,他說出四個字之後。繼續講了下去:「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

「轟隆!」

僅僅是聽了前六個字,玄玉蓮台就一陣昏眩,激動得渾身顫抖起來,直到章葉拍它一下,它才鎮定下來。光明玉皇印也是呆住了,不知不覺間,渾身散發出道道光明。

等章葉講到萬物之母的時候,玄玉蓮台和光明玉皇印已經完全失控了:「這。這是什麼道?老天啊,這是什麼道啊!」

與同此時,整個上古玉界,都開始沸騰起來。

一處蠻荒之地。一個巨大的身影,從山峰之中走出,僅僅是泄露出來的一絲威壓,就引動了大道,億萬里的生靈紛紛俯首而拜。

「道可道,非常道!」

這個巨大的身影。正在微微顫抖著,它重複著六個字,喃喃地說道:「吾要聽道!吾要到蒙天道場去聽道!不惜一切代價!」

「嗡!」

一道玄妙之極的光芒,從這個身影之中飛出,一閃即逝。

一個草原之上。

靜靜地躺著數百個巨大的湖泊。

這些湖泊,億億年來,都是靜靜地躺著,化育一方。

但今天,情況有些不同。

一個聲音,突然從湖泊上發出:「道可道,非常道。吾要去聽道。」


「嗡!」

一道光芒猛然擴散,充塞整個天地。

光芒散去,數百個湖泊,突然消失得乾乾淨淨。顯然,這數百個草原湖泊,乃是一位難以想像的大能所化。

幾乎同時,上古玉界之中,一道道的光芒,朝著一個地方去。

很快。

在蒙天道場之中,出現了一團團的影子。

這些影子稀奇古怪,有些像人,有些像獸,有些像樹,還有一些像是山峰。更多的影子,是一團柔和而玄妙的光芒。

雖然長相稀奇古怪,但這些影子都有一個特點,那就是難以想像的強大。最弱小的一個,發出來的氣息,都遠比玄玉蓮台強大。而最強大的數十個影子,就連玄玉蓮台和光明玉皇印都不敢窺視,只能老老實實的。

上千個影子,進入蒙天道場之後,就像是一個個小學生,不聲不響,老老實實地坐到下面,聽著章葉講道。

章葉對這種情況,並不感覺到意外。

他不動聲色的掃視了一下,慢吞吞講著。

在場的存在中,他的實力是最弱小的,但講述經書的時候,他的身影倒像是最偉岸的,所有的存在都仰視著他。

他講的,正是道德經。

這部經書,對他的影響極深。

他能夠走到這一步,可以說,這部經書居功至偉。

以前,章葉不敢把這部經書拿出來。又或者說,章葉不想把這部經書拿出來。但現在,章葉把它拿出來了。

整個道場,進入了一種玄之又玄的狀態。

所有的存在,都凝神聽著。

它們不知道章葉的來歷,但它們知道,這是一次億億年難得的機會。錯過了這次機會,它們會後悔無窮歲月。

一些存在,身上的光芒微微閃爍著。

這些存在,都領悟到了什麼。但在道場之中,並不是突破的好地方,因此它們都苦苦的壓制著突破的衝動。

章葉一章章講下去。

很快,章葉講到了第六章:「穀神不死。是謂玄牝。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綿綿若存,用之不勤。」

講完了最後一個字,章葉悠悠說道:「本次講道。到此結束。」

「這就完了?」

頓時,所有的存在,都生出一種空虛之感。

它們個個都是浩瀚莫測之輩,深深知道章葉剛才所講的道,是多麼的高妙。多麼的微妙。它們還知道,章葉所講的道,只是一部分而已,並沒有講完。正因為沒有聽完,這些存在的心裡,都是痒痒的,意猶未盡。


這些存在,都沒有離開,眼巴巴地等待著什麼。

終於,章葉的聲音又傳下來了:「方才所講。 隱婚100分:神秘老公不見面 《道德經》前六章。一個月之後,將會進行第二次講道。有緣者,皆可聽之。」

章葉此言一出,道場裡面的存在們,都喜形於色,齊聲說道:「此舉大善。道友有大功德,大慈悲心。」

一位樹形的存在,朝著章葉一拜,緩緩散去。


隨後,道場裡面的存在。也都一一朝著章葉參拜,緩緩散去。這些存在,並不是真身降臨,而是一點真靈。通過一種神妙的手段,投影到這裡,一念之間就可以離開。

上千位存在散去之後,玄玉蓮台像是做夢一樣,喃喃說道:「本蓮台,不是在做夢吧?不管了。本蓮台要好好梳理一下剛才聽道所得。」

玄玉蓮台迫不及待跑到一邊去了。光明玉皇印也不聲不響,在道場之中找了一個地方,靜靜地參悟著什麼。

章葉笑了笑,就在道場之中,找了一個地方盤坐下,默默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