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嗎?」

聽到他問的,小豆苗看著他點頭應道。

「嗯,想吃。」說著目光看著他手中的蛋糕。

見她如此,顧靖修拿起叉子切了一小塊送到她嘴邊,見她張口把那塊蛋糕吃了下去,嘴巴里塞的咕咕的嚼著蛋糕的樣子實在是可愛的很,心裡某個地方被塞的滿滿的,看到這裡嘴角處不自覺勾起一絲幅度。

見她吃完后,又切了一小塊插起來送到她嘴邊,這次小豆苗沒有張開嘴,反而是伸手拿過他手裡的叉子,抬手把蛋糕送到了顧靖修的嘴邊。

對與她的餵食,顧靖修對視上她那雙漆黑明亮的眼神,想都沒想,張嘴就把送到嘴邊的那塊蛋糕吃了下去,楊雪梅拉下臉忍不住開口斥責到。

「那是綠豆做的,你明知道你吃了會過敏,還不快吐了!」聲音中帶著怒意。

雖然哪件事過去了二十幾年,但到現在也記憶猶新,每每想到都感到后怕!這倒好,明知道不能吃,他還毫不猶豫的吃了!

對於她的話,顧靖修並為太在意,開口說了句。

「沒事!」富有磁性的聲音中帶著平靜。

這下把楊雪梅可氣的不輕,起身拿起電話趕緊撥通了家庭醫生的電話,讓他趕緊過來一趟!家裡從他大了后,早些年都沒有備過敏葯了!

顧茂豐雙手環胸的看著一切,忍不住搖了搖頭,現在算是看出來了,這孩子成了老三的心頭肉了!這架勢任隨敢說不是親生的?平白無故撿了這麼大個女兒,嘖!

懂得察言觀色的小豆苗知道自己好像做錯了事情,緊接著剩下的那些蛋糕都就自己一個人吃完了,乖巧的坐在顧靖修懷裡,圓溜溜烏黑透亮的大眼睛來回在顧靖修身上掃蕩著,開心的晃動著小腳丫子。

掛了電話走過來的楊雪梅嘆了口氣,坐在了下來,看著顧靖修話里的那個孩子,然後收回目光看著顧靖修說道。

「我讓陸醫生拿了只葯過來,稍後給你打一針!還有,她回來了,你讓她來家裡一趟,我有話跟她說!」

從今天這事算事看出來了,自己要是在唐婉婉跟他之間從中作梗的話,結果肯定是不好看!就算是不喜歡也只能忍著接受! 顧靖修自然知道她想要說什麼!底下眼帘看著靠在懷裡的孩子,收回目光說道。

「這件事以後再說吧!」

他這態度反倒讓楊雪梅有點摸不清頭腦了!點了一下頭沒在說什麼!

這時家庭醫生陸淵亭邁著急匆匆的步伐走了進來,先後從在做的人禮貌的點了點頭,然後調整了一下微微不穩的氣息,從接到電話就十萬火急的趕了過來,這倒好,人不是好好的坐在哪裡嘛!

顧茂豐見醫生到了,覺得機會來了,看著顧靖修開口說道。

「把孩子給我吧!我給你抱著。」說著就把手伸了過去。

從進門到現在,這孩子乖巧的一直不吵不鬧的坐在老三懷裡!真不知道這麼大點的孩子,讓她安安靜靜的坐著,她怎麼能坐的住!

顧靖修一口回絕說道。

「不用!」語氣中帶著沒有任何可商量的餘地。

聽到他的話,顧茂豐忍不住抽動了一下嘴角,收回僵在哪裡尷尬的胳膊,要不要這樣!目光看向小豆苗,沖她露出大大的微笑說道。

「你爸爸要打針,我抱著你行不行?」語氣中帶著誘哄。

重生之把你掰直 小豆苗想了想,然後看點了點頭,見她如此,顧茂豐頓時大喜,起身就打算去搶人!

顧靖修帶著不舍鬆開了摟著小豆苗的胳膊,目光始終都在孩子身上,不捨得挪開一絲一毫!

顧茂豐抱過小豆苗到懷裡時,開心的不得了,這男孩子跟女孩子確實不一樣,差別就是大!懷裡的小豆苗軟綿綿的。

以前抱顧尹浩那個臭小子時,也沒有么興奮,打心底就莫名的對她有中親切感,還真是神奇!這個孩子能讓老三喜歡成這樣!簡直是有點匪夷所思!

陸淵亭看到這裡,收回目光,暗自納悶,『爸爸』剛自己耳朵沒有出問題吧?

不過,這誰家的孩子?能讓像來為人冷漠的顧三少這麼抱著!看架勢捨不得孩子離他半步!想到這裡,收回思緒,打開背包的醫藥箱,拿出藥瓶與針頭,倒立著藥瓶,拿出針管插了進去,抽出裡面的葯。

「顧先生,現在有沒有覺得出現有任何不舒服現象?」說著擠出一點多餘的藥量。

聽到他問的,顧靖修收回放在小豆苗身上的目光,漆黑深邃的目光異常的平靜,富有磁性的聲音中毫無起伏的說道。

「沒有!」

楊雪梅不放心的囑咐說道。

「這前後還不到半小時,你先把葯給他打了!省的等一下難受。」

顧靖修退下身上的西裝外套,捲起襯衣袖子,露出健碩結實的胳膊。

陸淵亭乾脆連蹦帶也沒有給他綁,雖然皮膚是健康的小麥色,但卻不難找出他胳膊上的青筋,準確無誤的插入血管,打完針收拾好東西說道。

「顧先生,那沒事了,我就先走了!」說著欠了欠身體,邁步就離開了。

顧茂豐感覺到抱在自己懷裡的小豆苗時不時的抓抓撓撓的,感覺到她呼吸也有點不均勻,低頭柔聲查看問道。

「怎麼了?」說著見她奶白色脖子上出現了紅紅的斑點。 顧茂豐還沒有抱熱乎的小豆苗被顧靖修伸抱走了!顧靖修低頭看著懷裡的小豆苗臉色泛紅,抬手摸了一下額頭上的溫度,臉色一點點的暗了下來,好像有點發低燒。

小豆苗仰著頭看著顧靖修,臉鄒成一團,伸手撓著胳膊說道。

「癢,難受!」稚嫩的聲音中帶著一絲痛苦。

隨後小腦袋往顧靖修懷裡一轉,小手緊緊抓著他胸口的襯衣,臉還望他身上蹭了蹭,這時顧靖修注意到她脖子處起的紅斑點,撈起她手腕看,見隱約也泛起了紅斑點。

楊雪梅見老三臉色不是很好看,凝重的厲害,好好的孩子怎麼突然說難受就難受了呢?忍不住湊上去看了一下。

「我看看!」說著拿起小豆苗胳膊看了一下。

見她胳膊上也隱隱泛著紅斑點,看到這裡,再看臉埋在老三懷裡的小豆苗脖子上的斑點頗為嚴重,頓時心裡一驚,抬起目光拍了一下顧靖修胳膊催促說道。

「趕緊,趕緊送醫院。」說著心裡也有點慌了!

這孩子該不會跟老三一樣,對綠豆過敏吧!這種癥狀跟當年老三簡直就是一樣,嚴重的話會引起休克癥狀,所以片刻都耽誤不得!

聽到她說的,顧靖修抱起小豆苗邁著矯健的步伐就朝外面走去,顧茂豐加快腳步率先走到外面坐進車子內啟動了車子,期間撥通了醫院的電話,通知哪邊安排人手出來後者。

坐進車子內,顧靖修抬手幫小豆苗整理了一下略顯凌亂的髮絲,摸著她越來越紅的小臉有點燙手,臉色陰沉的能擰巴下水來!整顆心都揪在一起。

顧茂豐油門踩到底,期間偶爾透過後照鏡,瞄兩眼後面的情況,像來一向話多的他這個時候,臉色也緊繃了起來!

懷裡的小豆苗呼吸漸漸加重了起來,意識也模糊了,閉著眼睛微微張著嘴,用嘴巴呼吸著,看到這裡顧靖修整顆心都揪在一起。

這是他顧靖修第一次感覺到緊張害怕的滋味是什麼,明明來之前她還好好的,如果可以,寧願自己難受也不想看到她此刻這麼難受不舒服,整張俊顏鐵青暗沉著,抱著她的胳膊隱約中帶著輕顫。

坐在他旁邊的楊雪梅自然也注意到孩子的情況有多嚴重,但這個時候還真插不上手,再看自己兒子的臉色也好不到哪裡去!整個人散發出來的哪股冷意,看的自己這個親媽都有點慎得慌!

想張口安慰,話到了嘴邊卻怎麼也說不出來,怎麼也想不到她會跟老三一樣會對綠豆過敏,怎麼會這麼巧!再看那孩子,有那麼一瞬間都懷疑是不是老三的!否者還有怎麼會連過敏的食物都一樣!

這時車子輪胎摩擦地面發出刺耳的聲音,車子停靠在醫院大門口,顧靖修單手推開車門,抱著小豆苗下了車,柔聲說道。

「乖,到醫院了,等一下就不難受了。」說著邁著急促的步伐走進醫院。

早就後者的醫護人員小跑推著擔架車上前。

顧靖修彎腰小心翼翼的把懷裡的小豆苗放在擔架車上,目光始終都在小豆苗身上,醫生上前拿著探照燈看了看,然後詢問情況。 醫生不緊不慢的收起手裡的探照燈裝入口袋內問道,「孩子是…….」醫生問了一半句話后抬起頭,被一粟目光盯的不寒而慄,話就卡在喉嚨里說不出來了,渾身上下感覺到肉疼。

顧靖修此刻異常的陰沉滲人,渾身上下透著一股寒意,深邃漆黑的眼神中銳利的彷彿像把刀子一樣鋒利!

楊雪梅固然留意到身旁老三的臉色,還真怕他一腳把這個醫生給踹死過去!磨磨嘰嘰的樣子,看的讓人心煩意亂,看著那名醫生臉催促說道。

「孩子應該是吃了綠豆過敏,趕緊,趕緊!看不到孩子難受成什麼樣子了嗎?」語氣中帶著急和濃濃的不悅。

然後目光環顧了一下四周,看了一眼身邊的顧茂豐問道。

「盧章傑人呢?他怎麼辦事的?他覺得這個位子坐太舒坦了?」語氣中帶著濃濃的不滿!

平時為人低調習慣了,即便如此也從未有人敢如此怠慢,然而今天卻在這種節骨眼上,碰到這種事情,心裡不免一股窩火,想要那人泄氣。

醫生聽到她的話,瞬間反應過來,開口吩咐說道,「快,推進急診室,讓喉科的張主任趕緊來一趟急診室。」迅速的推著擔架車一路小跑推進了急診室,隨後急診室的燈亮了起來。

三人站在急診室門口等待著。

顧靖修從頭到尾一言不發,深邃漆黑的目光中帶著讓人發毛的寒意,渾身上下透著一股濃濃的低氣壓,此刻他整顆心都系在那孩子身上!

身體依靠在牆壁上的顧茂豐,緊鎖著眉頭餘光撇了一眼匆匆忙忙趕過來的盧院長,看來他是嫌這個院長做的太穩當了!出發前給他通的電話,讓他安排妥當,搞了這麼幾個水貨打發人?

盧章傑老遠就看到顧茂豐還有甚少露面的顧靖修都在,頓時暗叫不好,小跑上前做鞠問候一一問候了一下,看著他們臉色各個都比較難看,特別是那位顧三爺,這氣勢還真是瘮人!可以拿來當門神了!

見沒有人搭理自己,整個心都懸了起來,這才退到一旁,掏出手帕擦了擦額頭上冒出來的汗,這弄的叫什麼事,要知道他們會來這裡,掛了電話都下來候著了!

哪知道他們竟然都親自來了,這裡面的人到底是什麼人,竟然能驚動這兩位不是善茬的主兒!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了,中途還有兩名醫生進了進診室,接著一直沒人再出來過,這對於等候外面的人無疑一種煎熬。

不知道過了有多久,急診室的燈滅了,緊接著醫生走了出來,看著走上前高自己一頭的氣勢強大的男人!目光根本就不敢與他對視,看向走過來的哪名貴婦,摘掉口罩上前,十分恭敬禮貌的說道。

「孩子因為食用過量的過敏食物,引起呼吸道水腫,為了安全起見,孩子需要在重症監護室觀察24小時。」

聽到他說的楊雪梅微微鬆了口氣,拍了拍胸口,真是要被嚇死了! 醫生抿了一下嘴角,思索了一下接著又補充說道。

「這種過敏情況一般是有家族史遺傳性的情況,比如,孩子的母親,或是父親會有這種情況。」說道這裡時,醫生停頓了一下。

目光完全不敢直視顧靖修,但卻是對著他試探性問道,「所以,我想請問一下,孩子的母親對綠豆這種食物過敏?還是您?您孩子之前一直是在那家做的定期健康檢查?方便的話,我們想看看孩子之前的健康檢查情況。」

醫生問完后,完全沒有覺得自己說的那裡有毛病,憑藉著第一感覺,這個冷的夠可以的人應該是孩子的父親!目光看向不遠處的院長,畏手畏腳的完全放不開的姿態,這幾位到底是什麼來頭!

對於醫生問的這些,顧靖修才發現自己對這個孩子的所有事情,一概不知,只不過是完全沒有想到,裡面那個孩子竟然會跟自己一樣,都同樣對綠豆過敏!『遺傳嗎?』

這個時候不僅想到回來前,唐婉婉醉酒的那句話,『我給你生了個孩子。』想起她當時那副模樣,心臟猛烈的抽動了一下。

一念之間,腦海里閃過一個念頭,那個孩子是自己的?但很快又否決了這個想法,因為可以肯定的是,在此之前,自己根本不認識唐婉婉,更別提發生了什麼!身體卻是不排除她的靠近,但這並不代表什麼!收回思緒,顧靖修開口說道。

「孩子的健康檢查資料,我會讓人掉過來給你。」富有磁性的聲音中一如既往的帶著生冷。

聽到他說的,醫生點了點頭說道。

「好的,那麻煩您了!」說著彎腰欠了一下身體,邁步便離開了。

剛才醫生說的,顧茂豐忍不住搖了搖頭,難道就這麼巧?嘖,總覺得這裡面有問題!瞥眼看著老三說道。

「要不你趁這個機會,帶她做個親子鑒定吧!搞不好,這個孩子還真是你的!」說著走到楊雪梅身邊接著說道。

「弄不好你很快就多個親孫女!」說道這裡臉上露出意思淺笑。

對於他的沒正經,楊雪梅也沒放在心上,只不過是這也太巧了點吧!巧的讓人有點不敢相信!就連甚少親近人的老三對於那個孩子的態度,也是另自己夠震驚的。

兩人哪裡像是第一次見面,弄的不知道的還以為是親父女呢!著一陣折騰,弄的自己一路上弄的是自己心驚膽戰的!放鬆下來后感覺道一陣疲憊!

不管怎麼樣,現在孩子是沒事了,自己都快被嚇掉了半條命,一大把年紀了,哪裡經得起這麼折騰!

這個時候小豆苗被推了出來,顧靖修邁步走上去,看著躺在擔架車上的小豆苗。

原本皙白精緻小臉上,此刻也布滿了紅點點,抬手摸著她小臉,看著她沉重的靠著氧氣罩呼吸,另外一隻手緊握了起來。

遠在另外一個地方的唐婉婉接待家裡電話說小豆苗被顧靖修接走後,整個人都感覺不好了!火急火燎的沖道機場買了最快一個航班的飛機。 此刻坐在飛機上的唐婉婉是坐立不安,搞不清楚為什麼顧靖修會把小豆苗給接走,心裡別提有多著急了,此刻很不的插上翅膀就飛回去~

然而這十幾個小時的飛行對於自己來說簡直就是精神上和肉體上的折磨,腦袋裡亂七八糟的,即便困到了不行,太陽穴隱隱作疼,閉上眼睛也睡不著!

這邊醫院,手裡拿著吊瓶的小護士,還是第一次還是見這麼高大挺拔硬朗英俊的男人,此刻滿臉通紅,用著蚊子般大小的音量說道。

「抱歉,現在需要儘快送孩子進監護室,您可以讓一下嗎?」說完羞的腦袋恨不得埋道胸口處。

顧茂豐眼睛閃過一絲精光,上前一步,為了轉移視線顧靖修注意力說道。

「要不,你現在給你未來丈母娘打個電話,告訴她孩子現在的情況,省的著急。」說著見他不可察覺的點了一下頭,心裡忍不住暗喜。

伸手摸了摸小豆苗的小腦袋瓜,然而摸了好一會兒也沒有縷下來一根兒頭髮,又怕被老三看出什麼,開口對小護士催促說道。

「趕緊去吧!」說著看了看自己的手,抬手給自己的手狠狠的拍了好幾下。

唐氏夫婦那叫一個著急,接到電話后就馬不停蹄的趕了過來,顧茂豐面帶恰到好處的微笑,禮貌的上前迎接到。

「抱歉,讓孩子在我們家裡出了這樣的事情!實在是不好意思。」說道這裡臉上露出真誠的歉意。

溫美芳一路上別提有多生氣跟著急,可看著顧家老二一臉真誠的樣子,還有十分禮貌的態度,自己板著臉也實在是不好斥責什麼,面色不是很好的問道。

「我們家小豆苗現在哪裡?我想去看看。」說著控制不住的流出了眼淚。

看著她這樣,顧茂豐禮貌性地朝老唐點了一下頭,開口說道。

「我現在帶二位過去吧!」說著率先走在前面引路。

這兩位可是老三的未來老丈人跟丈母娘,他不親自來接駕!讓自己提他來招待,合適嘛!合適嘛!

正在講電話的顧靖修見唐氏夫婦朝這邊走了過來,收起手中的電話放入口袋,邁步走了過去,微微沖他們點了一下頭,算是打招呼。

暖男獨寵小甜心 溫美芳此刻看到顧靖修別提多煩躁了,不想多看他一眼,走到重症監護室的玻璃窗前看著躺在裡面的小豆苗,眼淚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心裡別提多難受了!

老唐攔著自己老婆肩膀,讓她靠在自己懷裡,開口安撫說道。

「好了!別難受了。」

顧茂豐站在顧靖修身邊,微微側身靠近他,壓低音量小聲說道。

「我算是看出來了,你這個丈母娘現在對你可是意見頗大!你要是不趁機會好好安撫討好一下,估計以後你想娶她女兒就難了!」說道這裡臉上露出一絲賊笑意。

聽到他說的,顧靖修眼神中閃過一絲異樣,隨後像是什麼也沒有發生過一樣,深邃漆黑的目光透過玻璃窗看著躺在病床上的那個孩子! 唐建國安撫好懷裡的老婆后,目光順著看過去,見顧靖修目光一直停留在孩子身上,絲毫沒有挪動的跡象,清了一下喉嚨說道。

「今天小豆苗的事情,真是麻煩二位了!改天有機會,鄙人一定登門拜謝。」語氣中帶著禮貌又不失身份的客氣。

話都說道這份上了,剩下的不用說,想必他們應該也會提出回去了,然而顧靖修卻目光始終停留在孩子身上,過了大約幾秒鐘后,顧茂豐為了避免尷尬,帶著笑意說道。

「唐先生不必這麼客氣,今晚就讓老三在這裡守著吧!他對孩子喜歡的緊。」說著用胳膊肘捅了一下顧靖修的後背。

這話一出口,唐建國眼神中閃過一絲詫異,隨後來不及多想,開口回應說道。

「那多不好意思,我們留下來看著孩子就行了!」說著目光看向顧靖修,還真被他弄的有點摸不清頭腦。

顧靖修這個時候收回目光,目光看向唐氏夫婦這邊,英俊的臉上沒有一絲多餘的表情,開口帶著富有磁性的聲音簡便的說道。

「孩子醒了我會通知你們。」說完就沒有了下文。

聽到他的話,顧茂豐忍不住抽動了一下嘴角,面對著未來老丈人丈母娘,就不能多說兩句!臉上就不能多點表情……真是要人命,隨即臉上掛著笑意開口附和的說道。

「是啊!讓他留下來吧!我先送二位下去。」說著伸出手,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面對著這樣的架勢,唐建國也不便再多說什麼,點了一下頭,攔著自己不情願的老婆離開了。

凌晨三點半點鐘,唐婉婉的飛機降落在機場,司徒靜婷打著哈欠,看了一眼坐進副駕駛上的唐婉婉,見她臉色不是很好看,顯然是一副沒有休息好的樣子。

知道她現在應該是心急如焚,不過話說回來,小豆苗在顧靖修那裡又能怎麼樣!反正遲早都是要知道孩子的存在,何不趁著機會讓他們父女好好相處一下!

「現在要去那裡?」說著又打了個哈欠!啟動了車子緩緩駛入馬路中央。

唐婉婉打開手機看到一連串家裡撥過來的未接電話,點開簡訊看到內容后,臉色瞬間變得蒼白無色,心臟猛烈的抽痛了一下,抬手拖著頭縷了一下頭髮,身體無力的靠在座椅上。

「去旗峰路的武警醫院。」聲音中帶著低沉的沙啞。

聽到她的話,司徒靜婷臉上露出一絲詫異,開口問道。

「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啊?」說著伸手去摸她額頭。

扶開她的手,唐婉婉語氣中帶著一絲疲憊回應道。

「他們給小豆苗吃了綠豆的食物,過敏住院了!現在顧靖修在醫院守著。」說著手背搭到額頭上,頭一陣陣的泛疼!

司徒靜婷聽到她說的,還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踩著油門一路暢通無阻的來到了醫院,看著下車的唐婉婉說道。

「我就不上去了,改天我再看小豆苗。」

錦貓 聽到她說的,唐婉婉點了一下頭,然後邁步超醫院大廳走去。 來到重症監護室這邊,唐婉婉老遠就看到站在玻璃窗前的顧靖修,這人該不會一直這麼站在那裡吧?

看到這裡,煩躁的抬手抓了一下頭髮,上前,站在他旁邊,透過玻璃窗看著躺在病床上里的小豆苗,見她帶著氧氣罩,心裡一陣難受,醫生之前說過,這是遺傳,自己對綠豆不過敏,那就是顧靖修對綠豆過敏才會這樣!

小豆苗2歲時,自己經歷過一次這種事情,當時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見她身上起紅斑,身體出現抽搐現象,那個時候真的感覺到天都塌了一樣,送到醫院搶救,後面醫生說是食物過敏,現在想到那個時候,雙腿隱隱都在發軟。

此刻現在身體已經達到了極限,又困又又累,頭還隱隱作痛,腰也酸痛,可以說現在渾身上下都不舒服,再看著把自己當空氣的顧靖修,試探性的開口說道。

「要不你先回去休息吧!這裡我守著就好了。」說著留意觀察了一下他側顏。

聽到她說的,顧靖修只是用餘光瞟了一眼站在身邊的唐婉婉,收回目光,絲毫沒有要搭理她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