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就有了追擊衛長風到無盡林海的這一幕發生。

知道了對手的來歷,衛長風心裡的疑問並沒有少,問道:「你們是怎麼知道我什麼時候離開景雲城的?」

西河距離景雲城足有數百里遠,西河三雄的活動範圍並沒有包括景雲城,但是他們跟蹤堵截衛長風卻很準確,其中必然是有貓膩的。

武士垂頭喪氣地說道:「城裡有人給我們報訊的,但我不知道是誰。」

果然如此!

衛長風點了點頭,幕後的主使者針對他部署得很嚴密,如果不是他的實力足夠強橫,恐怕根本逃不過西河三雄和鐵血十七騎的追襲。

對方既然將方方面面都算計到,那麼肯定不會輕易地暴露出真身來。所以想要找到這位幕後真兇,無疑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就算他能夠擒下赫連飛,也不大可能順藤摸瓜將根底翻出。

衛長風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糾纏,而是詳細詢問起赫連飛三人的情況。比如對方的武道修為、擅長的功法技藝、性格脾氣等等。

雖然說衛長風已經成功地擺脫了西河三雄的追殺,反過來讓對方吃了個大虧,但他不會因此善罷甘休!

他不惹事更不怕事,任何人想要殺他,那就要有被他反殺的覺悟!

在衛長風的逼問之下。這名已經意志崩潰的武士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將自己知道的情況一五一十地吐露出來,讓衛長風對西河三雄有了不少的了解。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西河三雄吃了如此大的虧不會不想報仇雪恨,而他也想著和對手再較量一回,了解到這些情況無疑是很有幫助的。

吁~

忽然間,一聲低沉的呼嘯自遠處傳來,穿透林海驚起了無數的夜鴉。

衛長風心中一動,驀地站起身來,目光看向嘯聲傳來的方向。

這道嘯聲綿長蒼勁。內氣沒有積累到相當的程度是絕對發不出來的,而且嘯聲裡面包含著悲憤,更帶著一絲挑戰的意味。

這種感覺玄之又玄,但是衛長風不會判斷錯誤。

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嘯聲應該來自赫連飛,對方是在通過這種方式向他傳達自己的意念——有種敢戰否?

最重要的是,這種挑戰是單對單的對決!

衛長風聽明白了,所以他渾身的熱血都彷彿在瞬間變得沸騰,戰意瞬間攀升到了頂點,不假思索地仰頭長嘯。

你想戰?那就來吧!

衛長風知道對方有三人。三人都是先天境界的強者,修為比自己只高不低。

但經過前面的較量和現在逼供了解到的情況,他還真不怵對方的圍攻,就算是打不過。想要逃命也沒有絲毫的問題。

而如果赫連飛信守承諾,那就是他各個擊破的最好機會。

所以衛長風毫不猶豫地賭了!

他的嘯聲整整支持了半刻的時間,然後甩手丟出了兩顆火種。

在純陽罡氣的激發下,兩顆火石頃刻間爆裂開來,噴涌的火焰罩落在附近的樹叢里,頓時燃起了熊熊大火。


無盡林海里陰寒潮濕。所以不用擔心會引發森林大火,火石碎末燃燒的時間不會有多長,但是足以給對方提供方位指引。

不過為了安全起見,點燃臨時的篝火之後,衛長風丟下俘虜悄然退隱。

他在隱蔽黑暗中並沒有等待多久,樹叢燃燒的火勢漸漸變弱的時候,三道身影如離弦之箭般飛掠而至,停在了距離衛長風原來位置十幾步之外的地方。

「衛長風!」

那名虯髯大漢向前邁出三步,沉聲喝道:「出來!」

他當然看到了躺在林地上無法動彈的手下,但是他的注意力卻放在了四周。

同樣的,這位西河三雄里的老大也在防備著衛長風的偷襲。

到了現在,這名虯髯大漢對衛長風再沒有任何的小覷,視之為畢生的大敵!

「赫連飛…」

衛長風不慌不忙地自黑暗中步出,淡淡地說道:「你不在西河享福,跑到這裡來自找麻煩,又是何苦呢?」

「嗯?」


虯髯大漢的目光頓時變得凌厲無比,盯住了地上的那名武士。

如果不是對方的泄露,衛長風又怎麼會知道他們的底細?

那名武士也知道自己犯下了大錯,他縮著腦袋哀聲說道:「老大…」

轟!

武士的話還沒有說完,虯髯大漢忽然揮起右掌對準他凌空拍出,一股強勁的罡氣在剎那間重重地拍擊在他的身上。

「啊~」

這名武士的武脈被衛長風制住,渾身動彈不得,哪裡承受得住罡風打擊,身體驟然下塌,在凄厲的慘叫聲中失去了生命。

「鐵血十七騎…」

赫連飛收回手掌,殺氣騰騰地說道:「沒有叛徒!」

下一刻,他飽含著殺意的目光盯住了衛長風!

———————–(~^~) 雖然是自己親手殺了鐵血十七騎的最後一人,但赫連飛依然將這筆債算在了衛長風的頭上,現在的他已經拋開了所有的顧忌,要同後者決一死戰!

「小輩,讓你先出手!」

他用雙手握住大劍,劍鋒斜指天穹,劍體閃耀著淡淡的暗金色光芒。

這位虯髯大漢的氣勢陡然變得凝重固實,如山似岳堅不可摧,只是他眼眸中流露出的殺意,比劍鋒更加犀利!

「你想和我對決?可以!」

而衛長風卻沒有立刻出手,唇角泛起一抹淡淡的笑意,說道:「那你先必須要告訴我,是誰派你們來殺我的?」

赫連飛頓時愣了愣!

他壓根就沒有想到,衛長風居然在這個時候提出要求,剛剛凝聚提升起來的氣勢不知覺間被重重削弱,讓他的呼吸都有點不暢。

「這個問題,你下黃泉之後問閻王吧!」

赫連飛又怎麼可能如實告訴衛長風答案,他所乾的行當最重要的是信譽,如果沒有了信譽,那就不會有生意上門。

「出手吧!你不出手,那就讓我來!」

吼聲如雷,赫連飛再次踏步向前,準備向衛長風發出雷霆一擊。

「不著急…」

衛長風唇角的笑意不減,擺擺手說道:「如果你不回答這個問題,那麼很抱歉,我是不會和你拚命的!」

話音剛落,他的身形驀地向後閃掠,剎那間在原地消失得無影無蹤。


虛影遁離術!

在晉陞先天境界之後,衛長風將這門秘術修鍊到爐火純青的地步,瞬間移動的距離遠遠超出以往的數倍,在森林環境里更是有效。

西河三雄雖然是先天境界的強者,修為比衛長風還要更高,但是他們也無法破解虛影遁離術,把握不住衛長風的蹤跡。

這意味著只要衛長風不願意,赫連飛就算是想跟他拚命也做不到!

「等等!」

赫連飛無奈地咆哮了一聲。說道:「跟我們聯繫的人叫做陳洛,他是天魔宗的外門弟子,至於他的後面是誰我不知道,也不會去管!」

如果不是太想殺死衛長風。赫連飛也不會暴露出僱主,當然他只要幹掉了衛長風,相信這件事也不會泄露出去,那就沒有任何的問題。

天魔宗?

已經轉移到十幾步開外地方的衛長風聽著皺了皺眉頭——怎麼是天魔宗?

天魔宗和雲海門是誓不兩立的仇敵,衛長風曾經斬殺過多名天魔宗的高手強者。加上他手持朝陽斬邪劍,無疑是對方必殺的對象。

但是天魔宗想要對付他,完全可以派遣出門中的強者,何必要假手他人?

十有八九這名天魔宗弟子只是個幌子,真正的主使者依舊隱藏在黑暗中。

而赫連飛應該沒有說謊,他重新現身出來。

「那就接招吧!」

衛長風沒有再跟對方廢話,先前不過是以退為進而已,既然下定了決心,他的戰意就不會動搖。

話音剛落,他就大步朝著對手迫近。朝陽斬邪劍隨之揮揚而起。

僅僅只是眨眼的功夫,衛長風距離赫連飛不到十步,貫注了純陽罡氣的長劍猛然向前斬出一招長風斬!

朝陽斬邪劍瞬間透出赤紅的劍芒,炙熱的氣息朝著四面八方彌散,彷彿像是燃燒奔騰的火焰漿流,浩浩劍勢化為一道匹練般的劍氣筆直地斬向赫連飛。

「殺!」

赫連飛當然不會站著等死,面對衛長風迎面襲來的劍氣,他怒吼咆哮,竟然不避不閃地揮劍衝鋒,主動撞向了熾烈的劍芒。

轟!

下一刻。大劍猛地斬中了赤炎劍氣,兩股不同的力量猛烈碰撞,破碎的氣焰頓時四濺飛射,像是盛放的煙花照亮了周圍的林地。

「殺!」

赫連飛再次發出了怒吼。氣勢有增無減,他狠狠地撞開飛舞的炎火,像是一頭被激怒的犀牛,連人帶劍撞向衛長風。

這位先天強者的反擊如同他的性格,凶烈而狂猛!

鏘!

衛長風用一招守拙封擋住了對手的反擊。

守拙是無名劍法的第一式,劍招大工不巧重在守護。是純粹的防禦劍式,不管敵人的攻擊來自哪裡,都能嚴密堅實地招架抵禦住。

所以赫連飛的衝撞攻擊固然強悍霸道,也被衛長風牢牢阻擋住。

但是對手的力量極為駭人,兩把武器猛烈碰撞之下,他不由自主地向後退了三步,明顯落在了下風。

「殺!」

赫連飛得勢不饒人,第三聲「殺」喊出,突然雙腳騰空躍起,一招重斬對準了衛長風的頭顱斬落,大劍透出足足十幾尺長的凌厲劍氣。

這位虯髯大漢的劍法大開大合沒有多少變化,但是配合他本身的力量和氣勢,給人以極大的壓迫感,加上大劍本身的重量,每一劍都能打出千鈞之力。

哪怕是衛長風也不敢輕纓其鋒,當即施展出雲蹤步,閃移到赫連飛的右側方位,突然一招刺無痕刺向對方的腰肋!

這一劍衛長風純粹以速度取勝,赫連飛根本來不及閃避,立刻中劍。

但是他的護體罡甲看起來很薄,實際上非常堅韌凝實,朝陽斬邪劍僅僅刺入不到兩寸,還沒有碰觸到對方的衣物就無法再繼續深入。

赫連飛悶哼一聲,猛地扭身揮劍橫掃向近在咫尺的衛長風。

大劍帶起呼嘯的罡風,勢大力沉威勢十足,和前面同樣是硬碰硬的招數。

衛長風只能撤劍後退。

赫連飛穩住腳步,手中大劍呼嘯著追襲衛長風,重重劍影彷彿像是魏巍山嶽朝著他碾壓而去,劍勢一再暴漲!

衛長風立刻感受到了沉重的壓力,連身法速度都受到了影響,有種像是蝴蝶掉落到蛛網裡面的感覺。

赫連飛的劍法其實算不上有多麼高明強大,但是他施展出的劍勢卻非同一般,達到了巔峰甚至超過巔峰,自然而然地凝聚出了獨特的劍意。

而且這位西河三雄里的老大,把握戰機的能力極強,通過連續不斷地攻擊來給衛長風施加越來越大的壓力。

毫無疑問,這是一名真正的強敵!

——————————-(~^~) 在赫連飛的攻擊下,衛長風不斷後退。

這位西河三雄里的老大在劍法上有著獨到的技藝,他的劍勢能在戰鬥中不斷疊加累積,進而給衛長風施加以巨大的壓力,讓衛長風無法從容反擊。

在這樣的情況下,可以說赫連飛完全佔據了上風,也控制住了戰鬥的節奏。

通常情況下,面對如此不利的距離,衛長風最好的破局手段應該就是利用身法速度拉開雙方之間的距離,不跟對手正面硬拼,畢竟赫連飛的劍勢再強,籠罩覆蓋的範圍也是有限的。

但是衛長風卻沒有這麼做,他節節敗退只守不攻,無名劍法中的守拙連續施展出來,死死地封擋住對手的猛攻。

赫連飛越打越是順手,心裡不禁暗暗冷笑。

在他看來衛長風固然擁有著極高的天賦,終究還是太過年輕缺乏經驗,拋不開面子和自己博戰無疑是最大的錯誤。

但是表面上赫連飛不露聲色,穩穩地將自己的力量和氣勢提聚到巔峰狀態。

衛長風翻來覆去所用的劍招在防守上極為嚴密,哪怕是他也無法立刻攻破,不過到了量變產生質變的時候,就是前者的敗亡之時。

赫連飛現在所做到的,相當於往衛長風的頭頂上壓土,一層接著一層疊加起來,到最後足以將衛長風碾壓成齏粉!

通過這樣的戰術,赫連飛曾經戰勝過多名強敵,所以現在再次施展出來非常的嫻熟,他看著衛長風的目光就像是落入陷阱的困獸,眼眸里透露出一絲的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