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秦來到紀優陽位置旁坐下后沖著紀優陽點頭,表示飛機可以起飛了。

起不來的董雅寧,想找人問飛機起飛情況的時候,就看到過來的乘務員,正在回收她面前的空杯,「機艙門正在關閉,飛機即將起飛。」

「好。」董雅寧看了眼放在桌上的手機時間,幸好只是延誤了半個小時不算太久。

還未關閉的飛機門外傳進一聲輕細的聲音。

「現在廣播尋人,來自景城的紀冷冷先生,您的表弟阿棟在出發大廳的服務台等您,請您聽到廣播后迅速到達出發大廳服務台,也可以通過機場內任何一個服務台與我們取得聯繫。」

紀冷冷?

阿棟?

難道,小寶過來了?

不可能,他把小寶交給大哥了,大哥不可能會讓小寶跑出來,小寶也不可能跟梁棟一塊來機場。

直起身的紀澌鈞身體緩緩放鬆,正當他的後背準備靠回座椅時,再一次重複的機場廣播又傳進來了。

「現在廣播尋人,來自景城的紀冷冷先生,您的表弟……」後面的話還未說完,就因為機艙門關閉被擋在外面。

這裡除了他和紀總外,沒有多少人知道紀冷冷是誰,而聽見這三個關鍵詞的費亦行此時已經篤定就是木小寶和梁棟在機場走失了,費亦行擔心紀澌鈞會因為擔心要下飛機去找人,立即起身走到紀澌鈞旁邊。

在費亦行半蹲在紀澌鈞身邊的時候,收拾完杯具的乘務員笑著說道,「您好,飛機馬上要起飛了,請您回到您的位置上。」

「我知道了。」費亦行說完后,單手搭在紀澌鈞扶手上,壓低聲音說道,「紀總,我……」

看來費亦行也聽見什麼了,「我來處理,你先下去。」

「知道了。」

不知道紀澌鈞和費亦行在說什麼的董雅寧,一臉關心盯著那邊看。

費亦行回去位置后,紀澌鈞立即給紀澤深發信息問木小寶的事。

信息發出去以後,那邊遲遲沒回信息,眼看著飛機已經拐入跑道,紀澌鈞心急如焚,姜軼洋他們應該還沒起飛,可他已經把人交給大哥了,他不該插手這些事,但是他根本放心不下。

就在紀澌鈞準備給姜軼洋發信息的時候,梁棟的電話打進來了。

看來,真是小寶出事了。

紀澌鈞正要接電話,飛機加速滑行即將起飛,看到紀澌鈞拿著手機要打電話,董雅寧喊了句,「澌鈞啊,飛機要起飛了,有什麼事等到了那邊再打電話,你這樣開著手機很危險。」

紀澌鈞管不了那麼多了,就在他要接通電話時,手機電量不足自動關機了,紀澌鈞氣得將手機塞進座椅,解開安全帶就去找費亦行拿手機。

安全帶解開的時候,飛起從地面離開,身體失去平衡的紀澌鈞往後倒下,後背撞到扶手前端疼的紀澌鈞差點昏厥過去。

看到紀澌鈞摔下,董雅寧嚇得捂嘴尖叫,「澌鈞啊……」

右邊的南豐璇和南老太太看到了也倒吸了一口氣,這好端端的怎麼就摔下去了,紀澌鈞常年出差,這坐飛機更是家常便飯,不可能不知道飛機起飛的時候要系安全帶的,這到底是出了什麼事了? 溫柔點了點頭:"這樣啊,只不過,你覺得南宮瑾對你有感情嗎?"

葉紫涵頓時無語到極點,母親的關注點,怎麼就跟常人不一樣呢。

只不過,看見母親一副期待自己回答的模樣,她無奈的點點頭:"有啊,最多就是把我看成一個簡單無知的小女孩,她以為我會因為他的救命之恩以身相許,他想錯了,我不會,單單他喜歡了我嫂子十幾年,我都不可能相信,他會喜歡上我,我的腦子還是很清楚的,所以,媽,你以後就不要再給我亂相親了!"

"我不給你亂相親,那你倒是給我找一個女婿啊,你整天這樣單著也不是個事啊,你看看你哥的感情,多讓人呢揪心,早點定下來,我跟你爸爸也能早點省心,知道了嗎?"溫柔沒好氣的說道。

葉紫涵笑著點點頭:"好好好,我就早點找一個男朋友,帶著來見你跟我爸!"

溫柔輕哼了一聲:"這還差不多,我看時間也快下班了,我去給你們做晚飯!"

葉紫涵看著溫柔:"媽,您今天沒發燒吧,竟然親自做晚飯!"

溫柔挑了挑眉:"那可不是,只不過,我是幫廚!"

葉紫涵沒忍住笑了出來,這麼說,做飯的是爸爸了,那今晚可有口福了。

父親葉任海的飯菜做的,那可是相當不錯的。

溫柔看葉紫涵竟然笑自己,她給了女兒一個白眼,就下樓了。

葉紫涵無奈的笑了笑,看來,笑也不能笑了。

她回到房間,向著楚蕭的一步一步接近,又想到母親催自己找男朋友。

莫名的,她心裡就甜滋滋的。

葉紫涵笑了笑,又拿出手機,看了看她剛才跟楚蕭的聊天記錄,她笑的像個小傻子。

吃完晚飯。

楚蕭在危險上問葉紫涵,要不要出去玩。

蕭蕭風雨:晚飯吃撐了,我想出去走走,你要不要一起?

涵意襲人:我也剛吃完飯,但是,我不想跟你一起怎麼辦!

蕭蕭風雨:那就不一起了,我在你家別墅門口等你,你走遠了,我跟在你後面,也一樣能消食。

看著楚蕭的回答,葉紫涵忍不住捂著嘴笑起來。

她怎麼感覺,身份被揭穿了之後,楚蕭變得有點不一樣了。

以往,大神在她的心裡,那都是高冷范的,說話都是一字真言,一個字一個字的往外蹦,哪裡像現在的楚蕭啊。

所以,她根本沒有把兩個人聯繫在一起。

現在仔細想來,楚蕭怕也是害怕自己懷疑,所以才刻意的給她留下兩個不同的印象吧。

想到這裡,她就忍不住想笑。

涵意襲人:既然你想當我的跟屁蟲,那我也攔不住,只不過,這就要看你能不能跟得上我了!

葉紫涵說完,打開柜子,找了半天衣服,這才換好衣服,蹦蹦跳跳的下樓。

看著葉紫涵吃完飯還要出去,還一副春風得意的模樣。

正坐在沙發上和歐陽清凌聊天的溫柔,忍不住皺眉:"你這麼高興去哪裡啊,這都晚上了,要注意安全!"

葉紫涵點了點頭:"哎喲,你就放心吧,我會注意的,我不會走遠的,就是吃撐了,隨便在別墅周圍散散步,你就別擔心了!"

葉紫涵說完,就開心的向著外面走出去。

葉紫涵一走,溫柔就皺眉對歐陽清凌說:"清凌,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怎麼感覺這丫頭不大對勁!"

歐陽清凌笑著說:"怎麼不對勁,我感覺挺正常的啊,紫涵平時不就是這麼天真單純,沒心沒肺的樣子嘛!"

溫柔搖搖頭:"那不一樣,你知道我剛才看見她的第一眼,是什麼感覺嗎?"

"什麼感覺?"歐陽清凌好奇的問道。

溫柔開口道:"我感覺這丫頭談戀愛了,不然的話,一般人正常情況下,一天怎麼可能換三套衣服!"

葉紫涵吃驚的看著溫柔:"紫涵今天換了三套衣服? 鑽石豪門:總裁奪愛快準狠

溫柔點點頭:"可不是嘛,不光如此,我還覺得她神神秘秘的,像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一樣,最關鍵的是,她的笑容,彷彿能溢出春水一般,笑的太甜蜜了,以我一個過來人的身份看,她肯定有鬼!"

歐陽清凌想到住在附近的楚蕭,又想到楚蕭對葉紫涵的態度。

好像溫柔的猜測,似乎也不是並無道理。

她想了想,開口道:"那您打算怎麼辦呢? 將軍夫人在線直播忙

溫柔無奈的開口道:"這個女大不中留啊,這個我也沒有辦法強求,只不過,我就是想看看,勾走我女兒魂的,到底是個什麼人!"

歐陽清凌忍不住輕笑起來:"難不成您想跟蹤啊!"

溫柔給了歐陽清凌一個,你很聰明的眼神:"你說對了,我就是想去跟蹤!我正好出去散散步,你去陪辰辰吧!"

歐陽清凌無奈的笑著,看這個溫柔起身,找出墨鏡和口罩,拿著一個紗巾,把自己裹的嚴嚴實實,向著外面走出去。

歐陽清凌笑著起身上樓,她想了想,最後還是給葉紫涵提了個醒。

歐陽清凌:紫涵,給你提個醒,在你出去兩分鐘之後,你媽媽也出門了,她說你是談戀愛了,想看看對方是什麼人,小心點喲!

話說,葉紫涵從別墅里出來,就看見楚蕭站在不遠處。

她蹦蹦跳跳的向著遠處走去,楚蕭從後面跟上來。

楚蕭果然如他微信里所說,不遠不近的跟著自己,葉紫涵開心的整個人都飄起來了。

結果,看到歐陽清凌發過來的消息時,她差點沒嚇尿。

自家親媽居然出來跟蹤自己了,這簡直讓她想撞牆!

葉紫涵轉身,看了一眼楚蕭跟在自己五米左右的地方。

她伸長脖子看了看,發現母親並不在周圍。

她趕緊拿出手機,給楚蕭發消息。

涵意襲人:離我遠點,我媽出來找我了,她想看我跟什麼人出來的!

楚蕭看到葉紫涵的簡訊時,明顯臉色變了變,雖然天色已經有點黑了,可是,他的表情變化,還是很明顯的。

他四處看了一眼,似乎看見不遠處有一個黑影。

他站在原地不動了。

他低頭回了葉紫涵的消息。

蕭蕭風雨:你走吧,我不走了,我們兩個從相反方向走,你媽媽應該不會猜到的,你走幾步,等等你媽媽,跟她一起散散步回去吧,晚上一個人不安全。

看到楚蕭的消息,葉紫涵愣住了,他居然要走。

她轉身一看,楚蕭果然走了。

葉紫涵一時間,心情無比複雜。

她明明是想提醒楚蕭,注意點就行了,結果他轉身就走了。

她可以理解為,他是怕被她媽媽發現,所以才這麼小心翼翼的嘛。

可是,為什麼她的心情,一下子就不好了呢!

看見楚蕭越走越遠,似乎向著他家別墅而去了。

為了避開母親溫柔,他還從路的另一邊往回走。

葉紫涵的心裡,頓時悶悶不樂的,一點也開心不起來了。

她不知道這是為什麼,可是,楚蕭這個樣子,她真的有點生氣,他怎麼能這樣走了呢!

明明是他喊自己下樓消食的,現在變成什麼了嘛,葉紫涵一點也開心不起來。

她鬱悶的絞著衣服,向著遠處走去。

溫柔老遠看見葉紫涵,發現她居然真的是一個人在散步。

她皺眉,難道是自己想多了。

可是,這個丫頭散步就散步,幹嘛要換身衣服呢,這也怪不得她多想。

溫柔想了半天,也沒有想出一個所以然,只能認為是自己想多了。

萱殺 她快速的追上去,跟上葉紫涵:"涵涵,我還以為你約了朋友一起呢,怎麼一個人散步呢!"

葉紫涵轉身看了一眼溫柔,看見自家親媽帶著墨鏡口罩,用紗巾將她圍的嚴嚴實實,活像一個探子。

她忍不住皺眉:"媽,你這是幹嘛呢,過來監視我呢,我就是散散步而已,你至於嗎,你乾脆在我身上安裝一個監聽器算了!"

溫柔沒想到,女兒有點生氣了。

愛情嫁到 她忍不住皺了皺眉:"媽媽就是好奇出來看一看,你不至於生氣吧,再說了,如果真的你交了男朋友,難道你還不打算讓我跟你爸爸見他了,直接就跟著他跑了啊,真是女大不中留,現在還沒怎麼呢,就胳膊肘往外拐!"

葉紫涵生氣的看著溫柔:"媽,你在說什麼呢,誰胳膊肘往外拐了,我就是……就是下來散個步,你要是不相信,你可以問嗎,你幹嘛要喬裝成這樣跟蹤我!"

溫柔臉上的表情,頓時有些不自在。

她結結巴巴的開口道:"誰……誰跟蹤你了,我……我這也不是喬裝,只是覺得天黑了,有點冷,包裹嚴實一點而已,是你非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非說我跟蹤你,我能有什麼辦法呢,我也很無辜啊,況且,你說我跟蹤你,你有證據嗎,就這樣信口開河,信不信我現在就回米國,以後再也不理你了!"

葉紫涵有些無奈,她當然有證據了,歐陽清凌親自告訴自己的,能有假嗎?

只不過,嫂子也是好意,明白她小女孩,不好意思,不想讓父母知道,她的私事。

可是,她也不能賣了嫂子不是。

只是,看著母親明明就跟蹤自己,還一副問心無愧的樣子,葉紫涵想咬人! 藍貴人死了,這個消息一傳出來,闔宮上下一片驚訝之聲。

後宮的女人們有日子沒去瑞陽殿了,不知道她是個什麼情況?但在她們心裡,藍柳清是狐媚妖精,妖精哪能那麼容易死呢,平日里她們過去嘲笑譏諷,藍柳清總是一副兵來將擋,水來土淹的淡然神色,面容雖也憔悴,骨頭還是硬的,哪怕短吃少喝,再撐個兩年也沒問題。

當然也有人盼著她早死,早死早了,大伙兒都清靜,但事情不能做得太張揚,皇家的臉面還得維持,得想個萬全其美的法子,免得哪天露了餡,讓皇帝抓了把柄。

也有人不信,花貴人的境遇和藍貴人一樣,她還在苦苦撐著,藍貴人怎麼就死了呢?

一窩蜂的跑去看,剛到殿門口,就聽到裡頭傳來悲慟的哭聲,那是瑞陽殿僅存的兩個侍女在哭她們的主子。

斂了斂神色走進去,看到藍柳清躺在床上,大約剛斷氣,臉還沒呈灰青色,是蒼白的,腳脖子上還拴著那根鐵鏈子,鐵灰色的鏈子從袍子底下伸出來,連在床柱子上。

人死如燈滅,再有什麼恩怨也都放下了,宮妃們紛紛勸德瑪和卓麗,「節哀吧,打發人去報皇後娘娘了嗎?後事要怎麼操辦,得娘娘示下呀。」

德瑪哭得抬不起頭來,卓麗哭著說,「殿里沒人,勞煩兩位侍衛大哥去陛下和娘娘那裡報信了。」

宮妃們一聽,有些不悅,「你們也是不懂事,這事報娘娘就成,陛下日理萬機的,能操心這些……」

皇帝這段時間確實忙得夠嗆,正跟軍機大臣商議清繳北部哈庫部落的事,查赤那侯在邊上,看到阿滿在門邊探頭,他悄悄走出去,壓低聲音問,「什麼事?」

阿滿躬著身子答,「大總管,瑞陽殿那位沒了,您看這事……」

查赤那一驚,「沒了?怎麼會沒了的?」

阿滿低頭不吭聲。

查赤那嘆了口氣,瑞陽殿的事,他是知道的,原以為皇帝早晚會過問,但日子一天天過,皇帝隻字不提,大約也有那個意思,後頭的事,他索性就不報了,省得讓皇帝不高興,只是沒想到藍貴人這麼快就沒了。

他想了想,說,「不是什麼大事,後宮的事由皇後娘娘做主,陛下這裡,我抽空說一聲就行。」

打發走了阿滿,他回到屋裡,依舊在皇帝身邊侯著。一直等到皇帝商議完事,大臣都退了出去,他才說,「陛下,藍貴人今兒走了,娘娘……」

皇帝一臉茫然打斷他,「走哪去了?」明明鐵鏈子拴著的,能跑哪去?

查赤那愣了一下,發現事情大概跟他想的有出入,小心翼翼的說,「藍貴人沒了。」

果然,皇帝嚯一下站起來,厲聲問,「什麼叫沒了?」

查赤那心說,這要怎麼解釋,走了,沒了,都是死了啊。

還沒等他回過神來,皇帝已經往外走了,他忙跟上去,揚聲傳輦,皇帝卻稱耳不聞,大步流星轉出了垂花門。

查赤那愣怔了一下,一巴掌拍在大腿上,說了句,「完了。」

邊上的小侍從好奇的問,「大總管,什麼完了?』

查赤那沒好氣瞪他一眼,「滾一邊去!」

小侍從還稀里糊塗的樣子,「大總管,還傳輦嗎?」

查赤那懶得跟他廢話,拔腿就去追皇帝。

皇帝跨進殿陽殿的時侯,后妃們已經走了,看一眼,證實藍柳清已經死了就成,誰願意跟死人呆一塊啊,沒的沾了晦氣。

德瑪和卓麗還守在床邊哭泣,看到皇帝來,德瑪轉頭跪在皇帝跟前,哭著哀求,「求陛下賞我們主子一副好棺材吧。」宮后不見侍見的女人死了,很多時侯就是草席子一卷送到亂墳崗上去,或者隨便找個地方一扔就完事,沒幾天就被野狗吃得只剩下幾根骨頭,想想都害怕,德瑪知道以皇后對藍柳清的成見,她家主子說不定就是那種下場,主僕一場,她說什麼也要求副好棺材,讓她家主子入土為安。

頭磕在地上砰砰直響,皇帝卻看不到她,他死死盯著床上的女人,曾經那樣明艷,如今只剩了枯萎,蒼白的臉,烏黑的發,嘴唇有些發暗,像棗子熟透了的顏色,奇怪的是,這副模樣落在皇帝眼裡,並不覺得難看。

他一步一步走過去,在床邊坐下來,伸手摸她的手臂,肌膚細膩,但已經沒了溫度,他又去摸她的手,大概是瘦了吧,骨節越發分明,像用絲線連起來似的,一節一節的垂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