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鐺!」

見到慕風竟然還膽敢反擊,解天焱臉色微微一變,赤色重劍橫掃而開,帶著一種炙熱高溫將玄靈劍彈了開來。

交手之間,漫天劍花、劍芒舞動,各佔據著半邊天際,不斷閃動著的火花,讓得眾人看得都有些眼花繚亂。

周圍的無量劍宗弟子看看著兩人的交手,臉色也是變得凝重起來,因為他們發現,在面對解天焱的兇狠攻勢之下,慕風竟然沒有絲毫落入下風的跡象,其手中的一柄黑色巨劍,將解天焱所有的攻勢都擋了下來,而且反擊也頗為凌厲。

到了這個時候,他們這才明白,眼前這個慕風,和之前的李錦、史進不同,這個看起來毫不起眼的青蒼府弟子,已經具備實力,和在無量劍宗弟子當中排名第十九的解天焱相抗衡。

「鐺!」

又是一次交手,金鐵交加之聲響起,勁風漣漪席捲而開,慕風和解天焱的身體,都是退了數十餘丈,方才穩住身形。

「果然有些能耐,比起之前的兩個廢物強多了。」解天焱目光森寒的盯著慕風,緩緩的說道,他也是知道,若是自己不施展出一些底牌手段的話,恐怕還真的拿這個慕風沒有辦法。

「不過今日的交手到此為止了,我會讓你和之前那兩個廢物一樣的。」解天焱冷笑一聲,旋即其臉色猛然一沉,右手持著赤色重劍,左手之上,卻是印法變幻,隨著其印法變幻間,其身後的火海,卻是盡數的收斂入體。

雖然火海入體,但是此時的解天焱, 蔓蔓情陸 ,讓得其臉色,也是變得異常凝重起來。

顯然,解天焱要施展出其底牌手段了!(未完待續……)

… 「轟!」

下一霎,解天焱體內爆發出一種愈發強悍的玄力波動,如同風暴一般,席捲而開。

伴隨著解天焱印法的變幻,一片更為遼闊的赤色火海,再次在身後施展而開,而這片赤色當中,蘊含著一抹深邃的紫色。

解天焱渾身如同被火焰包裹一般,化為一個火人,散發出極高的溫度,讓得常人都是難以接近,就連身形,隱約間都是膨脹了一圈。

比武台周圍,諸多無量劍宗弟子看到這一幕,臉上露出興奮和欣喜之色,顯然,他們也是知道,解天焱也是施展出自己的底牌手段了。

「慕風,你的實力的確不錯,可惜修為太低,想要打敗我,還遠遠不夠。」

解天焱冷聲說道,然後一步踏入火海之中,下一霎,火海翻騰,整個比武台的溫度,驟然達到一個極為恐怖的程度,就算是周圍的眾人,都是能夠感受到那種炙熱。

「慕風,讓你見識一下,我無量劍宗的頂尖武學!」

低沉的喝聲,從解天焱的喉嚨當中傳出,炙熱火焰席捲間,赤色重劍之上,焰芒繚繞,可怕的波動,如同颶風一般在半空之中擴散開來,然後帶著遼闊赤色火海,重重的朝著慕風斬下。

這一劍,仿若可以斬斷蒼穹一般,給人一種難以抵擋之感!

空氣憑空炸裂開來,就連比武台的地面之上,都是悄然浮現出數道細微的裂紋。帶著火之意境的一劍,聲勢無比兇悍和駭人!

望著在眼瞳當中急速放大的赤色重劍,慕風能夠感受到一種極度的危險之感。這解天焱出手,絲毫沒有半點留情的打算,這一劍,足以使自己重創!

「呼!」

慕風深吸了口氣,聖日雷訣、玄雷天龍體和絕世化天經施展到極致,其身後血色漩渦也是陡然凝現而出,滔天血色玄力化為千丈血海。血浪澎湃間,傳出一驚人的恐怖波動。

慕風的眼神,閃過一種森冷如刀般的凌厲。手中的玄靈劍,驀然揮出,帶著一種無匹的威勢,血海席捲間。重重的轟向解天焱!

整個比武台都是劇烈抖動起來。地面之上的裂紋,也是以一種極快的速度,朝著四處蔓延而去。

在眾人震憾目光的注視之下,兩道驚天攻勢,也是在半空之中轟然怒撞!


「咚!」

血海和火海,幾乎是在頃刻間轟撞在一起!

當兩道凌厲攻勢重重轟撞在一起的時候,整片天地仿若都是陷入了一片寂靜之中,不過這種寂靜。只是持續了瞬間,便是被一聲巨響徹底打破。

在那血海和火海之中。各自有著一道血色劍芒和赤色劍芒凝現而出,轟然怒撞!

皮一下很開心[綜] ,在兩人的這種轟撞之下,都是崩裂開來,空氣爆炸,就連空間,仿若都變得扭曲起來。

「哼!」

慕風冷哼一聲,體內再度爆發出滔天煞意,解天焱所凝聚出的赤色劍芒竟是直接爆炸而開,血色劍芒呼嘯,將那片赤色火海都是生生撕裂而開。

血色劍芒,撕裂火海,然後在眾人的驚駭目光注視之下和解天焱劇變的臉色當中,狠狠的轟在了解天焱的身體之上。


「砰!」

血色光芒在火海之中爆發開來,璀璨耀眼,刺人雙目!

「贏了!」

一旁的蘇維激動的說道,慕風的實力,也是讓他頗為驚異,不知不覺當中,竟然強悍到了這種地步!

其它無量劍宗弟子臉色則變得有些蒼白,就連排名第十九位的解天焱都不是慕風的對手么?

不過慕風抬起頭,臉上卻沒有任何喜悅之色,反而是變得愈發的凝重,眼神當中,也是有著驚異之色湧出。

璀璨光芒淡淡消散,解天焱的身形逐漸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此時解天焱全身被火焰包裹,緩緩出現在半空之中,赤色火焰繚繞間,如同在其身體表面形成了一套火焰鎧甲!

炙熱的高溫在天空之上瀰漫而開,所有人的表情,都是一片愕然,剛才慕風那一劍,足以轟殺尋常半宗強者,沒有想到解天焱竟然擋了下來?

「解師兄威武!」無量劍宗弟子高聲呼喊道,都是變得興奮起來。

慕風凝視著半空之中的解天焱,然後視線落在了其身上的火焰鎧甲之上,眼中掠過一抹凝重和詫異,他察覺到了那火焰鎧甲,並不一般。

「呵呵,慕風,你真是厲害,把我的壓箱底牌都給逼出來了。」解天焱目光森冷的望著慕風,低沉的聲音淡淡傳出,任誰都能夠聽出其話語當中的怒意。

「火神甲?那是火神甲……」有名無量劍宗弟子打量著解天焱的火焰鎧甲,突然驚聲說道。

「真的是火神甲,沒有想到解師兄修鍊出了火神甲,恐怕現在其實力,應該能夠排進前十了吧。」

「解師兄隱藏得真深啊,就連火神甲都修鍊出來了。」

……

其它無量劍宗弟子面露詫異之色,紛紛議論起來。

「慕風,受死吧!」

就在解天焱話音落下之際,其眼瞳當中,也是閃過一抹狠辣之意,其身形也是在瞬間便是出現在慕風的面前,赤色重劍轟然劈出



赤色重劍仿若劈裂虛空,帶著凌厲的勁風,將慕風的身形盡數籠罩。

解天焱的速度,似乎在瞬間提升了不少,讓得慕風也是無法閃避,下意識的舉起玄靈劍,擋下這一劍。

「鐺!」

慕風能夠感受到,一種無法形容的恐怖力量透過玄靈劍傳入體內,就連手臂都是震得發麻。玄靈劍差一點就脫手而出,其身形也是倒射而出,重重落在地面之上。

「解師兄威武。解師兄威武!」周圍的無量劍宗弟子都是齊聲喝道!

看著這一幕,蘇維臉色慘白,這個解天焱的實力真是太強了,恐怕同階強者之內,罕遇對手,更何況慕風的修為,還只是達到逍遙境初期大圓滿頂峰。

「噗嗤!」

慕風緩緩站了起來。吐出口鮮血,目光卻依舊是冷冷望著半空之中的解天焱。

此時解天焱的臉上,露出了得意之色。嘴角之上也是划起一抹譏諷的弧度,說道:「實力雖然不錯,可惜還不是我的對手。」

剛剛說罷,解天焱眼神當中閃過一抹冷意。沒有絲毫的猶豫。身形一動,便是再度朝著慕風掠為,赤色重劍之上,火焰繚繞,散發出一驚人的高溫,顯得殺傷力十足。

解天焱眼神當中的猙獰之色愈發的濃郁起來,一劍劈下,只見得那赤色重劍之上。火焰憑空暴漲,隱隱間形成了一道火焰之劍。

這一劍。若是轟中,足以讓慕風在床上躺個一年半載。

「去死吧!」

解天焱面龐猙獰,渾身散發出一種驚人的煞意,這一劍,必讓慕風受到重創。

赤色重劍在慕風眼瞳當中急速放大,而慕風的眼神當中,也是掠過一抹狠意,心中悄然響起一道輕聲。

「解封!」

緊接著,解天焱便是見到,在慕風的身體表面,有著刺目的血光瘋狂的閃爍著。

「轟!」

一種驚人的血色煞意,從慕風體內席捲而開,在其身後,化為一片愈發濃郁的千丈血海,而慕風的雙眼,也是瞬間便得血紅起來。

慕風雙手緊握玄靈劍,望著那赤色重劍,刺目血光在玄靈劍之上瘋狂凝聚。

一道數百餘丈大小的血色劍芒凝聚而出,如同從虛空穿越一般,出現在眾人的面前,隨之散發的,還有無窮的血色煞意和可怕的殺戮氣息。

殺戮之劍!

「不就是火神甲么?我給你破了便是!」

慕風低沉的聲音傳盪而開,沒有絲毫猶豫,一劍劈出!

「轟!」

當刺目血光在玄靈劍之上凝聚到一個極點之際,便是在無數道震撼的目光當中,和那解天焱的赤色重劍轟撞在一起!

「鐺!」

驚天的金鐵之聲,在天地之間響徹而起,就連比武台的地面,都是瞬間爆裂。

血光和火焰,瞬間撕裂了空氣,帶著無匹的狂暴波動,猶如兩顆隕石一般,重重轟撞在一起。

整個比劍台,都是劇烈的顫抖了一下,血海與火海,在天空之中瘋狂的席捲開來。

血色劍芒和火焰之劍,僵持在半空之中,雙劍的周圍,散發出的那種恐怖波動,令得在場所有人都是臉色劇變,就連空間,都是隱隱間變得扭曲起來。

解天焱臉色陰沉,他沒有想到慕風竟然還能夠擋下自己的這一劍,而且他能夠察覺到,慕風的氣息,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在暴漲,而那種殺戮氣息和血色煞意,令得他都是心悸不已。


「你是絕對不可能打敗我的。」

解天焱厲聲喝道,雖然他在無量劍宗弟子當中排名第十九位,可是其真實實力,已經能夠進入到前十之列,因此他絕對不相信,慕風能夠憑藉逍遙境初期大圓滿頂峰的修為打敗自己。

隨著解天焱的厲喝聲,一道道火焰玄力不斷的從其體內湧出,然後注入到赤色重劍之上,使得火焰之劍愈發的強橫起來。

望著變得愈發強橫的火焰之劍,慕風血色的雙眼,閃過一抹冰冷的煞意,一種毀滅性的波動,也是從其體內爆發開來。

「轟!」

隨著一聲驚響,解天焱的火焰之劍頓時爆裂開來,而血色劍芒,仍然帶著一種無可阻擋之勢,狠狠的劈在了解天焱表面的火神甲上!

「不可能!」

而在血色劍芒落在解天焱身上之際,其臉色也是頓時劇變,臉龐之上湧出一抹駭然和難以置信之色,因為他能夠察覺到,一股極為可怕的力量和能夠侵蝕人心神的殺戮之意,如同火山爆發一般,朝著體內傾泄而來。

「喀嚓!」

只聽得一聲輕微的爆裂之聲,眾人便是見到,解天焱表面的火神甲,竟然是爆裂出一道細微的裂紋,而隨著這道裂紋的出現,如同引起了連鎖反應一般,只是數息之間,那堅不可摧的火神甲便是布滿了觸目驚心的裂紋。

「砰!」

解天焱表面的火神甲終於是徹底的崩碎開來,一口鮮血狂噴而出,其身形也是如同斷線的風箏一般,倒射而出,然後重重落在地面之上,在那比武台破碎的地面之上,搽出一道百餘丈的深痕。

鴉雀無

聲!

所有人都是獃獃的望著比武台,眼中充滿著驚駭之色!

他們都是難以置信,明明是解天焱處於絕對優勢,正要一劍將慕風轟成重傷,不料局勢瞬間逆轉,慕風爆發出一種驚人的力量,不僅挽回了頹勢,反而是將解天焱轟成重傷。

「真是個變態!」

不僅是無量劍宗弟子目瞪口呆,就算是一旁的蘇維,都是驚得合不攏嘴,看著慕風那驚天一劍,讓得他半天之後,也是吐出了五個字。

「這個慕風,怎麼會這麼厲害?」半晌之後,無量劍宗弟子這才回過神來,眼中仍然是殘留著震撼之色,先前慕風這一劍,恐怕能夠和偽宗強者相提並論了。

在滿場寂靜之際,無量劍宗弟子的目光也是轉向了比武台的地面之上,只見得在破碎的地面,有著一道百餘丈的深痕,而在深痕的盡頭,已經是崩塌成一堆廢墟,而在那廢墟之中,有著一道狼狽的身影,躺在那裡,口中不斷的傳出陣陣痛苦的呻吟之聲。

正是解天焱!

此時的解天焱,渾身都是鮮血,氣息極度萎靡,顯然剛才慕風的那一劍,給他造成了極大的重創。

望著躺在地上不斷呻吟的解天焱,慕風冷聲說道:「不堪一擊!」

聽得慕風此話,解天焱緩緩扭過頭,望著慕風,臉龐頓時變得扭曲和猙獰,眼神當中有著怨毒和暴怒之意涌動。

只是現在他就算是動彈一下,都是極為困難,更別說再度出手。不過他頗為不甘,沒有想到自己會敗得如此徹底和乾脆!

慕風看了一眼凄慘的解天焱,身形一動,便是掠到蘇維身邊,說道:「蘇師兄,我們走吧。」

媽媽,我會帶你回家!

「呵呵,打傷了我無量劍宗四名師弟,就想這樣走了么?」(未完待續。。)

… 「呵呵,打傷了我無量劍宗四名師弟,就想這樣走么?」

一道冰冷的聲音,傳了過來,讓得所有人都是一怔,然後目光都是朝著聲音的源頭望去。

慕風也是停下了腳步,轉過身,視線同樣朝著聲音源頭望了過去,只見得一名灰袍身影凌空而立,臉龐清秀而年輕,不過從其體內,卻是不斷有著一道道強大的令人呼吸都有些困難的波動,緩緩的散發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