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呀,誰不知道生命的寶貴,誰又願意爲了一個並沒有什麼關係的人,而把自己至於危險之中?

可回答唐婉君的,卻是凌峯堅定的眼神,不說潘若琳是其好姐妹,單單說任務這一方面,凌峯就沒把自己的搭檔丟下獨自求生的習慣!

只見凌峯在望着唐婉君的一瞬間,身體隨之動了!猶如黑夜裏的獵豹!輕盈,卻又迅速!


等等!又是……又是那種感覺!在躍起的一瞬間,凌峯只覺得自己的身體突然變輕了,就好像這個身體被人托起一樣,四周似乎無形之中形成了一小股能量團,等待這自己的命令…… 此時的唐婉君並沒有再去注意這些,而是靜靜的看着凌峯的身影微笑着,她分明感覺到倆顆滾燙的水珠從眼角滾落。

此時行動中的凌峯忽然感覺到有一滴水珠滴在了自己的臉上!

恩?難道下雨了?凌峯心中也就是那麼一疑惑,並沒有多想,被雨淋總比被槍子淋要好得多!

也在同一時刻,“義會”的人也探出看窗口,先是左右看看,他們不傻,能夠在六樓的窗戶外面殺人,不是在一副在窗戶左右,難道還真是飄在天上啊!

見左右沒人,探出窗戶的幾人才向上下望去!

這一望,不要緊!可當他們心中有鬼的時候望,那事情就大條了,只見一個詭異的身影在自己的頭上飄來飄去!

有一個人甚至嚇得手一抖直接丟掉了搶,驚呼一聲“鬼啊”然後直接就暈過去了!

“在樓上!追!”虎爺不是傻子,這都猜不到,還能混“義會”當家嗎?

現場,留下了幾個人,剩下的在虎爺的一聲令下之後便紛紛的涌出了六樓直接衝上頂樓!


其實虎爺不傻,但也聰明不到哪裏去,就剛剛這個情況幹嘛要一股腦的全都呆在六樓呢?

隨便派幾個人,到七樓,八樓,甚至是頂樓, 一胎雙寶:老公大人體力好 ,那凌峯才真正的死定了!

不過此時的凌峯不會再給他們機會了!

因爲此時的凌峯已經到了樓頂了!

見到凌峯上了,唐婉君立即迎了上去,抓住了凌峯的手,她的目的也只是想扶着凌峯罷了!

“嘶……”唐婉君的這個舉動立即讓凌峯倒吸了一口冷氣!

“怎麼了?”唐婉君沒有想到凌峯會這麼大的反應,加大了扶着凌峯的力度,有些緊張的問道!

此時的凌峯哪裏還說得出話來啊!舉起了自己的左手,拼命的指着自己的右手!

隨着凌峯手指的方向,唐婉君望了過去:“啊……”唐婉君驚叫了一聲,立即鬆開了手:“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你沒事吧……“

沒事?沒事我會這麼大反應!凌峯冒着冷汗瞪着唐婉君,好在手上的槍手並沒到打在骨頭上。要不然就算自己有特異功能,恐怕也得要一兩個月的修復才行!

撕下了一塊布,凌峯在自己的傷口附近紮了兩個結,以防自己會因爲短時間的血液流失而虛脫!

“抓緊時間,先把門鎖死,然後在看看能不能找個地方下去。”做完這一切,凌峯立即命令道!

這次確實是命令!

不過這一次,唐婉君卻沒有再反抗!

其實在她心裏還是出現了小小的歉疚的,要不是她喊了那麼一嗓子,也不會出現這樣的狀況!更不會還得凌峯受傷!

之所以只是小小的歉疚那是因爲如果凌峯不對自己那樣……那自己也不會喊了啊!

對,還是他自己惹的禍!

對!沒錯,就是這樣的!

唐婉君一邊想着,一邊向頂樓的通道門靠近!剛剛靠近,就聽見就聽下邊有雜亂的噼啪腳步聲,還有白亮的手電筒光晃動着。

“媽的,來得挺快,快,鎖起來。”凌峯立即提醒着,並迅速的打量這四周,試圖找一些掩體!

不過讓凌峯無語的事情是這天台,除了一個蓄水池和幾個自來水管道之外真的可以算是空空如也!

躲進水箱?

不行,太冒險了!如果被發現的話必死無疑!

束手就擒?

唐婉君或許不會死,但自己必死無疑!

“怎麼辦?他們在撬門了!”看見凌峯愣愣的站在天台的中央,唐婉君焦急的提醒道!

冷靜……冷靜……對了,拖!這裏發生的槍戰, 名師傾城,棄婦太放肆 !自己只要拖到警察趕到就行了!

“砰砰砰……”就在凌峯決定無論如何也要拖到警方趕到這裏的時候,鐵門處突然想起了幾聲噴子(老虎槍)的聲音!

不行,拖不了了,連噴子都用上了!

“靠!不管了,賭一次了!”

凌峯喃喃了一聲,三兩步走到了唐婉君的身旁,一把就牽起了唐婉君的手!

“唐警官!你怕死嗎?”凌峯的雙眼盯着唐婉君!

“怕!”

“……你倒是很誠實。”不過想想也是,死,誰不怕啊! 凌峯說完又怔了怔,再次盯住了唐婉君的眼睛:“那你相信我嗎?”

有些疑惑的看着凌峯,不知道現在這個時候他還問自己這些無聊的問題幹嘛!

難道是知道要死了,要向自己表白?

如果是的話,自己答應還是不答應呢?

不行不行,你想什麼呢唐婉君,他可是你好姐妹的男朋友!你這不是當破壞別人家庭的小三嗎?

要是他是真心喜歡我的呢?要不然他本來可以自己走的,幹嘛還冒着生命危險上來救我?

其實他這個人嘛!除了有些自大,和好色之外也沒什麼缺點,特別是他優點還是挺多的……

……

如果此時的凌峯知道這丫頭這個時候心裏面在想着這些東西的話,不用虎爺上來了,他直接就氣得吐血身亡了!

“恩,信!”唐婉君的聲音嚶嚀無聲!

“好,那就好!”只見凌峯迴了一聲之後,立即拉起唐婉君就往天台的邊緣跑去!

“啊?去哪?”原以爲凌峯還會接下去問下那什麼來的,沒想到凌峯拉着自己就跑,這是幹嘛啊?

“跳樓!”


“哦!啊?”唐婉君倒吸了一口冷氣,三步兩步跑到天台的邊沿,低頭一看下邊。

八層,不高。按每層三米的平均距離算也才二十四米,最多不超過三十米,可唐婉君往下一望,只覺得頭暈目旋,腿腳發軟,這跳下去,基本沒有活命的希望。

“你……讓我跳?”唐婉君真懷疑這傢伙是不是嚇傻了說胡話。

“不是我讓你跳,是我陪着你跳!”凌峯沒時間和唐婉君解釋那麼多!

殉情?沒想到我唐婉君第一次談戀愛,還只是剛剛在開始的就已經混到要殉情這麼悲慘了。

“砰!”又是一聲巨響,一人寬在的鐵門應聲倒下,接着莎莎莎莎的就涌進了一大堆的槍手。 人這一生要做的,要經歷的,一切的一切都是命運的安排!

很多人隨了命運!

但總有那麼極小部分的人相信,我命由我不由天,這其中就包括凌峯!

前世的凌峯,沒有親情,沒有愛情,從生到死都只有一個信念,那就是完成上級所交代的任務!

但這一世卻不一樣,這一世他有了愛情,有了友情,有了一個普通人所擁有的一切,也有了不是普通人所擁有的特異功能!

外星大佬敲可愛[娛樂圈] ,他的運氣很好,至少比一般人要好上許多!

而這一次,他決定賭一把!

賭什麼?

賭自己和唐婉君兩人從這將近三十米高的地方跳下去還能活着!

見到虎爺帶頭衝了進來,凌峯沒再猶豫,第一,虎爺認識他,如果讓他見到了他的臉,他不想給秦筱筱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第二,這虎爺看起來對這一次的交易非常看重,也是,這可是關係着幫派生死存亡的事情,哪個會不看重!

他已經紅了眼,在這樣時常會被警方臨檢的地方都敢用上噴子這樣的武器,可見他已經豁出去了!現在估計就是報出唐賀的名頭來,虎爺也不會就此收手了!

“走!跳!”牽起唐婉君的手,凌峯一躍,跳上了圍欄上!


極度的驚恐中的唐婉君,根本沒有聽到凌峯說話,被凌峯這麼突然一帶,有些踉蹌的再次撲上前去:“啊……不要,要跳你跳,大不了我跟他們拼了,反正都是死,我不跳。

“拼?你有槍嗎?你有人嗎?你……”

“啪……嘭嘭……”

還沒等凌峯勸完唐婉君幾聲槍聲就在離兩人身後不遠處響起,沒有回頭,因爲凌峯知道這虎爺一定是認爲自己兩人已經是甕中之鱉了,所以是故意放空槍的,要不然這麼近的距離沒理由這幾槍打不中自己!

“你們是誰,爲什麼在這裏?”果然,虎爺的聲音響了起來!

危險盡在咫尺,凌峯不再猶豫,沒有理會一旁還在驚慌之中的唐婉君,一把攬住了唐婉君的***,調動全身的力量,一腳猛的一蹬地面,這一瞬間爆發力達到了極至,天台邊沿的水泥都被他踩碎,悉悉索索的散落下去。

凌峯凌空了,而且是緊緊的抱着唐婉君!

這一刻。小夥伴們都驚呆了,誰也不願去相信一個人的立定跳高居然會那樣的高,而且還是附帶着一個人!

然而還沒等他們反映過來,兩人便開始往下掉!

“快,去看看!”虎爺一聲令下,所有人呼呼向前,“下去幾個人,摸摸情況,千萬別被人看見!”

此時的唐婉君,臉色已經慘白一片了,原本以爲凌峯會在抱完自己以後再給自己來一個親密的吻,就像是上一次在警局一樣!

可沒想到吻,還沒等來,唐婉君卻發現自己瞬間被一股大力一提!整個人居然凌空了!

再往下一看,嚇得她立即將手腳並用,見凌峯箍的緊緊的,整個人就像是掛在凌峯身上一樣!

又是那種感覺,那種可以主宰大自然一切的感覺!

不管了,既然跳了,那就必須賭!

一手緊緊的環住唐婉君的纖腰,另一隻手有節奏的擺動,呼吸調勻,心跳調穩,儘量讓自己的精神在短時間內集中!

突然,凌峯感覺到了!

一股特別的能量瞬間充斥這他的血液,周圍原本紛亂無章的風瞬間平靜的像是找到了軌道,開始圍繞這凌峯兩人快速的旋轉着!並慢慢的減緩着兩人下墜的速度!

“這……這是……”

“別說話!抱緊我,要不然掉下去我可不負責!”凌峯的話語中帶着些恐嚇!


當然,其實凌峯是想轉移這小丫頭的話題,就像當初李應成在要告訴自己特異功能的事情時自己要陳怡蕓離開一樣,她們只是普通人,有些事情凌峯不想連累她們!”

一聽凌峯說回掉下去,小丫頭真的怕了,又緊了緊抱着凌峯的手腳!

如此的親密接觸,瞬間讓剛剛定下心的凌峯,突然感覺到一陣氣血上涌,視線下移看着唐婉君雪白挺直的粉嫩頸子,輕磨着她俏麗柔滑的俊臉,感受着她軟軟腹部傳遞來的微微熱量,還有那淡淡的女兒香氣,特別是兩座偉岸的山峯和那私密緊緊的貼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