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夏琳的昏迷,天空上那密佈的濃雲也在瞬間消散的無影無蹤。

雲開月現,經過了暴雨的洗禮,崇慶市的夜幕格外的清澈明亮,星光遍灑在崇慶市每一寸土地上,讓整個晚上都擔心受怕的民衆們,終於迎來了安寧。

雖然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所有都知道,結束了,他們安全了。

看着地上躺着的兩個人,普念先將夏琳從地面上抱起來,對方局長說道:“先去你安全局的基地。”

方局長點了點頭,將葉荒也抱了起來。


看着已經變成一片廢墟的夏家,普念悠悠的說道:“這個爛攤子,哎……”

……

……

今天夜晚所發生的一切,註定要被封鎖其真正的消息。安全局給予普通民衆的解釋,是夏家遭到了****的襲擊,其目的是爲了夏家龐大的財富。

崇慶市近來發生了很多怪異的事情,這種解釋已經不能讓人信服,但即便如此,安全局依舊不打算將武者和異能者的存在公之於衆,能夠多隱瞞一天,就多隱瞞一天。在什麼都不知情的情況下,民衆們至少能無憂無慮的繼續多生活一天。

所有的武者,都被安全局安排到了安全的地方,過了明天,他們就會各自回去自己的門派,將今天夜裏所發生的一切,都告知門派長輩。

今晚發生的事情,將會對以後武林的局勢造成怎樣的影響,此刻還不得而知。

在安全局的基地內,所有尚在崇慶市內的各大門派勢力的掌門人或者代理人都被方局長召集在此。

以普念,張衡之以及方局長這三個位高權重,修爲又極爲高聲的絕世強者爲主導,正在召開一場緊急的會議。

“就結果而言,夏琳在今夜已經蕩然無存,夏家的家主被雷家劫持,夏家其他人也在這場浩劫之中死傷慘重,其他門派的人也多有傷亡。”崇慶市分局的專員張懷林向方局長報道道。

這是一場對於所有門派而言,都可以說是災難的事件,在今天夜裏死去的武者,人數在一百以上。

一片沉默的默哀之中,喬家的四當家喬越樑突然說道:“我想知道,夏家的那位二小姐,情況如何了。就今天夜裏的情況來看,對崇慶市造成最大破壞的,怕是那位發狂的夏家二小姐。”

可以說,慘死在夏琳手中的武者,絲毫不比在於雷家的戰鬥中死去的人少。

有喬越樑發生問責,其他人也紛紛附和。

“是啊,那位夏家的二小姐瘋狂的屠殺,她必須站出來給大夥兒一個交代。”

“殺人者理應償命,就算她是夏家的二小姐也不能例外。”

“如果我沒有看錯,夏家的那位二小姐,已經被普念禪師,張真人以及方局長控制了吧!請將她交出來,交由我等處置,我們必須爲慘死在她手中無辜的同門討回一個公道!”

“交出夏家的二小姐!交出殺人魔頭!”

“交出夏琳,交出殺人魔頭,爲死者討回公道!”

羣情激昂,義憤填膺,對夏琳討伐的聲音,一時間達到了巔峯。

今天夜裏,這些武者心中的悲傷和憤怒,如同找到了一個宣泄口一般,將所有的怒火都發泄在了夏琳一個人身上。

普念與方局長相視一眼,這種情況他們早已經料到了。他們雖然有意保護着夏家的最後一絲血脈,但是民意難違,縱然是他們也可能與大衆的意志相違背。

方局長對一個安全局的執行官揮了揮手,說道:“將夏琳帶過來吧。”

不多時,一個玻璃艙籠被推送了進來,夏琳就躺在那艙籠之中,昏迷不醒。

衆人看着艙籠中沉睡着的女孩,眼中都是熊熊燃燒着的怒火。

“殺了她!讓她爲死去的同門陪葬!”

“對!殺了她!讓她付出代價。”

在議論聲中,會議室的大門突然又被人推開。

衆人向着推開的大門望過去,只看到葉荒走了進來。

葉荒身上的傷勢雖然得到了治療,但是他的臉色卻異常的慘白,虛弱的好似隨時都會倒在地上昏迷過去一半。

看到葉荒過來,普唸的眉頭微微一皺,說道:“徒弟,你怎麼過來了?”

葉荒步伐堅定的走到夏琳沉睡着的艙籠面前,他的眼神異常的冷峻,他緩慢的環顧了一圈在場的所有人,冷聲說道:“想對夏琳動手,除非踏過我的屍體!”

在場之中,比葉荒強大的人不在少數,但是葉荒帶着無比堅決的聲音說出的這一句話,卻讓很多人感覺到了一絲的懼意。

姜家的大小姐在此刻站了出來,她不悅的瞥了葉荒一眼,雖然望向普念說道:“普念禪師,他是你的徒弟對嗎?如此不明事理,難不成他打算與在場的所有人作對嗎?”

得知葉荒是普唸的徒弟,一些人眼中露出了驚訝的神情。

“既然是普念禪師的徒弟,前途定然不可限量,可不要在這裏自毀前程,快快讓開!”

葉荒對衆人的問責,不爲所動。

就在這時候,吳溫柔和姜寒也衝進了會議室內。

他們本來都守在夏琳的身邊,可是突然間兩個執行官走過來將夏琳帶走,葉荒不顧身上的傷勢還未痊癒,就匆忙的趕了過來,她們兩人也緊跟其後的過來。 看到現場的情況之後,吳溫柔與姜寒都站在了葉荒的身邊,與葉荒一起攔在了夏琳的面前。

“溫柔!不要胡鬧!”衆人之中,吳傲走出來喝聲說道。

“不!父親,你們不準傷害夏琳!”

“一個普念禪師的徒弟,一個吳家武館的大小姐,好啊,沒想到還有這麼多人護着這個殺人如麻的女魔頭!”有人冷聲的說道。

“今天這個女魔頭,必須死在這裏!就算你們攔着,也沒有用!”

有人已經提起了力量準備直接對玻璃艙籠動手,葉荒擋在了那人的面前,神情冰冷的說道:“你敢!”

被葉荒的眼神瞪着,那個抱丹境的武者居然感覺到了一絲壓迫,他退後了一步,身上提起的力量也消散了幾分。

“你,你真的打算與在場所有人爲敵不成!”

“如果你們想試試我的決心的話!”葉荒說道。

這個抱丹境的強者怒火中燒,卻又不敢真的對葉荒動手,普念在場他要是敢傷害到葉荒的一根毫毛,只怕自己的下場只會更加的悽慘。

少林寺中其他的僧人都很講道理,唯獨達摩院這一脈的人是出了名的不講道理的護短,你要是敢傷害到他們護着的小崽子,那麼他們不分青紅皁白,先將你收拾一頓在說。

想當年,普念一個叫做苦禪徒弟下山歷練的時候,江湖上一個三流的小門派欺辱了苦禪一番,惹得普唸的師弟下山,直接將那個門派給打散了,也就是那一次,達摩院護短的名聲就此流傳開來。

在場之中,可沒有多少人敢招惹少林寺,普通的小門小派不敢,就連姜家喬家都在這個時候保持着沉默。

七大宗門,除非真的到了必須做出選擇的分歧點的時候,都是儘量保持着相互不衝突的態度。一方態度十分堅決的時候,只要沒有觸及另一方的底限,他們都不會做出什麼反對的意見。

也就是這樣,七大宗門才能夠保持着平和,存在於如今武道已經逐漸衰落的時代。

看到葉荒如此堅決,普念無奈的搖了搖頭,他站出來說道:“諸位武林同道,現在可不是我們鬧內訌的時候。”

同樣爲葉荒扯開話題的還有安全局的方局長,他說道:“普念禪師說的不錯,當務之急,並非討論如何處置夏家的那位二小姐,而是如何應對雷家。雷家如今可是已經掌控到了破壁基因的核心,就連夏家的家主,也被他們擄走。破壁基因擁有怎樣的威能,今天晚上在場的諸位都已經見識過了,如果讓雷家將破壁基因研製成功,將會對整個武林造成怎樣的破壞,諸位仔細想想吧。”

此話一出,激昂的討伐聲頓時間就冷靜了下來。

確實,如果讓雷家將破壁基因成功的研製了出來,以雷家那羣狂徒,在加上生命法庭的那羣瘋子,只怕武林將會面臨真正意義上的浩劫,到時候每個人都無法倖免。

事情有輕重緩急,在爲死者找回公道與維護活人生存的機會對比下,衆人都選擇了後者。

“雷家的餘孽隱居了二十多年,沒有知道他們究竟在何處。”

“看來,我們必須調動一切的力量,尋找雷家的蹤跡了!”

看到衆人已經改變了話題,姜家大小姐蹙起了秀眉,今天慘死在夏琳手中的姜家弟子,少說也有七八個,她心中的這一口惡氣必須找到發泄點。

她高聲說道:“誠然,對付雷家是當務之急,但這個夏家的女魔頭也不能就這般的放過。據我剛纔調查得知,夏家的這位二小姐,從未修煉過任何的武功,就算消息並不屬實,夏家的這位二小姐從小就勤學苦練,但是也絕對不可能擁有今夜她所展現出來的那般強大的力量。這股力量是來源於何處,無法控制這種力量的她,今後又將造成這樣的破壞,難道不應該也是必須討論出一個結果來嗎!?”

雖然帶着自己的私憤,但是姜家大小姐的這番話也並非毫無道理。

夏琳的力量從何而來?無法掌控這股力量的夏琳就如同一個定時**,隨時都有可能對周圍的一切都造成毀滅性的傷害,這個問題與討伐雷家一樣重要,需要得到妥善的解決。

“難道,夏家早就研製出了完整的破壁基因,這個女魔頭就是衆人不知情的情況下,使用了破壁基因?”有人如此推測。

但很快就有人推翻了他的推測,說道:“如果夏家真的研製出了完整的破壁基因,那麼今天夏家就不會慘遭滅門了。”

“不是破壁基因的話,那麼這股力量又是從何而來的?”

“真正完整的破壁基因,是否也能夠讓人擁有這樣強大的力量,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幾十年的勤修苦練又算什麼?”

衆人的話停在了普念張衡之以及方局長的耳中,知道夏琳力量來源的除了葉荒吳溫柔姜寒之外,就是他們三人,他們知曉這個九竅金丹的存在。

知道九竅金丹存在的人,少之又少,只有七大宗門之中少數的幾個高層纔有這個資格,因此他們斷然不可能在這裏給衆人一個合理的解釋。

“諸位!”一直沉默不言的張衡之突然開口說話,他說道:“關於夏家二小姐力量的來源,三個月後的龍虎山武林大會,家兄將會告知天下。”

此話一出,包括普念和方局長在內,所有人都露出了震驚的神情。

武林大會!?

武林大會!!!

七大宗門,有權力召開武林大會,挑選出統御着整個武林的武林盟主。但是武林大會已經有一百多年的時間沒有正常的召開過了,這一百年時間裏,一直都是七大宗門以會議投票的方式來決定武林正道中各種走向和決定,而今天張衡之卻突然說,三個月後,龍虎山要召開武林大會!?

時隔百年的武林大會,怎麼可能不讓人震驚。

“阿彌陀佛,張天師真是好氣魄,確實,一百多年了,武林之中確實需要一個領導者來帶領諸位同道,走過這一次的大劫了。” 武修蒼穹 。 “張真人,這可是天師的決定?”喬越樑問道。

張衡之點頭說道:“師兄早就有這個意圖,武林大會的請帖將會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裏,送到各門各派的手中。”

武林大會,這可是武林之中最盛大的事情,所有人的神情都異常的凝重了起來。

“夏家二小姐的力量從何而來,破壁基因又是怎麼一回事。在三個月後召開的武林大會中,師兄將會吧這一切原原本本的告知諸位。”張衡之說道。

現場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每個人的心中,都存有數之不盡的疑惑。

七大宗門掌握着許多武林之中最鮮爲人知的祕密,這些祕密甚至能夠影響整個世界的軌跡,是其他的宗門無從得知的消息。但這一次,龍虎山的當代天師,似乎是打算將這個祕密,公之於衆了。


衆人的震驚過後,普念說道:“諸位,夏家家主被雷家擄走,夏琳乃是夏家唯一倖存的血脈,爲了三個月後即將召開的武林大會,諸位能否暫且放過她。”

依照規矩,武林大會的召開,必須七大宗門都有人在場,如果屆時夏家沒有人在場的話,就不算真正的武林大會。雖然心中的怒火得不到發泄,但爲了三個月後的盛事,衆人不得不暫且將憤怒收斂了起來。

“好,就算三個月後,張天師會解釋所有的事情,那麼她現在應該如何處置?”姜家大小姐說道:“她無法掌控自己的力量,就是一個隨時都有可能引爆的**,崇慶市上百萬的民衆,難道在接下來三個月的時間裏,都要生活在她隨時可能發狂的陰霾籠罩之下嗎。”

“夏琳,就交給我少林來看管吧。”普念說道:“我在這裏向諸位保證,接下來的三個月裏,夏琳絕對不會對任何人造成任何的傷害,她將會被看守在少林的伏魔井中。”

伏魔井!

衆人對於這個名字似乎並不陌生。

古往今來,少林的伏魔井都是鎮壓武林中大魔頭的重要之所。不管魔頭修爲如何通天,一旦被關押進入伏魔井,就再也無法從中脫離出來,沒有人將其釋放的話,終其一生都將被伏魔井鎮壓,不得走出半步。

普念這樣的處置,沒有人有異議,就連姜家的大小姐也保持了沉默。

妖嬈邪醫 ,夏琳將會被關押在少林。

夏琳沉睡着的艙籠被送出了會議室,吳溫柔和姜寒也鬆了一口氣,得知夏琳不用被懲戒之後,葉荒也輕鬆了下來,他腳步一個趔趄,險些就摔倒在了地上,剛纔他的強硬,完全是以一口氣在這裏撐着,實際上他的身體已經虛弱不堪,連站立的力氣都不復存在。

吳溫柔連忙攙扶住葉荒,葉荒並沒有因爲自己的身體而感到悲哀,他微笑道:“太好了,夏琳,不會死了……”

普念走過去,無奈的看着自己這個最爲寵愛的小徒弟,說道:“徒兒,莫要陷入太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