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錦寒面色溫淡的看著她,沒說話,卻不怒自威。

文嬸嚇的一個機靈,其實她也沒說什麼,少主這幅表情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少主,其實我以為你會陪著沈小姐的。」

平日在未晞強烈的要求下,文嬸自然是當著她的面總是會稱呼她未晞,但是沈未晞不在的時候,她會尊稱一聲沈小姐。

如今這個社會雖然沒有過去的那種老古董規矩,但是作為文殊瑛身邊的老人,已經習慣了按規矩來。

「她睡著了。」良久,傅錦寒溫淡的回道。

「那我準備湯,等沈小姐醒來就可以喝了。」文嬸正色道。


「嗯。」傅錦寒淡淡的應了一聲,而後掠過他們,走進書房。

福伯跟在後面,進了書房關上了門。

傅錦寒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不咸不淡的道,「什麼事?」

福伯微微頷首,道,「關於您出國的是,老爺子和夫人很擔心,所以他們就是關心您準備的如何。」

「準備的如何,他不是很清楚?」傅錦寒反問。

「這件事,老爺子雖然說要管,但是沒有真的要管,現在通過我來探您的口風,就是想要給與一些幫助,這對於老爺子來說算是主動跟您服軟了。」福伯說道。

傅錦寒打開電腦的手微微一頓,而後繼續忙手中的工作,冷漠的道,「不必,我已經安排好了。」

「如果這樣回復老爺子恐怕他會不太高興,夫人也會更加的擔心你。」福伯想了想還是勸說。

「以前給你說過,到我這裡就收起你的心,到底是認誰為主。」傅錦寒掀起眼皮,冷漠的睇他一眼。

「我認少主為主,不過老爺子這一次確實是為了你的安全著想,為了你好的事,我覺得我們是不是應當考慮一下?」福伯沒有因為傅錦寒冷淡的神情生出退意,反而再一次勸說道。

「不必說了。」傅錦寒冷聲打斷。

福伯見怎麼勸說,傅錦寒都沒有同意,便明白他的意思是沒有絲毫迴旋的餘地了,於是恭敬道,「是,我明白了。」

傅錦寒低頭處理手頭的事,福伯微微頷首,然後轉身離開。

但是傅錦寒並沒有心思繼續工作,而是靠著椅背保持著安靜的狀態,看上去像是在睜眼睡覺,實際上腦子裡在不停的思考。

他必須把一切的事情都安排的全面到位,最重要的是保護未晞,只是這丫頭顯然沒把這一次去國外的危險放在眼裡,反而是涉及到他的安全時,沈未晞卻那麼的堅定和執著。

想著想著,他捏了捏眉心,似乎能想到的他都想到了,還有想不到的明天再和路江一起內部開個會探討一下,餘下的就只能到了國外見機行事了。

於此同時。

酒吧內。

唐燁城,文昊天,赫連蒼相聚於包廂內。

文昊天拿著手機在玩遊戲,修長的手指在屏幕上不停的跳躍著,玩的不亦樂乎。

忽然,一隻手指在他的手機上點了一下,遊戲瞬間結束。

「喂喂喂!你幹什麼?我馬上就晉級了,你怎麼能這樣?」文昊天有些氣急敗壞的,一抬頭看到是唐燁城,更是氣的丟掉手機就要擼起袖子跟唐燁城干架。

唐燁城平淡的道,「我們相聚於此的目的不是看你玩遊戲。」

文昊天立馬放下了手,摸了摸自己的側面的頭髮,淡哼,「你們說啊,我可以一心二用,不耽誤玩遊戲也不耽誤正事。」

唐燁城懶得搭理他的狡辯,看向始終一副淡漠的赫連蒼,問道,「赫連,你先說吧。」

文昊天這個時候才收斂了胡攪蠻纏的態度,問道,「哎,我說你把我們都召集到這裡來,卻又不說,還要指望赫連來說,你這葫蘆里賣的什麼葯啊?」

唐燁城淡淡的瞥他一眼,沒有搭理他的話,只是端著茶杯慢條斯理的喝著。

赫連蒼沉聲開口,「你是擔心錦寒還是去辦事?」


「都有,這次大家聚一起,就是問問你們是不是也去湊個熱鬧。」唐燁城說道。

「既然是湊熱鬧,那就沒必要非去不可了。」赫連蒼喝著茶淡淡的笑了一聲,在坐的哪怕看似簡單一點的文昊天也不簡單,大家都心知肚明,唐燁城突然要跟著錦寒去國外,怎麼會只是去湊湊熱鬧。

文昊天眼珠滴溜溜一轉,附和道,「對啊對啊,你怎麼這麼想去湊熱鬧,而且還要加上我們?」

唐燁城挑眉,「難道你們不感興趣么?錦寒這一次不一定要去,或者說以往他也不會去南美,而是交給手下的人去處理那邊的事物,這一次怎麼就這麼堅決的要去,我可是知道傅老爺子和夫人一直都在阻止他,但是沒有成功。」

「這不好理解么?因為我叫小表嫂去了啊,不然你以為我家老表整天很閑?」文昊天不以為然的說道。

「僅僅如此?」唐燁城微微擰眉,文昊天這是和稀泥呢,還是天性使然隨口說的而已?

「那你以為還有什麼?」文昊天有些好笑,輕輕的笑了一聲。

「沒有為什麼,我只是覺得錦寒很反常,而且你們沒聽說,錦寒這一次去有危險么?特別是你,文昊天你就沒想過傅錦寒和傅家這些反常的行為?」唐燁城說道。

「反常?哪裡?你是不是想多了,對於錦寒我沒想那麼多,但是對於你,我很好奇你為什麼這麼執著和好奇,還要親自去看看。」文昊天一副玩世不恭的語氣。

赫連蒼說道,「我們幾個就沒必要遮遮掩掩的,你直接說原因,我們看看值不值得我們去。」

唐燁城知道瞞不住他們,自然更不能忽悠,點頭道,「你們倆怎麼那麼多的疑惑,這事兒沒你們想的複雜,就是湊熱鬧,如果遇到對錦寒不利的事,憑我們四個還沒有人是我們的對手,如果沒有什麼不利的事,可不就是去湊熱鬧么?」

「嗯,說的倒是。」赫連蒼淡聲回道。

文昊天蹙了蹙眉,唐燁城的話沒什麼不對的,但是事情如果像他說的這麼簡單,也不會這樣召集大家一起在這裡商談了。

「說的是沒問題,但是唐燁城,我說我們事情挺多的……」

「哎,你有什麼事,我們還不清楚嗎?」

文昊天的話還沒說完,唐燁城就打斷了他。

「我說你小子是不是故意拆台啊,你又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蟲,我的任何事,你都知道嗎?」文昊天摸了摸鼻子,哼了一聲說道。

唐燁城對他玩世不恭的態度一點也不在意,只是認真的再一次問道,「不用說那麼多的話,你們去還是不去。」

「去,去,你都這樣說了,我們要不去,也說不過去,不是么?」文昊天雙手環凶,冷聲說道。

唐燁城淡淡的瞥他一眼,端起茶杯喝茶卻沒說什麼。

文昊天兩見他不搭理自己,氣不打一處來,「我說你怎麼不回話?不是你想我們去,我現在答應你了,你怎麼一點反應也沒有?」

「你覺得我應該有什麼樣的反應?」唐燁城似笑非笑的問道。

「我怎麼知道?」文昊天氣咻咻的瞪了回去。

「還有別的事么?」 巴山劍場

兩個正在爭執的人頓時安靜了下來。

「沒有了,就這件事, 魅妃不好養 。」唐燁城回道。

「沒有。」赫連蒼冷淡的回了兩個字。

「怎麼就沒有了,你們就只是這樣隨口一說要去,卻沒說怎麼個安排?」I文昊天摸了一把頭髮,挑眉說道。

唐燁城掀眸看他,「所以?」

「如果要去的話,做什麼安排,或者和老表要不要商量一下,我們一起行動啊。」文昊天嘆氣,而後沉聲說道。 「福伯,你看少主和未晞姑娘多般配啊,真是天造地設啊。」文嬸不僅僅自己喜歡沈未晞,更是知道文殊瑛也喜歡沈未晞,再加上沈未晞在傅錦寒心中的地位,她在心裡早就把沈未晞當成了未來的少主夫人一樣喜歡和尊敬。

福伯自從改觀以後,雖然對沈未晞沒有像文嬸這樣,但也沒有很差,聞言,淡聲附和,「我們覺得配沒用,得等她得到傅家的認同。」

文嬸嘆息,「對哦,不過沒關係,按照現在這個發展速度,那是遲早的事。」

福伯安靜的聽著,沒有回話。

樓上,傅錦寒將沈未晞放到了床上,坐在床邊安靜的看著她,似乎她的睡顏,他怎麼看也看不夠似得。

他在床邊坐下來,握著她的手看著她,嘴角邊漸漸勾起笑意,而後在她的額頭落下了一個吻,這才轉身走出卧室。

文嬸看著他下來,和福伯對視了一眼,試探性的問道,「少主啊,您這麼快就下來了啊?」

傅錦寒面色溫淡的看著她,沒說話,卻不怒自威。

文嬸嚇的一個機靈,其實她也沒說什麼,少主這幅表情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少主,其實我以為你會陪著沈小姐的。」

平日在未晞強烈的要求下,文嬸自然是當著她的面總是會稱呼她未晞,但是沈未晞不在的時候,她會尊稱一聲沈小姐。

如今這個社會雖然沒有過去的那種老古董規矩,但是作為文殊瑛身邊的老人,已經習慣了按規矩來。

「她睡著了。」良久,傅錦寒溫淡的回道。

「那我準備湯,等沈小姐醒來就可以喝了。」文嬸正色道。

「嗯。」傅錦寒淡淡的應了一聲,而後掠過他們,走進書房。

福伯跟在後面,進了書房關上了門。



傅錦寒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不咸不淡的道,「什麼事?」

福伯微微頷首,道,「關於您出國的是,老爺子和夫人很擔心,所以他們就是關心您準備的如何。」

「準備的如何,他不是很清楚?」傅錦寒反問。

「這件事,老爺子雖然說要管,但是沒有真的要管,現在通過我來探您的口風,就是想要給與一些幫助,這對於老爺子來說算是主動跟您服軟了。」福伯說道。

傅錦寒打開電腦的手微微一頓,而後繼續忙手中的工作,冷漠的道,「不必,我已經安排好了。」

「如果這樣回復老爺子恐怕他會不太高興,夫人也會更加的擔心你。」福伯想了想還是勸說。

「以前給你說過,到我這裡就收起你的心,到底是認誰為主。」傅錦寒掀起眼皮,冷漠的睇他一眼。

「我認少主為主,不過老爺子這一次確實是為了你的安全著想,為了你好的事,我覺得我們是不是應當考慮一下?」福伯沒有因為傅錦寒冷淡的神情生出退意,反而再一次勸說道。


「不必說了。」傅錦寒冷聲打斷。

福伯見怎麼勸說,傅錦寒都沒有同意,便明白他的意思是沒有絲毫迴旋的餘地了,於是恭敬道,「是,我明白了。」

傅錦寒低頭處理手頭的事,福伯微微頷首,然後轉身離開。

但是傅錦寒並沒有心思繼續工作,而是靠著椅背保持著安靜的狀態,看上去像是在睜眼睡覺,實際上腦子裡在不停的思考。

他必須把一切的事情都安排的全面到位,最重要的是保護未晞,只是這丫頭顯然沒把這一次去國外的危險放在眼裡,反而是涉及到他的安全時,沈未晞卻那麼的堅定和執著。

想著想著,他捏了捏眉心,似乎能想到的他都想到了,還有想不到的明天再和路江一起內部開個會探討一下,餘下的就只能到了國外見機行事了。

於此同時。

酒吧內。

唐燁城,文昊天,赫連蒼相聚於包廂內。

文昊天拿著手機在玩遊戲,修長的手指在屏幕上不停的跳躍著,玩的不亦樂乎。

忽然,一隻手指在他的手機上點了一下,遊戲瞬間結束。

「喂喂喂!你幹什麼?我馬上就晉級了,你怎麼能這樣?」文昊天有些氣急敗壞的,一抬頭看到是唐燁城,更是氣的丟掉手機就要擼起袖子跟唐燁城干架。

唐燁城平淡的道,「我們相聚於此的目的不是看你玩遊戲。」

文昊天立馬放下了手,摸了摸自己的側面的頭髮,淡哼,「你們說啊,我可以一心二用,不耽誤玩遊戲也不耽誤正事。」

唐燁城懶得搭理他的狡辯,看向始終一副淡漠的赫連蒼,問道,「赫連,你先說吧。」

文昊天這個時候才收斂了胡攪蠻纏的態度,問道,「哎,我說你把我們都召集到這裡來,卻又不說,還要指望赫連來說,你這葫蘆里賣的什麼葯啊?」

唐燁城淡淡的瞥他一眼,沒有搭理他的話,只是端著茶杯慢條斯理的喝著。

赫連蒼沉聲開口,「你是擔心錦寒還是去辦事?」

「都有,這次大家聚一起,就是問問你們是不是也去湊個熱鬧。」唐燁城說道。

「既然是湊熱鬧,那就沒必要非去不可了。」赫連蒼喝著茶淡淡的笑了一聲,在坐的哪怕看似簡單一點的文昊天也不簡單,大家都心知肚明,唐燁城突然要跟著錦寒去國外,怎麼會只是去湊湊熱鬧。

文昊天眼珠滴溜溜一轉,附和道,「對啊對啊,你怎麼這麼想去湊熱鬧,而且還要加上我們?」

唐燁城挑眉,「難道你們不感興趣么?錦寒這一次不一定要去,或者說以往他也不會去南美,而是交給手下的人去處理那邊的事物,這一次怎麼就這麼堅決的要去,我可是知道傅老爺子和夫人一直都在阻止他,但是沒有成功。」

「這不好理解么?因為我叫小表嫂去了啊,不然你以為我家老表整天很閑?」文昊天不以為然的說道。

「僅僅如此?」唐燁城微微擰眉,文昊天這是和稀泥呢,還是天性使然隨口說的而已?

「那你以為還有什麼?」文昊天有些好笑,輕輕的笑了一聲。

「沒有為什麼,我只是覺得錦寒很反常,而且你們沒聽說,錦寒這一次去有危險么?特別是你,文昊天你就沒想過傅錦寒和傅家這些反常的行為?」 奮斗在蒸汽時代

「反常?哪裡?你是不是想多了,對於錦寒我沒想那麼多,但是對於你,我很好奇你為什麼這麼執著和好奇,還要親自去看看。」文昊天一副玩世不恭的語氣。

赫連蒼說道,「我們幾個就沒必要遮遮掩掩的,你直接說原因,我們看看值不值得我們去。」

唐燁城知道瞞不住他們,自然更不能忽悠,點頭道,「你們倆怎麼那麼多的疑惑,這事兒沒你們想的複雜,就是湊熱鬧,如果遇到對錦寒不利的事,憑我們四個還沒有人是我們的對手,如果沒有什麼不利的事,可不就是去湊熱鬧么?」

「嗯,說的倒是。」赫連蒼淡聲回道。

文昊天蹙了蹙眉,唐燁城的話沒什麼不對的,但是事情如果像他說的這麼簡單,也不會這樣召集大家一起在這裡商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