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後的時間了,方少爺心中忽然湧出無限的後悔之意。

他恨自己,更恨江龍……

然後,方少爺一頭栽倒在地上,徹底死了。

江龍走到了雷恆面前。

「饒我一命!這都是我爸一手策劃的!我不過是個三階……」

雷恆也歪倒在地上,不住得磕頭。

江龍向四周看了一圈,雷家人之中,彷彿只剩下他自己一個人活着了。

「你知道雷家的主宅在哪裏吧?」

江龍問道。

雷恆連忙答道:「知道……我知道的……」

「起來帶路。」

「帶,帶路?」

雷恆有些疑惑,但是觸碰到江龍的目光,哪裏敢問出口,連忙說道:「好好好,我這就帶路,這就……」

……

青峰山中,已經無人存活了。

不過幾分鐘,就陸陸續續有屍變完成的喪屍站了起來。

這些人之中,並沒有雷家的大部分戰士。因為那些對着他瘋狂掃射的人是被子璇用黑色金屬針殺死的。

當然了,江龍對於這些普通人也沒有任何興趣。

這些已經變作喪屍的人之中,也有着不少的進化者,除去雷家和朱家家主之外,還有着四個七階和八階的進化者。

而且,在方少爺那一邊,也有着十幾個變成了喪屍的進化者。他們都是那些幫助雷家搜尋江龍的,江龍甚至還在他們中間看到了幾個略顯熟識的面孔。

其實那幾個,都是他之前在喪屍格鬥場中看見的,正是鄭博義引着他過去見的那些人。

但是,江龍只是覺得熟悉,卻並想不起來究竟在哪裏見過,不過這些都不重要。

江龍現在想做的只是把這些喪屍統統收進空間之中。

很快的,他就擁有了一隻嶄新的王級喪屍。

這隻剛剛出現的王級喪屍,用的身體正是雷戰的。

雷家和朱家家主分別是兩隻八階喪屍,再加上兩隻七階一隻八階,正好夠一隻王級。

不過這隻新的王級喪屍,江龍並不打算給他命名,只是留着暫時用用而已。等他有了更多的資源就把他和一號一起升到101級,然後就把他合給一號,讓一號升級用。

隨後,江龍用另一隻七階喪屍把二號變成了八階喪屍。

方少爺身邊那十幾個進化者變成的喪屍,也被江龍合出了一隻五階喪屍。

這全部的過程,江龍並沒有避開雷恆。

雷恆就這樣看着面前的喪屍一個個消失,他從最初的迷惑,臉色逐漸變得難看起來,他就算再蠢的無可救藥也知道自己現在窺探到了江龍深藏在世人面前的秘密。

雖然他到現在也沒有看明白江龍的秘密到底是什麼,但江龍既然選擇不避諱他,那他的下場可想而知,最後肯定會被滅口。

於是雷恆想通這一點之後,連忙轉過身去,直接不再看江龍了。

江龍最後還是要殺他,如今讓他活着,只是因為還會用到他而已。

……

柳城之外。

江龍離開青峰山已經有兩個多小時的時間了。

「走,帶我去雷家。」

江龍踢了一腳前面駕駛直升飛機的雷恆,童童、可兒和子璇也坐在江龍身邊。

飛機轟鳴著,向著北方飛去。

他們雖然都離開了,但是柳城之內剛剛發生的事情,對柳城來將無疑是一個大地震。

方家被滅了。

除了方家的下人外,所有的方家已經和方家有關的人,統統死亡。

江龍用雷霆萬鈞之力告誡所有人,招惹他的後果,便是如此!

方家之人,江龍並沒有讓童童動手,因為目光太過多且雜亂,都變作喪屍的話會引起不必要的懷疑。

而且對於江龍來說,他並不缺少著一些喪屍,所以江龍直接抬手讓他們覆滅了。

即便如此,仍然在柳城這一片平靜的湖泊之中投下了一方巨石。

柳城的所有勢力都將江龍列入的絕對可能構招惹的名單之中。

如今,方家覆滅,江龍的下一個目標很是明確,就是雷家!

就是那個連帶着家主都被他變作了喪屍,已經被覆滅了大部分戰鬥力的雷家!

就在江龍離開后,雷家在青峰山上對陣江龍失敗,且全軍覆沒無一生還的消息,已經傳遍了柳城基地市的大街小巷。 凡楊聽到貓小妹的那句,「小主人,你還年青,別怪我沒有提醒你,你現在做人還來得急。」整個人都不好了,敢這樣懟自己,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

哦!好像也沒有多久,好像一年半以前,他們都是這樣對自己的,看來不是他們的問題,是自己提升得太快了,自己心態有些變了,所以才會有這樣的感覺。

很快凡楊就調整了心態,雖然現在他們打不過自己了,但是好像也變得不像他們了,如果不是今天貓小妹這樣懟自己,自己都沒有發現自己的心態發生了變化。

不過凡楊的這一變化,貓小妹沒有發現,不過說完后才後知後覺的看了一眼凡楊,發現沒有什麼變化后才鬆了一口氣,她還真怕凡楊現在生氣了,因為她發現凡楊從實力超過他們后,心態有了一些變化,她和狗子也慢慢的去習慣這樣的變化。

所以平時說話時,都有注意自己的用詞和語氣什麼的,今天也是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這樣懟了凡楊,當然她也只是順口就出來了,沒有想太多,說完后才發現好像有些不對。

就在她還在胡思亂想時,凡楊突然說道:貓小妹你這樣說,小心我給你小鞋穿,還有滿地的全是透明膠,這種事情我可是做過很多次,另讓我找到這樣的機會,讓你甩一天的腳,你知道這樣的事我是做得出來的。

聽到這話,貓小妹真的無語了,小主人還是那個小主人,他沒有生自己的氣,可是現在她聽到凡楊的話后,覺得還不如他生氣打自己一頓呢!這小主人太坑了,想想他小時候的事情,讓貓小妹都有一種坑得無語的無奈。

因為凡楊不但拿貓小妹當普通的貓,還用對付普通貓的方法來對付自己,可是讓人想不到的是,自己還每次都弄得很狼狽,明明都是一些普通的東西,可是對自己卻是那樣的管用。

這也是到現在她都沒有想通的事情,明明那些都是普通得不能在普通的東西了,可是這樣的東西對付她,那是一來一個準,所以她那起,也不敢對凡楊太過了,怕凡楊想出什麼陰招來對付她,狗子也是這樣才安靜下來的。

想到這裏,他覺得就算凡楊實力沒有他們高,現在也應該不是他的對手,現在只是因為凡楊的實力高了,所以對他們來說,是多了一個對付他們的渠道罷了。

貓小妹乍不說話了,你一會傻笑,一會沉默搞得神經兮兮的,是不是真的腦子壞了,如果真的壞了,給我說一下,我好找一個域外生物的腦子來做烤腦花,然後給你補一下,如果運氣好的話也許會補回來的。

「小主人我錯了還不行,我不懟你了行不行,你讓我安靜一會,我就想靜靜。」

恩,很多人都在想靜靜,也不知道靜靜有什麼好的,你們這樣多人都在想,我從來都沒有想過靜靜,主要是也不知道她長什麼樣子,我想這樣想,也沒有辦法。

貓小妹聽到凡楊的話后,又忍不住懟道:小主人,你這個笑話一點也不好笑,都老掉牙的笑話了,你這樣講出來,讓我很難笑得出來的。

貓小妹我講的笑話,如果你不笑,我可以讓你哭出來的,你選擇笑還是哭,你自己選擇,這種事情我還是很民主的,從來都不強求,選擇權都在你。

聽到這話后,貓小妹有些無語,這還叫選擇權在自己,這樣的話說出來,你都不虧心嗎?當然這只是她心裏的想法,這樣的想法是不能說的,除非他自己想哭出來。

於是貓小妹就說道:小主人,其實仔細想想,這個笑話還是很好笑的,有些笑話不關乎老不老,而是在於實不實用。

「凡楊聽到這話后,笑着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悄悄的放下手上的一個紅色調料瓶,又開始認真的做起菜來。」

這時貓小妹才真的放心了,因為她知道,剛才凡楊手上拿的可是變態辣,這種東西她有吃過,記憶深刻,按理說這種東西,她早就知道了,完事可以不吃的,可是凡楊會在加了變態辣的食物中加貓薄荷,會讓貓小妹欲罷不能。

所以她不敢在凡楊做食物的時候,讓凡楊對她起一點點的壞心思,那樣的後果,她承受不起,就像現在這樣,當她說完后,那段記憶一下就回來了,讓她記憶深刻的事,一下就回歸了她的腦海中。

主人在努力一些,讓貓小妹完全回憶起過去的一些事情,不然的話她的一些記憶就會消失的,這時陣靈突然給凡楊傳音說道。

聽到這消息,凡楊先是一愣,然後突然有些不解的傳音問道:貓小妹難道不正常嗎?感覺她現在就是有點迷糊以外,好像沒有什麼不正常的吧!難道還真像我說的那樣,將貓小妹的腦子給祭獻了不成。

主人,那到是沒有,不過現在是看不出來,但是如果不讓她想起所有的事,她可能會慢慢的忘記一些事情,到最後什麼事情都不會記得,我也是才發現的,這個陣法裏面有一個能力,就是直接劫取對方的記憶,我說的劫取不是複製,而是完全的取走。

啊!這樣嗎?可是我看貓小妹現在什麼都記得啊!好像沒有什麼不同,就是反應慢了一點,別的都很正常吧!

因為現在還在陣法裏面,還有取走記憶的時間太快了,貓小妹還沒有反應過來,或者說是當時控制了貓小妹的一些反應,讓她沒有時間反應,所以才會變成這樣,如果你現沒有幫她加深過去的一些記憶,那這些記憶就會失去。

這些記憶應該還在陣裏面的吧!將這些東西還給她就行了啊!為什麼要弄得這樣麻煩,難道是只能取出來,不能還回去。

「主人真聰明,一下就想到了,陣靈小小的拍了凡楊一個馬屁!」

陣靈別學壞了,我們都是一體的,你這樣拍我一點也開心不起來,不過現在我要如何讓她全都記起來,我也不知道所有的事情,我只能加深她和我一起的記憶,別的我也沒有辦法做到啊!要知道她可是活過了萬年的傢伙,和我不一樣。

主人我的意思是說,只要她恢復一些記憶后,後面的就會聯動,就是自己關聯的想起來,要知道一個人的記憶就像流水帳一樣,他們中間都是有聯繫的,只要記起了一段,別的就會自動的聯繫到一起。

這樣嗎?聽起來很高級的樣子,高級到我都有些聽不懂的樣子,但是好像又全都懂了,好吧!那就來加深我和她一起生活的記憶吧!

想到這裏,凡楊心中念道:貓小妹,不要怕我心狠了,要怪就怪陣靈吧!這都是他提議的。

主人,你心裏想什麼,如果不屏蔽我的話,我是能聽到的。

我本來就是要說給你聽的,為什麼要屏蔽你,我這樣說只是讓你有一個心理準備,到時別說是我甩鍋給你,你看我對自己人好吧!事先都和你說好了,不突然甩鍋讓你來不急防備。

陣靈有些無語了,感覺凡楊越來越無恥了,明明前面才在說自己和他是一體的,現在就甩了這樣大個黑鍋給自己,要點臉行嗎?

他突然想起貓小妹那句,讓凡楊現在去做一個人,還來得急的話,然後很想在後面默默的給她點個十萬八千個的贊。

這時貓小妹沒有發現的是,凡楊偷偷在一些食物里,加上了變態辣,雖然加了量,但是他沒有加價的意思,因為都是一家人,不能談錢,談錢傷感情,何況現在他也不差這點錢不是。

貓小妹對凡楊做的一切,那是一無所知,她現在腦中像電影一樣,將她過去的一幕幕都放過了一遍,雖然她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但是總覺得這不算是壞事,何況這樣不但可以發現自己以前有什麼不足,還可以讓她堅定以後的路。

而貓小妹身上發生的這一切,凡楊和他的陣靈都一無所知,一個在忙着吞了這個陣法,一個在忙着如何讓貓小妹回憶過去發生的事,當然凡楊肯定不會讓她想高興的事,肯定讓她想記憶深刻的事情。

因為陣靈說過,越深刻的越容易引起她以前記憶的共鳴,所以凡楊覺得,快樂的東西不一定能引起這樣的典鳴,但是痛苦一定會,於是就想到了以前對付貓小妹和狗子的事情。

想到了狗子,凡楊覺得有必要將狗子弄過來,讓他也一起體會,這樣比羅有畫面感,不過看了一下那陣法,好一時半會還沒有辦法弄來狗子,凡楊就打消了這樣的想法,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他有這樣的想法時,還遠在狗族的狗子,突然打了一個寒顫。

老大,你怎麼了,為什麼突然打了一個哆嗦,是感覺到冷嗎?應該不會啊!我們這裏雖然不是什麼福地仙山,但是也不會溫差很明顯才對。

你覺得以我現在的修為,會受天氣影響嗎?我剛才感應到有人對我不利,所以才會有這樣的感覺,只是這樣的感覺來得快去得也快,不知道是誰對我不利。

啊!一般只有能威脅到老大的,才會讓老大有這樣的感覺吧!老大,要不我們現在去找你的小主人,這樣的話我們會安全一點,也可以不將禍引到我們的族地,你看要不要我們現在就走,反正這裏也沒有什麼事了。

狗子想了一下,覺得有道理,雖然回去修行界也不會有人找他麻煩,但是他覺得狗德安說得對,只有跟着小主人自己才最安全,只要凡楊在,他就什麼都不怕。

因為他知道凡楊可不是他表現出來的那樣簡單,雖然他們知道一些凡楊的底細,但是每次他都感覺知道了一些時,突然會發現原來這只是凡楊要表現出來的。

那我們現在就去吧!如果有實力強過我的人來,我還真沒有辦法保下狗族,於是二人就來到兩位族長面前說明來來意后,二位族長也同意了,其實他們同不同意都無所謂,因為都改變不了狗子的想法,他只是覺得說一下比較好。

而這兩位族長的心中,卻是鬆了一口氣,感嘆道:終於要走了。 哥哥平時說話,都是結結巴巴地斷句,但是剛才說話,好像一直沒有斷句,而且還可以一次性說很長。

「我,我沒有說什麼啊。」

被宋可人這麼一問,慕等等嚇得說話又有點結巴了。

「哎呀,你好好說話,你再這樣,我要生氣了!」

看到哥哥又結巴,宋可人急得直跺腳。

「好,我好好說話,妹妹你別生氣了,可以嗎?我以後一定當個男子漢,保護好媽咪,也保護你。」

慕等等連忙向宋可人保證。

他心裏只想着怎麼才能讓妹妹不生氣,完全沒反應過來,自己有什麼不同。

「哥哥,你沒有發現,你說話,不結巴了嗎?」

宋可人微微皺眉,傻哥哥果然是傻哥哥,這麼重要的事情,他都沒有察覺嗎?

宋可人這麼一說,慕等等陷入沉默,隨即,一下子明白過來。

怎麼回事,他怎麼說話,不結巴了呢?

是因為剛才太擔心媽咪,所以一下子就把心裏想說的,都說了出來?

「哥哥,這是好事,你不要有太大的心裏負擔。」

宋九月溫柔開口。

「可不是,我們家的基因都是非常優秀的。我和媽咪都不結巴,我早就知道,哥哥你肯定會好的。」

宋可人矜持地表揚道。

其實她心裏,也挺為哥哥高興的,不過當着混蛋爹地的面,她才不要笑呢。

雖然醫生剛才說了,媽咪臉上的傷,只要好好調養,就不會留疤,但是一想到宋詩詩居然敢綁架哥哥,欺負媽咪,宋可人心裏,就憋了一肚子的火。

誰讓她現在找不到宋詩詩,問媽咪,媽咪讓她不要管,她就只能把滿腔怒火,發泄到宋詩詩的前任未婚夫,慕斯爵身上了。

她不由自主地瞪向慕斯爵,發現慕斯爵,也正目不轉睛地看着她。

「你這麼看着我做什麼,沒看過美女嗎?」

宋可人兇巴巴地懟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