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累,你見過貓捉老鼠會嫌累的嗎?嘿嘿,而且還是你這麼一隻肥肥的大老鼠呢!」聖角聖子狂笑,不過軒轅辰看得出來,這貨也累得夠嗆啊,滿臉的潮紅,氣喘吁吁的,上氣不接下氣,而且渾身大汗,和自己並沒有啥區別。

「裝逼遭雷劈吧!」軒轅辰大吼一聲,一道丈粗的巨型閃電轟隆劈下。

聖角聖子不屑的一揮手,將閃電捏碎,冷冷的看著他道:「死到臨頭還想占口頭上的便宜,真是太幼稚了!受死吧!」

他再次故計重施,以最強的力量朝著軒轅辰擊來!

軒轅辰含笑,動也不動,任憑他的攻擊轟在身上,轟然一下爆炸開來。

「哈哈,原來你小子已經沒力氣了,浪費老子的力氣!這次我看你怎麼躲?」這次聖角聖子沒有上當,而是仔細的觀察向四周,見到軒轅辰確實沒有躲起來,他才輕鬆的笑了起來,走向軒轅辰,準備奪取玲瓏道心。

「哈哈,得來全不費功夫!聖角,真是感謝你了!」

忽然一道幻影出現,率先一步朝著軒轅辰衝去,忽然正是那虛神聖子!

聖角聖子大怒,「該死的,原來你一直就跟著我們!你這個卑鄙無恥的混蛋!」

他疾步沖了上去,可不能讓好不容易得到玲瓏道心給虛神給奪去了。

他一伸手,巨劍橫亘天穹,朝著虛神聖子的背心斬去!

虛神聖子回身避開,冷笑兩聲:」哼哼,既然你要戰,我們就戰過再說,今天我就將你的玲瓏道心一併奪取了!「

他身化幻影,無聲無息的朝著聖角聖子衝去。

兩人瞬間糾纏在一起,很快聖角聖子就力不從心了,從他不斷起伏的胸膛看得出來,他很疲倦。

「嘿嘿,你真是夠傻夠天真,我一直跟著你和這個人類聖子,你們追逐了半個月,現在身上已經沒什麼力氣了吧?早就料到你這傢伙是個外強中乾的無用之人了,我才敢現身的,這次真是天助我也啊,可以得到兩顆玲瓏道心,到時候再融入我的道心內,三顆道心合體,必定戰無不勝,到時候這整個界外是我的,我要奪取剩下的三顆,成就天道之身,殺回紫昊天界,取代天道的地位,統領整個洪荒大世界!」虛神聖子得意洋洋的大笑著,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

聖角聖子氣息不穩,眼中露出一股決然,道:「就憑你,做夢去吧!」

他十分不舍的看了遠處的軒轅辰的屍體一眼,心裡那個可惜啊,眼看著就將要成功得到第二顆玲瓏道心了,卻是被虛神聖子揀了大便宜,他心裡和不甘啊,但是現在卻是沒有辦法,先保住自己的命再說。

虛神聖子說得沒有錯,自己接近半個月使盡全力的追擊人類聖子,確實已經到了強弩之末,如果人類聖子能夠強撐一會,說不定結局就不一樣了,但是現在他不得選擇了放棄人類聖子,因為他很清楚,如果自己繼續在這裡和虛神耗下去,百分之百會被虛神聖子身的幹掉!

他身上猛然爆發出滔天的氣息,天空間出現了一個人形黑洞,他使進所有的力量,將虛神聖子逼退,然後一股腦的鑽進了黑洞之中,瞬間消失不見。


「這個傢伙,居然使用耗損實力的燃血神技逃走了!也罷,等我融合了這個人類聖子的玲瓏道心,到時候我的實力大增,再遇上你絕對就不會錯過了!」虛神聖子冷笑,收起氣勢,眼裡含著不甘和猙獰。

他轉身看著軒轅辰的身體,眼睛大亮,隨即又高興起來,「哈哈,人類聖子,真是得來全不費功夫啊!」

他懷著激動的心情走到軒轅辰破碎的身體邊,蹲身下去翻找起來,想到即將得到第二顆玲瓏道心,他身子都在顫抖,虛幻的身影不時的現出本體來。

可是半響之後,他蒙了,臉色劇變,雙眼瞪得老大,看著軒轅辰的身子怒火中燒。

「我草!什麼都沒有!難道是那個混蛋已經取走了玲瓏道心?對,一定是他提前一步得去了,這個混蛋敢騙我!他居然得到了第二顆玲瓏道心,他居然取走了,我竟然被他騙了,該死的混蛋!我要殺了他!」虛神聖子站起身來,憤怒的把軒轅辰的身子轟得稀巴爛,然後憤憤的飛身離開,直朝著遠處而去。

良久后,虛空中閃耀起璀璨的七彩光華,軒轅辰從中現出身來,嘴角含笑。

他心情很愉快,計劃進行得很成功啊,而且還有意外之喜,那虛神聖子果真厲害,居然悄無聲息就跟來了,而且還跟聖角聖子死戰一場,聖角聖子此時一定很虛弱,自己正好去會會他!

他閃身飛向王城,眼珠子一轉,不由得想到了一個好主意,身子一變,化成一名聖角族人,從容的朝著王城而去。

這次可不用直接去大鬧一場了,這次可得悄悄的進行了。

界外各族的王城,在三日後都得到了一個驚天大消息,人類聖子出現在了界外,並且還被聖角族的聖子奪去了玲瓏道心。

這個消息當然是虛神聖子傳播出去的,他可不想讓聖角聖子過得這麼輕鬆,融合玲瓏道心不是一時半會就能夠成功的,他就是要讓聖角聖子什麼都得不到,反而還要引起所有異族的敵視,讓所有人都去對付他!

居然敢騙自己,虛神聖子恨不得生吃了聖角聖子……

界外一處鮮紅的大地上,這是紅魔的領地。

當初在紫昊天界確定軒轅辰身份的那個紅魔被釘在絞刑架上,渾身都是傷口,無數的紅魔圍在他身周,對他怒目而視。

絞刑架前,一座高台,台上一青年紅魔淡淡的看著他,道:「你辦事不利,居然沒有殺死真正的軒轅辰,反而讓他趁機來了界外,來了界外也就算了,這倒是給了我們機會,但是他卻被聖角那個混蛋給殺了,而且還奪去了玲瓏道心,這一切都是你的錯!」

「聖子,我知道錯了,請您饒了我吧!」那紅魔哀求道。

「饒了你?如果人人都像你一樣犯錯,我是不是都應該饒過呢?我紅魔聖子做事的風格一向是公正嚴明,你犯了錯,就該受罰!你就安心成為大家力量的糧食吧!」紅魔聖子一展手臂,所有的紅魔瘋狂而興奮的沖了上去,眨眼間那紅魔就失去了所有的力量,被自己的族人殺死。

… 聖角族,成為了所有異族關注的地方,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這裡。

「聖子,這次聖角族有大麻煩了啊!」聖角族王宮內,一白髮蒼蒼的聖角族人對聖子道。

聖角聖子不耐煩的擺了擺手道:「這些事情都是虛神聖子傳出去的謠言,無人會信的!你速速退下,我現在有事要辦!」

那老年聖角族人嘆了口氣,只得退了出去。

所有聖角族的人都知道,聖子很自大,對任何事情的看法都以自己為中心,別人說什麼做什麼,只要和他的看法不對,他都不會聽從。

老聖角族人走出宮殿,嘆息搖頭,憂慮的看著頭頂的天空,感覺到一股暴風雨即將到來的沉悶氣氛。

聖角聖子在宮殿內,迅速的拿出一堆血紅的玉石來,握在手心裡調息起來,他消耗的能量太多,眼裡充滿了擔憂,雖然他很清楚老族人說的是真的,這次恐怕會迎來狂風暴雨般的麻煩事,各聖子聽到這個消息一定會來找自己的麻煩,他很不爽,那人類聖子的玲瓏道心肯定是被虛神聖子給奪去了,對方卻是誣陷自己獲得了,真是是夠可恨的,但是他雖然知道是被冤枉的,但是卻不願意去說明,因為他很清楚,即便是自己站出去說,也沒人會信的,還不如拼一把,看誰笑到最後。

既然各族聖子要來找自己的麻煩,那麼自己何不將計就計呢?畢竟這裡可是自己的地盤啊……

聖角族王城的一條毫不起眼的小巷子里,一棟陳舊的小屋中,軒轅辰看著窗外,臉上露出微笑。

他聽到了各處的傳言,知道了虛神聖子搞出的動靜。

這個虛神聖子,還真是死不甘心啊,搞了這麼一齣戲,他以為是上了聖角聖子的當,所以要聖角聖子不好過,讓其他各族的聖子來聯合對付聖角聖子。

軒轅辰很高興,這對他來說是一個巨大的好消息,各族聖子大戰,必定會產生損傷,自己養精蓄銳在後面跟著,到時候來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聖角族王城這幾天處於警戒當中,軒轅辰看見很多強大的聖角族人在城中聚集,一副面臨大敵的樣子,一個個顯得十分的嚴肅,城上方的空氣中,似乎都帶著一股緊張的氣氛。

軒轅辰在城中逛了幾天,發現到各處都布下了嚴密的防範,這聖角聖子其實也很緊張,開始在城中布下陷阱,準備對付前來找麻煩的各族聖子了!

他化身為聖角族人的模樣,沒人能夠認得出來,倒是省去了很多麻煩,城中除了一些重要的地方,他都能夠隨意行動,即便是進不去的地方,他依靠元神的感應力,也能夠輕而易舉的知道其中的具體情況。

這天,一大早,他就出了門,走向城東,準備去看看那邊的情況。

他之所以不徑直到王宮裡去幹掉聖角聖子,是經過深思熟慮的,第一,聖角聖子太厲害了,他搞不過對方,第二既然各族的聖子都要來找對方的麻煩了,自己又何必急於一時呢?

所以他還不如讓的身體處於最佳的狀態,等各族聖子戰過之後再尋個機會動手,這樣也好省些力氣。

有人當馬前卒,自己又何不多等待些時間呢?

他要把王城的各處情況都弄個清楚,到時候一旦想抽身離開的時候,對城裡的環境熟記於胸,才能夠更安全的離開。

城東是他還沒有去過的地方,從其他聖角族人的口裡得知,這裡是王城最繁華的地方,有權有勢的人都住在這裡,一般人到了城東,走路都得小心點,生怕不小心碰著一個路人,都有可能地位權勢驚人,讓自己吃不了兜著走。

軒轅辰走在城東的大街上,忽然一聲鑼響,一大隊聖角族士兵迎面走來,大聲呼喝著:「聖子招兵,凡是修為達到了天王以上境界的族人,必須無條件入伍!」

士兵們居然在街上開始抓起人來,強行徵兵。

軒轅辰不禁一楞,這城東既然是聖角族的富人區,怎麼這些士兵也敢來抓人的?

「大膽!我舅舅乃是王城城衛軍的副官,你敢抓我?不想活了嗎?」一個身材高大的天王怒道,強烈反抗著。

「哼!不管你是誰,現在聖子正需要士兵,你如果不入伍,就視為叛族!拿下!」士兵頭子冷冷道,揮手之間, 壞爹地別吃媽咪 ,三兩下打倒在地,那人不敢叫囂了,乖乖的聽話。

有了這一個榜樣,沒人敢吭聲了……

軒轅辰皺了皺眉頭,看來這聖角聖子是準備全力抗敵了,連這些富人子弟都不放過。


他眼珠子一轉,計上心來,主動走到那士兵頭子的面前,笑道:「大人,我想入伍!」

說話間,他悄悄將實力釋放到天王境界的中期。

「嗯,有覺悟!天王中期,達到入選條件!我們聖角族就是需要你這樣的人,為了族群而獻出自己的一分能力!你跟著我吧,到時候給你安排個小隊長的職位!」那士兵頭子很滿意的看著軒轅辰道。

軒轅辰忙表現出千恩萬謝的樣子,令得那士兵頭子更是歡喜。

半日後,士兵徵召的事情暫時告一段落,軒轅辰被帶到王宮附近的一座大營里。

「你就做十八小隊的隊長吧,只要表現得好了,以後還有高升的機會。」士兵頭子對軒轅辰道,給他安排到一個小隊中。

每一個小隊其實也就二十個人,居住在一起,聽從上面的命令。

士兵頭子帶著軒轅辰到十八小隊介紹他將是隊長時,有一個身材魁梧,高達四米的聖角族士兵不認同軒轅辰做隊長。

「大人,隊長應該實力是我們整個小隊中最強的才對,大家都是天王境界,誰做隊長都會不服氣,不如讓我們以拳頭論地位吧!」那傢伙瓮聲瓮氣的道。

軒轅辰看了他一眼,再看看其他的士兵,見到其他的士兵對這個傢伙都露出一副害怕的樣子,而且個個身上都帶著點小傷,這說明那傢伙已經和其他人打過一場了,目的恐怕就是要當隊長。

士兵頭子很惱怒,自己的命令居然被人反對,不過對方說得也沒有錯,一切都是靠實力說話,既然有人反對,那麼就以公的方式來決定吧。

反正軒轅辰又不是他的什麼親戚,剛才也不過是看他態度很好的面子上所以想順便提拔一下,這本就不和規矩的,所以現在有人反對,他自然不會再堅持了,萬一這事鬧到上面去,自己可是吃不了兜著走。

「好吧,你們自己切磋決定吧!等你們選出了隊長,再來向我報到!」士兵頭子很瀟洒的轉身就走。

軒轅辰當然看的懂對方的想法,也沒有多想,反正自己只是來打醬油的,這隊長做與不做其實都沒有多大的區別。

「這位兄弟,你要當隊長,你當就是了,我就不和你比了!」他笑著對那人道。

「混蛋!身為天王境界的強者,你居然藐視我!做隊長各憑本事,可不需要你主動讓給我,不然以後大家也不會服我!我要求你必須和我一戰!」那人反對道,瞪著一對銅鈴大眼,好象軒轅辰不戰而讓給他隊長之位,使他丟了面子一般,一副氣呼呼狀。

軒轅辰翻了個白眼,鬱悶道:「兄弟,咱不打還不好么?我承認我打不過你,總行了吧?」

反正他是不會真箇動手的,這樣的傢伙,他懶得搭理,簡直就是一個蠻漢嘛。

「誰特么的是你兄弟?你到底帶不帶把的?還是不是個男人?你今天必須和我一戰,我們決出個勝負,否則你別想安身!」那人怒道。

軒轅辰皺了皺眉頭,這個傢伙好不講道理呢。

「哈哈,大哥啊,他肯定不是個男人,頂多算是一個孬種!連戰都不敢與您戰,我猜他一定是怕了。」有人在旁邊嘲諷的看著軒轅辰。

更有人直接道:「大哥,這小子就是縮頭烏龜,他肯定不是你的對手,乾脆算了吧,免得他到時候哭爹叫娘的求著你饒命。」

「哼哼!老子偏不讓他如願,今天戰就戰,不戰也得戰,否則我即使做了這個隊長,也感覺心裡不爽!小子,識相的就馬上和我打一場,否則你就跪下向我磕三個響頭!」那人冷哼一聲,身上充滿了暴戾的氣息。

軒轅辰無奈的聳了聳肩膀,道:「你真要戰?萬一出現什麼意外,可不能怪我啊!」

「哈哈,就你這個軟腳蝦,還敢口出狂言說傷到我們大哥,你簡直痴人說夢呢!」

「這小子是外強中乾呢,肯定是自己先怕了,然後故意這麼說的,就他那小身板,大哥一巴掌能夠把他扇到天上去!」

「一個膽小怕事的廢物,真是不自量力,居然還說會出什麼意外,並且不怪他?難道他還能夠傷到大哥的一根頭髮嗎?哈哈,不過他說得倒是很對,萬一傷到了咱們大哥的頭髮,確實不好,不如就饒恕他的罪過吧!」

旁邊的士兵都嘲諷著軒轅辰,大家都知道那大漢的厲害,強大得很呢,再瞧軒轅辰不過三米來高的個子,大家似乎都已經看見了他被大漢揍得滿地找牙的景象,忍不住幸災樂禍起來。

他們這樣說其實也是為了拍大漢的馬屁,知道自己打不過對方,當然要迎和對方了,強者嘛,打不過就選擇臣服,這才是在這個殘酷世界安身立命的中庸之道。

「小子,你別廢話那麼多,出現任何意外都與沒有關係,再說了,就憑你也能夠讓意外出現嗎?別講笑話逗老子樂了,不管怎麼樣,今天我們都得戰一場決定誰是隊長,你放心吧,老子會很溫柔的,絕對不打死你!」大漢狂笑道。

軒轅辰點了點頭,在大漢點頭的時候,身子忽然一閃,驟然出現在大漢的身前,一拳轟中他的下巴。

「嗚……」大漢發出慘呼聲,仰面便倒,乾淨利落,就如訓練過多次一般,配合得很默契。

那些士兵紛紛驚呆了,尼瑪這是什麼情況啊?咋一下子就倒了呢?也太不經揍了吧?

他們都吃驚的看著軒轅辰,眼裡充滿了驚駭之色。

大漢從地上爬起來,牙齒掉了幾顆,滿口的血跡。

他怒氣沖沖的看著軒轅辰:「小……小枝……泥屎炸……」

他牙齒掉了,說話把不住風,含糊不清。

軒轅辰笑道:「屎炸?炸了還不臭死人啊,我說你也太不講衛生了,有屎就去廁所里拉啊,幹嘛要在這裡說出口呢?嘖嘖,真是一個沒文化的蠻漢啊……」

邊說邊搖頭,一副惋惜的樣子,其他士兵忍不住偷笑起來,但是只能在心裡偷偷的笑,不敢在大漢面前表現出來,他們可不想挨揍,這樣一來,一個個臉憋得通紅,就像猴子屁股似的。

大漢被軒轅辰這麼一翻奚落嘲諷,哪還忍得住,找著理由為自己申辯:「泥……糊碩……勞子菜沒有……」

「菜沒有了?你餓了嗎?嘖嘖,真是可憐啊,菜沒了,你就得挨餓,真是沒有生存的能力啊,沒菜你吃自己的屎不剛剛好嗎?」軒轅辰一副很同情他的模樣。

「蓋屎!泥照屎!」大漢憤怒之極,越說越黑,乾脆直接出手了,他很有信心,剛才只是沒有準備好而已,現在自己準備好了,一定能夠打得眼前這個令他顏面大失的傢伙滿地找牙。

他一拳揮出,虎虎生風,四周的空間都破碎開來,聲勢浩大!

「大哥發威了!太厲害了!」

「剛才那小子只是運氣好,碰巧大哥沒有準備而已,這次他是自找苦頭了!」

「大哥加油,乾死他!」

士兵們看見大漢發威,頓時興奮的拍著馬屁,雖然他們心裡覺得軒轅辰打擊大漢的話很搞笑,但是他們還是覺得大漢才是最厲害的。


軒轅辰站著沒動,笑眯眯的看著大漢一拳頭砸來,就像和自己無關一般。

「瞧瞧,那小子嚇傻了啊!動都不敢動了!」

「你這就笨了吧!不是他嚇傻了不敢動,而是想動也動不了,大哥是誰啊?他一動手,天地都得臣服在他的腳下,在他的面前,誰還敢還手嗎?」

「大哥最厲害了!王八之氣如滔滔洪水綿延不絕,我對大哥的敬仰之情比洪水還猛烈萬倍!大哥萬歲!」

士兵們歡呼著,盡自己最大的力量拍著大漢的馬屁。

… 大漢聽到大家的奉承,心裡很是得意,臉上自然也就表現出來。

他神氣活現的看著軒轅辰,覺得自己一拳砸倒他似乎太便宜對方了,應該多揍幾次,這樣才能夠讓大家看清楚自己到底有多牛逼,讓他們以後都對自己產生恐懼,看誰還敢招惹自己。

他的拳風,已經侵襲到軒轅辰身上,吹動著他臉上肉都在顫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