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竟然已經開始叫他夫君了呢?

握著花枝的男子終於低頭,隨後,長臂輕挽,將自己的唇,就如手中的花瓣一樣,輕輕的,吻著了那兩片柔軟的唇瓣上面……

原來,幸福真的那麼美好。

-----全文完------

PS:文文連載到這裡,就算大結局了,總算不負眾望,結局都是圓滿的,其實我這個人過程虐一點,但結局,一直不喜歡悲劇,所以,希望這個結局你們會滿意,至於番外,如果你們希望我寫,可以在書評里留言給我,我看到后,會考慮的,好了,感謝你們的一路陪伴,希望下次發新文,還能看到你們,再一次,愛你們…… 神鳳王最近有些發愁,你說他生了一對雙胞胎吧,這本來是四海八方都羨慕的事情,可愁就愁在這育兒上,實在是太讓人頭疼了。

雙胞胎里的哥哥鳳長安還好,是個乖寶寶,雖然不太愛說話了一下,可對父母的話還是比較聽的,她們叫他做什麼,基本上,他不會跟他們唱反調,可妹妹鳳月落,就真的是神鳳族有史以來最刁鑽古怪的孩子了。

為此,鳳南天被那熊孩子揪鬍子實在是受不了的時候,也發表了他的長篇大論:「我以為你爹已經是夠另類了,沒想到,青出於藍而勝於藍,鳳月落,你贏了。」

於是在接下來的日子裡,鳳月落四歲的時候,也不知道因為她爹娘啥事沒滿足她,結果,跳了北海,最後,逼得神鳳王為了找到她,不得不找了西海龍王過來,將整個北海的水都給吸幹了,再從藻泥里,將這熊孩子刨出來。

之後,神鳳王和神鳳王后,就更加不敢惹這小祖宗了,直到她到了八歲,拉著鳳長安去了一趟南詔,結果差一點把南詔的皇帝君紫薇給淹死在水井裡了,神鳳王后終於忍無可忍,一巴掌下去,將鳳長安拍到了玉鼎山,鳳月落,則踢到了幽冥,結果,把鳳月落給高興的啊……

「嘿嘿嘿,叔叔,這次真不關我的事,是裴淳安把我踢到這裡來的……」

鳳月落真的很奇怪,在外面,她可以無法無天,對所有人都橫眉冷對隨手摧殘,但唯獨,一到幽冥后,就變得特別的乖巧,特別的聽話,也特別的……像個女孩子。

幽冥神君藍羿這會正和幽冥眾臣上著朝呢,忽然看到這麼一個脆生生的小姑娘從閻羅殿上面掉了下來,不單是他,就連殿上的群臣,都全部傻掉了。

不過很快,當他們看清楚這掉下來的,正是神鳳家的混世魔王時,立刻,嘩啦一下,一陣狂風卷過後,所有人都不見了……

卧槽,這死丫頭可是吃魂魄當吃零食一樣的啊,要跑慢了,還能留個全身?

不到一會,偌大的閻羅殿里,就剩下了冥王一人!

鳳月落有些不好意思啊,看到這人連端著茶杯的手都僵在了半空中,她訕訕一笑,小小的身軀,便狗腿子似得走了過來:「叔叔,你別這樣嘛,我已經很久沒來你這裡了,你就歡迎我一下嘛?」

藍羿眼角劇烈一抽,腦子裡,迅速想起來半個月前,自己寢宮裡才打破的鬼鏡。

那死鳳凰夫婦兩腦子短路了?居然把這小王八蛋送了過來,就不怕他把她給弄死了?

可就這麼一愣神間,腳下一軟,低頭看時,才發現,這小王八蛋兩隻肉肉的小手已將朝他膝上爬過來了:「叔叔,我給你按摩,裴姑娘最近教了我一套新鮮手法,我保證你按了后,非常的舒服。」

藍羿渾身一抖,連想都沒想,一巴掌就朝這小混蛋屁股上拍了下去!

可結果呢,屁股還沒拍到呢,這死東西已經淚汪汪的盯著他嚎開了:「藍羿,你打我試試?我娘說了,打了女孩子的屁股,是要負責的。」

PS:那麼番外來了,先月落長安,每天3更左右,不催哈.么么 藍羿:「……」

半晌,啥也不說了,直接抓住這死東西的后領一提,就邁出了閻羅殿。

要負責是吧?好,他現在就把她踹到神鳳山去!

可沒想到,他還沒走出幽冥橋呢,前面,一道白影忽的呼嘯而至,還沒等他看清楚呢,手中的肉糰子,已經「啪」的一下,被那道白光給丟到幽冥河去了!

「鳳襲月,你——」

鳳襲月拍拍手掌,表情,不是一般的如釋重負:「怎麼樣?我給你出氣出的夠爽吧?」

藍羿抽了一口冷氣,想罵這人太喪心病狂,可低頭一看,翻滾怒吼的幽冥河,已經沒了那小人兒蹤影了,他又只得牙齒一咬,自己縱身跳了下去。

也對,這幽冥河,也就只有幽冥神君可以在裡面自由的出入了。

鳳公子站在橋上,看到跳下去的人,已經抓住他家小娃的腿了,於是也不再等,施施然的,就去了閻羅殿上喝茶。

果然,茶還沒喝完一杯,眼前,一股濃重的潮濕味就涌了過來,抬頭一看,一條大影子,拖著一條小影子,已經濕答答的站他面前了。

「鳳襲月——」

「父王,我到底是不是你親生的啊?你竟然這麼喪心病狂?」

藍羿立刻住嘴!

他怎麼就忘了呢?鳳月落什麼都不好,可這張嘴,可是厲害著呢。

於是他也不出聲了,只靜靜的盯著這殿內的父女兩,卻見坐在高堂上的父親,在聽到女兒這一番聲淚俱下的控訴后,慢條斯理的把手裡的茶給喝了,這才懶懶的來了句:「我倒是不想你是我親生的,可問題是,你當年就是我親手從你娘肚子里剖出來的,你說?我還有什麼理由不相信你是我親生的?」

鳳月落:「……」

禽獸!果然是禽獸!

既然是親生的,那他剛才還把自己丟進幽冥河?那可是會被吸盡陽氣而死的好么?

鳳月落傷心了:「叔叔,我不要做他的女兒了,太可怕了,叔叔,我以後跟著你,好不?」


藍羿渾身一哆嗦,想說你爹沒那麼畜生,可話還沒說完呢,前面,坐著喝茶的男人,猛然就站了起來:「不做我的女兒了是吧?好呀,來,藍羿,現在就把她丟到誅神台去,讓她散了,以後就不跟我姓鳳了。」

藍羿:「……」

一直愣了很久很久,總算,藍羿才丟下手裡的濕糰子走到了一臉鐵青的男人面前:「鳳襲月,你夠了哦,她怎麼說也是個孩子。」

孩子?

面無表情的男人冷哼一聲:「你見過差點把自己娘都氣死的孩子嗎?你見過這麼無法無天的孩子嗎?」

藍羿愣住:「那你想怎樣?」

「我覺得她得回爐重造!」

藍羿:「……」

鳳月落頓時大哭了起來:「叔叔救我,叔叔,我再也不敢啊,我再也不胡鬧了,哇……」

一番撕心裂肺的痛哭,藍羿還沒怎樣呢,心便已經軟了下來!


「行了,什麼回爐重造?鳳襲月,有你這麼做父親的么?自己的孩子弄得跟個仇人似得,我還就告訴你了,從今天開始,她鳳月落就跟著我藍羿了,你要是動了她,看我怎麼收拾你!」

此言一出,閻羅殿里的父女倆,立刻都愣在了那裡。 當然,相比鳳月落的傷心難過,那做父親的人,反倒是眼角一縷微笑立刻就飄蕩了出來:「你要她待在你的幽冥界?」

「是啊,怎麼?不給?」

不是不給,而是給的太快,容易露馬腳不是?

鳳襲月很認真的思考了一番,低下頭,見坐在地上的自家丫頭,這會倒是沒有半點以前的歡喜之意,而是眼淚汪汪的看著他,就真的像是被人拋棄的娃兒一樣,他沒來由的,心底又狠狠的疼了一下。

這個小笨蛋!

「月落,你以後跟著你的藍羿叔叔?」

鳳月落「哇」的一聲,又哭了起來:「我要父王,要母后,要哥哥……」

卧槽,這個場面真感人!

鳳襲月不敢待了,生怕穿幫,恨恨丟下一句,讓你自生自滅,便化作一道白光離開了這裡。

出去后,本來是想馬上去向家裡的母老虎復命的,可走到半路啊,腦子裡想到剛才那張哭的滿臉都是淚的小臉,又疼的連心肝都受不了,於是又一頭折了回去,準備再偷偷看看,那死丫頭到底怎樣了?

可結果,他才一飄到閻羅殿上空,便聽到自家那小丫頭眉開眼笑的聲音:「叔叔,我給你泡茶?叔叔,我給你按腿……」

卧槽,這那裡像是被人拋棄的娃兒?分明就是陰謀得逞的小禽獸好嗎?

鳳襲月大受打擊,一路沮喪著臉就回了南元宮。

到了南元宮,神鳳王后還在那裡等著呢,看到夫君過來了,於是馬上過去問:「怎麼樣?藍羿答應收下落落了么?」

鳳襲月幽幽的看了她一眼,半晌,問了句:「淳安,你說,她到底是不是我們親生的?」


噗——

這真的就是報應!

如果說之前的神鳳山,神鳳太子鳳襲月,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敗類的話,那麼真的要恭喜他,他這個女兒,比起他來,簡直就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了。

鳳月落在幽冥地界落下腳后,喪心病狂的,竟然整整十年都沒有回過神鳳山一次,就連神鳳王后想她了,也只得親自去幽冥看她,不然,一年到頭,連個面都見不著。

十年後,落落姑娘雖然因為自己是神獸族後代,身形沒什麼變化,可是心智卻成熟了不少。於是神鳳王后開始有些擔心她了,可結果,當她去了幽冥,竟發現自己的女兒毫不避諱的和冥王住在一個宮殿,而且,還是同一個內殿!

神鳳王后不冷靜了,當下,她就急急忙忙找自己的夫君去了,可結果,神鳳王聽了后,只丟了一句話:「你才知道?」就再也沒反應了。

什麼叫才知道?


神鳳王后很難理解啊,自己女兒現在身子雖然小,可年齡,在人類看來,都是一個成年的大姑娘了,想當初,她就是十九歲生下他們兄妹的,現在她還在一個和他倆差不多大的成年男人住一個內殿了,他竟然一點都不擔心?

於是當天晚上,神鳳王回宮后,她開始一直纏著他,不說出真相,就不讓他吃飯喝水睡覺……

神鳳王表示這樣的做法很幼稚啊,可最後,還是老老實實的說了:「你放心,藍羿是個有分寸的人,他就沒有在那個內殿里待過,每天等落落入睡了,他便去了另外一個宮殿。」 還有這樣的事?

神鳳王后的思維跳的特別快:「那也就是說,我們家落落其實是在幽冥被人自生自滅?」

鳳襲月滿頭黑線!

這是什麼比喻?說得人家藍羿好像虐待他家娃兒一樣。

不過仔細一想,還真是有點這樣,想當年,自己一招苦肉計,成功讓藍羿收下了那熊孩子后,沒多久,熊孩子得意忘形把那事給抖了出來,在幽冥地界,她確實就是被藍羿不冷不熱的給晾著呢。

可是,這又能怎麼辦呢?這死丫頭從一出生就粘著藍羿,喜歡他身上的陰氣,為了能待在他的身邊,不知道跟他們鬧了多少回?也不知道被藍羿嫌棄了多少回,他們就算是心疼想把她帶回來,那也得接的回來才行啊。

看出自己妻子的心疼,鳳襲月最後還是長嘆了一聲:「你也不用那麼擔心,藍羿是個有分寸的人,落落現在粘著他,她在你懷著她的時候,你魂魄離體,全身軀殼都是讓牧連清幽的血蠱術養著,才活過來的,而牧連清幽本性屬陰,換句話說,當時他血里的陰氣,便全部被陰陽胎里的陰胎給吸收了,所以她才會一出生就對凡是屬陰的東西那麼喜歡,等她大了,元身修鍊好了,自然就不會這樣了。」

神獸族的後代,一般在三百年後才算是發育完成,而在此之前,他們的內丹沒有形成,一般都只能以獸身現人的。

當然,神鳳王族的歷史一直就是個異數,比如鳳襲月,當年練瑤將他生出來的時候,其實是一枚蛋,這在整個神鳳族的歷史都都是沒有過的。

之後,正當鳳祈絕望的以為妻子死了,兒子也成不了人的時候,鳳襲月竟然在一個月若圓盤的晚上,破殼而出,並且,等到大家尋著那道光過去看時,鳳祈的宮內,已經是一個滿地爬的粉糰子了,而在此之前,神鳳族的後代一生出來,都是連眼睛都打不開的小鳳凰雛兒啊。

所以,當時鳳襲月的降生,簡直就震驚了整個暹羅大陸。

不過時候想想其實也沒什麼出奇的,他本來就是紫薇尋找到了上古之獸白羽神鳳的轉世,能夠在出生的時候搞一點與眾不同的招數,很正常嘛。

再到後來,他一雙兒女出生了,好吧,因為母親是人類的緣故,這兩小王八蛋一出生就是嬰兒模樣,情有可原,可是等滿月,發現那女娃竟然是個極喜歡啃食陰魄的熊孩子,這就太驚悚了,而且,當年她不過才滿月,就能揮舞著肉嘟嘟的小手,從藍翎身上,把虛魄的藍羿給扒出來。

那個……藍羿有心裡陰影很正常的。

可殷離離聽了,卻還是心疼:「你都說要上百年了,我家落落現在才十八歲,這還得好幾十年呢,我可不忍心看著她一直在幽冥被藍羿冷落,相公,去嘛,我們去把落落接回來。」


十四年的光景,徹底把當年那個邊角凌厲滿目含威的離國長公主,打磨成一個只知道跟自己男人撒嬌賣萌的小女人了。 鳳襲月很受用啊,特別是她抱著自己胳膊搖了搖的時候,他男人的氣勢更加的高漲:「行,老婆說什麼就是什麼,回頭,等我安排一下,我這就帶你接孩子去。」

「嗯!」

殷離離得到許可,立刻笑開了花。

可高興還沒兩分鐘呢,腰上,這人的手指又不老實了……

「老婆,那什麼……今天都第七天了……」

殷離離立刻愣住:「我靠,到底是你來大姨媽還是我來大姨媽?怎麼你記得比我還清楚?」

男人更加無恥,熟門熟路的把這小傻瓜給按到,他撲過去就壓倒在了這人身上:「這表示為夫關心你啊,你想啊,我是神,你是人,你不抓緊和我雙修,吸取我的精氣,怎麼和我長命百歲?對吧?」

噗——

這話怎麼聽怎麼像在說她就是一個專門吸人精氣的女鬼似得?

可就這麼一愣神,身下裙擺一涼,沒一會,男人那火熱的堅挺,已經輕而易舉的就闖入她的身體里來了。

於是她渾身一哆嗦,也不在抗拒了,雙手挽住他的背,便任由他在自己身上馳騁了起來。

其實,成親這麼多年,他身上的味道,她還是非常喜歡的,就如藍兮瑤所說,裴淳安啊,是跟了鳳襲月之後,越活越年輕,而她藍兮瑤呢,自從再度沒了仙身後,待在裴鈺寒身邊,現在,已經是三十幾歲的中年婦人了。

「唔——」

又是一記猛力撞擊下來,意亂情迷的殷離離控制不住就呻吟出了聲:「小月,你還想要孩子嗎?」

鳳襲月一愣,正馳騁在她身上的火熱,停頓了下來:「孩子?」

「嗯,兮瑤他們……都三個孩子了。」

正沉迷在****中的女人,有種讓人想要狠狠要她的迷離之美,而她艷若桃花的絕美容顏,也在這一片旖旎中,散發著誘人的香味。

鳳襲月忽然就整個人都彎腰了下來,而因此,他還停留在她體內的堅挺,又更深了一分……

孩子么?

其實他不是不想要,畢竟神鳳族是一個大族,王族後代可全靠他來繁衍呢,可是,他只要一想起她生那對雙胞胎的鮮血淋漓,他就不敢要,他生怕再來一次,他就會真的失去她了,而當時,他所經歷過的絕望和萬念俱灰,那是再也不想經歷的了。

所以,在俯身下來,他看清楚了這身下之人眸中的迷離和小心翼翼后,他抱住她的小腦袋深深一吻,便將自己的分身再度用力刺進了她的身體里。

「真是的,要那麼多孩子幹什麼?現在哪兩個都已經夠我們煩的了,你看看你,皺紋都出來了。」

「真的?」

「真的!所以啊,我得多努力,多給些精氣你。」

說完,抽出來,將她反身抱起來,靠在那裡便以更刺激的方式進入了她的秘密花園裡。

於是這一刻,被折騰到一團混亂的女人,那裡還顧得著孩子這個話題?一番纏綿到極致的歡愛,等到終於結束,她人已經化作一淌春水,癱到在男人懷裡了……

鳳襲月看到,索性也不去上朝了,抱著她,夫妻兩人便一起滾進被窩裡,舒舒服服的睡起覺來。

真是的,生什麼孩子啊?想想那四年差點沒被那兩熊孩子逼瘋的日子,再想想這十年美好的幸福日子……

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