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即便如此,BH艦隊方面暫時還未掌握這架MW原型機戰鬥數據,只知道這是一位斬艦俱樂部機師,同時又隻身闖入BH基地摧毀了動力爐。這樣的水準絕對是王牌機師級別的,唯一的差距就是座駕還沒到那個檔次。

這樣一個強大的對手,UAC軍方資料庫里卻還未搜集到其資料,只能憑武田在交戰的時候自己去感受風宇的特點和實力。隻身BH艦隊方面也別無選擇,只能由武田去對抗這位胸口掛著斷艦標誌的准王牌機師,所以明知道第1機動中隊打算將他引向分風宇那邊,也只能硬著頭皮上。

武田自己也是非常忐忑,雖然他在BH艦隊里有準王牌殺手的威名,但那可不是官方承認的稱號,比起風宇的斬艦斬城小滿貫可就差遠了。

不一會兒,兩支艦隊的頂樑柱終於相遇了,其他機動戰士自覺地避開二人所在的空域。到了風宇和武田這個境界,一般機師的遠程攻擊已經難以對他們產生威脅,貿然進入他們的戰場反而會讓自己陷入危險。

於是BH艦隊的機動部隊和重振旗鼓的機動軍第1機動中隊在第1編隊前面約600百公里遠的地方另闢了一處戰場。

這個距離是戰艦防禦機動戰士的一條分際線,跨過這條防線,機動戰士全速飛行只要5秒鐘時間便能突入戰艦R粒子護罩。任何一名經驗豐富的精英機師,結合脈衝激勵的使用,基本上都可以成功突入。

所以儘管第1中隊之前被武田永信打得毫無還手之力,士氣跌落谷底,這會兒依然不能因為風宇的登場而鬆懈。在中隊長假面少校的鼓舞下,在副中隊長李亞龍上尉的指揮下,新亞洲的機師們穩定了情緒,如同一道城牆一般擋在了這條線上,擋住了BH艦隊的機動戰士。

從數量上來看,擁有1000架鐵球的BH艦隊當然是佔了上風,但作為中堅力量的MS數量卻少了許多,算是旗鼓相當。不過人形機動戰士的優勢不在於陣地防守,而是以小隊為單位的機動作戰,所以機動軍這邊還是稍微要吃點兒虧。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決定戰鬥勝負的關鍵不在這頭,而是兩位準王牌機師的戰場。誰能解決了對手,轉頭來支援這邊,將為勝負的天平加上一個重重的砝碼。

風宇盯著不遠處那架黑色MS原型機,回憶著之前觀看的那段視頻,心裡清楚這是自己從軍以來最強的對手。單論近戰的格鬥技巧,他自認不如對方。武田永信的雙刀讓他想起了永眠於W1星域的庫巴諾伊,當然,兩者的風格不同,而且這位準王牌更勝一籌。

風宇以前在MGAS-01艦的時候,不止一次在模擬器上和庫巴諾伊對練,如果不是藉助機體移動,還真是奈何不了那位南亞裔的小個子。因此面對武田永信,風宇知道自己絕不能一味地與對方近身拼格鬥技巧,必須藉助不斷地移動,來消弱對手二刀流技巧的優勢。

在他思考這些的同時,兩架原型機的第一次正面對抗發生了。黑色MS的合金軍刀如閃電般地刺向了風宇的水藍色MW,給他的感覺是那速度明顯異於菲瀾中校,顯然是在這方面加強過。

風宇的判斷沒錯,武田永信的MS原型機在引擎出力配比上做過調整,強化了手臂的速度和力量。

不過這樣的速度還不至於讓風宇防備不過來,他立刻揮刀格擋。

這時候武田永信的二刀流技巧便完整地展現在了他的眼前。

只見黑色MS手中的合金軍刀變刺為絞,一下子將MW原型機的右臂盪開,那股巨大的力量甚至扯著風宇的座駕向左一歪,變成側身姿勢。與此同時,MS原型機的左臂的粒子光刀也迅疾刺出,從側面直刺MW的駕駛艙。

武田二刀流第一式——華爾茲旋轉!

黑色MS就像華爾茲舞蹈中的男方,以右臂合金軍刀牽引對手機體做出旋轉。這招作為武田二刀流第一式,在之前三次與新亞洲准王牌機師的戰鬥中屢建奇功,直接斬獲一個擊墜數並重創一名對手。唯一一名逃過一劫的對手也因為這一招被打亂了陣腳,在隨後的戰鬥中左支右拙,最終被斬落。

如果不是之前看過武田永信的戰鬥錄像,風宇這會兒真要著了道,被刺個對穿。早有防備的他,已經準備好了自己的左手武器,以一個彆扭的姿勢,從右臂的腋下揮出,恰到好處地擋住了對方的殺招。

兩把粒子光刀的碰撞造成的粒子流四散飛濺,如同電焊的火花。

BH艦隊旗艦上,那位中將司令官隨之嘆了口氣。雖然之前已經意識到了這架水藍色MW原型機的難纏,但他還是對武田永信的二刀流抱有信心。此時眼見對方竟是有驚無險地擋下了這招,而且並沒有因此而被打亂節奏,他難免有些失望。

經過這一招,風宇切身感受到了武田二刀流的強大。第一式華爾茲旋轉最多只能算是個開場白,接下來肯定還有別的殺手鐧,只是風宇觀看錄像的時間有限,只見識到了武田二刀流中擊墜了另一位新亞洲准王牌機師的那招。

換句話說,就算武田二刀流只有三板斧,風宇也只知道其中兩招。而且憑藉他對這兩招的了解,風宇知道自己如果遇上突如其來的第三招,勢必要吃虧,至少得動用脈衝激勵來給自己解圍。

只是脈衝激勵並非萬能,就像菲瀾中校便是在發動脈衝激勵進行攻擊時被風宇抓住了漏洞才被擊墜。同樣的,當風宇動用脈衝激勵進行閃避的時候,肯定也會露出破綻來。如果武田永信能夠抓住那個機會,那時候才真是無可挽回。

武田二刀流,不可小覷! 武田二刀流的第一式重在交手之初的突然性,一旦被對手摸清了他的根底,這招多半就不靈了,比如這會兒面對風宇。當然,這也有個前提條件,那就是對手的實力,如果是普通機師,哪怕再怎麼了解武田二刀流第一式,恐怕也沒那個本事避過。

如果之前對於風宇的了解還局限於他那響亮的稱號,那麼當第一式失敗之後,武田對於對手的實力也有了一定的認知,知道依靠常規招式很難給他帶來威脅,必須得靠大招。

而風宇也同樣因為武田二刀流的第一式而提高了警惕,時刻提防著對方隨時會出現的第二式和未知的第三式,甚至第四和第五式。同時他也注意與武田永信保持適當的距離,貼身時間越長,危險係數越高。

於是一藍一黑兩架機動戰士在這片空域里來回穿梭,像兩個震蕩的電子一般,沒有一秒的停頓。這種狀態下嗎,武田確實發揮不出他的二刀流優勢,但是風宇也同樣找不到機會。

這種相持不下的狀況並沒有持續多久,之前沒有好好休息的風宇感覺到了一絲疲憊,先前和林茜茜一番放縱的後遺症在此刻顯現了出來。和以往精力不濟不同,這一次他感覺到的是身體的疲乏。

不得不說,那還真是個體力活,就像跑了個長跑一般,不止是兩腿酸軟,就連胳膊都有些快要抬不起來了,對駕駛機動戰士影響不小。再這麼下去,遲早會出問題的。

機動戰士的駕駛艙布局是比舊時代的飛行器要複雜一些,這也是因為其操作的靈活度遠勝於前代的空戰載具空天戰機,不但兩手要操縱鍵盤搖桿,連兩腳都沒閑著,分別控制引擎的出力和制動,就像汽車的油門和剎車。

風宇可以感覺到自己的雙腳乏力,控制引擎踏板的力道總有些控制不好,要麼太輕要麼過重。反應在機動戰士身上,就是動作不夠流暢,動作幅度過大。如果被武田發現這一問題,並加以利用並,很可能給風宇帶來致命的影響。

事已至此,他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只能改變策略,爭取速戰速決。於是MW原型機不再像先前那樣一觸即走,增加了近身時候的對抗。

武田永信一時間倒是沒注意到風宇身上出現的問題,而是以為他已經完成了初期試探,開始要動真格的。因此這位UAC少校倍加小心,分出相當的精力來防備對手的殺招,一時間倒也沒有急於用大招。

就這樣又過了一會兒,局面依舊是相持不下,體力上吃虧的風宇不得不進一步採取主動,放棄了求穩的想法,對黑色MS原型機展開了凌厲的攻勢。

武田二刀流重視攻擊,但防禦同樣也不弱,其雙刀運用的協調性非常好,任由風宇如何出刀,總能恰到好處地將其封堵。這時候武田永信也意識到對手的近身格鬥技巧並沒有像其斬艦俱樂部稱號那麼嚇人,由此判斷風宇是個攻堅型的准王牌機師,善於攻擊戰艦和要塞這樣的作戰單位,一對一反而缺乏亮點。

武田的判斷也不能說是有錯,畢竟以他的近身實力來看,風宇的近戰確實有點兒缺乏亮點。

風宇真正的優勢在於能夠有效地利用機動戰士的高速位移及靈活機動來捕捉戰機,真正依靠近戰技巧來硬吃對手的戰例近乎於沒有。

簡單來說,武田永信的戰鬥風格是技術流,而風宇是意識流。兩者要說孰優孰劣都有些片面,但可以肯定的一點,擁有斬艦俱樂部稱號的王牌機師幾乎都是意識流。

意識流的王牌機師是戰場上的中流砥柱,有較好的大局觀和捕捉戰機的能力,是令敵方艦隊司令頭疼的人物。

而技術流的王牌機師則恰好相反,他們擅長一對一的對抗,在於意識流王牌機師的單挑戰鬥中佔據上風,從而有效牽制對方。

正因為兩種流派的機師各具特長,所以各大艦隊都喜歡將兩者搭配使用,用意識流來主導戰局,用技術流來牽制對方王牌。就如同BH艦隊一樣,雖然擁有的只是准王牌,但菲瀾中校就是意識流,與武田永信的技術流配合起來相得益彰。

只不過BH艦隊的准王牌雙人組這會兒已經被風宇打破了,沒有了菲瀾中校,他們只能依靠武田永信的恃強凌弱來一點一點蠶食機動軍第1編隊的機師,直到風宇出現。

於是當武田永信消除了對風宇的畏懼之心,提起了鬥志之後,戰鬥的天平便開始傾斜。他流暢且凌厲的雙刀逐漸取得了上風,並對風宇形成壓制,頗有種要一氣呵成打爆MW原型機的節奏。

這會兒的風宇可不是示弱,而是他真沒有什麼太好的辦法。一方面自己技不如人,另一方面體力又出了問題,確實是岌岌可危。

在MGAS-00艦的艦橋里,潘克少將見到這一幕也是皺起了眉頭。只不過他並沒有責怪風宇的意思,他知道風宇是意識流,對上武田永信頗有些吃虧。

作為機動軍艦隊司令,他考慮的是自己的失誤,小瞧了UAC二線艦隊的人才。他原以為會被打發來這裡服役的多半是些二流准王牌機師,以風宇的實力足以對付。沒想到眼前這位駕駛黑色MS原型機的竟是位一流高手,即便放到一線艦隊也會受到重用。

在潘克身後,還沒有回去休息的參謀長徐遠星上校嘆了口氣,之前他已經及時提供了武田永信的資料包給了風宇,但這種幫助終究是非常有限的,只能幫己方機師了解對手,卻無法從根本上提升其格鬥技巧。

視線回到戰場上,已經佔盡優勢的武田永信決定化優勢為勝勢,在雙方機體又一次靠近時,MS原型機擺出了一個罕見的動作,雙臂全部放在機體左側,雙刀均斜向後擺在身側。

看到這個起手式,風宇立刻警惕起來。

這是他見過的武田二刀流第二式——旋身斬! 旋身斬在武田永信的戰鬥合集中進出現過一次,但作為擊墜了一架新亞洲准王牌機師的大招,被放在了靠近片頭的位置加以介紹,所以風宇自然是看到了。

這招看似平平無奇,也就是雙刀從同一側橫向揮刀,一上一下,直取機動戰士腹部要害。上部合金軍刀斬駕駛艙,下部粒子光刀斬動力爐。

之前只是觀看視頻,風宇也有些納悶,這樣簡單的招數那位新亞洲的准王牌機師怎麼就會著了道。但是親身接觸過武田二刀流第一式華爾茲旋轉之後,風宇終於心中有數。

這時候武田永信的雙刀已經橫掃過來,看起來應該會同時危及機動戰士的兩處致命要害。但是風宇心中清楚,真正的殺招是粒子光刀,而合金軍刀也不能說是個幌子,而更像是個開路先鋒。


在對手不了解黑色MS原型機對引擎出力配比做過調整的情況下,通常會同樣使用雙刀來進行格擋。而旋身斬的陷阱就在這兒等著。

風宇也同樣採用雙刀格擋,然後就感覺一股巨力從MS原型機的合金軍刀上傳來,瞬間超過了MW原型機的雙臂傳動機構負荷,造成傳動齒輪抱死。這種抱死只是暫時性的,就算沒有機師加以干涉,系統也會在一秒鐘之內自行解開。但在這種近身相搏的情況下,機動戰士手臂一秒鐘不能動就是致命的!

武田永信這是動用了脈衝激勵!使得原本機械臂出力就大於其他機體的這架黑色MS力氣暴增,對風宇的水藍色機體產生了力量壓制。

再說MS的另一手,實際並非與合金軍刀同步攻擊的粒子光刀稍稍偏後幾厘米,對於人形機動戰士高大的體型而言,這一丁點兒差距根本無法用肉眼進行準確判斷。

當MW原型機的雙臂暫時僵直之後,手持粒子光刀的黑色MS左手腕突然做出一個逆時針的90度旋轉。如果是人體這麼做的話,恐怕會把自己的手腕給轉折了,但是機動戰士的手腕卻是可以360度無極旋轉的,根本不在乎這個。

也就是說,這個時候MS原型機的粒子光刀與自己的合金軍刀呈90度角,與風宇座駕的雙刀平行,恰好從中間穿過,從MW的胯下往上撩起。

沒錯,之前被斬於這一式手底下的那架新亞洲准王牌機動戰士就是這麼完蛋的,而風宇初看視頻的時候也不明白自己的前輩為什麼就擋不住這一招。

而這會兒他明白了,不是機師反應不過來的問題,而是因為機動戰士的手臂出現短暫僵直。

風宇的水藍色MW也不例外地受到了手臂僵直的困擾,無法及時轉動手腕去格擋武田永信的粒子光刀。但是他並不是那種自負到瞧不起對手和前輩的狂妄之輩,早就做好了自己也同樣擋不住的思想準備。

於是只見MW原型機突然做了個原地後空翻的動作,藉助矢量噴口出力,以及還能活動肩關節傳動齒輪,幫助自己逃過了武田二刀流第二式旋身斬的攻擊。

風宇這充滿想象力的躲閃方式大大出乎了武田永信的預料,這位UAC准王牌機師不由得愣了一下。戰鬥時愣神那是非常危險的狀況,尤其是面對一位風宇這樣的年輕機師。

之前面對諾頓少校和菲瀾中校,風宇都是抓住對方的破綻來發動致勝一擊的,按理今天也應該如此。他也確實想要這麼做了,可惜卻做不到……

MW原型機這個後空翻直接翻出了幾百米遠,根本沒機會抓住武田永信的失誤,最終只能在倉促中使用肩部的120mm高斯炮轟了一炮,可惜並沒有什麼效果。

沒錯,風宇自己也失誤了,但卻不是意識上的問題,而是疲勞的身體沒能忠實執行想要的操作,引擎出力踏板用力過度,導致機體失控飛遠。他也不由得扼腕嘆息。

但是武田永信卻沒有意識到自己逃過了一截,而是以為風宇純粹只是在躲避自己的旋身斬。

兩個人都在為自己錯失的機會而懊惱,戰鬥卻仍要繼續。

MGAS-00艦里,潘克少將眼見風宇剛剛躲過武田永信的第二式,形勢卻未見好轉。思考了片刻之後,他做出了一個令艦橋所有人員震驚的決定,「主炮瞄準兩架原型機交戰區域,充能20秒,直接炮擊他們!」

眼見火力手愣愣地看著自己,手上卻沒有任何動作,潘克少將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執行命令!聽見沒有!」

其實潘克這招還是跟朱南上校學的,從W1戰後風宇戰場記錄儀里導出的資料,他知道了在進攻W1要塞時候,MGAS-01艦艦長曾經用過「縮時充能炮擊法」,這會兒決定借用一下。而且他也清楚,這種程度的炮擊對風宇是沒有威脅的,反倒能讓他抓住對手失誤的機會。

於是朱南的「縮時充能炮擊法」在BH星域再現了,轟向了交戰中的兩位準王牌機師。

武田永信被炮擊的第一反應是新亞洲人瘋了,居然不分青紅皂白,連自己人都一併炮轟了。

而風宇卻從這次炮擊中感覺到了一種似曾相識的親切感,不由得想起了W1的一幕幕。

在兩個人都有所分心的情況下,他們對這一炮採取了同樣的處理方式,那就是迅速閃避,而不是像當初風宇和諾頓那樣去拼膽色。

不過「縮時充能炮擊法」的最大優點就是高頻率的射擊,二十秒一次,足以讓一般的機師精神崩潰。但是這樣的射擊頻率對於駕駛原型機的兩位準王牌機師而言,那也就是拿出平日裡面對集火的一半精力就夠了,斷不至於被這種程度的戰艦主炮給擊中,只是會被打亂了戰鬥節奏而已。

不過這種方式卻很對風宇的胃口,他本來就是意識流,擅長捕捉機會,而不是在正面比拼操作上的硬實力。

反之武田永信就很討厭這樣的炮擊,屢屢打亂他的攻擊節奏,讓他沒法累積優勢為勝勢。在這種情況下,他唯有祭出自己的第三板斧! 武田永信讓自己的MS原型機與風宇暫時保持在一個相對靜止的狀態,兩架機動戰士相隔數百公里,在藍巨星的照耀下,水藍色的MW原型機顯得格外耀眼,無論是在視覺上還是心理上,都是這片空域里的關注焦點。

這一刻,武田永信覺得自己活得有些憋屈,如果能夠專註於戰鬥,他應該也能像眼前的對手那般風光。身為二刀流的繼承者和傳揚者,他也是個戰士,是個武士,而不僅僅是一個未來的教官。如果說最初他參軍是為了讓二刀流重新煥發光彩,那麼後來他已經愛上了身為機師的感覺。他也渴望能像風宇那樣斬艦斬城,一出場就讓對手望而生畏,讓敵艦隊從上到下都緊張起來。

牽一髮而動全身,這才是王牌應有的風範!

但是他一直扛著重振武田二刀流的重責,必須活著熬到退役,然後把技藝傳承下去。這樣一來,他在戰場上無法以身犯險,無法拿命去拼,所以在氣勢上總是少了那麼一點王牌機師應有的壓迫力和戰場統治力。甚至於要在自己接近巔峰之前急流勇退,來到BH星域這樣一個地方「養老」。

收拾有些沮喪的情緒,武田永信知道自己已經沒有機會回到一線艦隊去重拾熱血情懷,眼前的對手應該是他軍旅生涯中最後一次證明自己的機會。幹掉風宇,他將成為逆轉這一仗的英雄,他的機師生涯將畫下光彩的一筆,然後風風光光地退役,轉入UAC高級訓練營當一名機師教官,將武田二刀流傳承下去。

黑色MS原型機擺出一個不一樣的起手式,無論是左手合金軍刀還是右手粒子光刀,均變為反握。這也就意味著這是一式反手刀的招式。除了反握雙刀,MS的雙臂也向下交叉於下腹部,就像一把剪刀一樣。而且其雙臂並非完全對稱於身體中軸線,而是向右傾斜一定的角度,相對的上身卻向左前方微微附身,呈現出一種極具攻擊性的暗示。

在武田二刀流迄今為止展現出來的三式裡頭,這一式的準備動作是最明顯的,只要不是瞎的,都能看得出武田要發大招了。他把起手式弄得如此醒目、如此張揚,很明顯是有恃無恐的,足以說明這一招不像之前兩式,不再是依靠隱蔽的小動作來製造機會,而是有著讓對手防不勝防的硬實力。

意識到這一點,風宇打起了十二分的警惕,甚至已經做好了發動脈衝激勵來應對這一招的準備。

這時候,武田永信駕駛著他的黑色MS原型機來了。只見機體右後側和左前側的矢量噴口同時出力,機動戰士開始進入逆時針旋轉。而且MS的飛行速度有明顯的提升,還要超過之前的極限,顯然是又一次發動了脈衝激勵。

武田的座駕瞬間化作一條黑色的龍捲風,又彷彿一個黑洞,吞噬了藍巨星刺目的光芒,並且帶著吞噬一切、橫掃一切的氣勢,呼嘯著向風宇這邊席捲過來。

武田二刀流第三式——升龍X斬!

這一擊看起來就是破壞性極強的,而且憑藉肉眼根本看不清對方的雙刀在哪裡,所以根本無從格擋。風宇嘗試著橫向移動MW原型機,看看能不能避開對方的鋒芒。

然而事實證明,這從未在新亞洲機師面前展示出來的武田第三式絕非善茬,哪怕處於旋轉狀態,武田永信依然能夠鎖定風宇的方向,甚至更加靈活。


風宇也想過發動脈衝激勵加速脫離,讓對方追不上自己。但是立刻否決了這種想法,原因是太傷士氣。一來是第1機動中隊的機師們難免會對他喪失信心,直接導致防線崩潰。二來如果自己選擇了逃避,便會在心裡埋下失敗的種子,失去與武田永信正面對抗的勇氣。

更不用說他未必能跑得掉,大家同時發動脈衝激勵的情況下,兩款原型機中MW其實還是要比MS稍微慢個5%。這是由於兩個國家的引擎技術差異所造成的無法忽視的差距。

只是武田永信的這架MS原型機調整過引擎出力配比,從而抹去了速度上的些微的差異。取而代之的是雙臂揮刀的力量有了長足的提升,對MW原型機形成了壓制。

既然躲不開,那就想辦法硬抗吧!

之前兩式武田二刀流,風宇是在視頻上見識過的,也事先想好了種種對策。至於眼前的第三式,別說風宇了,新亞洲機師就沒人見過,他只能臨陣磨槍,立即想出一個應對的措施來。

留給風宇的時間不多,即便他還是稍稍地往後退了退,用空間來換取時間,留給他的思考時間依然只有三秒鐘。

第一秒,風宇想到了側身突刺,以最大攻擊距離搶先命中對方,從而打斷升龍X斬。但是這個念頭剛浮現在腦海中的瞬間就被他自己駁回了,原因很簡單,旋轉中的黑色MS交錯的雙刀不但極具攻擊力,同時也能有效保護自身。風宇側身突刺的力道肯定不如對方,兩相接觸之下,勢必要被彈開,根本沒可能打斷武田第三式。

第二秒,風宇想到了死守,雙刀護住自身要害,只要保住機體的胸腹不被直接命中,先扛過這一式再說。但如此消極的方式肯定是不對的,萬一MW的雙臂被重創,接下來就只能坐以待斃。相信武田永信創造這一招的時候,應該已經想過對手防禦的可能。

而事實也是如此,武田永信雖然從未在實戰中祭出這一招,但已經無數次在模擬器上有過實踐。無論對手如何防禦,最終的結果都是被升龍X斬的雙刀砍得遍體鱗傷,戰鬥力不及全盛時期的一半,再也扛不住他後面的攻擊。

風宇的本能告訴自己,此路不通,於是毫不猶豫地捨棄這種被動死守的笨方法。

第三秒,風宇已經沒有時間去思考,平直覺選擇了最粗暴的方式——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水藍色機動戰士也擺出了與對方相同的起手式,然後發動引擎最大輸出功率及脈衝激勵開始原地自轉。

旋轉對旋轉!區別在於黑色MS是逆時針旋轉,而水藍色MW是順時針。 雙方艦隊都在關注著兩位準王牌機師的決戰,主監控屏上同時顯示著一黑一藍兩道龍捲風的碰撞。

這次碰撞持續的時間非常之短,一正一反兩種旋轉接觸的時間還不到一秒鐘便被彈開,很快便重新拉開了距離。

風宇躲過一劫,迅速地控制矢量噴口反向噴射,停止了自轉。然後他迅速地瞄了一眼主控屏一角的機體損傷狀況報告,並不是很嚴重,僅僅是裝甲蒙皮有多處划傷,並未傷及任何機體性能。

武田永信那邊也停了下來,遠遠地看著水藍色的對手,暗自心驚。他這招升龍X斬還是第一次在實戰中使用,之前在模擬器里可謂無往不利,沒想到就這麼輕鬆地被風宇與其人之道破解。

他再次感受到了眼前這位斬艦俱樂部機師的強大,內心不由得產生了些許的無力感。三招已過,他並沒有獲得任何實質性的成果,反而自己也是傷痕纍纍。所幸第三式還算得上是攻防一體,如果不是風宇用了同樣的招式,他的MS原型機壓根不會受傷,而現在也和MW原型機一樣,只受了點皮外傷。

就在武田永信有些猶豫不決的時候,風宇再次欺身上來,主動發起新一輪攻擊。


水藍色機動戰士貼近對手之後,右手合金軍刀直刺其駕駛艙。

這種程度的攻擊武田自然不會放在眼裡,隨手揮臂,打算將刀撥開。誰想MW原型機手勢一變,合金軍刀變刺為絞,同時左側矢量噴口出力,令自身機體向右旋轉,瞬間將MS原型機帶得向左旋轉,將右側的空當暴露在左臂的粒子光刀之前。

武田永信大驚失色,這不正是他的武田二刀流第一式華爾茲旋轉么!

風宇的MW原型機雖然手臂力量不如武田改造過的機體,但是他利用巧力結合機身旋轉,硬是重現了雙方交手之初的那一幕。

不同之處在於武田永信壓根兒沒有想到自己會被華爾茲旋轉攻擊,自然措手不及。不過還好他非常熟悉自己的招數,深知沒有思想準備的自己已經來不及用左手的粒子光刀進行招架,只得發動脈衝激勵來進行躲閃。

至此,兩位準王牌機師各自用掉了兩次脈衝激勵,堪堪打成了平手。

武田永信之前累積的優勢蕩然無存。更糟糕的是他的自信心遭到了嚴重的打擊,自己苦苦鑽研了多年的武田二刀流機動戰士專用招式,瞬間被對方學去了兩手。這固然說明武田二刀流在機動戰士近身格鬥中的實用,但這麼輕易被對手學去,這種感覺實在不好。

「我要是再用出剩下的兩招,他該不會全部都學去了吧?」武田此刻無比的糾結。

讓武田二刀流發揚光大是武田家祖祖輩輩的夢想,但怎麼也該是由武田家人來實現,而且也應該作為UAC聯邦軍機師們對付新亞洲之用,而不是反過來成為對手用來對付自己的招數。

他還沒有退役成為機師教官,武田二刀流的幾個殺招還是他壓箱底的絕活,連UAC聯邦軍的機師們都還沒機會學。武田永信甚至已經想到了最壞的一面,那就是今天他在這裡戰死,從此武田二刀流成為眼前這位斬艦俱樂部機師的招式,反過來屠殺自己的同袍們。多年以後,提起這幾招,將不再被冠以武田二刀流,而是變成其他名字,被打上風宇的烙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