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

僅僅是片刻的時間,後方的魔蠍虎群就追了上來,見到人群分為三撥逃躥后,他們只是沖那些向兩側逃躥的人群吼了一聲,然後便繼續直行,追趕那僅有的三人隊伍。

「完了完了,我們要完了!」見到後方的魔蠍虎群全部向自己衝來,直行的兩名雷盟成員,臉上流露出一抹濃濃的絕望之色,而在他們話語剛剛說完不久,後方衝上來的魔蠍虎群,就將兩人的身影給徹底淹沒了。

啊……

啊……


兩道凄厲的慘叫,從後方尖銳的傳來,就像是根錐子,狠狠的刺在了葉凡的耳朵里,令得他身形不由得一顫,他回過頭,發覺那兩名雷盟成員,已經成為了漫天飛舞的冰屑,就連鮮血都被徹底冰凍住了。


「好可怕!」葉凡心中自語一聲,極速逃躥的身形,卻突然放慢了速度,任憑那些魔蠍虎群向自己靠近過來。

!! 「真懸,虧得這三個小子,要不然我們恐怕還逃不過此劫呢。」

逃向兩側的一名雷盟成員,停住了身形,望著遠處被魔蠍虎群徹底淹沒的三道身影,慶幸道。

在這人的身前,便是雷盟的副盟主雷武,他此刻也止住了身形,雙手負在背後,雙目盯著即將被魔蠍虎群淹沒的黑衣少年,嘴角泛起了一抹濃濃的冷笑。

「在雷盟的地盤上,還想與我斗,這便是你的下場。」雷武盯著遠處的葉凡,嘴邊呢喃一句,隨後便向身旁的幾人招了招手,轉身笑道,「在魔蠍虎解決這幾人前,我們趕緊離開這裡。」

「副盟主,你看……」

轉過身去的雷武,已經運轉起體內的靈力,但在他即將起步的時候,旁邊的雷盟成員,卻突然開口叫住了他。

「你們還再磨蹭什麼!」被叫住的雷武,皺著眉頭轉過身,沖呆在後方的眾人語氣不悅的說道,但就在他話語剛剛出口后,他就沿著後方學員手指所指的方向,看到了令人難以想象的一幕。

此時此刻,在那條直行路線上,本該極力前追的魔蠍虎,全都停住了身形,而他們身上所擁有的駭人氣勢,這一刻也頹廢了下去,所有魔蠍虎的虎眼,都在盯著前方,那般人性化的神情,就像是見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無比的忌憚。

可是讓雷武驚訝到說不出話來的原因,就是因為在這些魔蠍虎的前方,正站著一名黑衣少年,而那少年,便是在他的預想中,該被魔蠍虎徹底吃掉的葉凡!

「這是怎麼回事兒?!」

一群高級玄獸,被一名只有化靈境後期的武者給震懾住了,這樣的場面實在是太過震撼,原本逃躥向兩側的武者。完全是看傻了。

此刻,雷武算是絞盡了腦汁,可他仍舊沒有想出解釋眼前一幕的理由,以一己之力震懾住整個魔蠍虎群,就算是通靈境的武者也很難辦到,可是眼下這葉凡卻做到了!

「為什麼會這樣!」

一心想要解決掉葉凡的雷武,這一刻臉色涌動出一股強烈的憤怒,而就在同一時刻,獨自面對魔蠍虎群的葉凡,臉上卻流露出一抹濃濃的笑意,那些虎視眈眈的魔蠍虎,此刻都眼神忌憚的盯著他,與他保持著幾米的距離,始終不敢靠近。

「一群畜生,有本事來殺小爺啊!」葉凡手中握著一塊黑色的仿羅盤物件,臉上流露著燦爛的笑容,沖前方的魔蠍虎群挑釁道。

吼……

魔蠍虎似乎是聽懂了葉凡的話,沖葉凡便是一陣瘋狂的嘶吼,它們全身抖動,身體迅速散發出陣陣寒煞之氣,向著葉凡迅速的瀰漫過去。

咔嚓!

四周的空氣一點點冰封,迅速向著葉凡蔓延過來,但他沒有任何的緊張,反而是輕輕一笑,隨後就邁步向後方撤退。

只是一個動作,葉凡就輕鬆的躲過了魔蠍虎群的暗中攻擊,有些氣憤的魔蠍虎群,身形向著葉凡迅速的沖了上去,但就在靠近的那一刻,魔蠍虎全身突然猛地一陣抽搐,虎目中神采逐漸暗淡下去,身體也變得乏力了下去。

「哼,這可是你自找的。」

葉凡沒有放過眼前的機會,他冷笑一聲,腳步猛地跨出,同時手掌蓄力,沒有非吹灰之力,便一掌拍在了那隻魔蠍虎的腦袋上。

嘭!

隨著一道清晰的響聲,那魔蠍虎的腦袋徹底的爆裂了開來,那一幕,讓後方的魔蠍虎群徹底的失控了,他們憤怒的向葉凡沖了過去,但是在距離還有幾米的時候,一隻只身體都徹底停了下來。


「好冷!」葉凡伸手從那隻死去的魔蠍虎腦袋裡取出一枚黑色魔核,隨後便將目光落向了四周那些憤怒卻不敢有所動作的魔蠍虎群上,冷冷的譏笑道,「想要報仇還不敢上來,老子最看不起你們這種畜生!」

眼下葉凡會這麼的有恃無恐,所倚仗的就是洛依蓮送給他的仿羅盤物件,當初他完全不將這東西當做一回事兒,但現在他卻依靠這東西完成了自救。

這仿羅盤物件的原理,就是將施加在自身的吸收力量反彈出去,而這便造成了周圍事物要承受的吸收力加大了,人類武者是如此,枯草是如此,而眼下這魔蠍虎,同樣是如此。

「殺我你們是沒什麼希望了,不過我可以給你們一個建議。」到了玄獸這個層次,已經初步具有了一些靈智,所以葉凡主動開口,伸手指著另一個方向,笑著說道,「看到那群人了嗎,你們可以選擇對他們下手,而我絕不會在摻合進去。」

話語說完,葉凡身形就撤到了一邊,做出一副攤手的姿勢,顯然是想讓這些魔蠍虎毫無阻礙的通過。

不過那些魔蠍虎並沒有按照葉凡的意願來行動,他們仍舊將葉凡重重包圍住,顯然是不準備輕易放過對方。

就在葉凡與魔蠍虎對話的時候,相隔有一定距離的雷武等人已經從震驚中反應過來,不再去理會葉凡這邊的狀況,拚命的向前方逃躥而去。

「想逃?」

葉凡黑眸盯著雷武等人,嘴角浮現出一抹冷冽的笑容,他向身前的氣勢洶洶的魔蠍虎群掃了一眼,然後全身靈力涌動,腳底猛然發力,身形猶如鬼魅般,直接突破魔蠍虎群的包圍,向雷武等人沖了上去。

吼……

原本無動於衷的魔蠍虎群,這一次徹底暴亂了,他們口中長吼一聲,然後全軍出動,氣勢洶洶的追了上去。

剛剛歸入平靜的荒蕪之地,這一刻再次陷入了喧囂之中,整個魔蠍虎群,緊緊追在葉凡的身後,既不敢靠近,也不願放棄,就那般緊追不捨。

對於這種結果,葉凡非常滿意,他目光鎖定住前方的雷武等人,臉上冷笑依舊,身形迅速的向對方逼近過去。

你不仁我不義,既然雷武之前一而再再而三的刁難他,那他葉凡說什麼也要還回來,不僅如此,他還要變本加厲的還。

「副盟主,葉凡那小子把魔蠍虎引過來了。」拚命逃躥的幾人中,有一名男子語氣焦急的沖身旁的雷武說道。

「該死的東西,居然想借刀殺人!」雷武轉頭向後方望了一眼,發現葉凡在迅速的靠近過來,他臉上的神情頓時變得無比的陰沉,怒聲道,「早知道之前就該解決掉這個傢伙!」

雖然口頭上非常憤怒,但是雷武神情卻格外的凝重,因為此刻葉凡的速度,比起他還要快上一些,至於他身邊的人,那差距就更明顯了。

明顯的速度差,讓雙方之間的距離,很快便達到了幾米的程度,而眼睜睜看著自己被葉凡一點點趕上的雷武,神情已經低沉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

「葉凡,我以雷盟副盟主的身份,命令你趕緊將這群魔蠍虎引開!」雷武板著張臉,拚命逃躥的同時,轉頭沖後方的葉凡沉聲道。

從後方趕上來的葉凡,黑眸中泛著一抹濃郁的戲謔之色,在對方話語出口后,他嘴角向上冷冷的一掀,隨即冷笑道:「雷武,到了現在,你覺得用身份還能壓制住我嗎?」

「你這個叛徒!」逃躥中的雷武,雙手握拳,青筋暴露,神情氣憤到了極點。

如果不是顧忌到那魔蠍虎,此刻他絕對會衝上去,將眼前這個年輕的小子給殺死,以此來泄心頭的憤怒。

「這麼大一個帽子扣在我頭上,還真是我葉凡莫大的榮幸啊。」葉凡沖身前不遠處的雷武微微一笑,隨即身形再度加速,只在一個幾個呼吸間,便將對方徹底超越了。

「你……」

葉凡的超越太過突然,雷武根本就沒有太多的防備,一直等到對方出現在視線下,他才反應過來,而下一瞬間,他臉色猛的一緊,轉頭便向後方望了過去。

「不好,追上來了!」見到後方衝上來的魔蠍虎群,雷武包括其身邊的幾人,臉色都發生了劇烈的變化,尤其是雷武,他眼神格外的沉,揚起嗓子沖身邊的雷盟成員喊道,「再逃跑也只是徒勞,我們跟他們拼一把!」

面臨困境,雷武等人爆發出了心中的戾氣,他們狠了狠心,不再去一味地逃脫,轉過身便向那魔蠍虎群沖了上去。

已經行到了前方的葉凡,見到這種情況,嘴角浮起了一抹濃郁的不屑之色,他停住身形,雙手交叉放在胸口,冷笑道:「魔蠍虎可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在葉凡黑眸盯著前方,自言自語的時候,雷武等人全身靈力奔涌,紛紛施展出自己的招式,向著那衝上來的魔蠍虎群戰鬥在一起了。

轟……吼……

雷武率領的隊伍,已經與那群魔蠍虎群徹底的戰成了一團,這幾人在雷盟二隊之中,實力算得上佼佼者,面對這些魔蠍虎,他們毫不示弱,憑藉著犀利的進攻手段,將對方暫時壓制住了。

但是沒過多久,這些人的臉色就越來越難看了,正所謂雙拳難敵四腿,被這麼多的魔蠍虎包圍的眾人,他們肯定是拼不過對方,而且隨著時間的流逝,他們體力在下降,隱約出現了支撐不住的跡象。

啊!

雙方的交手僅僅是片刻的功夫,一名實力弱一些的雷盟成員,被魔蠍虎徹底給撕爛了,一時間凄厲的慘叫傳遍了每個地方。

!! 在荒蕪之地的邊緣地帶,有來自靈武學院的許多學員,他們爭相馳行,苦苦找尋著一些有價值的東西,而在距離邊緣地帶有一定距離的某處,場面卻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和諧。

氣勢洶洶的魔蠍虎群,全身升騰著濃濃的白色霧氣,虎爪前撲,瘋狂的攻擊著眼前的幾名人類武者。

雙方在數量上的懸殊差距,讓戰鬥還未開始就已經失去了懸念,僅僅是片刻的時間,幾名人類武者便在凄厲的慘叫聲中,徹底喪命了。

轉眼之間,除了實力相對強一些的雷武,其他的幾名雷盟武者全都死掉了,而那僅剩下的雷武,反抗的勢頭也逐漸的萎靡下去,隱約間已經有了落敗的跡象。

眼睜睜看著身邊的同伴一個個死掉,雷武臉上的怒氣越來越濃郁,而眼前魔蠍虎的瘋狂攻擊,一次次的衝擊著他的防禦,這讓他心中變得有些歇斯底里。

雷武陰沉的雙目望向待在不遠處的葉凡,見對方臉上流露著濃濃的戲謔之色,他心中的憤怒徹底爆炸了。

「就算是死,老子也要拖著你!」雷武扯動著嘴角,惡狠狠的道出一聲,嘴角浮現出一抹殘忍的笑容,他一掌轟開前方拍來的虎爪,整個人身形猛然移動,同時手掌靈力泛動,調轉身形后,向著不遠處的葉凡迅速躥了過去。

唰!

雷武的動作非常的迅速,但是感知敏銳的葉凡,還是輕鬆的察覺到了對方的動作,不過他並沒有採取行動,而是嘴角含笑,戲謔的盯著對方。

「葉凡,在被魔蠍虎殺死前,我先宰了你!」沖向葉凡的雷武,口中怒喝吼一聲,手掌中靈力練匹瘋狂涌動,凝聚出氣勢駭人的虛影,便向葉凡身上狠狠地砸了上去。

雷武暴怒出手,招式的氣勢相當的駭人,但就在雷武靠近葉凡的時候,他突然發覺自己體內的生機在加速流逝,而且隨著他步伐的前進,那種流逝速度越來越快。

「這到底是怎麼了?!」生機的迅速流逝,讓雷武徹底的恐慌了,而他手中氣勢駭人的虛影,也隨之劇烈的抖動起來,看上去似乎有些不太穩定。

雷武雖然恐慌,但是步伐仍舊在繼續前行,但越是向前行,生機流逝的速度就越快,轉瞬之間,雷武的頭髮,就開始由黑轉白,臉上皺紋迅速增多,整個人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的蒼老著。

「怎麼樣, 閃婚總裁很懼內 ?」在雷武驚慌不已的時候,前方的葉凡突然戲謔的開口,他放下盤在胸前的雙手,臉上笑容驟然收斂,身形猛然前沖,手中蘊含著狂暴的靈力,向前方的雷武身體狠狠的拍了過去。

「是你,之前的異動都是因為你!」隨著葉凡身形的移動,雷武蒼老的速度更加迅速了,他滿臉驚恐的盯著葉凡,駭然驚呼道。

「早會如此精明,或許你就不會落到現在的境地。」葉凡沖對方冷笑一聲,手上的動作沒有任何的停滯,對著雷武的胸口狠狠的拍了下去。

嘭!

迅速流逝的生機,早已經讓雷武失去了專註度,葉凡招式拍來,他根本就沒有做出任何的防禦措施,只聽見一道沉悶的響聲傳出,雷武胸口凹陷,胸骨斷裂,整個人向著後方倒飛了出去。

吼吼吼……

葉凡與雷武的交手,看似緩慢,實際上只不過是在電光火石之間完成的,當雷武受創倒飛出去的時候,後方的魔蠍虎群已經氣勢洶洶的撲了上來。

倒飛出去的雷武,還處在濃濃的震驚中,那副模樣就像是無法接受眼前的事實,可是後方的魔蠍虎不會在乎這麼多,一群憤怒的玄獸全身寒煞氣息涌動,迅速向摔來的雷武身體籠罩過去。

咔嚓……

一股強烈的刺痛,瞬間就傳向了雷武的脊椎,令的他神情驟然大變,可沒等他做出應對措施,那些濃郁的寒煞氣息便將其徹底冰凍了。

見到眼前的一幕,不遠處的葉凡,臉上多了一抹釋然之色,他目光掃向那群魔蠍虎,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笑容,拍了拍手,便向著前方緩緩的起步了。

「雷武已死,現在也應該是去與雷英他們集合了。」

葉凡口中淡淡的道了一聲,隨即腳下猛然提速,向著荒蕪之地深處迅速的奔行而去。

葉凡的逃躥,很快就被那魔蠍虎群給發覺了,它們仰頭長吼一聲,隨即調轉身形,又向葉凡追了上去。

「這群該死的畜生,還真是執著!」見魔蠍虎群跟隨上來,葉凡忍不住恨恨的道。

雖說他身上有那仿羅盤物件保護,魔蠍虎群不敢向他攻擊,但萬一那東西失效,那些魔蠍虎肯定會肆無忌憚的向他發動攻擊,所以,這些魔蠍虎對於葉凡,就成了一個最大的隱患。


想想也能理解,換成任何人,被這樣一群氣勢洶洶的魔蠍虎盯著,都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倒要看看你們能追到什麼時候!」

氣急的葉凡,轉頭沖身後窮追不捨的魔蠍虎群怒罵一聲,然後便再度提速,向著前方前躥而去。

雙方速度都不慢,雙方在這空曠的荒蕪之地上,展開了瘋狂的追逐,不過隨著深入的距離越來越越長,那些魔蠍虎似乎是受到了地表吸收力量的限制,追逐的速度逐漸的削弱下去,而反觀葉凡,速度並沒有減少太多。

速度上的差異,讓雙方之間的距離迅速拉近著,但是身在前方的葉凡,並沒有想象中的高興,因為隨著不斷的深入,他發現自己手裡的仿羅盤物件,開始不停地顫抖,而且這種顫抖頻率在迅速加大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