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字的這位是上一任一號,雖然現在已經退了,但是誰敢不給面子,也不知道叔爺爺是怎麼求來的,不過易陽記得小時候還見過,那時候一號還在某省執政呢。

「這事兒誰也不要說,就咱們三個知道。」

「放心吧,你們兩口子不說就行,我現在就忘了。」

二胖易陽是相信的,點點頭,沒再說什麼,東西收好,好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 人言可畏,這一刻得到極大的體現,哪怕是村裡不少人也都是這種態度,尤其是那種嫉妒羨慕恨林楠突然間發家致富的那些人,更是添油加醋,很是不好聽。

再加上先前金大中手下故意的推波助瀾,使得這場風波愈發難平了,讓這件事處於風波浪口,哪怕是有人想替林楠與大仙農公司說句話,也都被淹沒在這其中了。

不過,也就在最頂峰的時候,突然間一群暗中推波助瀾之人得到了命令,要幫林楠洗白,不僅要制止謠言,還要想辦法說明林楠的清白,要引導民眾的議論。

「這是幹啥?先前讓俺們亂說的是你們,現在還要改?」一位中年婦女跟金大中的一名手下不解的說道,他們受雇於人,但眼下這麼快的轉變還是一時間沒有適應。

「問那麼多幹嘛,讓你們做就做,一分錢不會少,做的好了,讓林楠和大仙農公司平安無事,酬勞翻倍!」

自然,有錢好辦事,一群推波助瀾之人當即有了新的劇本,不多時開始走街串巷,開始散布新的消息。

「聽說了嗎?大仙農公司的中毒事件根本和鳳凰牌產品無關,是有人誤食了家中的壞東西引起的。」 七等分的未來 一條消息悄然之中,在人群之中爆發開來。

「俺聽說那被毒死的人是因為什麼水中毒累死的,根本不是大仙農公司的問題,人家家人現在已經弄清楚了,確實是冤枉人家大仙農公司和林楠了。」

「我就說吧,人家鳳凰牌的都是好東西,良心產品,怎麼可能有毒嗎?俺天天都在吃,一點事情沒有。」

人多力量大,為了儘可能的造就這種輿論導向,金大中不惜重金請了不少人,甚至連帶著兩個中毒的受害人也突然改了口,道出了『真相』。

中毒死亡的那個,是因為大熱天的在地里幹活,大量飲水,還吃了一些家裡的剩飯剩菜,然後造成水中毒而亡,與林楠無關,至於另一個完全是被這個消息傳的,誤以為是鳳凰牌產品有毒,實則根本就不是,僅僅是吃壞了肚子而已。

甚至,在搞清楚之後兩個受害者家屬當場表示要給林楠說聲對不起,原本在謝鄉大鬧的受害者家屬也都散去了。

與此同時,謝鄉派出所第一時間放出兩名營業員以及劉桂蘭,並且傳出消息,中毒事情不是大仙農公司的問題,事情已經調查清楚,要還大仙農公司一個公道,表達了自己的歉意。

同時,查封的大仙農公司直營店也第一時間撤銷,允許正式開放銷售了。

當這個消息傳出去之後,可謂是激起千層浪,一方面還在流傳著大仙農公司黑心,毒死人的消息,許多人惡言惡語,一邊突然間又傳出了大仙農公司無辜的消息,還有各種真相曝光而出,讓許多人詫異。

即便是楊老二等人得到這個消息之後,也是充滿了吃驚之意,劉桂蘭第一時間打來了報平安的電話,很是突兀的事情,不知道這股風怎麼突然間就變了。

不過顯然,這對林楠而言是好事,當即一群人趕往雙流鄉派出所,現在真相都出現了,自然而然林楠也要放出來了。

鄉政府辦公室內,關悅原本還在愁著林楠的案子,突然間接到王德成的電話,當聽聞謝鄉那邊的調查之後,她整個人都充滿了意外之意,這件事她一直在努力,可謂是見到了對方態度的堅決,而且受害者家屬也認準了林楠和大仙農公司,這怎麼突然間就出來了所謂的真相。

敏銳的,關悅嗅到了一股不一般的味道,不過這至少眼下來說是個好事,林楠也就沒有問題了,當即和王德成溝通了一下,便可以放人了,並且可以解封大仙農公司。

雙流鄉派出所,林楠被王德成親自帶了出來,原本還以為要審訊之類的,不曾想就這般讓他離去了,顯得頗為客氣,告訴林楠沒事了,一切都真相大白了,讓林楠心中也覺得奇怪,這件事的解決方式還真是蠻迅速。

正待林楠心中暗自猜測著的時候,就看到大門口一道熟悉的面孔出現了,看到林楠出來,挺著一個大肚腩,滿是笑臉的迎了上來。

「林先生,您可算是出來了,我這可是好等啊。」金大中這個時候一臉的賠笑之意,對林楠顯得很是客氣的模樣,稱呼都不一樣了,此刻他一心想要化解和林楠之間的問題,否則真若是怪罪下來,他金大中可就完蛋了。

林楠冷冷的掃了他一眼,這件事的幕後主使者這個時候笑臉出現,更是有些特殊的意思,葫蘆里不知道賣的什麼葯。

「我就這麼出來了,金老闆不應該是高興吧?」林楠淡淡回了一聲。

金大中聽出了林楠話語中的不滿,當即更是一味的賠笑,帶著尷尬之意。

「誤會,都是誤會啊林先生,這件事都是手下人乾的,有眼不識泰山,金某人在此給您賠罪了,一點小意思,不成笑納。」金大中滿臉堆笑的給林楠道歉,並且翻手間從口袋中掏出一張支票給林楠遞了過來。

只是微微掃了一眼,林楠不由心驚,赫然是千萬的巨額支票,就這般要直接送給林楠賠罪。

林楠被他這種態度弄的更是好奇了,是什麼人將他嚇成這樣?這絕對不是正常的金大中的表現,否則也不會搞出那麼大的動靜了。

錢是不少,但林楠沒有接受,還不知道他要幹什麼,對自己的賠禮道歉,甚至巨額賠償,這其中肯定有著什麼大關係,他不可能畏懼自己,那麼還能有誰?

想來想去,也就只有那麼一個,徐家!

想通了這一點,林楠心中忍不住對徐曉雯感激一番,這前後已然是兩次救助自己了,雖然他隱約知道徐曉雯的心思,但林楠只能拒絕,並且保持一個合理的距離。

隨即,林楠拿起電話,準備給徐曉雯打個電話道謝一聲,不過就在這時,一輛車子開到派出所大門口,剛一到金大中便好似認了出來,幾乎是快步小跑到車前,然後親自恭敬相迎,讓林楠很是好奇,不知道這來者何人。

重生之榮寵嫡妃 「林先生你好,我家先生有請!」來人並不曾理會金大中,而是淡淡對林楠開口說道,顯得很客氣的那種,同樣也是在不斷的打量著林楠這位未來徐家的女婿!

咪咕杯投票了嗎? 雙流鄉的豪華別墅區,而今林楠再度前來,之前雖然也來過幾次,但都是直接到體育場跟隨徐江龍學習格鬥之術,並不曾真正進入過任何一棟別墅內。

而今,林楠再度出現在這裡,被一輛車子帶入其中,並且直接深入到其中最為龐大的一座大別墅內。

徐家!

富麗堂皇的別墅,哪怕是林楠身價已然不低,但依舊被這裡給驚嘆到,這才是真正的奢華,絲毫不比縣城夏家的大本營差,小橋流水,假山奇石,一朵朵盛開的鮮花,無不代表著這徐家的不凡。

佔地數畝大小的範圍,絕無僅有,背靠一座小山,真正的依山傍水!

就是這麼突兀的,林楠從派出所出來就被徐家的人接了過來,這人自稱徐家管家,中年男子模樣,金大中一見就充滿了恭敬之意,邀請林楠前來,至於為什麼,林楠不知道。

這位徐家管家口中所謂的先生,林楠一時間也沒有判斷清楚,不知道是不是徐曉雯的父親。

這次的事情,顯而易見是徐家幫助了自己,但應該也不需要這般直接的邀請自己前來,而且還這般隆重與客氣,讓林楠不知道這徐家到底要幹什麼。

「林先生,您先稍等,我去稟告先生一聲。」管家客氣的對林楠打了個招呼,讓他稍作,並有人端上各種飲料侍奉著,讓林楠很是不能習慣。

二樓一間書房內,徐海東正揮筆練字,雖然四五十歲的年齡,但整個人看起來不過四十歲左右正當年的模樣,站在那裡,帶著一股沉穩之意,案板上的幾個剛剛寫出來的大字,也是鏗鏘有力,一氣呵成,如流水般流暢。

若是有書法高手在此,定然會很是吃驚,甚至是會忍不住驚掉了下巴,因為這些字看來,絕對有著大家之風範,絲毫不比市面上的大師的字跡差。

甚至可能還更甚一籌!

「還是差了那麼一點感覺!」寫完之後,看著自己的成功,徐海東有些微微嘆息,他要的自然不僅僅是書法,而是通過寧靜練字,進行一種特殊的磨練,只可惜依舊是差那麼一點。

「先生,林楠到了,在前廳等候!」徐管家站在書房門口,一直等待著徐海東結束,才恭聲開口說道。

徐海東雖然對目前的狀態有些遺憾,但一聽到林楠前來,頓時有了不小的興緻,雖然林楠的一些資料早已擺在自己書桌上,雖然只是一個普通的農村大學生,但整個人看起來還是不錯的,至少在毅力和品性方面徐海東還是頗為滿意的。

之前還因為種地小農民的身份而皺眉過,但當真正了解之後,他倒是不怎麼反對了。

當然,一切還是要等到真正見過林楠的面再說,他要親自考核一下,想當他徐海東的女婿,可不是那麼簡單的。

「呵呵,想真正入我徐家的門可沒有那麼容易,他也算是跟江龍學過一點,看看到底如何,我們徐家可不要文弱書生,我徐海東的女婿,更是需要能文能武!」徐海東淡笑了一聲。

徐管家聞言,微微點點頭,自然明白自己先生的意思。

「已經安排下去了,估計現在差不多要開始了。」徐管家回應了一聲,帶著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隨即直接來到書房的一面牆壁前,剎那間這裡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屏幕,正清晰的記錄著前廳內林楠等待的情景。

帶著滿級帳號闖異界 林楠坐在前廳,身前的飲料絲毫未動,一直在思索著這徐家的意思,讓自己在這裡等待了十幾分鐘都沒有動靜,葫蘆里賣的不知道什麼葯。

就在他猜測之際,四名黑衣男子出現在林楠四周,一個個筆挺著身軀,淡漠的看著林楠。

被這四人盯著,林楠也站起身來,更是不知道要幹什麼了,怎麼看也不像是好兆頭,這四人身上讓他感到一股壓力感,從這四人身上迸發,而且很強!

下意識的,林楠帶著一絲警惕之意。

原本林楠還等待著這四人可能要說些什麼,然而出乎林楠的預料,這四人剛一走到林楠面前,為首一人僅僅一句得罪了之後,陡然間一腳直奔林楠而去。

「什麼?」看到這般,林楠心中頓時大驚不已,更是搞不清這什麼情況了,按理說這是徐曉雯的家,無論是徐曉雯還是徐江龍他都熟悉,絕對不是什麼那些有錢就變壞的公子小姐那種,能教導出這種後人的,長輩肯定也不會差,再加上這次林楠也是徐家所救,按理說根本不該是這麼一幕。

但眼下的情況容不得林楠馬虎,這四人直接動手,就那麼一句得罪了,一腳之力絕對超強,真若是踢中,一般人肯定要痛的不行,是個高手,哪怕是林楠也不敢大意。

猛然間一閃,林楠從原地倒退開來。

黑暗影帝 「蓬!」不過林楠還是低估了這四人,雖然躲過了為首一人的一腳,但周圍其它三人的緊密配合,也讓林楠腹背受敵,一個不慎後輩被一掌擊中,讓林楠一個踉蹌。

「你們?」林楠開口想要詢問,不過四人根本不給他機會,再度上前動手,四人圍住林楠,就在這前廳之中大打出手,林楠的話也自然而然的憋在嘴裡,一心應付著這四名高手的莫名攻擊。

雖然跟隨徐江龍的學習只有幾天,但林楠的身體素質太好了,而且最近這段時間,林楠的實戰經驗也不少,經過短暫的慌亂之後,已然能夠抵禦著這四人的攻擊,哪怕是偶然被擊中,也直接硬抗,然後一拳下去,對方就吃不消了。

「好強的身體。」書房內,徐海東清晰的看的到前廳內的情況,在看到林楠竟然竟然真的能夠以一敵四的時候,眼中出了驚訝之餘,還有著欣慰,暗嘆女兒的眼光。

而同樣,他也很吃驚林楠強悍的身體,徐家上下,除去徐曉雯之外,可能絕大部分都是習武之人,這也是他們徐家立身的所在,徐海東身為徐家現在的掌舵人,自然實力不差,眼力狠毒,一眼就看出了林楠身上的關鍵。

「他的格鬥技巧只能說是一般,但反應速度以及身體素質看起來太強,普通的拳腳,他好像根本不懼,反倒是他一拳之下,他們四人都吃不消了!」徐管家也開口評價道,暗自點頭。 晚上的賓客送走之後,易陽真的醉了,還是被媳婦兒扶著回的房間。

「媳婦兒,你真美。」

燈下看美人兒,越看越精神,一夜之間只能用句詩形容:

「芙蓉帳暖度春宵。」

早上易陽起來的時候,習慣的來了個大翻身,然後……

「什麼東西?」

感覺有東西在自己床上嚇了一跳,再看看周圍的布置,突然醒悟了,自己結婚了,再也不是單身小處……咳,小青年了。

周子怡正睡的香,突然被人拍了一下,直接一腳踹了出去,接著就是一聲慘叫:

「謀殺親夫了。」

一句話周子怡也精神了,看著床下的易陽,正捂著要害部位做著痛苦的表情。

「你沒事吧,快讓我看看。」

「你說看就看啊,除非叫我老公,只有我老婆才能看,我是個保守的人。」

「行,老公,快上來吧。」

這話說的和哄孩子差不多,上了床,易陽終於懂了詩後面的那句,從此君王不早朝。

沒有長輩在身邊,兩個人也不用早起,真的起床已經十二點多了,還是實在餓的不行。

「床收拾一下吧,太亂了。」

進去洗澡之前,易陽難得的看到了媳婦兒害羞的一面,然後聽話的開始收拾,畢竟,他也不太好意思。

就這樣兩個人呆了三天,就兩個人,他們在適應著有彼此的生活,第三天是回門的時候,周父周母本來說不讓他們折騰,就在帝都住兩天,方便回門,不過易陽看出來他們還是想回家的,後來還是決定回老家回門。

這次易陽來真正的成為了女婿,在一起沒有了一點隔閡,大家對他很滿意,有錢不張揚,關鍵是對女兒好,這是最重要的。

兩個人走的時候,周母還把女兒叫過去叮囑早點兒要個孩子,結果被一句順其自然頂了回去,抱外孫的事兒看來還要等一等。

因為兩個人的婚禮耽誤了一段時間,所以新電影進程不是很快,易陽和周子怡商量了一下,決定把蜜月旅行推遲一段時間,先把電影拍完。

許帥剛開始都愁的直掉頭髮,就怕元旦前不能上映,本來還計算著老闆度蜜月去的拍攝計劃,沒成想兩位竟然來拍戲了。

「老闆,真不去了?」

「你在問我就訂機票了。」

易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不被信任,每次都會有人質疑他,很煩的好不好。

許帥不在乎,只有問了心裡才踏實。

新戲拍的順順利利的,演員什麼的也很開心,這劇組吃的好,氛圍好,唯一不好的就是:

「媳婦兒,這個好吃,來一口。」

「老公,這個給你,甜。」

「謝謝媳婦兒,你太好了。」

「你也很好,來,在吃一個。」

這種狗糧簡直是隨地,簡直令人髮指,弄的單身的都恨的牙痒痒,結了婚的恨不得把另一半弄過來也秀秀恩愛。

最後張明實在看不下去了,委婉的提醒:

「老闆,你如果大庭廣眾之下繼續這樣,我們就集體殺青萬向你敬酒。」

最後易陽慫了,秀恩愛的程度從一百降到了九十八……

另一邊,林冰的劇即將上線,這期間也是困難重重。

拿去審片的時候,差點兒沒被人用放大鏡看,沒辦法,高中的戀愛還是個雷區,現在都不太敢擔責任,到後來還留下話,如果網上輿論很大,還是有可能強制下線。

「易陽,這事兒我很抱歉,我也沒想到上面會突然插手。」

老林提了一杯酒,本來這部劇他都定好了拿下來,結果上面說什麼都不讓,問理由還不說,搞的老林特別被動。

易陽其實無所謂,買賣這東西,不可能總是和一個人合作,而且奇異果那邊給的價格也很不錯,只不過可能這會是兩家合作的一個裂痕。

老林很想修補,不過一旦有了,再怎麼修復也不可能完美無缺。

「劉元,聽說你拍了一部網路劇,你為什麼會答應?」

「請問你有看網上的評論嗎?他們覺得你這是開倒車。」

「劉元,對於新戲你是抱著什麼樣的態度拍攝的。」

新劇發布會上,劉元成為了整場的焦點,現在小鮮肉只有他接了網劇,好像瞬間就掉了一個檔次。

劉元雖然經歷了很多記者採訪,但是這種上來就帶著不友好的很少遇見,明擺著來者不善。

「這位記者……」

經紀人今天親自上陣,剛要說話,就被劉元攔住了。

「大家靜一靜,這部戲說實話我接的時候有一點顧慮,就是我能不能拍好,至於網劇還是上電視的劇對我來說沒有差別,我只是個演員,遇到了一個我喜歡的劇本,我完成我在劇本中的角色,這就是我要做的,至於這部劇未來會什麼樣,我沒有辦法去保證,我只能說,拍攝上我儘力而為。」

幾句話,不顯得急躁,易陽從後面看著,要不是知道對方經紀公司不會放人,他肯定搶過來。

記者還打算繼續問,林冰直接把話筒接了過來,暗示了一下自己安排的記者,這才把整個發布會順利走完。

現場結束了,搞事情的人不會讓它沒有後續,很快網上就出現了很多話題。

「易世界對演員不負責,劉元現場被問慘。」

「劉元被記者問,劇組其他人無一發聲。」

「導演林冰並未表態支持劉元,今後可能不會再合作。」

易陽瀏覽著這些新聞實在無語,真不知道這些人是不是太腦殘,這種抹黑一點兒作用都沒有,起碼弄點證據出來,輿論引導只會讓這部劇的熱度更高。

「老闆,這些記者不會是你顧的吧?」

張明的話好像瞬間指明了道路,林冰他們都看過來。

「你們都看我幹什麼?不是我,真不是我,你們不會以為是也在炒作吧,真的不是我,你們相信我。」

「哦……」

這個哦不走心到保潔阿姨都能聽出來。

「張明,我謝謝你。」

「不用咬牙切齒的謝我,我猜測一向很准。」

有句話怎麼說,黃泥進了褲襠,不是那個也是那個了…… 前廳內,林楠被動動手,徐家的這四人實力不弱,遠不是普通流氓混混所能媲美的,一招一式都透露著強大的力量,屬於真正的練家子,若非林楠這段時間不斷實戰,還有著徐江龍的特別調教,肯定不是對手。

「你們想幹什麼?」林楠好不容易抽出身來,將一名黑衣人擊退,怒斥而出說道。

雖然自己不懼這幾人,真打起來林楠不見得輸,但這般莫名其妙的打鬥,讓林楠很不爽,有著各種不解。

然而,四人根本不予理會,他們得到的命令是試探林楠,除非有命令停止,否則他們會繼續下去,四人毫不客氣的,直奔林楠拳腳而去,讓林楠更是怒了。

莫名其妙!

「蓬!」林楠一拳砸下,直接將一人砸倒在地,慘叫一聲,這也是林楠故意留手,否則這一拳砸到要害位置,就不僅僅是疼痛那麼簡單了,在這徐家,還不知道到底怎麼回事之前,林楠也不敢下狠手。

其它三人見一名同伴被打倒,臉色皆是一變,他們四人在徐家的實力雖然算不得很厲害的那種,但任何一個放出去都能成為不錯的高手,是真正的練家子,但沒想到隨便冒出的一人竟然讓他們四人有些不敵,更是有同伴被打倒,慘叫不已。

剩下三人更是不敢怠慢,全力以赴!

然而,此刻林楠也是發威了,還真是老虎不發威當自己是病貓了,直接就這麼莫名其妙的對自己動手,雖然不能真正重創這些人,但讓他們吃點苦頭自然沒問題。

拳腳相加,都沒有動用其他的武器之類的,這方面林楠不消說,絕對佔據極大的便利,身體素質超好,三人剛開始還能勉強應付林楠,林楠的動作有些生澀,但越是到了後面,卻發現林楠越發的嫻熟應對了,反倒是讓他們越發的難以支持了。

沒多久,三人反倒是被林楠壓制住,一直到五分鐘后,這三人也一個個躺在地上慘叫著,被林楠一起都給收拾了。

做完這一切,林楠站在原地,並沒有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