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林鎮現在人心惶惶,要不我們連夜離開這裏吧!”

“我也正有此打算……”

聲音越來越遠,直到我再也聽不到。此時我腦子裏滿是周家口死了很多人的事,如果真像龍菲說的只是中了瘴氣,應該不至於到會死人的地步。如果真的只是瘴氣,這兩人也不至於會嚇到要連夜逃離柳林鎮……

夜越來越深了,可街上還是很熱鬧。那些半夜還在街上走的人大部分都是拖着行李箱,我想那些人也是和剛纔那兩人一樣,準備連夜離開這裏吧!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還是出門了。在路過前臺的時候,那男人把我攔了下來,這次他倒不是懷疑我的身份,而我提醒最好不要這麼晚外出,因爲現在整個鎮上的人都在瘋狂有殭屍出沒!

“你也覺得周家口出了千年殭屍嗎?”我反問他道。

“當然,你看到對面醫院那些人沒有,他們都說他們親眼看到了殭屍!”他一臉認真的說道。

我笑了笑,“謝謝你的提醒,我只是出去一下,很快回來的!”

“哎……”他還想說什麼,可看到我已經跑到了外面,便只好把要說的話又咽了下去。

我招來一輛摩的,告訴他我要去周家口!

“你這趟生意我坐不了,你還是去坐別的車吧!”

我剛坐上去,摩的師傅便把我趕了下來。

“師傅,你從我去吧,我給你出雙倍的價錢!” 若風 我想應該是周家口鬧殭屍的事讓他覺得害怕了,所以答應給他加了一倍的價錢。沒想到他竟然連考慮都不考慮一下,直接拒絕了我。“對不起,就算你現在給我加到一千塊錢,我還是不能送去你那裏!”

“師傅,求求你就幫我一下吧!”我好聲好氣地哀求道。

“小夥子,不只是我不願意去,你去問別的人,絕對沒有人敢這時候送你去那裏的!”

“爲什麼啊,難道就因爲大家都說那裏有殭屍麼?”

“當然,我可不想貪你一倍的車前,而害自己連命都丟了!”

聽他這麼說,我只好作罷。因爲我知道就算我再跟他說多少好話,給他加更多的錢他都不會送我去的。

“小夥子,我送你去吧!”就在我灰心之際,一輛摩的突然停在我面前,對我說道。

我一聽,高興道:“你真的願意送我去周家口?”

這司機戴了頭盔,我看不到他的臉,不過卻看到他對我點了點頭,“上來吧,我送你去周家口!”

“謝謝你,我會付給你雙倍的車錢的!”

摩的師傅在前面淡淡說道:“那倒不用,你只要給跟原來一樣的價錢就好了!”

還以爲他是聽到我願意付雙倍價錢他才說要送我去的,沒想到現在他卻說只需要付原來的價錢就行。現在柳林鎮的人都談周家口色變,沒想到竟然還有不害怕的人!

“小夥子,你這麼晚了去周家口乾嘛?”車子開得並不快,摩的師傅跟我閒聊了起來。

“也沒什麼重要的事,只是聽大家都在說周家口有殭屍。覺得好奇,便想着去看看而已!”

“你膽子可真大,就不怕真碰到殭屍嗎?”

我呵呵笑道:“師傅不是也不怕嗎?”

摩的師傅冷笑一聲,沒有再說話。

“師傅,你能不能再開快一點!”我說道。

剛開始還以爲他是爲了安全起見,所以才故意把車子開得慢一些的。可現在我看到連路邊的狗都跑得比車子快,這才覺得他是真的開得很慢!

我以爲他在聽了我的話後會把車速加快一些的,沒料到他竟然沒有理踩我,依然保持着那個速度!

“師傅!”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幹嘛……”他緩緩轉頭過來,臉正對着我的臉問道。

看到他的頭竟然能360度的旋轉時,我頓時大驚失色,整個人嚇到從車上摔了下來! 摩的師傅見我摔下來了,也趕緊把車停了下來。

他朝我走過來,對我說道:“幸好我沒開太快,不然你鐵定要摔殘咯!”

“你……你是人是鬼?”看到他走過來。我邊往後退邊說道。

他停下腳步。雙手把頭盔取下,抱在了腰間。他皺着眉頭不悅道:“小夥子,你咋說話呢!”

看到他竟然生氣了,我心裏暗想着,難道他真的不是鬼?

“那你的頭是咋回事?”我問道,因爲平常人是不可能把頭轉成那樣的。估見節圾。

“哈哈哈!”他突然仰天大聲笑道,看得我有些莫名其妙。笑了一會兒後,他又繼續說道:“原來你是說我的頭呀。的確也有很多人跟你一樣被嚇到過。”

聽他這麼說後。我眨着眼睛仔細盯着他看了好一會兒。才發現他身後原來是有影子的。我心裏鬆了一口氣,看來真是自己嚇自己了!れ

我從地上爬起來,尷尬地笑道:“師傅,你剛纔轉頭過來時的樣子真是太詭異了,我突然看到你這樣。的確被嚇到了!”

“嘿嘿,我就是這點和別人不同,我這頭可以隨意扭轉。好多坐我車的人都被嚇到過。”說着他又扭頭對我示範着,雖然知道他不是鬼,但是看到他把頭扭到後背,還是覺得很詭異的感覺!

“上車吧,前面就是周家口了。”摩的師傅對我說道。

我點頭,再次坐上了摩托車。還有一會兒就到周家口了,我心裏竟莫名的覺得有些興奮!

周家口是一個不大的村子,這裏的住戶不超過五十戶。村子依山傍水,風景秀麗,在平時的時候,有很多外地來的人到這裏遊玩。

相對於平時的熱鬧,此時的周家口,卻是寂靜得可怕!

摩的師傅在離村口一百米的地方把車停了下來,“小夥子,我就把你送到這裏了。”

我從口袋裏掏出五十塊錢,遞給他道:“師傅,謝謝你願意送我來,這錢就不用找了。”

他把錢接過去,然後又給我找了三十塊,“你不用跟我客氣,我只拿我該拿的!”

我沒有接錢,對他揮了揮手道:“謝謝你願意送我過來,回去的時候小心點開車!”說罷便轉身往村裏跑去,不知道是我腳步聲太大還是說話聲太大,還沒進到村子,卻已經驚到了村裏的狗,在寂靜的夜晚裏,它們大聲的狂吠着……

我把腳步放慢了下來,繼續往前走着。因爲我小時候經常從河對面游過來這邊玩,所以對村裏的路還是很熟悉的。

汪汪汪……

雖然我已經儘量把腳步放輕了,可那些狗卻還是不停得狂吠着。我心生煩躁,撿起一塊小石子往一隻狗身上丟去,沒料到它卻叫得更大聲了。

我不該惹狗的!

我突然看到面前站了一羣人,他們個個手裏拿着一根木棍,用手電筒照着我眼睛道:“是誰?半夜出現在這裏做什麼?”

那手電的光實在太刺眼了,我下意識的用手擋住了眼睛,趕忙說道:“大家別誤會,我不是壞人,我只是碰巧路過這裏的!”

“路過這裏的?”帶頭的人似乎不相信我說的話,“你既然是路過這裏的,爲什麼要從村子裏走?”

“我……我迷路了!”

“村長,我看這人很古怪,要不要我們把他抓起來!”一箇中年男人對帶頭的那個人說道。

“也好,那就把他抓起來把!”

村長剛說完,那羣人便衝了上來,我還沒來得及反抗,他們已經七手八腳地把我綁了起來。

“一部分人把他帶到村公社,一分部則留下來繼續巡視!”村長對大夥命令道。

緊接着,我便被一羣人擡到周家口的村公社。一進門,他們便把我丟了下來,本來剛纔從摩托車上摔下來屁股已經很痛了,現在再被他們這麼一摔,痛得我大罵起三字經!

“別叫喚了,你還是老實交代,你大半夜來這裏做什麼吧?”村長嘴裏叼着一根香菸,皺着眉頭道。

“村長,我是真的迷路了!”我坐在地上看着他道。

“村長,他不老實!”說話的正是那個先前讓村子把我抓起來的男人,我瞪了他一眼,他脖子一縮,躲到了村長的身後!

“行了,他不說就讓他呆在這裏吧!”村子不耐煩地說道。看得出,他現在的心思並沒有放在我身上。

“啥?不管他了?”那人一副吃驚的模樣。

“周老三,你難道覺得他會是白天那個咬人的殭屍嗎?”村長瞪着周老三道。見周老三搖了搖頭,村長又繼續說道,“繼續不是,那我們就不要再把心思放在他身上了。”

“那村長你的意思是要把他放了麼?”周老三問道。

村長搖搖頭,“外面現在很不安全,還是讓他呆在這裏吧!”

聽說村長要把我關在這裏,我一下子急了,對村長說道:“村長,你還是放了我吧,我不想呆在這裏!”

“我先不管你來周家口的目的是什麼,但是我必須要告訴你,現在周家口很不安全,我把你關在這裏,也是爲了你的自身安全着想!”說完他對周老三叮囑道:“你記得把門鎖起來,等天亮再放他走吧!”

周老三點頭答應,在村長離開之後,他真的把外面的門給鎖起來了!

剛到周家口就被人抓起來,我真是背到家了!

“喂,我不要呆在這裏,你們快點放我出去!”我邊拍門,邊喊道。

我以爲他們都走了,沒想到周老三卻還守在外面。聽到我的叫喚,他不滿地罵道:“臭小子,你要再叫喚我就把你嘴巴堵上!”

鴛鴦錯:三娶俏才女 “周老三,你把我放了好不好?”我開始試着討好周老三,想着他會心軟把我放出去。

沒想到我剛說完,周老三就直接拒絕了我,甚至都不給我個商量的餘地!他說:“小子,把你關在這裏也是爲你好,你就忍忍吧,等天亮你就可以出來了。”

“大哥,我想問你個事兒。”既然他不肯放我出去,我只好想辦法從他口中套出點話。

“你想問什麼就問唄。”周老三漫不經心的答道。

“我想問爲什麼你們大晚上都不睡覺,在村裏巡視什麼?”

我家有間萬事屋 “你難道沒聽說嗎?”周老三一下子來了精神,反問我道。

我搖搖頭,說:“沒聽說,所以纔好奇問你呀!”

周老三轉頭看了看周圍,一副怕人聽到的模樣,“我跟你說哦,這是因爲我們村白天有人挖出了一具殭屍,當時好多人都被那殭屍咬死了!”

“殭屍,怎麼可能會有殭屍?”我佯裝驚訝道。

他一聽我不相信他,急了,“這事整個柳林鎮的人都知道了,我騙你幹嘛!”

我問道:“既然有殭屍,你們怎麼還逃跑,還守在村裏做什麼?”

周老三撓撓頭,皺眉道:“其實我們也想走的,可村長不讓,非要我們留下來把那殭屍抓到不可。”周老三停頓了一下,苦笑道,“對方可是殭屍,我們又怎麼可能抓得到,只怕到時會有更多人枉死!”

“既然這裏真有殭屍,爲什麼上面沒派人下來保護大家的安全呢?”這也是我從進村開始就有的疑問。這裏明明這麼危險,爲什麼警察不疏散這裏的村民,而且也沒有留下來把守這個地方,不讓外人進入!

周老三聽到我的話後竟然笑了,他對我說道:“小子,你以爲那些警察就不怕死啊。他們白天的確有來過這裏了,而且還帶走了那些被咬死的村民。只是當時他們明知村民們是被殭屍咬死的,卻對外宣稱他們是中了毒瘴氣。不但如此,還說是我們周家口的人在造謠。這也是爲什麼村長非要把那殭屍抓到不可,其實村長他這麼做也只是想向那些說我們造謠的人證明我們並沒有撒謊!”

“周大哥,那你有沒有親眼看到那殭屍長什麼樣?”

周老三搖搖頭道:“我當時在屋裏睡覺,突然就聽到有人在喊殭屍咬人了。等我趕到那裏的時候,那殭屍已經逃走了,只見一大片人躺在地上,死狀都極爲恐怖!”

“既然沒有親眼看到殭屍,又怎麼會斷定那些人是被殭屍咬是呢?”

周老三看到我質疑他,不樂意了,“我是沒看到,可有人看到了呀!聽說那殭屍走路的時候是兩手伸直,一蹦一跳的!”

此時村裏的狗又開始叫喚了起來,老週三突然臉色大變,喃喃說道:“糟了,該不是那殭屍來了吧?”

不過那些狗再叫了一會兒後便安靜了下來,“看來是我想得太多了!”老週三撫着心口長舒口氣道。

不過我卻不這麼認爲,因爲我忽然感覺到周圍有一股陰氣襲來,而且村公社外面的兩棵大樹竟然無風自搖。我心裏暗叫不好,急忙對周老三說道:“周大哥,你快點進屋裏來!”

周老三一臉警惕的看着我,“你幹嘛突然叫我進去,是不是想要趁機逃跑?”

“不是啊,你看看外面的樹,竟然在搖擺!”

周老三回頭看了一眼,笑道:“只是風吹樹動而已,我還以爲你是想說殭屍來了呢。”

就在周老三說話的同時,我忽然看到有一個黑影從樹上一躍而下,一蹦一跳的朝村公社過來! “周大哥,你快點進屋裏來呀,殭屍真的來了!”眼看那殭屍一蹦一跳地過來了,周老三卻還以爲我是在騙他。

他不緊不慢地說道:“年輕人。你可不要嚇我。我是不會相信你的!”

這殭屍身上穿着一件破爛的長袍馬褂,面無表情,一蹦一跳的樣子看起來有點滑稽的感覺!

不過我知道現在不是好笑的時候,眼看那殭屍就要跳到周老三身後了,可週老三卻還是毫不知覺!

那殭屍站在周老三的身後,兩隻眼睛死死盯着我。我艱難地嚥了口唾液,小聲道:“周大哥,你快點把頭低下!”

“你說什麼?”老週三似乎沒有聽到我的話。又重複問了我一遍。

那殭屍的眼睛是黑色的。我聽人說殭屍眼睛顏色不同,也代表他們的等級不同!

總共被分爲六個等級,最高的是紅、綠、黃、藍、白、黑。黑色被歸類爲最弱的一級,這樣的殭屍是沒有思想,沒有靈魂的。他們只會見人就咬。也比較容易對付,可是就算是最容易對付的殭屍,我也把握能把他打倒!

“周老三。那殭屍就在你身後,你快點把頭低下!”我大聲說道。

周老三並不完全相信,不過還是把頭轉到身後看了一眼,“媽呀!”只聽周老三慘叫一聲,身子重重的倒在了地上,他並沒有被殭屍咬,而是被嚇暈過去的!

殭屍身上每個關節都很僵硬,他們不能像人一樣彎腰。當週老三倒在地上時,那殭屍突然往後退了幾步,只見他盯着周老三的身體發了會兒楞,突然仰天長嘯着。

奇怪的是,這麼大的聲音,村子裏的狗竟然都沒有叫!不過這聲音卻把巡村的人引來了。

那殭屍從周老三的身上跳了過來,站在窗口和我對視着。我雖然見過無數鬼怪,可卻是第一次碰到殭屍,心裏自然有些害怕。而且此時我身上根本沒有任何可以防身的東西,要是這殭屍突然破窗而入,我豈不是無處可逃了……

此時村長帶着村民人已經趕來了,他們看到周老三倒在地上,都以爲周老三被這殭屍咬死了!

“大家不要害怕,等下聽我的命令,一起上去把這殭屍打倒,爲我們死去的親人報仇!”村長大聲喊道。

殭屍聽到身後有聲音,突然跳轉過身子,和那些村民們對視着。

“村長,你快點把村民們帶離這裏!”看到那殭屍一副蓄勢待發的模樣,我急着喊道。

村長根本沒有把我的話聽進去,轉身對村民們說道:“大家拿好手上的武器準備要上咯!”

“好!”村民們大聲應道。

我不得不佩服這些村民的勇氣,看到殭屍在眼前然還能鎮定自若!

雖然他們勇氣可嘉,可我看到他們大多人手中都只是拿了一根粗木棍,而殭屍並不會感到疼痛,也不懼怕任何武器。想到這裏,我更加想要阻止他們對殭屍的攻擊!

見村長他們根本不聽我的話,我只能再想別的辦法!我用手大力地拍打這窗子,想用聲音把殭屍的注意力吸引過來。果然,那殭屍又轉過身來了,不過這次他卻是直接朝我進攻!

村公社的門窗都是木頭做的。雖然門已經被上了鎖,可那殭屍只是輕輕一撞,整塊門板倒了下來。那些村民們一看,面面相覷着不知道要不要上來幫忙!

這殭屍進了屋裏,伸手直直的朝我蹦過來。我心下一急,抄起身旁的椅子往殭屍的身上砸去!啪地一聲響,椅子裂成了兩半,可那殭屍卻一點事兒也沒有。

牆角那邊堆了好多袋東西,我被殭屍逼到了那裏,已經無處可逃的我只能踩着袋子往上爬去。眼看他就要把抓到我的腳了,我用力一蹬腿,竟然把他僵直的左手手骨踢斷了。可我知道就算手骨折對他來說也並沒有什麼影響,不過我卻可以趁着他愣神之際,繼續往上爬去。

待我爬到最高處,那殭屍已經伸手抓不到我了。這種殭屍根本沒有自己的想法,見沒辦法抓住我,只會抓狂,用身子撞着那些袋子!

這雖然是個笨方法,不過卻嚴重影響到了站在上面的我。那些袋子本來就疊得不牢,被他一下下地撞着,開始變鬆,甚至還有幾袋已經向下滑落。

要不是我雙手緊緊地抓着上面的氣窗,恐怕早就掉下去了!

看到村長和村民們都站在門外不敢進來,我不禁有些後悔剛纔給他們那麼高的評價了。

悍妻囂張,強佔首長 那些袋子一袋袋滾落下去,我腳下已經沒有可以墊腳的東西了,此時的我是半掛在牆壁上的!

那殭屍似乎對我失去興趣了,他這次把目標對向了門外的村民!

“大家快衝上去,亂棍把這殭屍砸碎了!”在村長的一聲令下,大夥們握着木棍着着殭屍衝了過來。我把臉轉到了一邊,不願意看到那些村民們受傷的樣子。

耳邊傳來陣陣慘叫聲,那些原本手上握着木棍的村民此時都已經摔倒在地。村長見大夥們受傷了,急忙叫大家撤退出去。在出去之後,他們便把那塊被殭屍撞倒的木門重新頂了回來,欲把這殭屍困在屋裏!

可是他們忘記了,這屋裏不只是有殭屍,還有掛在牆上的我……

不過我想他們就算沒有忘記我,也應該顧不上我了吧!

殭屍見門被堵上了,竟然沒有去撞開,反而又返了回來。 名門:密碼新娘 看來他是準備要和我槓上了。

不過在他來時我已經在心裏計算好了,等他還有幾步到我面前時,我腳往牆上一蹬,同時鬆開了手往殭屍的身上撲去。

當我身子撞上他時,他身子突然往後倒去,趁他倒地的時候,我快速翻了個身,從他身上爬起來。

既然打不過他,就只能逃跑了!

我剛跑到門口時,那殭屍突然一下站了起來!

“快點給我開門,讓我出去!”我拍打着門喊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