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啊,”埃朗在一邊開口了,“那麼我和夏紗就不打擾兩位了,祝兩位在下午的戰鬥中取得勝利。”

說完,埃朗拉着夏紗離開了帳篷。

“你做什麼啊,埃朗。”一離開飛馬騎兵隊的營地,夏紗就對埃朗發火了,“幹嗎這麼快就拉我走?還有,前面幹什麼那麼不高興?”

“是不是想幫雷娜和依璉娜一起戰鬥?”埃朗問。

“也不是,就是擔心她們,想幫她們做些什麼。”

“但是,你又能做什麼呢?”埃朗說,“上陣殺敵,但是你的能力也不夠啊,上了戰場,可能還會成爲她們的累贅,還不如等在漁村,等待勝利的消息好了。”

埃朗臉上的表情又緩和了下來,他拉着夏紗的手,也變得溫柔了。

“如果,你真的不放心要戰鬥的話,就把你的那份戰鬥的責任加到我頭上好了,”埃朗接着說,“我願意爲你承擔,戰鬥的事情,交給我一個人就可以了。我不想,不願意再看到你受傷。”

“埃朗,”夏紗抱住了埃朗,“我知道,你害怕我在戰鬥中出事,希望我不要再踏上戰場。可是,我也不願意看到你上戰場,更不願意看到自己的親人受傷或是戰死。如果,如果我的能力能夠再強大一些的話,要戰鬥也可以和埃朗並肩戰鬥了。”

wWW ★тt kΛn ★¢O

埃朗沒有多說什麼,只是也伸手抱緊了夏紗。

“回去吧。”埃朗輕輕地說。

“嗯。”

很快,早上派出去的人回來了,帶回來了羅法納的消息。

海軍將帶着剩餘的部隊在下午配合飛馬騎兵隊攻擊依比鎮,並且就在依比鎮登陸。


得到了消息後,雷娜又去了一次明茨的住所。

明茨一個上午都和他的部下們度過,聖騎士團僅存的一些人上午都去了神官騎士居住的那幢大房子裏,他們要接受神官騎士們最後的一次治療。明茨也去了那裏,他安慰着倖存的人們,並鼓舞他們,提高他們的士氣。

“你們要知道,你們完成的,是多麼不可思議的任務。我們在海依娜,面對數量比我們高出數百倍的敵人,我們不僅沒有被消滅,而且還大量地消滅了我們的敵人。尤其是昨天,面對凱因時你們的英勇頑強,足以使你們得到所有的讚美。所以,我的兄弟們,雖然很多人犧牲了,但是他們的死我們不會忘記。更重要的時我們這些倖存下來的人,我們不是失敗者,我們已經勝利了,接下來的只是要獲取很大的勝利,以及爲死去的兄弟們報仇,捍衛帝國的榮耀。”

“我們知道,”一個聖騎士說,“我們不會沮喪,我們對得起我們的榮耀,我們的尊嚴。只是,今天下午的戰鬥,爲什麼不讓我們參加?”

“你以爲今天下午的戰鬥就是決戰了嗎?”明茨說,“還遠不是,所以,我們要趁這些天養好傷,恢復體力。後面,還有更加重要的戰鬥等着我們,遠比今天下午的戰鬥重要。”明茨說。

“您放心吧,我們一定會全力養好傷的。”聖騎士說,“只是,和凱因的決戰,我們都不希望缺席。如果在今天下午的戰鬥中,凱因戰死的話,我們都會覺得終身遺憾的。”

“這個讓我怎麼說呢?”明茨笑着說,“放心吧,如果今天下午凱因會戰死,也一定死在我的銀槍之下,這樣行了吧。”

“嗯,這算是您的承諾哦,團長。”

“放心吧,我說到做到。”明茨說,“好了,你們也都回去休息吧,我也走了。”

回到自己的住所,明茨看到雷娜正在門外等他。

“是不是海上有消息回來了?”明茨問雷娜。

“是的,他們會在午後協同我們作戰,有了海軍的幫助,下午攻下依比鎮應該是十拿九穩了。”雷娜說。

“那麼,等吃完午飯,我們就出發吧,我去通知克麗斯,你那邊準備的怎樣了?”

“我們都已經準備好了,已經隨時能出發了。”雷娜說。

“那好,等我和克麗斯來了我們就出發。”明茨說,“那麼你回去吧,我去找克麗斯。”

“是的,那麼我走了。”

雷娜離開了,明茨也沒有走進自己的屋子,而是直接去了修的住所,克麗斯也在那裏。早上忙好明茨的早飯後,克麗斯就去了修那裏。

“修,你身體恢復了嗎?”一進門,明茨就先詢問修的身體。

“上午的事情都忙好了?”克麗斯把明茨迎進了屋子。

“嗯,是啊,都忙好了,”明茨進了屋子,找了個地方坐下,他看到修不在房間裏面,“修呢?”

“他去找莉麗娜了,等等就應該回來了。”克麗斯說,“他的身體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

“嗯,那就好。”明茨說,“克麗斯,下午就攻打依比鎮,你要不要準備一下?”

“下午嗎?這麼急啊。”

“是啊,雷娜的決定,而且既然聖騎士團不參加這場戰鬥,那麼下午行動也不算太匆忙。”

“那好,我回去準備一下。”克麗斯說,“修等等就回來,你是不是也想讓他參戰?”

“嗯,如果他不拒絕的話。”明茨說。

“我當然不會拒絕,”這時,修已經回來了,他在門口聽見了明茨和克麗斯的談話,“放心吧,我已經全部恢復了。”

“你回來了,身體真的好了嗎?”克麗斯立刻迎到修的身邊,“如果還沒有完全恢復的話就不要勉強自己了,下午作戰,兵力是沒有問題的。所以你也不必冒險了。”

“你要參加的戰鬥,沒有我怎麼行?”修笑着對克麗斯說,“放心吧,我沒事的。”

“那好,你和克麗斯準備好了就去外面的營地,等你們來了我們就出發。”明茨說完,站起身準備離開了。

“明茨,你的銀槍和戰馬都沒有了,你怎麼戰鬥啊?”修問明茨。

“戰馬這裏還有兩匹閒置的,他們的主人已經在戰鬥中犧牲了,武器也有多。”明茨說,“好了,我走了,你們快點準備。”

明茨又回到自己的住所,準備好裝備後,來到了村外的營地。那裏,飛馬騎士們,早就整裝待發了。不一會兒,修和克麗斯也來了。

“好了,大家,出發吧。”明茨在戰馬上下了命令。

“飛馬騎士團全員,出發!”隨着依璉娜高喊一聲,無數匹飛馬騰空而起,向着依比鎮飛去。

“走了,修,克麗斯。”

綠龍16年,冰之月13日,依比鎮。

就在明茨等人爲攻打依比鎮做最後準備的時候,凱因等人也沒有閒着。

昨天,飛馬騎兵隊的突然出現使得凱因無功而反,更主要的是,飛馬騎兵隊的出現,意味着明茨已經得到了兵力上的補充,要再想消滅明茨,已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你一夜沒睡?”早上,艾紗從睡夢中醒來,發現凱因還合着睡衣坐在牀邊。

“稍微睡了一會兒,不過又醒了,”凱因說,“在想一些事情。”

“是不是飛馬騎兵隊的事情?”

“是啊,明茨得到了兵力的補充,變得更加棘手了。”凱因說。

這時,門外傳來了羅法爾的聲音:“閣下,能進來嗎?”

“稍微等等,羅法爾。”

艾紗也已經起牀,穿好了衣服,等稍微把房間整理了一下後,艾紗才趕去開門。

“剛起來?”羅法爾笑着問艾紗。

“是啊,我剛剛起來,”艾紗說,“不過凱因他一夜沒睡,我擔心他的身體。”

“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凱因也來到了門前,“進來說吧。”

“我昨天在考慮一個問題,”一進屋子,羅法爾就把話題切到正題,“你考慮一下,我覺得明茨他們很快就會來攻打依比鎮,你覺得呢?”

“我也一直在想這個問題,想了一個晚上。”凱因說,“他們肯定是會來打依比鎮的,而且不會晚,肯定很快就會來。不過,比起這個,我更加想知道,明茨到底獲得了多少援軍。如果只是區區一個飛馬騎兵隊是不會造成威脅的。”

“如果只是一個飛馬騎兵隊我肯定明茨也不會冒失來攻打依比鎮。但是依比鎮外海肯定還會有援軍在等待,明茨行動的時候他們說不定會從海路配合明茨一起發起進攻,那樣我們的處境就很危險了。”羅法爾說。

“艾紗,你立刻動身,把這兩封信,一封帶給金礦的蕾妮,一封帶去北方,交給芙蕾。然後你就在金礦等我的消息。”凱因說,“你現在就動身。”


“這麼急嗎?”

“嗯,所以要你去,儘量快些感到北方,知道嗎?”


“嗯,我知道了。”艾紗收下了信,“那麼我就先走了。”

“嗯,路上小心。”

艾紗離開了房間。

“你也去準備一下吧,下一步我們做什麼再讓我考慮考慮,想好了就來和你商量。”艾紗走後,凱因對羅法爾說。

“好的,我就先走了。”

兩人都離開了,凱因一個人靜靜地坐在房間裏。

突然,一個人影悄然無息地來到了凱因的房間。

“你回來了,一切順利嗎?”凱因問。

“一切都很順利,情況也都打聽清楚了,”那個人影說。

“嗯……”

那個人把一切情況告訴了凱因。

“這樣啊,”聽完後,凱因說,“我知道了。好了,你去休息吧。”

“凱因大人,我說過的那件事情,你還沒有考慮嗎?”

“嗯,還沒有考慮,你再等等吧。”

“是,那麼我就先告退了。”

那個人又悄然無息地離開了房間。

等了一會兒,凱因也離開了房間,去找羅法爾,佈置下了依比鎮的防禦戰術。

明茨的軍隊已經逼近了依比鎮了。

“你覺得凱因會採取怎樣的戰術呢?”雷娜飛的很低,她正在和明茨交談。

“依比鎮雖然有我們修築的工事,但是由於我們有了飛行單位,這些工事的作用就小的很多了。所以我覺得凱因很有可能會和我們在鎮外交戰。”

“野戰嗎?”

“嗯,我們只需要儘量消耗他們的實力,等待海軍們登陸依比鎮後,我們內外夾擊,這樣就能取得勝利了。”

“不過凱因的兵力比較多,很有可能一部分兵力在野外阻擊我們,另一部分兵力守着工事。”

“我知道,不管怎樣,在海軍沒有登陸之前,我們不必採取猛烈的攻勢。”明茨說。

果然,在依比鎮外,一支部隊已經展開了陣勢。

不過,領隊的不是凱因,只是幾個明茨不認識的傭兵,在鎮外的兵力也不多,初看上去也就只有5000人左右。

“兵力並不多啊,”馬背上,克麗斯說,“這些人應該不難對付。”

“不過,要小心工事後面隱藏的兵力。”修從克麗斯的馬背上跳下,活動了一下四肢。

“修說的沒錯,”明茨說,“大家不可輕敵,好了,全軍,準備進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