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走!這神帝劫可不是咱們能夠受得住的!”李峯衝魔敖呼喊了一句,他們連忙散開,躲到了一邊去。

“你現在的身體,能熬過去嗎?”這神帝劫,稍有不慎,是會神魂俱滅的。

一般的神帝劫,是七七四十九道,重複一下,不過纔將近一百道。

對林寒那次,算是輕許多了。

“我也不知道。”幸福來得太突然,雲瀾已經懵了,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

按照道理而論,這不滅凰丹跟他們雲家的血脈相剋,又怎麼會被自己給吸收了呢?

雲瀾越想臉色越差了,最後,幾乎全身不自覺的顫抖起來。

“我幫你歷三分之二,剩下的三分之一,你來。”林寒當機立斷,反正這雷劫再厲害,也不能有次那將自己的神魂都差點劈出來的厲害。

所以雲瀾這個忙,自己幫定了!

雲瀾來不及阻止,第一道天雷落了下來,林寒直接將他護在了身下,天雷沒入了他的身體之。

(本章完) “林寒這是瘋了嗎!居然去幫忙扛天劫!”魔敖看出了林寒的舉動簡直是要瘋掉了。

林寒怎麼會如此瘋癲!

“是!真將自己當成避雷針了!”李峯低咒一聲,這也太瘋狂了。

“避雷針是什麼物件?”這詞彙魔敖聽着陌生,有些好的開口問了一下李峯。

聽起來很厲害的樣子,還能避開雷劫呢!

“來來,我同你說說,這也是我從寶兒的二孃那裏聽到的。”這雷劫扛都扛了,想必林寒一時半刻是回不來的。

李峯乾脆跟魔敖解釋了一下什麼叫避雷針。

聽完李峯的描訴之後,魔敖立馬心生一計,“妙啊!這東西有妙用!下次我歷劫,我也去弄幾樣這東西擺在我邊,我不信,那天雷還能落到我身。”

李峯聽到魔敖的話,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那可不是尋常的天雷,那是天劫!針對你的。你若是敢弄東西來搞小聰明,這天道都不能放過你。”

起這裏兩個人相互吐槽,那裏的雲瀾被林寒護在身下,完全一副要崩潰的樣子了。

“林寒!你別管我了!這是我的雷劫,我必須要自己經歷,你快走吧!”雲瀾催促着林寒離開。

林寒怎麼說都是**之身,哪裏能硬生生的將自己當成了不死之身來使用。

神魂若是滅了,算肉身不滅,他照樣也是會死的。

雲瀾實在害怕這雙倍雷劫下來,林寒會硬撐不下來。

“無礙,你且安心的等着,很快,很快……噗!”林寒已經幫雲瀾承受了近五十道天雷。有許多還是同時五道一起落下的。

齊刷刷的沒入了林寒的身體之,林寒剋制不住內心翻涌澎湃的氣血,哇的一聲吐出了一大口的鮮血來。

然後,直接噴了雲瀾一臉。

雲瀾一想到自己剛纔竟然還如此誤會林寒,不免內心更加的悔恨。

臉沾滿了林寒的血跡,溫熱的血液,在侵蝕着他的心。讓他有種想要落淚的衝動。

“你快些走開!”雲瀾說着,要將林寒推開,卻不曾想,林寒重傷還要使用靈力,護住自己的身形,硬生生的沒有被雲瀾推開。

雷電還是不斷的落下,林寒身的衣服都被血水浸透了。

約莫差不多隻剩下了十道,林寒終於直接摔在了一旁,嘴裏又涌出了一口鮮血出來。

“林寒!”雲瀾心急如焚,開口喊了一聲他的名字。正打算要看看他如何了,一道天雷落下直接竄入了他的身體之。

他不是林寒,對這種天雷隨隨便便的可以應對。

一道天雷,直接劈出了他一口膿血,還未站起來,已經倒在了地。

隨後,第二道落下,雲瀾的身子抽搐了一下,意識已經漸漸的開始渙散。

一直剩下的十道天雷全部都落入雲瀾的身體。

雲瀾基本已經直挺挺的躺在那裏,一動不動了。

天雷結束,天的雷雲散去,李峯和魔敖這才跑了出來。

走到了兩人的身邊,看着重傷昏迷的兩個人,只能先拿出自己身的一些稍微品階低一些的丹藥應應急,能塞多塞多少的給他們喂下了。

不過兩個人都沒有醒來的跡象,兩人無奈,只能一人揹着一個,心念一動,離開了這個執念空間之。

其實這執念空間裏還是應該有寶貝的。

但是他們此行的目的已經很圓滿了,雲瀾得以飛昇,林寒找到了自己要找到天道神器。單單這兩點,已經非常非常的划算了。

離開了執念空間之後,他們找了一座城,入住了一家酒樓。

將他們兩人分別放置在兩個房間的兩張牀,他們又馬不停蹄的出去給丹卿發信號,讓丹卿過來一趟。

目前來說,也只有丹卿能夠幫到他們了。

結果千里傳音發出去了一個時辰,丹卿纔回了一句話。

他說自己,沒空。

如此簡單的兩個字一點都不像丹卿的風格。

【林寒幫雲瀾受了天雷,性命垂危,速速攜帶丹藥前來營救。】

李峯不死心,又給丹卿發了一條信息。

【那小子雷劈不死的!】

這一次回覆信息的速度較快,但是這回信的話語,聽得李峯嘴角直抽抽。

若是說這世間,誰最瞭解林寒,除了林寒的那三個妻子,怕是隻有丹卿了。

“怎麼樣?來不來啊!”魔敖心急如焚,眼瞅着林寒都這樣了,這丹卿怎麼也不管不問的。

這一點都不像丹卿的風格啊!

“不來,他說林寒劈不死的……”李峯如實相告。

聽得魔敖差點噴他一臉。

“這也是做兄弟的?天雷連神帝巔峯的強者都要掂量着來,他自己一個神帝九階的會不知道這厲害性!還能說出這樣沒心沒肺的話來!那咱們可怎麼辦啊?”魔敖氣急敗壞,深深覺得林寒誤交損友啊!

“咱們兩個急死都沒用,靜觀其變吧!實在等林寒快要神魂幻滅了,再去找丹卿幫忙。”那老小子都說的這麼明顯了,他們還能說啥呢?

“算了!也只能如此了,咱們身能用的丹藥都給他們兩個用了,希望他們能好起來吧!”魔敖長嘆了一口氣,開口說道。

“誰能好起來?”一道虛弱的聲音從他們的身後傳來。

兩人均被嚇了一跳,一轉身,發現竟然是林寒!

他已經醒過來了,是臉色看起來有些虛弱,身還是有傷。不過這人居然已經醒了!還能下地走路了!這也太匪夷所思了了一點吧!

“你……你沒事!”魔敖和李峯皆是一臉見鬼的表情。

這小子也太……

“嗯,沒事,這場雷劫雖然受的苦,不過好像突破了。”林寒說完,釋放了一下自己的修爲。

神帝三階……

進了一個小階!

真是……

李峯和魔敖想要罵人,人家無端受雷劫,那是妥妥的要掉修爲的!他林寒倒好!居然還漲修爲!人人氣死人啊!

“變態!讓開!”

“妖孽!離我遠點!”這一次,李峯和魔敖異常默契的對着林寒異口同聲的唾棄了一句要往雲瀾的房間裏走。

林寒都醒了,雲瀾也應該醒了。

(本章完) 等李峯和魔敖一進門,發現雲瀾還是沒有醒。

林寒跟着走了進去,看到雲瀾此時的樣子,眉頭忍不住皺了起來。走前去,查看了一下他此時的情況。

神魂在體內,是現在很虛弱,急需要丹藥。但是現在他手頭是絕對沒有那麼多的藥材的。

看來,需要去丹族一趟了。

讓丹卿現在去煉製神帝級的丹藥也不現實了,那小子爲了自家女人生孩子,獻出了一大階的修爲,感動天道。成功的免去了李雪的致命懲罰。

所以現在整片大陸,能夠修煉出神帝級丹藥的,只有自己。

想到這兒,林寒眨眼消失在了李峯和魔敖面前。

“林寒呢?去哪兒?”魔敖環顧了一圈不見了林寒的蹤影,連氣息都漸漸的散去了。

“估摸着是去了什麼地方吧!”李峯迴答了一句。

“咱們在這裏等着雲瀾醒過來吧!”魔敖無奈,估計林寒是去想辦法救雲瀾了。

不是他說啊!這林寒是真妖孽啊!

雲瀾左右才受了十道的神帝劫天雷,被劈成這樣了。

林寒受了那麼多!結果早早的醒過來了,還有能力去幫雲瀾去辦事。

真是人人氣死人啊!

林寒心念一動,再次出現已經是在丹族的領地了。

林寒快步走向了大殿,剛剛走到煉丹大殿被人給攔住了。

“讓開。”林寒簡短的說了兩個字,看門的兩人愣了一下,再看清了林寒的模樣之後,立馬放行讓他進去了。

進入了丹族大殿之後,林寒走向了那個放在大殿心的煉丹爐,順便喊了幾個童子過來,讓他們幫忙卻弄一些藥材過來。

那些童子一聽,都是一等一的藥材,有些被嚇得不輕,不敢私自去拿。

這些童子多數是不認識林寒的,但是能夠進入丹族大殿,想必是什麼了不得大人物。

思前想後之後,他們一口答應去拿,但是偷偷派人去找丹卿。

丹卿還在房間裏陪着李雪,聽到下人來報,說有人進入了煉丹大殿,挑的都是丹族裏只此一株的稀少藥材。畢竟人都到了族裏,丹卿也不能坐視不管,只能跟李雪解釋了一番,離開了。

“林寒?”一看到對方的背影,丹卿認出是誰了,“怪?這李峯前腳纔跟我說你被雷劈的快不行了,怎麼後腳你好好的了?”這還真是稀了,明明一秒還說快死了。

這一秒卻好好的出現在他的面前。

“雷能劈死我?你開玩笑吧!聽李峯瞎說!”林寒淡淡的回答,“我讓那些童子去取藥,你手下的那些人手腳怎麼這麼慢了?”林寒不耐煩的開口。

“這些都是新來的童子,不認識你,不敢貿然給你拿那麼貴重的藥材,過來找我許可了。”丹卿開口解釋了一句,這個解釋倒是叫林寒有些滿意,沒有絲毫的不高興。

“原來如此,不過應該的,現在讓他們幫我拿來吧!”林寒開口說了一句。

“你們速速去將少主所需的藥材拿來,還有,記清楚了!這位是我們丹族的少主林寒,若是記不清楚,以後別在我手下辦事了。”嚴格來說,林寒是丹族的半個主人,這丹族裏還立着他的雕像呢。

“但是丹神,他長的怎麼跟雕像的少主一點都不像啊!”其一個童子開口抱怨了一句。

也只是抱怨,卻讓丹卿有些鬱悶了。

無奈的低頭一笑,他看了林寒一眼,“你那三個老婆將你的雕像模樣給換了一副樣子。說是怕狂蜂浪蝶。”

此言一出,林寒也忍不住笑了。

“那日後在這大殿裏掛我一副寫實的畫像好了。”林寒說完,擡手打出了一縷靈氣,很快,靈氣凝聚成了一副畫卷。

畫卷所畫之人,跟林寒本人長相一般無二。並且備註了這面的人是自己。

“好了,快些去吧!”丹卿覺得這個方法不錯,也跟着擡手,變出了一副自己的畫像來。

兩人的畫像掛在了大廳最心的地方,顯得尤爲刺眼。

那些童子很快回來了,畢竟是在丹卿手下辦事的,速度自然很快。

等到他們回來時,手裏都拿着林寒所需的藥材了。

“你這是在爲誰煉丹?這可都是神帝級的丹藥,難不成,是在爲魔族的那個?”丹卿皺眉,發現這些藥材全部都是神帝級丹藥所需的。

“不是,是給雲瀾。”林寒平靜的開口,一一將這些藥材拿了過來,隨後,全部投入了煉丹大殿的丹爐之。

“你瘋了!”丹卿一把抓住了林寒的手,“那小子飛昇神帝,你竟然還要幫他?”看林寒這架勢,是在煉製被天雷所傷之後遺留下來的內傷,也是雲瀾現在重病不起,沒有這個丹藥,可能永遠醒不過來了。

那雲瀾可是雲家的人!雲家人,成了神帝,對他們不滅凰族來說,那絕對是一個天大的災難!

“當然要幫,他會飛昇都是被我害的。”林寒一臉的內疚,將在執念空間的前因後果都說了一番。

這一番話下來,丹卿的眉頭直接深鎖到了極致不說,還十分謹慎的將大廳裏的人全部都遣散了。

“你是說,雲瀾將得到了集魂玉給了你,你心懷感激,喂他吃了不滅凰丹。然後吃了不滅凰丹的他不僅沒有爆體而亡,相反還晉升了?”此事非同小可啊!

“對。”林寒點點頭。

“除了你,此事還有誰知?”丹卿小心翼翼的問道。

“還有李峯魔敖。”林寒回答。

“幸好,不過萬萬不可再多告訴一個人了。”丹卿仔細交代了林寒一句。

“爲何?”能飛昇是好事啊!爲什麼不說?

“你可知那雲家血脈跟我們不滅凰體的血脈是相沖的!如若沾染一絲我們的血脈,都會大病一場!但是現在雲瀾吞下了我族的不滅凰丹還能沒死,這說明什麼你知道嗎?”丹卿一句話,問的林寒臉色大變。

顯然,已經想到了爲什麼。

之前又爲什麼雲瀾想到自己吞下了不滅凰丹沒死反而飛昇之後臉色一臉的凝重了。

【提前祝大家假期愉快,雞蛋哥哥本來打算帶雞蛋出去散散心的。但是雞蛋選擇不去了,一來是爲了碼字,二來,人多的地方會讓雞蛋覺得恐懼,害怕。所以還是呆在家裏好了,哪兒都沒有家裏好。】 林寒一言不發的將丹藥煉成,出門之前看了一下丹卿一眼。剛想要開口說些什麼,到嘴邊的話硬生生的給咽會到了肚子裏。

“在雲瀾面前,一定要謹言慎行,魔敖對此事或許不清楚,但是李峯跟雲瀾多年好友,必定知道雲家的這件事情。所以,讓李峯守口如瓶。”丹卿開口吩咐了林寒一句。

林寒凝重的點點頭,身形消散在了丹卿的面前。

“臭小子!神帝級的丹藥不到半個時辰煉出來了……”丹卿目送林寒離開,忍不住開口暗罵了一句。嘴角掛着無奈的笑容。

林寒消失在丹族之後,再出現已經是在那個客棧內。

發現魔敖和李峯果然還守着雲瀾,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他走了前。

“林寒!你回來了!”李峯激動的開口喊了一句。

“你們兩個過來,我有話要說。”魔敖雖然不知道,但是近日之事,他只要跟他爹提起來,極有可能這件事情不是祕密會傳出去了。

畢竟魔敖不知,如果魔族的家主也不知道,有些不太可能了。

“好。”他們點點頭,連忙走前去。

在開口的時候,林寒特地設下了結界,隔絕了外面的聲音,隨後,異常嚴肅的跟他們說了一番。

“如若你們不能保守今日的祕密,你們該知道的我的手段。”林寒面色異常嚴肅的跟他們說了一句。

“林寒!你未免太不拿我跟魔敖當兄弟了!我們誰都想要雲瀾好!”李峯有些氣悶,不明白林寒怎麼會對他們說這些。

“你別急着惱怒,林寒這樣的交代有道理,此事非同小可。 問情錄之塵緣 等到雲瀾醒了,咱們都不能在他面前提起。他自己心裏有數,應該會去查出自己的身世真相。”魔敖相李峯是冷靜許多的。

畢竟也是成過婚的人,加之魔族又是神域大陸的大家,他身爲未來大家的繼承者,所想的事情,李峯這個一門心思追女人的傢伙要多很多。

林寒倒是有些欣賞魔敖了,但是魔敖這樣的心思這麼多的男人,不適合做丈夫。更加不適合自己那個單純無邪的女兒。倒是李峯,熟悉之後,性格直來直往的很是好相處,跟這樣的人相處起來,一點都不累。

“好吧!”李峯不說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