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是想趁着結婚前這段日子,好好休息幾天的老劉,又被格里芬尼的話鼓動了,一心想着去看一下這個絕佳的地點。可是天魂和地魂這個時候出現了,在和老劉告別之前,兩魂都一致認爲這個幽靈狼居心不良,然後纔回到意識海里繼續修煉。


格里芬尼看到老劉一臉猶豫之色後,果斷的帶着阿福離開了。


“兒子走了,咱還去修煉吧,現在人家都不相信咱爺倆的話了。”

又剩下孤單一魂的老劉,還真是難以取捨,格里芬尼想借機報復是肯定的,但是如果真如它所說,那個裂土龍犀的地盤還真是個不錯的選擇。要不自己先偷偷去看一下?確定了之後再回來和大家商量?轉念又一想還是算了,這要是讓阿黛兒知道了自己一個人出去玩,還不得擰耳朵啊,還是和大家先商量一下再決定吧。

老劉出發去了達拉特城,下了傳送陣就直奔自己的連鎖店而去,這些天忙忙活活的也沒時間去店裏看看,搞得好像一個甩手掌櫃似的,現在有時間了,再不去看看,實在是說不過去了。

剛達一如既往的站在連鎖店門口,雖然這連鎖店裏面賣的是裝備,但還是會有些美女到訪,不過盡都是些女武士女箭手直流,由於種族的觀念不同,這些尋常人看來很暴露,很野蠻的女人,在剛達的眼裏可都是極品美女。而通過頭盔下的小縫隙偷看周圍的美女,也就成了剛達在這看門口熬日子的一點福利。

這幾天隨着精靈怒火傭兵團入駐達拉特,周邊的一些武士也都懷着各式各樣的目的,跟着來到了達拉特城。他們中有的是想見識一下,有的是想加入精靈怒火,還有一些則是來找麻煩。當然這些人裏面也不乏美女武士,當這些身着暴露的美女從剛達面前不停的經過後,剛達認爲這就是自己的春天來了。

“這個傢伙真討厭,走這麼慢。”

剛達小聲的嘀咕着,一個男人擋住了剛達觀察美女的視線,而且走路還很慢,還是衝着自己來,真是煩人死了。

“老闆好,剛達給您行禮了。”

直到老劉走近,剛達才發現這個討厭的傢伙竟然是自己的老闆,而且老闆好像是在想事情,所以走的很慢。剛達不敢怠慢,連忙給老劉行禮請安。他對於這個有一面之緣的老闆可是很崇拜,老闆不但號稱世界第一的鐵匠,還是精靈怒火傭兵團的團長,更要緊的是,自己還指着人家修復遠古戰斧呢。

“哦,是你啊剛達,最近生活還好吧,有沒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

看到了剛達,老劉想起了米爾頓的委託——對付獸族。眼前這個大個子不就是獸族嗎,而且據馬爾斯迪猜測,這傢伙還是個王族,或許從剛達這裏,能搞到和獸族有關的消息。

而且如果自己要在裂土龍犀的地盤建立建立之城,那就是得和這些獸族搞好關係啦,那裏畢竟是人家的國土啊,如果像對付納爾遜那樣對付獸族,說不定會惹來麻煩的。老劉可不想每天都和人打打殺殺的,精靈族現下最需要的是發展經濟,付諸武力的事情在現在來看,只是一種不得已的解決手段。

“老闆,我現在啥都好,吃得好睡得好,每天還有美女看,就是我的斧子碎了,您看。”

剛達都盼了一個月了,終於有機會和老劉交談,耿直的他當然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讓老劉幫忙修復戰斧了,可他沒想到的是,這個心願卻成爲老劉利用他的籌碼了,還一心盼着老劉大發善心呢。

“呵呵,你當初就是拿這個來比試的?”

老劉手裏捏着一小塊碎片,仔細的看了看後又還給了剛達,臉上則是一副忍俊不止的笑意。這些都無意中刺激着剛達脆弱的心靈,想剛達貴爲一國王子,又是王位的繼承人,何時被人這麼折磨過啊。想到這裏,剛達大吼一聲。

“老闆!我給您跪下了,就幫我修一下吧!嗚嗚嗚!”

老劉看到這裏,再也忍不住了,哈哈的笑起來,這下倒是把剛達弄愣了,老闆這是爲啥笑啊,咋折磨無厘頭呢?難道是還在嘲笑我的斧子嗎?

“剛達,你的心願就是修復這把破斧子?還是想要一把更好的呢?”

老劉說完就現身說法,只見他抽出猛虎刀,對着連鎖店門口的鐵砧子就甩出了上百刀。

這塊鐵砧子自打當初被阿黛兒立威於此,已經變成連鎖店的標誌了,很多有心進店一試的傢伙都止步於此,但是今天它的風光用盡,被老劉一招就給切成了幾百個碎塊。同時被切碎的還有,剛達修復斧子的執念。

嘩啦!剛達丟下懷中緊抱的斧子碎片,呆呆的看着那一地的碎鐵塊。

“呵呵,別看了,你多拿一些精鐵跟我來吧,我給你再造一把更好的,記得多拿點哦!”

剛達早已麻木的身軀,緩緩的趴在地上,一點點的撿着地上的碎鐵,每撿一塊,剛達的內心就多一分震撼,這是什麼武器,當初老闆娘斬斷這鐵砧子的時候,還要運起鬥氣,可是老闆只是對着鐵砧子那麼輕輕的比劃了幾下,就變成現在這滿地的碎屑,更嚇人的是,老闆居然要親自給自己弄把更好的!我撿我撿我玩命的撿!

等到剛達撿到實在是拿不了的時候,老劉早就和昆頓在連鎖店裏說話許久了,老劉將自己的計劃說給昆頓之後,昆頓對於這個詭計很是讚賞,於是倆人決定就好好的利用一下這個虎人的身份,在米爾頓的事情上做一點文章。等倆人商量完,剛達才撿夠了精鐵,慢慢的挪進店裏。

“老闆,我撿夠了,您啥時候給我做啊?”

“這個隨時可以,但是剛達,你要知道凡事都要有代價的,我爲你做武器是沒問題,但是你要拿什麼作爲回報呢?”

“我願意做任何事情來回報,我可再當十年的門衛,我還能加入您的傭兵團,只要是我能做的,您直管吩咐。”

老劉和昆頓對視了一下後,都笑了,最後是昆頓先開口說話。

“我的一個侄子在你們獸族的邊境有個城市,那裏經常有獸族的強盜去劫掠,我們對此很是頭疼。可是考慮到我們和獸族的關係,又不好對獸族用兵,你說這件事該怎麼辦呢?”

“當然是打他嘍,獸族只尊重強者,誰的拳頭大誰就是王……

剛達說了一半纔想起來自己也是個獸族人,而且還是王位的繼承人,族人現在和人類發生衝突,自己咋能說出這種話來呢。

“算了剛達,我們就是一說,回頭我帶着精靈怒火去一趟,相信一切就都解決了,到時你就隨軍出發吧,給我做個嚮導,現在轉過身去,不許偷看。”

老劉說完剛達就聽話的轉過身,不過他可是一直在想老劉說的這些話。精靈怒火的威名,在達拉特可是傳了好多天了,區區百人殺得帝國五萬多人無一生,還傳說他們所到之處寸草不,留屍橫片野,如果真是對付自己的族人,那後果可是不堪設想。

“好了,過來拿吧。”

老劉手裏拿着一把將近兩米長的猛虎刀,光是刀把就有半米長,刀身的血槽都能伸過胳膊去,不過刀把上的護手卻是被去掉了,變成一個普通的刀把,饒是這樣,也嚇得剛達一身冷汗。刀上的戾氣太重了!

接過了老劉手裏的刀,剛達還在想着剛剛老劉說的話,帶着精靈怒火去一趟。真是去一趟嗎,怕是連獸人的王城都給踩平了吧!

“好了,去站崗吧,回頭等婚禮結束,我們就要出發了,再讓你多看兩天美女好了。”

打發走癡癡傻傻的剛達,老劉和昆頓繼續喝酒聊天,從精靈之城的建設步驟,到精靈之城的外交,兩人談了好多,對於米爾頓的事情卻被兩人忽略了,或者說是根本不值一提,老劉最壞的打算就是給獸族來個狠的,像當初說的那樣,打到他獸族連放屁都不敢對着東面。

剛達被攆出來之後,就一直想着該如何化解這場危機,身爲皇室的他,這點覺悟還是有的。最後他想到的唯一辦法就是儘快通知自己的父皇,讓他來定奪這件事情。但是可悲的是,剛達這個傢伙不會寫字,想給父皇寫封信都難,幾經周折後,剛達終於如願的拿到了一封寫好的書信,不過這個寫信的人卻是……

“總管大人,這次您可一定要幫幫我了,我的家馬上要被老闆毀掉了。”

乍起一聽到剛達的話,馬爾斯迪也是一愣,爲什麼姑爺要毀了員工宿舍啊?對於連鎖店來說,這點福利還是付得起的嘛,不過隨着事情的發展,馬爾斯迪終於搞清楚剛達說的是怎麼一回事了。


“您就這樣寫吧,就說我聽說精靈怒火要對獸族開戰,消滅一些經常攻擊人類的強盜,要我家裏人找個地方先躲起來,不要被連累了。”

哦!是想給家裏人報信啊,這信最後會不會落到獸族王室的手裏呢?馬爾斯迪一邊聽着剛達囉嗦,一邊想着這封信該如何寫,雖然他不知道老劉對剛達說了什麼,但是老劉想要什麼樣的結局,馬爾斯迪可是一清二楚,於是一封恐嚇信就這樣誕生了。

“聽說因爲巨獸郡強盜猖獗,金倫思國王已經重金聘請世界第一的精靈怒火傭兵團,對我獸族展開報復,這精靈怒火曾以百人之力,團滅菲爾姆斯帝國軍隊五萬餘人,且所到之處死無全屍。現在他們正整裝備戰,只等下月對我族展開攻擊,希望家人早作準備,千萬不要受到連累。”

剛達拿到信後,對馬爾斯迪千恩萬謝,告了個假後,就跑去傭兵工會找人捎信兒了。馬爾斯迪目送傻小子剛達出了視線,才走進連鎖店,將剛剛發生的事情對昆頓和老劉二人說明。

“這樣就好了,我們這也不算是不宣而戰,畢竟他獸族有個奸細在我這嘛,哈哈哈哈!”

昆頓聽完老劉的狂笑,舉起酒杯對着西方致以一下,然後不無感慨的說到:

“求天神保佑吧!”

說完就將杯中酒一飲而盡,至於求天神保佑獸族正確求和,還是保佑老劉出師大捷,就不得而知了。隨後,昆頓開始和老劉商量另一件事情。

“乖孫,這次你的婚禮辦得挺大啊,很多商會的會首和各地的郡守,都偷偷派人來參加了,而且菲爾德蘭帝國裏,很多和洛克關係好的貴族也會前來參加。這可是個做生意的良機啊,不如把咱們的葡萄酒多拿出一點份額銷售吧,一邊是爲了你的婚禮造勢,一邊也能多賺點金幣。”

“爺爺,這是您要做主的事情,您要賣什麼只管和馬爾斯迪說,叫他拿東西來就行。不過我們也可以藉機收購一些鋼鐵,販賣一些糧食,這兩樣也是很重要的,至於怎麼賣,就全權交給您了,我現在只負責打仗。嘿嘿!”

昆頓站起身來就要離開,老劉知道這是老頭又要去談生意了,連忙起身陪着往外走。

“你去忙你的吧,我晚點回舉辦一個聚會,到時說一下銷售相關的事情,你要是想來的話,到時我派人去叫你。”

老劉又是擺手又是搖頭,他可不想面對那些奸商污吏,跟那幫東西在一起,喘氣都累。

“您老自便,東西隨您賣,至於這些打交道的事情還是您自己搞定吧,我身上殺氣太重,還是別添亂了。”

昆頓哼了一聲就走出了連鎖店,看來是自己準備去了,馬爾斯迪跟在老劉後面,等着昆頓離開,纔開口和他說話。

“小姑爺,不知道你是不是有什麼事要我辦,如果沒有的話,我就先去地下城,召集人手開始灌裝葡萄酒了,你知道昆頓公爵賣東西很快的,我怕到時供應不上。”

老劉轉過身,看了看頭髮花白的馬爾斯迪,猶豫了半天才從空間戒指裏取出一袋美酒,在裏面滴了一滴生命之水後,交給了馬爾斯迪。

“馬爾斯迪叔叔,這個是什麼我就不說了,您自己慢慢的喝,不然我不好做的。”

老劉說完也走了,留下馬爾斯迪拿着酒袋在那發呆,看着老劉神祕兮兮的樣子,馬爾斯迪對於這袋酒里加的是什麼東西,就已經心知肚明瞭。作爲一個外人,能得到這樣的恩賜,馬爾斯迪覺得這陣子沒白忙活,至少人家是看在眼裏,記在心裏的,連威廉姆沒能得到的東西,現在都拿在自己的手裏,值了!

生活中,忙碌時永遠的主題,有的是爲了生存,有的是爲了發展,而老劉則是爲了結婚。他回到達拉特王宮的後花園以後,就一直跟着阿黛兒和露莉打下手,兩女對於新房的裝飾那叫一個日新月異,弄的老劉都有些後悔把婚禮的日子訂到九月五日了,看着還剩十天的婚期,老劉頭大。

“老公,快來幫忙啦,奧莉薇婭妹妹的房間,我們還要換一下裝飾。”

“來啦~~~!”

老劉有氣無力的迴應着,同時腳步也向着聲音的方向挪動。

“一定要想個辦法逃走,不然這十天我死定了!”

老劉嘀嘀咕咕的唸叨着,跟着了魔似的,耳尖的阿黛兒聽到老劉嘟嘟囔囔的說着什麼,還以爲他不滿意自己給奧莉薇婭佈置的房間呢,上來就擰着老劉的耳朵。


“說什麼呢,快快交代,不然看我怎麼收拾你。”

老劉疼的直咧嘴,只好開始講訴自己和格里芬尼的對話,並示意想去先一探究竟。聽完這些,阿黛兒的手終於是鬆開了,老劉揉着紅耳朵繼續哼哼,**袋裏則是傳出紅的竊笑聲。

“你進屋來,我有事情要商量,還有露莉,你也進來。”

阿黛兒丟下手中的窗簾,拉着老劉的胳膊進屋了,外面的侍女和嬤嬤們都識趣的走掉,整個花園子裏就剩下屋子裏的四個人。


“露莉,我們要去冒險,你去不去?”

阿黛兒拉着露莉的手,笑嘻嘻的問着自己這個妹妹,老劉在邊上剛想搭話,就被阿黛兒拿眼睛給嚇退,蹲在牆角畫圈圈去了。

“哇!冒險啊!露莉想去,可是露莉現在有了寶寶,不知道爸爸還會不會讓我出去啊。”

阿黛兒陷入沉思中,露莉的肚子還沒變大,所以很多時候阿黛兒都忽略了她的孕婦身份。突然阿黛兒就想到了一個好辦法,又開始遊說起露莉來。 “沒關係,反正你這才懷孕兩個月多一點,而且你的肚子也不大,我們還有傳送陣,等我們找到好玩的地方就回來接你,萬一有了危險,我們就再把你送回來。”

“哇!那可真是太好了,這段時間盡是在王宮裏呆着,我都無聊死了,每天就只想睡覺。好懷念當初去精靈森林的時候,不但可以露營,還可以打獵,阿黛兒姐姐你這個主意真是太好了,那樣露莉晚上就可以出去玩了。”

阿黛兒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奸笑,當然啦,這是不會讓露莉看到的。阿黛兒早就想出去玩了,但是婚期將近,如果自己就這麼走掉了,爸爸媽媽一定會責怪的,但是如果把露莉和奧莉薇婭都帶走,那到時就沒人能說什麼了,最多就是老劉一個人遭殃。現在露莉這個孕婦都已經上了賊船,剩下的奧莉薇婭當然不在話下,小美女和阿黛兒的關係好着呢。

說服了露莉,阿黛兒又轉過頭來和老劉商量,她還要給作爲替罪羊的老劉一點點好處的,不然老劉堅決不去,阿黛兒的計劃就落空了。

“老公啊,我好想出去玩啊,反正有傳送陣,我們隨時能回來,咱們等着奧莉薇婭妹妹回來就去唄。”

老劉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這次探險肯定是非常危險的事情。別說是露莉啦,就算是奧莉薇婭,老劉都沒打算帶着。要去只能是他帶着精靈怒火的戰士們去,再帶上格里芬尼引路,至於其他人都不行。

“你忘記了當初追殺你的龍犀王了嗎?我現在要去的地方可是龍犀的老巢,你想帶着大家去送死嗎?再敢提這件事我就找爸爸收拾你去。”

老劉虎着臉企圖嚇退阿黛兒,結果一不小心耳朵又給人家擰住了。

“壞蛋你少嚇唬人,我就是要去,你要是敢告密,我就不讓你上牀,想丟下我們一個人去冒險,哼!立刻去給我們準備東西,要不以後有你好看的。”

老劉心裏開始權衡着利弊,有傳送陣的話,找到了龍犀的老巢,可以先讓幾個老婆回來,再帶上戰士們去剿滅這些十級魔獸。而且叢林探險的時候總會有些突發事件的,到時人多反而容易出問題。自己這幾個老婆的身手,絕對是比那些矮人戰士要強許多,再說一路上和幾個老婆相處……桀桀桀桀!

“好吧,不過我有個條件,你們得答應我,否則誰也別想去,大不了我另找地方建設精靈之城。”

老劉擺出一副寧死不屈的樣子,只不過是嘴角不停的顫抖着,因爲人家還擰着耳朵呢,疼的。

“說吧,只要不是太那個的話,我都替大家答應了。”

阿黛兒一副嬌羞的樣子,她誤會老劉是要讓她們做什麼羞人的事呢。幾天不知肉味的老劉,看到愛妻這幅模樣,頓時獸血沸騰,兩隻大手也很不老實的摟住阿黛兒的***,不停的摩挲着。

“嘿嘿!條件很簡單,只要在發現龍犀之後,你們先回來,等我帶人把它們處理掉就行了,其他的嘛,你就看着辦好了。”

說完老劉一按阿黛兒的軟肋,阿黛兒就無力的鬆開擰耳朵的小手,被老劉摟在懷裏任其施爲。

“好啊!我們答應,哦…不要啊,還是白天啊!”

老劉管你白天晚上的,他就知道自己好久都沒碰阿黛兒和露莉了,不一會新房裏就滿是嚶嚀之聲。事情發展到最後,連有孕在身的露莉都……

老劉滿足之後,丟下賴牀不起的兩個嬌妻,自己去到城裏購買生活用品了,他空間戒指的那些都是給戰士們用的,現在拿來給自己老婆用,那不是開玩笑嗎,自己的老婆當然要用最好的了。

想走就不能急於一時,這是老劉的原則,現在他身邊還有幾件事情沒解決好,這些都是很重要的,老劉決定先把家裏安排明白了,再帶着老婆們偷偷出去玩。

第一件事就是加布林,老亡靈現在得了新身體,正在實驗室裏學着適應呢,做了五千年的亡靈,很多事情都是習慣了的,現在的身體反而成了障礙。首先就是衣食住行,以前加布林可以不吃不睡不穿衣服,現在這些可是要不得了。

老劉來到實驗室之後,向格雷特大致瞭解了一下情況,發現除了不愛睡覺之外,其他幾樣加布林做的還是不錯,至少他很喜歡葡萄酒,想必是餓不死了,至於睡覺嗎,老劉自有辦法。

“格雷特,這老東西要是再不老老實實地睡覺,就給我打暈嘍,早上再拿涼水潑醒,等他過一段時間適應了這個身體就好了。記住就算打死了也沒事,反正他之前就是個亡靈。好了,剩下的事情你自己就看着辦,我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做,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