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了城門,慕南沒有絲毫的停留,直接朝著那交易坊趕去。此刻正值午後,街上依舊人來人往,片刻之後,慕南來到了這陌生的交易坊,在門外頓了頓。深吸了一口氣,邁著步子走了進去。

「希望能夠找到吧。」慕南心中暗自祈禱著。

就在慕南腳剛剛踏入交易坊中,在這樓閣上的第三層,一個年邁的老者捋了捋鬍鬚,點了點頭,呢喃道。

「這小子,終於是又來了么。」 交易坊第三層的某一個房間之中。

房間里,坐著一名年邁的老者,老者笑態可掬,滿面容光,看上去十分的有精神。在其一旁,坐著一名年輕漂亮的少女。

少女一身青色素衣,不惹半點塵埃,三千青絲那雙鬢的細長髮絲襯托著那冰冷的容顏,細細柳眉,應是款款溫柔,卻是微微皺起,顯得倔強而拒人於千里之外,那淡然的雙眸中,卻不起一點波瀾,婉約的臉蛋,看不出半點情緒,冷冷的點綴在那冰冷的臉上,那冷冷的氣質,無疑是在訴說著,生人勿近。

聽著老者嘴中嘟囔著,少女僵硬的臉龐方才有了一絲波動。偏過頭去,疑惑的看了一眼老者。

感覺到少女的注視,老者捋了捋鬍鬚,淡笑道:「一個資質不錯的小子。」

聞言,少女無動於衷的轉過臉去,嘴角不經意的撇了撇。

見此,老者也只是無奈的一笑。



此刻,慕南直接來到了交易坊的第二層。

仔細的尋找著上一次他購買藥草的那個攤位,尋找了許久之後發現並沒有那人的身影,不免一陣失望。搖了搖頭,正打算轉身離去,只聽得在一道聲音在其耳邊響起。

玄界傳說 呵呵,小友留步。」

一道老者和善可親的聲音響起,聞此,慕南腳下停了下來,循聲望去,只見一名年邁的老者正從那第三層樓梯上走了下來,一臉和藹的沖其笑了笑。

慕南一臉疑惑的看向他,只聽得體內吞天獸突然冒出了一句話。

「慕南,這老頭也是一名念師,不過只是尋常的念師。」

聽此,慕南恍然,原來這老頭也是一名念師,怪不得會找到自己,估計是感受到自己身上的那股念力波動了吧。

「不知老先生何事?」慕南停在原地,見朝他走來的老者,恭敬的行了一禮回應道。

見狀,那老者笑著擺了擺手,開口道:「想必,你就是那慕逍之子,慕南吧。」

慕南聞此,微微一愣,旋即點了點頭,心中有些疑惑:這老頭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只見那老頭上下打量了一下慕南,然後滿意的點了點頭,臉上的皺紋蔓延開來,滿臉堆笑道。

「不知小友可否有興趣做老夫的弟子?」

聞言,慕南臉上不禁錯愕,這老頭和自己素未謀面,就要收自己做弟子?心中疑惑不已。而在二層之中的其他人聽此,皆是一臉震驚的看向慕南,眼前的這位老者的身份他們心中可是很清楚,這老者居然屈身收弟子?

「老師。」

就在慕南內心疑惑之際,從樓上傳來一道嬌嫩的聲音,這聲音之中摻雜著一絲不悅。不過即便如此,這聲音之中的酥麻之感,依舊讓眾人心頭一跳。

只見那名冷冰冰的女子,此刻正緩緩的走下階梯,臉上略微不滿的看著老者。老者回頭一看,見是自己的女弟子,搖頭一笑,對其招了招手。少女柳眉一皺,遲疑了片刻之後,踱步走來。

慕南饒有興緻的打量著眼前這冷冰冰的美女,論氣質,這少女沒的說,大荒城之中恐怕沒人能比得上,論樣貌同樣如此,不禁暗自咂舌,這大荒城之中居然能有如此絕色少女。


瞧著肆無忌憚的打量著她,少女臉上露出一絲厭惡,柳眉一豎,剛準備開口。

「唉,靈兒,過來過來,老夫給你們介紹一下。」

見這老者如此的熱情,慕南哭笑不得,自己和他才剛見面,連老者的名字他都不知道。

只見,那叫靈兒的少女一臉不情願的走了過來,眼睛看都不看慕南一眼。

「靈兒,這位是慕南小友。」老者滿臉笑容介紹著。

「你好,我叫慕南。」慕南見狀,伸出手來,恭敬的對著少女開口道。然而那少女彷彿是沒看見,絲毫不願搭理他。見狀,慕南乾笑一聲,縮回了伸出的手,無奈的聳了聳肩。


老者臉上似乎也有點掛不住,瞪了少女一眼,不過那一瞪明顯沒有任何殺傷力。

「冰靈。」

只聽得,少女的身子微微一動,嘴中冷冰冰的吐出了兩個字。慕南心中點了點頭,暗自道:這名字和她這個人倒是挺般配的,冷冰冰的,卻美如精靈。

「那個,慕南小友,不知你意下如何?」見慕南微微發愣,老者在其一旁輕聲問道。慕南這才回過神來,少女餘光撇了慕南一眼,在她心中,慕南的形象大大的降低,不過就是一個小色鬼罷了,少女心中鄙視道。

本以為慕南會迫不及待的答應,做老者的弟子,可是令少女略微感到驚訝的是,慕南笑著搖了搖頭。

「老先生,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我更喜歡自由一點。」聞言,老者也是一愣,這麼多年以來還真沒有人拒絕過他,雖然他很少開口收弟子。

一旁的少女這才將臉轉了過來,直視著慕南,用著看傻瓜的目光看著他,輕啟薄唇,道:「你知道老師是什麼身份么?」

聞此,慕南再度笑著搖了搖頭,道:「恕我見識短淺,不知。」

「嘁,你可別後悔,很多人巴不得做我老師的弟子卻沒有機會。」

只見少女語氣之中充滿了嗤笑之意,眼前的這老者可是大荒城之中,位高名重的枯葉大師,在年長一輩之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與那東道學院之中的院長老人不遑多讓。不過枯葉大師為人十分的低調,而且從來不打探城中之事的慕南,沒聽說過也正常。

當年他輝煌的時候,眼中自然不會有這些人的存在,然而就算他落魄了,也沒有心思在乎這些。

「靈兒,不得無禮。」見冰靈絲毫不留顏面,老者臉上緩緩的出現一絲不悅,見老師真的有點生氣,那冰靈方才住嘴。

慕南面色平靜的看著這兩人,心中思索著:這老頭倒底什麼來頭,看上去蠻厲害的。


「嘁,跟這種貨色,你也不怕辱沒了小爺我的名字!」

見體內的吞天獸終於是開口說話,慕南心頭一笑,自己就是想要看看這吞天獸有何反應,沒想到,哼哼。識破了慕南的詭計,那吞天獸也不怒,開口道。

「不是小爺說大話,雖然我不是念師,不過肯定比眼前的老頭強百倍。」

見吞天獸這樣說,慕南方才放下心來,他就怕自己拒絕了這老者而後悔。

「咳咳。」

慕南咳了一聲,露出了淡然的笑容,對著眼前的兩人開口道:「老先生,對不起,小子無能,不值得您為小子費神。」

聞此,老者布滿了皺紋的臉上露出一絲親切的笑容,從懷中拿出了一本書,塞在慕南的手中,拍了拍他的肩膀。

「小子,不錯。」說完,老者轉身朝著樓上走去,見狀,少女不屑的撇了慕南一眼,跟了上去。

「你遲早會知道今日你的行為有多愚蠢。」少女冷冷的聲音傳入慕南的耳中。

慕南微微一愣,嘴角微揚。不禁失笑,將這本書揣在了懷中,邁著步子朝著樓下走去…… 走出了交易坊,慕南沒有繼續在街道上停留,直接朝著慕家走去。

一路上,時不時的有人對他投來各種各樣的目光,盯得他渾身不自然,急急忙忙的回到了家族。然而,剛進門后,那家族之中的小輩們看到他皆是恭恭敬敬的喊了一聲:慕南哥。這不禁讓他有點摸不著頭腦。

好不容易擺脫了這讓他十分不自在的注視,來到了後堂,只見迎面走來一道健壯的青年身影,來者看見慕南,對其一笑。

「回來了。」

說話之人正是慕南的大哥,慕風。聞言,慕南點了點頭。嘆了一口氣,雙手抱在了後腦勺,整個人後仰,伸了個大大的懶腰。一臉的輕鬆,旋即他看向慕風,一臉得意道。

「聽說父親叫你明天去接管礦脈了?」

聞此,那慕風俊朗的臉一黑,不用說肯定是眼前他的好弟弟乾的好事,不過慕南的脾氣他也是知道,在這方面慕南確實沒有什麼能力管理,而且他這性子也不適合干這事。

「就知道給你大哥沒事找事。」慕風沒好氣的佯怒道。

聞此,慕南悻悻一笑,與慕風再度的聊了幾句,便獨自回房了。

……

來到房中,慕南輕輕的將房門關上,走到床邊坐了下來。從懷中掏出了今日那老者給他的那本書,拿在手上仔細的觀摩著。

只見這書的封面,寫著六個大字:念師心法入門。

慕南眉頭微皺,念師心法?遲疑了片刻,慕南緩緩的打開了這本書的第一頁,看了一遍之後,突然慕南感覺這第一頁上的字,變得極為的模糊,腦海之中已經忘記了先前看的內容。不過,片刻之後,一道信息流入了他的腦海,正是那書上第一頁的內容。

慕南緩緩的閉上眼,仔細的品讀著第一頁的內容。約莫片刻,當他睜開眼的時候,臉上露出欣喜的笑容,吐出一口氣。

「原來,念師心法就是教人如何精妙的控制體內的念力!」慕南恍然。

時間緩緩而過,慕南專心的琢磨著這念師心法入門,完全沒有意識到,現在已經到了晚上。



慕南此刻閉著眼,身體盤坐在床榻邊上,紋絲不動。不過在其體內,一絲絲的念力被其操控著,貫穿著整個體內的脈絡。

在其體內的吞天獸,一聲不吭的看著慕南修鍊這最最低級的心法入門,臉上竟然是罕見的沒有表現出鄙視。

「這小子,真是修鍊狂魔,不放過一絲的時間。」

不得不承認,在吞天獸的心目中,慕南的形象逐漸的改變著,他自己沒發現,他對慕南的看法由一開始的鄙視、瞧不起,到現在的認可。

房屋之中,沒有絲毫的聲音,就連慕南的呼吸聲,此刻也是變得極為的細弱,很難聽得見。眼看著要不了多久天就亮了,慕南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在他睜開眼睛的一瞬間,那雙明亮的眼眸之中閃過一絲精光。感受著體內的念力,在經過書上所教那般調理幾番,變得清晰了許多,感覺自己對念力的控制有了進一步的突破。

然而,在其看完了整本書之後,待他在打開書頁時,發現自己已經完全看不清楚上面的字跡,見這神奇的一幕,慕南心頭疑惑不已。

「這一看就知道是那些等級看得過去的念師玩的把戲。」

在慕南疑惑之際,在其體內響起了一道聲音。慕南聽后一愣:「把戲?」

「嗯,那些念師害怕自己的秘籍被別人偷去,便在這上面設下念力印記,除非自己解除印記,不然別人窺視不了,除非那人的等級比自己還要高。不過,若是有那種實力,何必來偷低等的秘籍。」

慕南體內的吞天獸仔細的解釋道,聞此慕南恍然的點了點頭。

「原來是這樣啊…」

見這書對自己已經沒有了用處,慕南隨手一丟扔在了床上。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看了看外面逐漸浮現的亮光,稍微在房內整理了一下衣衫,朝著門外走去。

今日是慕風去接管地級礦脈之日,為了避免引人耳目,慕風起了個大早,天還沒有亮便是起身。慕南邁著闊步來到了前堂,只見此刻在前堂,已經有著數名族人聚集在此,一旁慕風換了個便裝,看上去不怎麼引人矚目。

前堂的眾人聽聞腳步聲,放眼望去,見慕南到來,皆是表現的恭恭敬敬。慕風見弟弟過來,朝其一笑。

「怎麼起的這麼早?」

慕南聞言一笑,打趣道:「管理之事我也幫不了什麼忙,不過送送大哥還是可以的。」


聽此,那慕風搖頭笑罵道:「你這小子。」

片刻之後,見大家都整理的差不多了,慕風毫不拖拉的吩咐著眾人啟程,一大批人馬在天蒙蒙亮的時候,靜悄悄的朝著大荒城外面趕去。

慕風離開,帶走了家族之中將近一半的精幹族人,留下來的只有三位長老,還有慕南。不過,慕逍倒是不擔心自己不在家的時候有人敢去鬧事,畢竟現在慕家在大荒城中的地位遠遠不是之前的那個慕家可比的。



慕南這一整天來,難得的沒有修鍊,好好的休息了一天,這一天他哪都沒去,就待在家族之中,不過家族中的武學閣翻了個遍,但是並沒有找到合適自己修鍊的武學。

夜晚,慕南愜意的躺在屋頂之上,翹著腿,嘴中哼著。

「大嘴。」

閑來無事,慕南呼喚著體內的吞天獸,只見聽到慕南叫他大嘴,那吞天獸頓時就爆發了。

「草,再跟你說一遍,老子叫吞天獸,不叫大嘴!」

見吞天獸如此的憤怒,慕南淡淡一笑:「那吞天獸叫起來多不方便。」

「反正就是不能叫大嘴,太難聽了!」吞天獸不服氣道,想想看這名字取的也真夠噁心,人家能夠吞天,就叫人家大嘴,嘖嘖。

「呵呵,那你自己說,叫你什麼。」見吞天獸一臉的不爽,慕南拿他沒辦法,無奈的笑道。

「小爺可是能夠吞天納地,自然得叫的霸氣點!」

聞言,慕南饒有興緻的一笑,打算聽他說下去。

「就叫,噬天!」

就在吞天獸自我陶醉這霸氣的名字時,發覺一陣陣節奏平緩,均勻的呼吸聲響起,旋即他一看,只見慕南臉上依舊帶著笑容不過此刻已經熟睡。不由一陣氣堵,冷哼了一聲,不再說話。

房屋之上,慕南單薄的衣衫被風刮的沙沙作響,今日應該是這一年多以來,他最舒服、最放鬆的一次…… 清晨,一股柔和的陽光打在屋頂上,感受臉上的溫熱,慕南緩緩的睜開了眼,刺眼的陽光讓其眼睛有些難受。手掌擋在了臉上,他這才意識到,此刻自己竟然是睡在了屋頂上!

懊惱的拍了拍額頭,不過睡的真舒服,慕南呢喃道,輕輕一躍從屋頂上跳了下去。

走在族中,慕南驚愕的發現,今日族人不知道跑哪裡去了,一路上沒看到幾個人影。心中疑惑不已,來到了大街之上。此刻大荒城的街道上,熱鬧非凡,瞧著那些人急急忙忙的模樣,皆是朝著一個方向趕去,慕南拉住了一個人。

「大叔,今日大荒城中何事?為什麼人們看上去慌慌張張的?」

那被慕南拉住的中年男子一臉的錯愕。

「這大荒城中的交易盛會你居然不知道?小夥子,你外地來的吧?」

那大叔上下打量了一下慕南,質疑道。聞言,慕南尷尬的一笑,自己還真不知道大荒城中有什麼交易盛會,不過真好自己閑著沒事幹,去瞧了瞧也無妨。

跟隨著人流,慕南漸漸的發現:「咦,這不是通往交易坊的路嗎?」

片刻之後,果然不出所料,這交易盛會正是在大荒城中的交易坊舉辦!此刻在交易坊外,已經是人山人海,不過那交易坊此刻還沒有開放,十幾名看上去十分健壯的男子,將眾人攔在了門外。

就在眾人吵吵嚷嚷著要進去時,交易坊之中走出了一位氣宇不凡的中年男子,這男子身軀凜凜,相貌堂堂。一雙眼光射寒星,兩彎眉渾如刷漆。

眾人見中年男子出現,皆是安靜了下來

「坊主出現了。」

眾人之中頓時響起了一道聲音,顯然是見過這中年男子,聞此慕南眉尖一挑:這人就是交易坊的坊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