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九在得到對方這樣的回答之後放鬆了不少,隨即向姜導表示了歉意。

「導演,抱歉是我之前沒有解釋清楚,我並沒有任何想要耍大牌或者是端架子的行為,只是今天我就狀態不太適合見人,才會儘力遮擋。」

君九一邊說著,一邊取下墨鏡口罩帽子,將自己本來的面目徹底呈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原本還怒不可遏的姜導在看到她的模樣時就像是一隻被按了發條的鐘,整個人都維持著剛才的表情和動作僵硬在原地,讓他看上去顯得尤為的滑稽。

此時的君九非但沒有電視機上看到的那樣英氣逼人,反而還多了幾分落魄,更準確的來說,是負能量,是喪。

她的頭髮凌亂不堪,似乎是從起床之後就沒打理過,眼睛也微微泛紅,眼眶周圍還有著淡淡的黑眼圈,看上去就像是許多天都沒睡好過覺,嘴唇更是乾裂無比,那模樣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如果說這只是她外在給人的感覺的話,最讓姜導震撼的還是她整個站在那裡傳遞給人的情緒,在他與她眼神對視的那一刻,姜導的心臟差點都漏跳了一拍,彷彿萬物凋零白雪覆日自此再無天日,空洞的揪著人的心臟狠狠地疼。

「演一遍!」姜導撫了撫自己的心臟,指了指蘇晨更的位置道,「將他剛才的戲份,再重新演一遍。」 就如君九所說的,蘇晨更對於悲傷的演繹已經很是完美,凡是經歷過與長輩生離死別的人都能感同身受。

然而君九清楚地知道,這還不夠。

《愛》這部劇主要講的是主人公凌承與自己的朋友、愛人還有父親一起外出旅遊,半路卻遭遇意外塌方,與其他許多人都被埋在地下無助的等候救援的故事。

因為幸運,所以即便遇到了塌方,他們也沒有遭受重傷,與其他許多人埋在一個狹小的空間里,靠著所剩無幾隨身攜帶的乾糧過活,然而男主人公的父親卻因為年紀大了再加上本身身體就不好,在被埋的第三天就離開了人世。

劇本上寫的內容很簡短,只有短短一行。

三天後,凌承的父親走了,給剩下的人帶來了莫大的恐慌,死亡原來離自己靠的這麼近。

可事實上,這句話的重點,是在前面三個字,三天後。

作為一個演員,這三天不是簡簡單單的幾個字就能打發走的,她需要合理適時地運用自己的聯想力感知力,程度最大化的去貼近這個角色本身,所以為了找到感覺,君九在知道今天要來試鏡之後,就一直不吃不喝不睡到了現在。

只不過才短短不到一天的時間,她就因為身體飢餓、乾渴、疲累而產生了強烈的負面情緒,由此可以想象的到,在經歷過三天生死未明、甚至是極端惡劣情景下的凌承會有多麼的崩潰,而父親的離世必定也不是突發情況,而是在這幾天里,凌承會親眼看著自己的父親一點一點虛弱下去,直到最後在自己的懷裡咽下最後一口氣。

「爸,很快就好了。」君九跪坐在地上,拍打著虛空,目光空洞無光,手上的動作卻很溫柔,彷彿在抱著什麼摯寶輕輕低喃著,「救援人員很久就會來的,到時候他們會送你去最好的醫院,會治好你,然後我們就可以回家了。」

君九的聲音很輕,現場一片靜寂無聲,每個人都在看著她的演繹,誠然她演得很逼真,在外在形象上也最大化的做到了還原原鏡,但是比起蘇晨更的刻骨悲傷,這樣輕描淡寫的處理顯然稍顯遜色。

每個人都在心裡默默地給君九打下了分數,覺得演到這裡就可以結束了,但是姜導卻始終沒有喊停,他的目光始終聚焦在君九的身上,似乎還在等著什麼。

難道這段不是已經結束了嗎?再強硬地演下去演員會很尷尬吧?

眾人都以為姜導是因為看不慣君九一開始的行為而故意刁難她,並帶著同情的目光看向君九,誰知道卻在下一刻,他們的眼神立即就變了。

所有人在那一刻都感到一股寒意從腳底升起,彷彿身處在寒冬臘月,從心頭被人澆了一桶冰一般的刺骨。

因為君九在悲傷過後,緩緩地將自己父親的「屍體」放在了地上,轉過頭去對著另一片虛空道:「黎黎,你去看看爸的袋子里還剩下多少吃的。」

說完這話之後,他垂下眸子掩去了眼中的神色,可是卻遮擋不住他勾起的唇角,「這樣我們就可以多撐一段時間了,黎黎,我們還有希望。」

前後不過一分鐘不到的時間裡,悲傷就已經徹底從他的臉上消逝,剩下的只有對生存的強烈的渴望。

「可以了。」

姜導在這個時候突然叫了停,君九緩了兩三秒,似乎是在收拾自己的情緒,隨後才從地上站了起來,頓時滿屋那種壓抑沉重的氛圍減輕了不少,也就在這個時候,才有人恍然明白過來,原來自己剛剛莫名產生的負面情緒,是被君九帶的入了戲才會產生的。

「蘇晨更,你覺得自己和君九演的凌承,誰更好一些?」

姜導為人向來直接,問向一旁的蘇晨更。

蘇晨更看了君九一眼,倒也沒有多做忸怩,「是我沒有吃透劇本,這次的試鏡我退出,只是姜導,我希望日後我們還能有合作的機會。」

姜導點了點頭什麼都沒說,目送著蘇晨更離開了試鏡間,這才定睛看向君九。

「這部戲開拍的時間是九月份,我知道你還是個學生,我希望你能在學業與演戲之間找到平衡,不然以任何形式或是理由離開,只要是影響到拍攝的事情,我都不會答應,這一點你能做到嗎?」

「可以。」君九回答的很快,這點不用姜導說她也會做到,學業那邊就算是再困難,她也會想辦法去克服。

「好。」姜導點了點頭,隨後對一旁的助手說,「告訴外面等候的那些人,就說男女主人選已經確定,對其他配角有意思的人可以繼續進行試鏡,無意的也可以先行離開。」

「女主已經確定了嗎?難道是佘彩?」

君九想到她剛剛來的時候佘彩笑容滿面離開的樣子,略微感到有些失望,因為據她了解,佘彩的性子並不太好相處。

好在姜導幾乎立即就給了否定的回答,「不是,這不是你現在應該挂念的事情,回去之後好好研究劇本,讓經紀人過來簽署相關合同,等到電影開機那天,你想知道的自然會知道。」

「所以《愛》的劇本選角是保密的嗎?」君九猜出了姜導的心思,果然就見對方點了點頭。

「所以在官方沒有公布之前,你不能透露今天試鏡的一個字,否則就要賠付所有的損失。」

「我知道了。」君九認真的點了點頭,重新拿起自己的墨鏡口罩帽子,沒有再在屋裡多呆,省得耽誤姜導繼續選角的時間。

翊文一直在屋外焦急等候,等到君九從試鏡房間里出來的時候,他看到君九的樣子嚇了一跳。

「怎麼回事兒?你這個眼睛、這個嘴唇……也沒發燒啊!」翊文說著就對君九上了手,出乎意料的對方的體溫很正常。

君九因為離開的匆忙所以只帶了帽子,翊文這才看清她的一張臉,蒼白的一絲血色都沒有,憔悴的不成樣子。

他想都沒想,拉著君九就往外面走去,一路都在嘀嘀咕咕,「我和你說,作為一個藝人最重要的就是身體,試鏡也試過了,既然不合適我自然會為你找到下一個更好的劇本,現在我就送你去醫院,你說說你,不就錄了一個綜藝節目,怎麼就把自己搞成這個樣子了?」

在他看來,君九用這副面容去見導演,對方不把她轟出來就算不錯了,通過試鏡什麼的是想都不用想的,更何況他還親眼看到蘇晨更從試鏡間里出來,這更加讓他失去了信心。

「我沒事,我覺得當務之急,是你要先幫我和姜導簽訂合同。」

君九受不了翊文的啰嗦,果斷扔下一枚重磅炸彈堵住了他的嘴。

「我都說了必須要去醫——合同?」翊文到得嘴邊的話戛然而止,轉過頭來不可置信的看著君九,重複確認道:「你被選上了?」

君九點頭。

「那是什麼人物?我和你說我看過劇本,裡面就算是許多配角演好了都會很出彩,你——」

「男主人公凌承。」

君九沒等她說完再度打斷了他,翊文出於慣性依舊沒能反應得過來。

「哦,凌承啊,我和你說這個人物——什麼?凌承?!」

此時的翊文特別是一隻炸了毛的貓,先是瞪著一雙圓滾滾的眼睛打量著君九,而後從前到後轉了一圈看她,最後才漸漸放下了心。

「好吧我承認,你今天又做了一件讓我省心的事情。」

「可是你卻沒一件事情讓我省心過,甚至不瞞你說,我每天想的事情都是怎麼樣才能不驚動公司的換一個經紀人。」

君九說這話的時候一臉真誠,真誠到讓翊文偃旗息鼓,立即不再說話豎起了白旗。

從星騰影視回到酒店之後,君九沒有再虐待自己,洗了個澡立即就睡覺去了,在腦中不斷響起的來自於醫學系統的提示音一直警告著她的身體處於高壓狀態需要休息,君九便也不勉強,躺倒床上就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半夜的時候,君九的精神恢復了不少,卻無論如何再也睡不著。

她從床邊拿過手機想要看一眼時間,卻是一眼瞥到自己有一條簡訊沒收到。

她解鎖點開來看到發件人之後,整個人一下子坐直了身子,再也沒有半點困意。

因為給她發這條消息的人正是孤帝。

猶記得她發的上一條信息是一張毛絨玩具火鳥的照片,是她昨天發給他的,當時的自己完全就抱著一種對方不會看的態度發過去的,誰知道今天已經半年都沒有動靜的師父竟然回了簡訊給她,內容更是讓君九一下子就笑了出來。

師父:我給火鳥看了這張照片,它生氣了。

君九坐在床上想了半天,才醞釀出幾個字回了過去:「您怎麼知道她生氣了?師父,您這段時間過得好嗎?」

結果這一次,孤帝回復的速度依舊很快,快到讓君九以為現在是在做夢。

師父:它看完之後一不小心將我當成了你的出氣對象朝著我噴火,我一揮那些火焰就自動反落到了它自己的身上,結果真的將毛髮點燃,現在是真的很像了。

這不僅僅是孤帝第一次回復她的信息,而且還回復的這麼及時、打了這麼多的字,君九受寵若驚,想了像師父形容的那個畫面,唇角微微彎了起來。

孤帝什麼東西都回了,就是沒有回復君九的那句過得好不好,因著孤帝的改變,導致君九的膽子也跟著大了一些,她沒有猶豫太久就重新編輯了一條簡訊發了過去。

「師父,我有些玄學上的問題想要問你,您什麼時候才能雲遊歸來?」

這條消息發出后再次如石牛入海。

君九等了十分鐘看著依舊黯淡著的手機屏幕,放棄了無謂的等待,卻是無論如何都睡不著了。

就這樣靜坐在床上一路到天亮,君九再也沒有休息過,導致第二天翊文看到君九的精神狀態時仍舊很不滿意。

「昨天休息的不好嗎?」

開往機場的路上,翊文透過後視鏡看了君九幾次,見她的興緻始終不高,又開始記掛了起來。

「還好,是我自己的問題,睡眠質量有些不夠,不過影響不了任何工作。」

君九無意多做解釋,好在翊文也識趣的沒有再追問下去,而是交代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姜導那邊的合同我看了,沒有什麼問題,只不過其中有一道條款,說是拍戲之前有一周的時間,你不能離開劇組哪怕是一分鐘,因為他們要進行電影拍攝前的集中訓練,但是我總覺得事情沒有那麼簡單,因為我聽說過,在你去之間其實姜導已經相中了一名演員,而那個演員就是因為這一條才決定放棄這部電影的,我得問清楚才能讓你簽上名字。」

「簽了吧。」對於這件事情,君九沒有那麼在意,或者說,君九早就知道這一周所謂的集中培訓指的是什麼,所以很早之前就做好了心理準備。

更何況得到七生的承諾,她有信心可以熬過這一周,這也可以加深她與人物之間的共感,更是一個演員的基本職業素養。

「……好。」翊文聽到君九這話立即放下了手機,將合同和筆遞給了君九。

他發現和君九這人相處的越久,就越看不透這個人。

「仇恨值已經到達高危係數,系統自動觸發任務之愛的表達:請你拿出手機,向你通訊錄里的第一個人表達你的愛意,任務時間考慮時間為三十秒,接受or拒絕?」

就在這時,君九的腦中再次傳來了七生機械的聲調,讓君九的臉色瞬間沉冷了下去。

之前她記得七生有說過,她還有一星期的時間去考慮是否主動做任務消除好感值,可是這才第三天,系統怎麼就又自動啟動程序了?

亦或者是說,在她不知道的時候,她的仇恨值又迅猛增加了一次?

君九拿出手機,調出了自己的手機頁面,在看到手機通訊錄里第一個人的時候,瞬間有了答案。

因為通訊里的第一個人,正是她的師父,孤帝。 當初為了方便查找,所以君九在將孤帝的號碼錄入手機的時候,在他的名字前面加了個a,所以自然而然的,他就成了自己通訊錄里的第一個人。

在那麼三十秒的時間裡,君九腦中想了無數種方法,最後直接將a去掉,這樣通訊錄里的第一個人就變成了「爸」江建華。

儘管這樣,君九還是很勉強,最終在時間的逼迫下,還是發出去了一條信息。

爸,我愛你。

這條簡訊發出去之後君九自己都覺得肉麻,卻並不後悔,從小到大,她的性子向來內斂,在情感方面也很委婉,對於自己的父母雖然愛護,卻從來不會當面說出這些字眼。

這樣也好,趁著這個機會可以拉近一下自己和父母之間的距離。

三十秒的時間到了,君九的信息成功發送了出去,只不過她的一口氣還沒有松完,腦中就再次傳來七生冰冷中帶著警告的聲音。

【任務執行出現錯誤,請重新執行任務,若再次失敗,將啟動懲罰措施,三十秒倒計時開始。】

君九聽到這話在心裡忍不住罵了句髒話,她不是畏懼懲罰,只不過懲罰之後的結果是任務還是要繼續執行,與其與系統硬對著干,倒不如早點順從完成任務要來得實在。

可是表達愛意……

君九重新將目光落到了師父這兩個字上,握著手機的手緊了緊,想到自己這些天來的心情,她苦笑了一聲,抱著自暴自棄的心情,在屏幕上打了幾個字發了出去,然後將手機扔到了一邊,如釋重負。

不管對方看不看得到,以及看到之後會不會回復,她都已經鼓起了最大的勇氣,他們兩之間的距離太遠,她從沒有奢望過能與對方有過未來,可起碼,在她的有生之年,她想陪伴在他身邊的時間多一點,再多一點。

上了飛機后又是幾個小時的航程,飛機起飛后君九就閉眼眼睛進入淺眠狀態,翊文在一旁看著她眼睛下面的淡淡青影,難得的良心發現有些心疼。

其實以往他帶過的藝人都是這麼過來的,可是君九不一樣,儘管年紀小,但是從來沒有讓他操過一點心,只要他給她安排的工作,她從來都能完成的很好,雖然因為一些負面輿論頻頻上熱搜,可最終的結果也只是更加增長了她的名氣。

這一切的一切總會讓他忘卻了她的真正年紀,直到這一刻她就這樣靜靜地坐在他的身邊,他才無比清晰地認知到一個事實,他這個經紀人做的還遠遠不夠。

他想了想,悄悄地拿出了自己的手機給她的側臉拍了張照。

下了飛機之後,翊文感受到自己的手機頻頻震動,知道有些不對勁立即拿了出來查看,這一看之下,他的臉色立即黑了。

「怎麼了?又出什麼事情了嗎?」君九原本走在翊文前面,走到一半沒看到他人,停下腳步才發現他拿著手機呆立在原地的身影。

看到君九走過來,翊文也沒有打算隱瞞她,憤憤然的怒斥起了網上的那些網友:「現在的這些網友和營銷號真的是越來越閑了,盡幹些無中生有的造謠的勾當,我就想不通了,他們怎麼就老盯著你不放了呢?不管是論知名度還是現在的熱度,你都暫時威脅不到任何人。」

這也是讓翊文最頭疼的一點,以前他帶的藝人他都是想著法子要幫忙上熱搜,到了君九這就不同了,每次都得想辦法怎麼撤熱搜。

「這次又說了什麼?」

聽到翊文這話,君九聯想到剛剛突然開啟的任務,心裡大概明了了。

果然,是因為仇恨值突然激增,才會讓任務提前開啟。

「有個營銷號不知道從哪裡弄來了一張帝都大學的入學名單拍照放到了網上,上面不知道是有和你同名同姓的人還是p圖p出來的你的名字,現在在大肆吹捧著你,大概是想要等到真相被揭穿的時候讓你徹底被全網厭惡。」

「那個入學名單,是不是帝都大學醫學系的?」

君九算了算時間,似乎這個時候也差不多該收到入學通知書了。

「這我倒沒注意,我看看……」

翊文說著就重新去翻看那張照片去了,正好在這時,君九的手機也響了,她的心裡一驚,拿出手機看了眼來電顯示,在看到是君倩的名字時,說不清自己是失望還是鬆了口氣。

「喂,媽。」她接通電話當先喚了一聲。

「小九啊,你最近在帝都那裡沒出什麼事情吧?」君倩的聲音有些小心翼翼,似乎生怕刺激到她。

「沒有,我挺好的,你這是怎麼了?」君九也聽出了君倩的顧慮,立即放柔了聲音安慰她,解除了她的顧慮,「是什麼讓你產生這樣的聯想?」

「沒有就好!」君倩見君九這麼說在電話那頭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氣,白了站在自己身邊的江建華一眼,毫不給面子的拆穿道:「還不是你爸!從收到你發的簡訊開始就坐立不安的,愣是說你出了什麼事!我說沒有他還不信,讓他自己打電話他不要,非要我打個電話問問你情況才行!」

想到自己上飛機之前給父親發的那條簡訊,又聽著君倩在電話那頭的抱怨,君九沒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眼底都涌動著溫柔,一旁等候著她的翊文看到這一幕,突然想到了什麼手忙腳亂的將手機調到了拍照界面,抓拍了幾張她的照片。

「媽,你告訴爸,就說我真的沒事,讓他不要多想。」君九說完這句話之後,頓了頓又略帶靦腆地說了句,「媽,我也愛你。」

電話那邊的君倩聽到這句話以後捂住了嘴,眼淚直在眼眶裡打轉,連連應道:「知道了知道了。」

本來說完這話君倩就想掛斷電話,但驀地她又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眼中霎時又盈滿了喜悅,對著電話那邊的君九興奮道:「小九,有一件事情我還沒來得及和你說,今天帝都大學的錄取通知書到了,你順利被醫學系錄取了,報名的日期是九月十五號,到時候需不需要我去帝都幫你搭把手?」

「不用了。」君九回答的很快,又怕這麼直接回傷到君倩的心多解釋了兩句,「那個時候我正好有部戲要開拍,可能沒有多少時間會呆在帝都,不是你們那裡店也剛開嗎?媽,你們忙好自己就可以了,不用擔心我。」

「什麼?拍戲?你都開學了怎麼還——」

「媽,我這裡還有點事情,就不和你多說了。」君九聽了一半就知道君倩想要說什麼,立即找了個借口掛斷了電話。

有些事情不是他們說自己就可以不做的,但是她也不想讓他們太過擔心,所以多說無益。

這也是為什麼君九不能讓君倩來帝都陪她的理由,她不是不想和家人呆在一起,而是不能,現在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以後能夠有更多的時間與家人陪伴。

「我剛剛看了一下,那張照片的確是帝都醫學系的,帝都本來就難考,能考上醫學系的人更是精英中的精英,連我都知道的事情,千萬網友能不知道?不行,我要讓人查查這個營銷號,到底是安的什麼居心!」

翊文說著就要打電話,被君九眼疾手快的攔下了。

「沒這個必要,這個營銷號說的是真的,最多只是侵犯了隱私權,你奈何不了。」

「我奈何不了?我還真的不信了!」翊文冷笑一聲,只不過笑到一半就僵住了,不可思議地轉頭看向君九道:「你說什麼?真的?!」

「嗯,真的。」君九做出回答后沒有再多說,繼續往機場外走去。

翊文愣愣地看著她的背影,等到反應過來后覺得自己才是最傻的那一個。

他真傻,真的,當初為什麼要貪戀錢財做君九的經紀人?動不動就丟下一個重磅炸彈,問題是當事人還不以為意,這點更加地將他的自信心打擊的分毫不剩。

她才多大啊?考上帝都大學難道不該表現出哪怕一絲絲的欣喜激動嗎?這一副漠不相關的表情是怎麼回事兒?

翊文憤恨地疾步走了幾步跟了上去,剛準備教訓她幾句,就看到君九似乎又想起了什麼停住腳步轉過來看他。

「為了以防萬一,我覺得有件事也有必要事先和你打聲招呼,今年高考我是我們省的理科狀元,如果再有營銷號曝光的話,你看看就好,不要搭理。」

扔下這話,君九又想了想,似乎真的沒有什麼好交代了,這才安心的走出了機場。

身後,翊文看著君九瀟洒離開的身影,徹底僵硬在了原地。

想了想,他心裡不忿到了極點,心裡始終意難平,拿出手機調出了自己的v博界面,決定讓更多的人和自己一起承擔這份打擊。

自從他接手做了君九的經紀人之後,就重新申請了一個v博,v博的認證也早就申請好了,就是君九專屬經紀人,只不過一直沒有發過v博,他一個新號也就沒有受到關注。

既然帝都大學這件事情是事實,那麼事情就好辦多了。

翊文想了想,在v博界面一字一句的打下了一篇長v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