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柱跟隨在文琴太子身邊,有幸進入宴中,與鎮北天王及其手下人才一聚。

鎮北天王坐在上位,看著下方聚集的眾人,臉上露出了一股滿意。

「此次本王能夠這麼快回朝都,有賴在場諸公相助。」

「這第一杯酒,本王敬各位一杯,諸位請!」

鎮北天王舉起了酒杯,說道。

「王爺請。」

台下諸人,盡皆端起酒杯,隨著鎮北天王一飲而盡。

「王爺此次述職,不知可還順利?」

下方,一個謀士詢問道,臉上儘是關切之情。

「此次述職,倒也沒有多大的波瀾。」鎮北天王道,似乎並不願多提起。

「左先生,本王見你面有憂色,不知為何事發愁?」鎮北天王看向下方,左邊第一個謀士,沉聲道。

能夠被鎮北天王提起的,想要這左先生並非常人。

石柱有些好奇地望了過去。

左先生的容貌,看上去有五六十歲,披散著頭髮。

似乎是因為多年來為鎮北天王出謀劃策,耗費了大量的精力,因此左先生已經有了一半的白髮。

左先生此刻,面上有著不少憂愁,就連桌上的酒杯都沒有動一下,杯中的酒也沒有喝過。

方才,左先生似乎一直都在發獃。

赤心巡天 英雄無敵之冠軍王 鎮北天王提起了,左先生這才如夢初醒一般,站了起來。

「王爺,此行述職,不知聖君有何諭下?」左先生站起身來,看向鎮北天王。

「先生莫非是聽到了什麼風聲?」

鎮北天王放下酒杯,繼續道:「此次本王回朝都,一來是述職,二來是為了不久之後的萬壽朝都之事。」

說到萬壽朝都之時,鎮北天王臉色忽然有些凝重。

這其中,似乎還有著什麼秘密一般。

聽到萬壽朝都四個字的時候,石柱發現,坐在旁邊的文琴太子似乎來了興緻。

「萬壽朝都,莫非是為了聖君的萬壽朝賀?」左先生問道。

古代美食評論家 「不錯,從明日開始,陸陸續續就會有很多的勢力前來朝都,恭賀聖君萬壽之喜。」

鎮北天王朝著皇宮方向微微拱手,恭敬道。

「本來,這件事情本王明日才會宣布的。」

「既然先生問起,那本王就在這說開了。」

「這段時間,整個朝都都會進入戒備之中,到時諸位還請多多注意。」

鎮北天王看向下方眾人,沉聲道。

「王爺放心,屬下等一定小心行事!」

眾人見鎮北天王臉色,急忙恭敬回道。

「好了,先不說這些了。」

「今日設宴,還有一樁喜事要與諸位分享。」

「這位,就是陳老的高徒,陳公子。」

「來,諸位與本王一起,敬陳公子一杯。」

鎮北天王再度舉起酒杯,看向文琴太子。

「多謝王爺厚愛,諸位請。」文琴太子舉起酒杯,站了起來。

「陳公子請!」

看在鎮北天王面子上,眾人都是朝著文琴太子敬酒。

石柱站起身來,陪著文琴太子敬酒。

「素聞陳老擅長觀星象,一眼能知天下大勢!」

「陳公子既為陳老高徒,不知可否露上一手?」

陳老的大名,就連左先生也曾聽聞。

此刻左先生已經走出席位,來到文琴太子近前,開口道。

左先生這一開口,台下眾人都是有些好奇的朝著文琴太子看了過來。

這麼多雙眼睛盯了過來,倒讓一旁的石柱怪有些不好意思的。

石柱將酒杯靠前,搖了搖,眼睛朝著周圍轉了一圈,大量眾人。

當然,石柱最主要的還是觀看鎮北天王的臉色。

畢竟在場之人中,鎮北天王最大。

左先生此舉,這其中有沒有鎮北天王的授意呢?

只可惜,鎮北天王太能藏了,石柱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鎮北天王此時笑而不語,似乎默許了左先生的做法。

「在下才疏學淺,對於老師的觀星之術,並沒有學到多少。」

文琴太子道。

這一開口,頓時引來了場中一片噓聲,似乎在說陳老的弟子不過如此。

就在這時,文琴太子又開口了。

「雖然在下不懂得觀星象,但些許望氣之法,還是略知一二的。」文琴太子道。

「哦?先前陳公子跟隨王爺一同進來,想必已經看到了我聖朝的朝都了。」

「公子不如就以這朝都,一觀我聖朝氣象如何?」

左先生的話,頓時引起了眾人極大的興趣。

似乎,這左先生天生就是個能調動別人情緒的高手。

看來,左先生能夠成為鎮北天王看重的謀士,不是沒有道理的。

「既然如此,那在下就獻醜了。」文琴太子道。

「請。」

左先生此時已經將位置讓了出來,回到自己座位上去,一副虛心求教的樣子。

「大風聖朝,立世十二萬九千六百年。到了如今,已經有十二世。」

「無論是大道、氣運、疆域都已經達到了巔峰。」

「聖朝氣象,比之萬獸聖朝,早已強大了無數。」

「這一代聖君,更是絕世雄主,有望成就長生不死!」

「到時,整個大風聖朝,都可以因此達到一個新的高度!」

文琴太子這一番望氣之說,對於大風聖朝的評價很高。

似乎,大風聖朝在這一代聖君手中,能夠衝擊更高的高度。

文琴太子的望氣之言,頓時讓場中鎮北天王和左先生皺起了眉頭。

台下眾人,面上也帶著些許愁容,一個個小心的看著鎮北天王。

眾人見鎮北天王都皺起了眉頭,頓時臉色微沉,一個個有些不善的看向文琴太子。

就連石柱,也因為受到牽連,被眾人排斥。

「陳公子所言,果然有其獨到之處,令在下受益匪淺。」

「王爺,您覺得如何?」

左先生率先開了口,對文琴太子的話似乎有些讚賞。

這一舉動,頓時讓場中眾人有些看不懂。

左先生,不是應該站在王爺這邊的嗎?怎麼還會覺得,這什麼陳公子說得好!

左先生此言,頓時提醒了上面的鎮北天王。

鎮北天王急忙轉換了神色,一副非常欣喜的模樣。

「陳公子不愧是陳老高徒,本王嘆服!」

「願我聖朝,願我朝聖君,萬壽無疆!」

鎮北天王再度舉起了酒杯。

「願我聖朝,願我朝聖君,萬壽無疆!」

眾人都跟著鎮北天王舉起酒杯,以表達對聖朝的祝福。

此時,文琴太子也已經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酒宴散去之後,眾人都已經一一離去。

此時,只有左先生陪在鎮北天王身邊。

「今日陳公子所言,先生以為如何?」

鎮北天王看著遠方無盡星辰,語氣有些捉摸不定。

「以屬下猜測,這陳公子的話,還是有著幾分可信度的。」

「怎麼,王爺莫非還在為此事擔憂?」

左先生問道。

「朝中今日動作,想必先生都看在眼裡了。留給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鎮北天王幽幽道,口中似乎有著一口悶氣。

「王爺,須知月滿則溢啊!」左先生道。

「哦?」

總裁陷阱:甜蜜俘獲 鎮北天王的目光,看向了天上的月輪。

「王爺只需做好分內之事即可。在下告辭!」

說完,左先生朝著鎮北天王一禮,回去了。

「月滿則溢嗎?」

「那本王就看看,這聖朝氣象,究竟會如何?」

左先生走後,鎮北天王又觀望了一會,吐了口氣,然後一甩袖子,離開了。 鎮北王府,東邊廂房之中。

一大早,天剛蒙蒙亮的時候,整個王府就開始熱鬧了起來。

石柱坐在自己房間之中,都能夠感受到外邊熱鬧的聲音。

石柱打開了自己的房間,在院中走了起來。

忽然,石柱看到十幾丈外一座假山之上,有道人影。

石柱走近一看,發現是文琴太子。

看對方神情,似乎已經坐在假山上好久了。

「既然來了,那就上來吧。」

文琴太子並未低頭,卻已經感知到石柱的到來。

石柱沒有猶豫,縱身飛上假山上,與文琴太子坐在一起。

站在上面,石柱這才能夠看到整個周圍的景象。

「王府里的人,起的還真早啊!」

石柱看著下方忙碌的身影,微微感慨道。

下方的情景,頓時讓石柱回憶起了當初的生活。

「知道王府為何這麼熱鬧嗎?」文琴太子問道。

「不知道。莫非太子知道?」石柱道。

「在這裡,就不用了叫我太子了。稱呼我為陳公子即可。」

文琴太子提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