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那赤色的氣息向一起收攏之際,凌一凡搭建的那個小小的通道頓時有了幾分不穩的跡象,凌一凡連忙分出更多的神識支撐著那小小的通道。

這個小小的通道凌一凡說什麼也不能讓它崩潰,這可是抽取那些魂力的重要通道,隨著凌一凡分出的神識控制著,那小小的通道頓時穩定了下來。

在赤色氣息不斷收攏時,其內被包圍的魂力不斷的被壓縮到一起,魂力通過那小小的通道流出的速度也變的快上許多。

凌一凡努力的控制著魂力流出的速度,他並不敢讓那魂力流出的太快,這樣很容易引起異常的波動,到時候就算自己向掩飾也是不可能的。

當那赤色氣息收攏到一定的程度之後,其內的魂力被高度的壓縮,凌一凡進入這鼎爐內的神識已是無法支撐那小小通道的完整了,更是無法控制那通過通道瘋狂湧出的魂力。

當下,凌一凡毫不猶豫的將神識收了回來,在他的神識收回的剎那,那個在赤色其中搭建的通道立刻崩潰,那瘋狂湧出的魂力也被阻止在了其中不得而出。

凌一凡神識退守到這鼎爐的邊緣,驚訝的看著那被收縮的越來越小的魂力,看到這一幕,凌一凡心中終於明白了,當那湧入的灰色能量達到足夠的時候,當那赤色的氣息足夠濃郁。

就會將那些被包圍的魂力壓縮到極致。最後,通過一些特殊的方式使這些魂力融合到一起,煉製成為一顆魂珠。

看到這裡,凌一凡的神識不敢繼續在這裡繼續逗留下去,看眼前的情形,這魂珠的煉製已是接近了尾聲。這最後功成的剎那說不定鼎爐內會發生什麼變化,他可不想受到波及。

另外,等這魂珠煉製成功,鼎爐被打開時,自己再逃走卻是有些困難了,凌一凡可不想去冒這無謂的風險。

當下,凌一凡神識一動,向著鼎爐之外,悄無聲息的原路返回。當凌一凡的神識剛剛退到法陣中心之際,周圍連接鼎爐的灰色能量流入的更加洶湧了,那上方緩緩旋轉的鼎爐突然一震,隨即驟然停了下來。

那些連接鼎爐的灰色能量在鼎爐停止了轉動之際,同樣驟然一頓,停止了繼續向鼎爐內傳輸能量,在鼎爐停止的瞬間,緩緩的從鼎爐的孔洞之中收回。最後隱沒在了法陣之中。

看到這一幕,凌一凡不由的暗暗心驚。沒想到這麼快就結束了,還好剛才自己反應夠快,當機立斷的將神識退出了那鼎爐。

否則,看那鼎爐結束之快,若是自己的動作慢上一步都可能被發現。

看到那灰色的能量漸漸的隱沒到法陣之中,凌一凡的神識也謹慎的退縮到法陣的中心位置。此時,法陣並沒有完全的停在運轉,那半空中虛浮的鼎爐雖然沒有了灰色能量的供應,卻依然散發著一道道氤氳的光芒。

和之前一樣,一個黑衣人來到鼎爐近前。打出一道印訣,將這鼎爐開啟了一道縫隙。

最後,那黑衣人在用玉瓶將那煉製的魂珠收取,此時,這魂珠呈現出一道道生機,散發著綠色的光芒。

那黑衣人不自覺的向玉瓶中的魂珠掃了一眼,說不上為什麼,感覺這魂珠和之前煉製的有了幾分不同,但是細細的看去。

神識躲避在法陣中心的凌一凡,看到這一幕頓時心中驚慌起來,暗道:「難道發現了什麼不對?自己抽取其中的魂力,雖然極少,但畢竟是抽取了,發生異樣也算是正常,只是,凌一凡卻是不希望那魂珠發生什麼異樣!

在凌一凡緊張的注視下,黑衣人心中暗暗搖了搖頭,卻是並沒有任何的不妥,隨即,便將這魂珠收了起來。

看到黑衣人收起魂珠,凌一凡心中暗鬆了口氣,看來那黑衣人並沒有發現什麼端倪,虛驚一場。

略微平復了一下緊張的心緒,眼看著法陣即將停止運轉,凌一凡神識一動,連忙順著法陣中心那連接水牢的詭異能量返了回去。

片刻后,凌一凡的神識回到了水牢之中,徹底的將神識收回,凌一凡總算是鬆了口氣,這抽取魂力修鍊雖然不錯,卻是心驚肉跳,一個不小心就是危機重重。

感知到凌一凡的神識收了回來,空陌塵傳音調侃道:「怎麼樣?是不是有新的發現,看你的樣子,這次的收穫不小呀!」

凌一凡心中暗嘆一聲,無奈的回道:「收穫是有一些的,只是這心驚膽顫的滋味卻是不怎麼舒服。」

隨即,便將剛才自己的經歷和所見所聞對空陌塵說了一遍,即便是空陌塵聽了也不由的一陣暗暗心驚,尤其是凌一凡剛才那大膽的舉動,更是讓空陌塵佩服他的勇氣和決斷。


隨後,凌一凡神識進入自己的腦海中,感知著剛才修鍊之後,魂力發生的變化,剛才一個多時辰的修鍊,讓凌一凡的木屬性魂力有了不小的提升。

凌一凡感知著魂力提升的程度,心中不由的一陣驚喜,如果是依靠自己正常的修鍊,恐怕沒有個一年半載是不可能達到這種程度的。


吸收這種生魂修鍊的確是事半功倍,這也就是在這暗殿的據點中,若是平時,哪裡尋找這些生魂吸收修鍊。


就算是有,也不可能這麼容易吸收,若不是那法陣和鼎爐將那些生魂分解,是根本不可能將其吸收修鍊魂力的。

對於凌一凡來說,落入這詭異的暗殿據點中,卻是意外的獲得了這個機緣,凡事福禍相依,也算是一件好事。

之後,凌一凡靜靜的坐在這水牢,卻是並不急著離開這裡了,在這裡,每修鍊一次對自己來說都是極大的收穫。

在隨後的時間裡,每當那法陣開始祭煉魂力收取水牢中眾人的魂力時,凌一凡都會藉此機會將神識小心的探入到那法陣的鼎爐中,不斷的收取其中祭煉的魂力來修鍊。

那法陣一天祭煉魂力的平均在三四次,也就是說,一天的時間裡,這裡祭煉的魂珠就有三四顆,而每一次所需要的魂魄都要數千之多。

想到這裡,凌一凡不由的暗暗心驚,一天就祭煉這麼多,真不知道這一年下來要祭煉多少生魂,十年,百年,又要祭煉多少。

凌一凡不由的心中暗嘆,真不知道這暗殿是從哪裡弄來的這麼多魂魄?

甩掉心中紛雜的思緒,凌一凡每日里在別人痛苦的抵抗力量的抽取時,卻是沉浸在魂力的修鍊中。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凌一凡的心緒異常的平靜,沒有了最開始時的驚慌和不安,每日隨著對方祭煉魂力之際,凌一凡便趁此機會收取魂力修鍊。

這暗殿每天祭煉的魂力並不相同,有時候是金屬性的魂力,有時候是火屬性的魂力,基本上,五種屬性的魂力都祭煉。

除了在心中震驚這暗殿驚人的手段和實力之外,對於另外兩種自己沒有感悟法則的魂力,凌一凡只能幹看著,卻是無法將其吸收。

不過,凌一凡意外的發現,這些魂力雖然不能被自己吸收,卻是可以被圓珠收取,雖然不知道那神秘的圓珠收取這些魂力會有什麼作用和變化,但是,總比眼睜睜的看著不能收取而浪費了好。

在這水牢中,凌一凡不動聲色的默默沉浸在修鍊中,一天天過去,感知著腦海中的魂力一點點的增長,凌一凡心中無比的激動,此時,這水牢在他的眼裡似乎不是那麼的反感了。(未完待續。。) 在水牢之中,那一絲絲魂力彷彿源源不絕的涓涓細流,一絲絲,一縷縷的不斷向凌一凡腦海中的魂力匯聚,不斷的壯大著靈魂的境界。

這處空間內,中間的黑色大殿中,那相貌醜陋的中年人臉上布滿陰霾,此時,他所在的是這大殿中一間巨大的密室中。

這密室里的布置同凌一凡看到的那個祭煉生魂的地方極其相似,唯一不同的是,這密室中只有中年人zi,而在這中年人的前方,同樣布置著一個法陣,法陣上方同樣懸浮著一個鼎爐。

但是,如果仔細的探查感知,便會發現,這裡的法陣和鼎爐卻是要比凌一凡見到的那個祭煉生魂的巨大-法陣精妙無數。

在這法陣的四周同時布置有四個附屬的聚靈陣,是用來向中間這個主陣供應能量的。

此時,中間那法陣上的鼎爐散發著暗淡的光芒,看著那鼎爐內散發出的絲絲黑氣,中年人臉色頓時陰晴不定,這裡,是他祭煉魂丹的地方。

這祭煉一顆魂丹需要上百顆魂珠,凌一凡所看到的那個祭煉生魂的巨大-法陣,在將生魂祭煉成魂珠之後,便會送到這中年人的手中,最後由這中年人將那些祭煉好的魂珠經過最後一次的祭煉,使之變成魂丹。

這便是他的職責和任務,然後,每隔一段時間便將祭煉好的魂丹送往天魔州總部。

在這裡,平均每一個月祭煉出的魂珠也就勉強夠祭煉一顆魂丹的,而祭煉一顆混蛋,這中年人需要差不多近一個月的時間。

一顆魂丹的祭煉需要差不多兩個月的時間,這祭煉魂丹可是極其耗費真元的,每煉製一顆魂丹。中年人都是要恢復將近一個月的。

一年下來,看似祭煉了無數的生魂和魂珠,但是,最多也就祭煉出六顆魂丹。

而祭煉這魂丹也是有失敗的幾率的,一年下來,算上失敗的一兩次。真正祭煉出來的卻是很少。

而眼下,這中年人臉色卻是不怎麼好看,每祭煉一顆魂丹需要的魂珠是一百零八顆,而剛才,在經過了近一個月的祭煉之後,在最後的關鍵時刻,卻是功虧一簣。

這一次在中年人的感覺中是不應該失敗的,在最後一步的時候,鼎爐中卻是傳來了一絲不穩的跡象和波動。隨後。鼎爐便在中年人驚訝的目光中發出一聲嗡鳴,中年人當下心神一震,緊接著,鼎爐中即將凝結而成的魂丹突然碰的一聲化作一團黑氣。

感知到這一幕,中年人心中一陣錯愕,這種qingkuang可是第一次遇到,雖然以前也有失敗的時候,但是這一次的失敗卻是有些莫名奇妙。在以前可是沒有遇到過的。

中年人站在法陣之前,沉默了片刻之後。也沒有思量出問題究竟出在什麼地方,最後只能暫時的將這個問題放在一旁,dengdai下次祭煉的時候再仔細的探尋一下問題所在。

凌一凡在水牢中不知不覺已是兩個月過去,在這兩個月的時間裡,凌一凡在那些魂力的幫助下,靈魂的境界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在提升著。而那些祭煉生魂的黑衣人,並沒有發現他們每次煉製出來的魂珠都少了一些魂力。

這些魂力的缺失,雖然對魂珠的形成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影響和妨礙,但是,卻是影響了下一步的祭煉。

那黑衣人並不知道幾個月前無意中抓到的那個意外闖進來的青年。卻是給他帶來了想象不到的麻煩。

在那次祭煉失敗之後,黑衣人恢復了一個月的時間,這一回,再次來到密室的法陣之前,取出懷中的一個特殊的玉瓶,這玉瓶是經過禁制祭煉的,其內另有空間。

在這小小的玉瓶中正好存放著一百零八顆祭煉好的魂珠,這一次,中年人異常的謹慎,他決定每一個細節都仔細的監視,kankan問題究竟出在哪裡,是否還會和上次一樣,莫名其妙的功虧一簣。

只見這中年人將手中的玉瓶打開,在其神念的操控下,一顆顆金色的魂珠至手中的小玉瓶內飛出,向著身前不遠處那懸浮在半空的鼎爐飛去。

那懸浮在半空的鼎爐自動開啟一道縫隙,那些從玉瓶中飛出的金色魂珠排成一道直線,有序的飛入了鼎爐之中,當最後一顆金色魂珠飛進鼎爐之後,那鼎爐開啟的縫隙頓時緩緩的閉合,竟是嚴絲合縫,沒有了絲毫的縫隙。

這時,中年人面無表情的踏前一步,將手中的玉瓶收了起來,隨即,雙手結出一道生澀的印訣打向中間的法陣,緊接著,中年人接連結出四道印訣,分別打向圍繞在主陣四周的那四個陣法。

在中年人將印訣打入陣法之際,主陣頓時亮起了一道刺目的光芒,主陣成圓形,另外四個附陣皆是方形,將主陣圍繞在中間。

此時,那四個圍繞主陣的附陣同時發出一道金色的光柱,連接到中心的主陣,那主陣在四道金色光柱能量的湧入下,頓時光芒四射,陣法中突然散發出數十道灰色能量連接到了上空那懸浮的鼎爐上。

在這數十道灰色能量的注入下,鼎爐頓時發生一陣嗡鳴和震動,隨即,緩緩的轉動起來,在鼎爐轉動的同時,陣法中心位置。

頓時射出一道灰色光柱直射向那鼎爐的底部,在這道灰色能量的注入下,鼎爐的旋轉馬上又加快了幾分。

中年人手中的速度時緩時急,不斷的向著法陣中打出一道道印訣,維持著法陣的正常運轉。

每隔一段時間,中年人手中的動作便會停下一會兒,可見,即便是他長時間的消耗元力也是有些吃不消的。

這法陣所需要的能量極其龐大,其中,大部分的力量都是來自於那四個附屬法陣的供應,否則,即便是中年人修為通天也是不可能將這法陣支撐的那麼久的。

隨著法陣的運轉,一道道能量湧入鼎爐之中,鼎爐內百餘顆金色的魂珠緩緩的釋放著一道道金色的氣息,這些氣息在釋放之後,竟是緩緩的凝聚在一處,並不是散發在四周漫無目的的飄蕩。

這煉製魂丹的鼎爐和凌一凡見到的那個祭煉魂珠的鼎爐卻是全然不同,眼前這中年人操控的鼎爐內布有相當複雜的禁制,這法器的品階自然也是極高。

鼎爐之外不斷湧入的能量被鼎爐內的禁製法陣轉化成了一道道同魂珠屬性顏色相同的金色,只是這金色氣息與那魂珠的金色氣息卻是全然不同。

鼎爐轉化出的金色氣息中卻是蘊含著一絲灰色的能量,若是細細的觀察,卻是可以發現,更zhunque的說應該是金灰色氣息。

這些氣息的chuxian不斷的散發到那些飄蕩的魂珠之間,卻是並沒有融入到那些魂珠的氣息中,只是,在這些氣息的不斷散發之下,那些魂珠竟是漸漸的分解。

那些分解的氣息彷彿被鼎爐中一股無形的力量禁錮,不斷的融匯到一起,漸漸的變成一團巨大的金色氣體。

在那金灰色的氣息經過金色魂珠之際,那些不斷被分解的金色氣息不斷的有絲絲黑氣分解出來。

這些黑氣便是這些魂珠被煉製之後化解掉的駁雜氣息,隨著魂珠內絲絲黑氣的提煉,原本金色的魂珠氣息頓時變得更加純凈了。

在第一次將生魂分解煉製成魂珠的過程,這些生魂中駁雜的氣息便被煉去了一部分,只是限於那法陣的威能和限制,在煉製成魂珠的過程,並無法將其中駁雜的氣息徹底的淬鍊掉。

因此,魂珠內還存在著部分駁雜之氣,這煉製為魂丹的過程,也就是將這些魂珠中的駁雜之氣進一步的淬鍊掉,使其變的更加純凈!(未完待續……) 中年人坐在這密室的陣法前,操控著法陣的運轉,隨著時間的一點一滴的過去,中年人的臉上漸漸的現出疲憊之色,鼎爐中的魂珠已是大部分都化作了金色的氣息。

隨著時間的流逝,水牢中的凌一凡卻是默默的沉浸在魂境的修鍊中,不知不覺,凌一凡在這水牢中已是待了三個多月,在那遠遠不斷的魂力供應下,他的魂境已是突飛猛進。

在水牢修鍊的這段時間裡,凌一凡也想過自己如此抽取那鼎爐中的魂力,是否會引起什麼變化,是否會被發現出什麼端倪。

但是,凌一凡也只是心中略一思量,卻是並沒有太過煩憂,即便是有什麼不妥也沒辦法,讓他放棄這麼好的機會卻是萬萬不可能。

到時候出現意外發生什麼變故也是顧不得了,只要這意外和變故少出現一天,自己便會多獲得一天的好處。

凌一凡就這樣依舊悄無聲息的抽取著那鼎爐中的魂力修鍊,而那黑色大殿中的中年人還在密室中控制著那法陣煉製魂丹。

這一次,中年人卻是不敢有絲毫的分心和大意,即便是神識異常的疲憊,也是全神貫注的注視著法陣及鼎爐的變化。

通過法陣,中年人的神識緩緩的延伸到鼎爐之內,觀察著那些魂珠所釋放出來的氣息。

在魂丹的煉製前期,中年人也只敢將神識延伸到這鼎爐空間內的邊緣遠遠的注視片刻。

在這鼎爐之內,神識也是受到限制的,神識感知到那些化作金色氣息的魂珠並沒有任何的異樣,中年的神識便趕緊退出了這鼎爐之中。

在這片刻的觀察中,這中年人的神識並沒有發現那些魂珠的不同,也根本很難發現。

隨著時間的過去。鼎爐內的魂珠已是全部變成了金色的氣息被匯聚在一處,那些金灰色的氣息在魂珠完全化作氣息之後,漸漸的散發到魂氣的周圍。將那匯聚在一起的金色魂氣團團圍在其中。

此時,已是過去半個月的時間。魂丹的煉製已是進行了一半,在這個過程中,並沒有發生任何的意外和不妥,中年人心中不由的暗暗鬆了口氣。

在法陣的運轉下,能量源源不斷的湧入鼎爐中,越來越多的金灰色氣息將金色的魂力緊緊的包裹在其中。

隨著金灰色氣息的包裹,匯聚在一起的金色魂力不斷的向中心收縮,在收縮的同時。還有一道道黑色的駁雜氣息從魂力中傳出。

魂丹的祭煉,便是將魂珠中的駁雜氣息再次的進行一次淬鍊,使其魂力更加的純凈,如此才可以進一步凝練。

這魂丹的凝練看似沒有什麼,其中的限制和規律卻是極多,不僅在煉製魂丹時,魂珠的數量是有規定的,就是咋煉製魂珠時,每一顆魂珠所需要的生魂也是有規定的。

否則,在煉製魂丹時便極難成功。這些,都是暗殿的高層多年潛心研究出來的,那些祭煉魂珠的生魂看似多一個少一個都無所謂。但是,對於最後魂丹的煉製成功與否卻是異常的重要。

也就是說,這幾個月里,因為凌一凡暗中對那祭煉魂珠的魂力抽取,註定了這個中年人的魂丹煉製是很難會成功的。

此時,水牢中,凌一凡正在抽取的是水屬性的魂力,只見在凌一凡腦海中,那三顆圍繞著主魂緩緩轉動的魂力卻是各自有了不同的壯大。

只見一絲絲淡藍色的魂力順著凌一凡的經脈不斷的匯聚到其腦海中水屬性的魂力中。

原本只是一團淡藍色的鬆散魂氣。此時已是變成了有些凝實的魂氣,竟是由第一重魂種境界達到了第二重魂氣之境。雖然還只是第二重初期的境界,卻已經是很難得了。

在這幾個月的時間裡。凌一凡不僅僅是水屬性魂力得到了極大的提升,木屬性與火屬性魂力更是提升的極大,如果這麼下去,再過幾個月都可能突破進入第三重境界了。

在幾個月默默的修鍊中,凌一凡也發現那法陣的關鍵所在,暗暗留心之後,將其記在了心底,以防日後發生什麼變故的時候好用的到。


黑色大殿的密室中,那中年人的額頭漸漸的滲出了細密的汗珠,還有三天時間,便是魂丹的煉製結束之時。

越是到了這個關鍵的時候,中年人越是有些緊張的感知著鼎爐內的變化,不知道為什麼,心中總是有一種忐忑的感覺,因為有了前車之鑒,這一次,中年人心中略有幾分緊張。

但是,在這二十幾天的祭煉中,卻是並沒有發現出任何的不妥,按理說是不應該出現什麼意外的,想到這裡,中年人不由得放下心來,不再去做無謂的擔憂。

表面上,一切都在順利的進行著,隨著魂丹的祭煉漸漸的接近尾聲,那鼎爐內不斷融合在一起的魂珠氣息逐漸的出現了凝固的跡象。

感知到鼎爐內的魂珠漸漸的凝固,中年人手中的動作漸漸的加快,不知不覺,魂丹的祭煉已是到了最後一天,從祭煉魂丹到現在,在中年人的監視下,並沒有發現任何的問題。


只要安然挺過這一天,魂丹便可成功的祭煉出來,隨著法陣中的魂力不斷的被壓縮凝練,這些魂力漸漸的向固態轉換,在這些魂力逐漸變成固態的過程中,一絲難以覺察的波動在這些魂力之間產生。

隨著魂力被凝練的越來越劇烈,在魂力之間,那絲異常的波動也是越來越強,只是,其波動的程度還無法讓那中年人察覺。

這異常的波動便是因為凌一凡抽取了祭煉魂珠時的生魂所致,因為缺少了那部分魂力的力量,所以,導致了這魂珠在祭煉的最後關頭出現了不穩定的情況。

一顆魂珠便少一點魂力,這百餘顆魂珠下來,相當於是少了差不多一顆魂珠,一百零八顆魂珠,從理論上少了差不多一顆,這如何能煉製的成功。

當魂丹的祭煉到了最後一刻的時候,中年人終於感覺到了鼎爐內傳來的異樣,這一次,因為神識的謹慎關注,卻是比上一次提前了許多便發現了鼎爐內的變故。

在感知到鼎爐內魂力傳來的波動之後,中年人當下心中巨震,不由的面色大變,但是,眼下卻是來不及心中的愕然,他必須找到讓魂丹產生變故的根源。

感知著鼎爐內傳出的波動,中年人知道這一次的魂丹祭煉又要失敗了,接連兩次的失敗,讓他心中無比的抑鬱,這魂丹的上交也是有數量的,每年煉製的失敗次數也是有上限的。

如果超過了這個界限,他也是免不了受到懲罰的,這一次,在整個的煉製過程中,他沒有放過任何細節,也就是說,魂丹發生的異常,並不是因為他煉製過程的疏忽和意外照成的。

那麼,眼下要探查這些魂力發生的異常,就只能進入那鼎爐之內探尋一下了,只是,以目前那鼎爐之內能量的恐怖,他的神識是很難進入的,就算進入其中也是要受到損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