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過異星聯盟的戰艦羣實在太多,近五十萬艘戰艦,實在是殺不過來。

饒是星際堡壘的火力兇猛,已經無法攔住這幫異星惡客。

雙方的戰爭一時間陷入了膠着狀態,每時每刻都有戰艦在高空爆炸,化做一團團火光,落入華夏海域。

就在此時,剛剛出現遠古隱世家族天驕強者的地方,再度走出來一幫老者,約有二十多人,每一個看上去都是鶴髮童顏。

“嗯,莫離這個傢伙沒有說謊,這一次的地球星源還沒開始爆發,散溢的能量都已經可以感覺得到,看來我們也能沾點光。”

一位一身墨袍的老者,用心感受了一下地球上的空氣質量,此人正是莫家二長老,莫多言。

“沒想到地球的文明已經發展到這個地步了,毀了可惜啊。”

一位身形有點發福的金袍老者,悲天憫人道,此人卻是金家現任家主的金八福。

“這些異星聯盟的實力倒是不錯,給華威練練手不錯。”

此人卻是程華威的大伯程長生,程家族長。

“沒錯,閆冰也需要練練手。”說話的是蕭家二長老,蕭閆冰的生父,蕭天明。

這一次,遠古隱世家族的幾位家族老牌強者幾乎全部來了,唯獨沒有看到周家老牌強者的身影。

他們每一個都壓制了修爲,進入地球,爲的就是他們的天驕們所說的地球星源大爆發之事。

本來做爲他們這樣的老一輩,是沒有機會享用星源的,只是如果星源大爆發,在滿足家族需求和天驕們的需求後,他們也可以用剩餘的星源來補充自己的精元,延長壽命。

不過他們只是飛得到距離戰場稍近的地方,並沒有出手相助。

洛雪老早就感應到了這幫老傢伙,本來以爲來了一幫強手,誰料這幫人竟然只是在一旁袖手旁觀,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這批老者,每一個都是地仙中階以上的存在,最強的程長生更是到了天仙巔峯,半步金仙的存在,只要加入戰鬥,可以很快改變戰局。

心念一動,洛雪的白色機甲瞬間飛到衆老者面前。

“爲什麼不去幫忙?”洛雪冷冷問道。

“哪來的野丫頭,快回去,否則小心我一劍劈死你。”

程長生身邊的一位程家老牌強者搶着開口道,其餘老者眼神玩味的盯着洛雪,不知道她爲何跑過來教訓他們。

“哼,你會爲這句話付出代價的。”洛雪說完,身形一閃,直接離開了這邊老傢伙,懶得跟他們廢話。

那名程家老者眼睛如同刀子一般的剜向洛雪的背影,只是他沒好意思出手。

這個機甲的女子不過普通人,只是穿上機甲實力接近人仙境高階罷了。

“沒想到竟然有如此神奇的機甲,不應該啊,地球文明的科技水平應該還達不到啊。”

金八福撓了撓自己的大腦袋,百思不得其解。

“或許不是地球的產物。”程長生盯着洛雪遠去的機甲,想起他在家族中聽到程華君雖說的世俗界中出現的一個叫程川的人及其背後的勢力。

其中的天盾集團,就有涉及到外星的科技產物,端是神奇。

畢竟地球現在可是連太陽系都沒出去,更加不用說星際貿易了。

“不用理她,小丫頭而已,我們繼續看好戲。”莫多言不屑一顧道,眼神望向了戰場中的莫離。

而在戰場中,雙方的戰鬥越來越白熱化,而且華夏這一方開始落入了下風,星際堡壘的能量剛剛開始儲存沒多久,儲備的能量根本無法支持長時間的損耗。

加上爲了以防萬一,牧月的程序分身特意留了足夠發射六記殲星炮的能量,作爲戰略震懾。

畢竟異星聯盟雖然無恥,但還是沒有率先使用毀滅性武器,湮滅**。

不然湮滅**一出,整個亞洲大陸都得毀於一旦,那才叫真正的生靈塗炭。

這個湮滅**和殲星炮,是對戰雙方對各自最後的威懾了,一旦突破,這場戰爭將沒有贏家。

眼見壓力越來越大,遠古隱世家族的天驕強者們開始撤離戰場,保全實力,畢竟華夏只是地球的華夏,不是他們的華夏。

一時間,戰場中除了洛雪外,就只剩下了程川的天盾集團、雪星族和星際堡壘在對抗如同蝗蟲般的異星戰艦羣。

“這幫混蛋……”洛雪一劍劈開了攔在眼前的一艘戰艦,暗罵了一句,但卻沒有更好的辦法,她體內的靈力無法動用。

“洛雪姐,速回星際堡壘。”就在此時,洛雪的通訊器中突然傳來了沈夢的聲音。

洛雪很快看到一衆天盾集團的戰艦紛紛撤離戰場,往星際堡壘身後撤,連雪星一族也跟着撤了過去。

心念一動,洛雪駕駛着機甲回到了星際堡壘之中,很快進入了主控室。

卻發現沈夢頭上帶着一個厚厚的頭盔,此刻眼神堅定的望向洛雪,身邊的辛靈神色有點怪異。

“這是什麼?”洛雪問道。

“這個是腦電波放大器,辛靈姐姐特意爲我定做的,可以擴大我虛實幻界的覆蓋範圍,從幾千裏,擴大到最大十萬裏。“

”我要用虛實幻界,給這邊異星惡徒來一記大招,因爲是放大器,所以我無法控制得很精細,所以先把大家叫了回來。”

沈夢詳細解釋道,洛雪連忙點了點頭。

“好,你來釋放虛實幻界,然後我殺出去配合你,我就不信這邊異星惡徒還能翻了天了。”

洛雪用力在沈夢肩上一拍,沈夢淡然一笑。

“虛實幻界之夢魘宮……”

隨着沈夢一聲輕喝,一道耀眼的藍光自星際堡壘的腹部往正前方擴散,蔓延過成千上萬的異星戰艦。

很快,被藍光籠罩的那些異星戰艦在半空中停止了下來,十秒不到,一大批一大批的戰艦如同下餃子一般,直接砸下下方的海面,場面一度壯觀無比。

遠遠觀戰的遠古隱世家族一衆天驕強者,頓時傻了眼。 “這種幻境攻擊的強度已經堪比真仙高階了,沒想到這個寂滅之地,竟然能冒出如此天資之輩,老夫又動了收徒之心了。”

感受着沈夢的虛實幻境,莫多言眼前一亮,神念貫穿了星際堡壘,看到了裏面的沈夢。

“嗯,這種幻境攻擊如果跟你莫家的裂空結合起來,怕是又要出一個比莫離還要妖孽的絕世天才啊。”

一旁的金八福稱讚道。

“嗯,這種幻境攻擊如果跟我程家的烈陽劍法結合起來,效果更佳。”

程長生意有所指道。

“程長生,你可比跟我搶,我先看上的。”莫多言瞪了程長生一眼。

“嘿嘿,腿長在別人腳上,公平競爭,到時看看那個小丫頭選擇誰。”

程長生對莫多言吹鬍子瞪眼的樣子一點都不在意,心中已經開始在盤算起來。

星際堡壘之中,沈夢的臉色開始變得慘白,洛雪眉頭輕皺,辛靈慾言又止。

“辛靈,沈夢的情況怎麼會這樣?”洛雪問道。

“洛雪姐,這個放大器對神唸的損耗很大,沈夢妹子的神念昨晚開始不知道爲何突然開始變弱,加上現在這樣損耗,自然會很吃力。”

被洛雪問起,辛靈只能如實交代。

本來她的意思是讓沈夢不要使用放大器,維持自己的神念強度,但沈夢說她必須跟洛雪姐並肩作戰,爲主人守護好他的故土。

“這個傻妹妹,辛靈,你趕緊讓她停下來,我殺出去。”

洛雪目光中閃過一絲溺愛。


“不行,洛雪姐,沈夢妹子的虛實幻境一旦開始,只能她自己停止下來,跟放大器無關。”

“她不停下來,關掉放大器意義也不大。”

“與其這樣,還不如順着她的意思,她無力而繼之後,自然會停下來,只不過,到時可能要沉睡一段時間。”

辛靈無可奈何道。

“行,如果她陷入沉睡也好,再過十五天,我就可以徹底幫她解神念問題了。”

“好吧,我要殺出去了,這邊無恥的惡徒,敢讓我的傻妹妹這麼費心,簡直死有餘辜。”

洛雪說完,再不多言,穿上機甲,再度衝了出去。

見到洛雪衝出來,秦方也想帶着天盾集團的艦隊跟上去,卻被洛雪攔住了。

她的神念強度是衆人中最強的,自然不怕沈夢的虛實幻境,但秦方他們不一樣,境界還低,神念更加還不夠強,他們衝過去,肯定又是下餃子。

一道白色的光,再次劃過戰場,身後是一團團炸開的耀眼煙火。

一個小時過後,沈夢的藍色光圈終於消失,她的這一擊,足足滅掉了近八萬戰艦,比洛雪辛辛苦苦才幹掉六千艘強太多了。

當然,如果給洛雪足夠的時間,不吃不喝,機甲能源有保證的話,三天三夜,她也能把這些異星戰艦滅得乾乾淨淨,只是時間不允許。

星際堡壘中,沈夢消在幾乎要消耗完最後一絲神念之前,她的身體處於自我保護,直接終止了虛實幻境。

沈夢也徹底暈了過去,辛靈幫她把頭盔摘了下來,把她扶到主控室中的一個休息室中,躺了下來。

而在外界,沈夢的藍色光圈消失後,秦方第一時間帶着艦隊衝了出去,雪星族的雪音沒有絲毫猶豫,也跟着衝了出去。

至於其餘七族,則是老早就躲得遠遠的,沒有參戰,華夏這一方,怎麼看都很難抗的住。

搞定了最難啃的魯球殺陣和星際堡壘,佐拉和一衆異星首領臉上終於浮現了一絲笑意。

他們還有近四十萬的精銳戰艦,而華夏盟軍那邊,只有雪星族兩萬戰艦和華夏自己的一千戰艦,其餘七族,顯然已經打算作壁上觀了。

至於另外一羣修真人士,他們從來沒有放在眼裏,即使他們的實力很強,但人數太少了,難成氣候。

“諸位,成功在望,我們衝啊……”

佐拉振臂一呼,一衆異星首領高聲應和。

就在此時,無數的各式各樣的**火箭從華夏、熊國、米國和地球上各大軍事大國呼嘯而來。

無數渺小而堅定的各國戰鬥機也呼嘯而來。

無數渺小而勇敢的海上戰艦和航空母艦也呼嘯而來。

異星聯盟要謀取地球星源,毀滅地球的真面目曝光之後,地球上的所有國家同仇敵愾,終於聯合在了一起,向着這些異星戰艦,發起了最後的攻擊。

太空之中,羅柴德爾斯的幻月基地之中,芙拉親自坐鎮其中,指揮這幻月和血月基地的所有武器,向着華夏東南海域上空的異星戰艦羣發出了攻擊。

“砰砰砰……”無數的攻擊,落在異星戰艦羣中,跟他們的防禦光罩撞在一起,發出了劇烈的爆炸聲。


“簡直是自找死路,全體都有,給我滅了這些煩人的蟲子……”


佐拉越來越像是整個異星聯盟的主人一般,不斷髮號施令。

一時間,整個華夏東南海域,如同是被點燃了大海,到處都是火光,到處都是殘骸。

地球落後的武器和科技,在這些異星文明戰艦前,被摧殘得面目全非。

無數通過新聞、手機和網絡直播觀看這場華夏保衛戰,也叫地球星源保衛戰的民衆無不眼含熱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