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墓園區裏轉轉悠悠,唐小白兩人竟漸漸接近南宮雨澤所在的地方,站在禁區口處,唐小白的眼睛微微眯起,輕聲說道:“你確定是這裏?”

東方瑜微微一愣,說道:“你在和我說話?什麼意思啊?”

“沒跟你說話,先別出聲。”唐小白眼神依然凝重,他的那句話是在和天羽空間的小蘿莉說,剛纔在墓園門口,就是因爲小蘿莉的一句話,他才轉而走進來的。

天羽空間中,小蘿莉的表情也很詭異,她藉着唐小白的眼睛,緊緊的盯着南宮雨澤設立的禁區口,裏面傳出來的氣息,怎麼會如此熟悉?

…… “裏面有古怪,你下去看看,我就知道怎麼回事了。”小蘿莉的語氣出奇的深沉,也讓唐小白明白了事情的嚴重性,如此腹黑的小蘿莉,都變得這麼緊張,看來,這下面一定有什麼了不得的東西。

“東方,你在這裏等着我,我到下面看看。”唐小白讓東方瑜留在上面,他自己一人緩緩的下到地底墓穴之中。


跟張楊初次到這裏的時候一樣,唐小白也瞬間蒙圈了,裏面四通八達,到底往哪走啊?

好在這個時候的南宮雨澤已經在洞口祕密按了攝像頭,在唐小白剛到之時,他就已經知道了,從監視器中看到唐小白的時候,南宮雨澤頗爲疑惑。

這不是那個高手嗎,怎麼會到這兒來,難道是來找我的,南宮雨澤好奇之下,找到正迷路的唐小白,說道:“前輩,你這是?”

見到南宮雨澤,唐小白也很是驚訝,疑惑道:“你怎麼在這兒,這個地方不會是你挖的地道吧?”

“我是守墓人,這裏是我家族守護的墓穴。”南宮雨澤覺得唐小白很強,所以說話很客氣,直接把他當做一個前輩來看待。

“守墓人?沒聽過啊,對了,你能不能帶我進去看看。”守墓人一詞,唐小白是毫不知情的,還是小蘿莉的事情,比較重要。

南宮雨澤沒做他想,點點頭說道:“前輩,請。”由他引路,唐小白一邊遵從小蘿莉的意思,一邊告知南宮方向。

本來他還沒覺得異常,可是越走,距離那個墓穴越近,南宮雨澤不由心中驚疑,突然止步,看着唐小白說道:“前輩,不知道你到這兒是想做什麼?”

“沒什麼啊。”唐小白搖搖頭,一臉的無辜,南宮雨澤可不相信,這個行走路線,已經很明確,他絕不允許外人接近那裏。

“那個方向是我守墓人家族守護一生的墓穴,是不能進入的。”南宮雨澤直接挑明,爲防止意外發生,就算是前輩,也必須禁止。

聽到這裏,看見南宮雨澤的表情,唐小白不由犯難,從心裏朝小蘿莉問道:“現在怎麼辦,不能跟人家鬧翻吧。”

“不用了,我們走吧。”

不久,唐小白腦海中,傳出小蘿莉的聲音,聽此,他立刻笑嘻嘻的向南宮說道 :“是我莽撞了,不好意思,那我就先離開了,你不是張揚的朋友嗎,有事隨時可以聯繫我。”


唐小白落荒而逃,只留下,面帶疑惑的南宮雨澤,他實在搞不明白,唐小白到此的目的,他轉頭看了一眼墓穴的方向,心中擔心,徑直向裏繼續前行。

而洞口外,唐小白剛剛走出來,就向小蘿莉盤問:“剛剛怎麼回事,你是感覺到什麼了嗎?”

“沒什麼,你不用管了,或許是我誤會了。”小蘿莉雖然這樣說,可她的表情卻出賣了她,但是唐小白是看不到的。

小蘿莉心中詫異萬分,她不確定是不是真的感覺錯了,不過心中莫名的心悸而又驚悚,讓她很是不安,這是她第一次感到害怕,不是內心的恐懼,而是外來的壓迫力,但又很是熟悉。

她已經聯想到了某一個人,可是她不敢相信,這個人明明已經死了,而且死了有上千年,不可能是他纔對。

不管如何,小蘿莉的心情無比複雜,對此半信半疑,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提前做點什麼,總是沒錯的,如果等到時候,真的是他,一切就都來不及了。

而且雖然千年過去,他是死是活,也還是未知,畢竟,他曾說過那句話,他將長生不老,就算到了現代,他也有可能存在。

先不說小蘿莉如何內心驚悚,唐小白聽到她的話後,頗爲無語,這不是耍自己玩嘛,不整清楚,就讓自己下墓,瀕臨決戰之際,無妄讓自己更加緊張,小蘿莉會正經,就跟懶病有得治一樣不切實際,以後再也不信她了。

到了晚上,別墅之中,張若彤還沒有回來,張揚又和凌菲去約會了,所以只剩下唐小白和東方瑜坐在沙發上,看着電視機,真是無聊透了。

突然開門聲響起,唐小白如離弦之箭般跳起,迅速來到門口,把剛進門的張若彤嚇了一大跳,無語道: “你幹嘛呀,想嚇死我不成。”

“嘿嘿,你怎麼這麼晚纔回來,吃飯了沒有,要不要我去給你做?”唐小白如此熱情,只是想找到兩人當時的感覺,他不想就這麼漸漸和張若彤遠離。

“不用了,我不餓。”張若彤搖搖頭,換好拖鞋,似乎很是疲憊,坐在沙發上,嘆了口氣,開始閉目養神。

唐小白轉頭看向門口換鞋的林楓,說道:“她怎麼了,怎麼這麼累?”

“因爲和天海集團合作,忙碌了一天,當然會累了。”林楓從唐小白身邊走過,去幫張若彤倒熱水,還替她按摩頭部穴道,爲她解乏。

東方瑜轉頭看了一眼門口懵逼的唐小白,無奈的搖搖頭,真是不行啊,難道每次都要讓我出馬嗎,你說說,你都結婚了,現在還整這套,更可悲的是,還沒鬥過林楓,看人家多有眼色,簡直沒救了。

……

等所有人都睡着後,唐小白又再度失眠了,而巧合的是,張若彤也沒有睡覺,兩人坐在陽臺的椅子上,看着外面夜色中白茫茫的雪花,內心變得安靜。

“今天這麼累,怎麼還不去休息?”唐小白擔心的看着張若彤,伸手抓住她的手臂,想要爲她傳輸靈力,好讓她能睡個好覺。


可是剛剛摸到張若彤的手,他就心中一跳,與其對視一眼,說道:“你的身體…好冰啊,是不是很冷,我們還是回屋裏去吧。”

“你別逗了,再怎麼說我也是一個煉氣期大圓滿的修仙者啊,怎麼可能會冷。”張若彤被唐小白抓住手臂,心裏很是緊張,這種感覺好溫暖啊。

“對啊,難道…”對於修仙者來說,熱和冷根本不是問題,唐小白是因爲他並沒有將這種感知封閉,而張若彤因爲怕冷和熱,所以只是將這兩種感知關閉,其他還是和正常人一樣,如此說來,情況就只有一個了。

…… 唐小白閉上眼睛,一道靈氣傳入張若彤的體內,果然發現了異常,在其胸腹之間,一團黑氣上下盤旋,不斷刺激着若彤的身體,讓她渾身冰冷,身心疲憊。

“果然是你!”唐小白眼睛微微眯起,這股黑氣他很熟悉,而且就在今天早上,他還見過,這就是他懷疑林楓飼養的厲鬼,難道真的是他?

“若彤,你忍着點,你現在身體裏有一團煞氣,我幫你驅散。”唐小白凝重的看着張若彤,這股煞氣力量很強,而且應該已經潛伏在若彤體內,至少兩個月了,若是大意,很可能會讓若彤受到傷害。

天命輪回 好,沒關係,你放手做吧。”張若彤雖然疑惑自己體內爲何會有煞氣,不過她相信唐小白一定可以救她,所以她很是放心的閉上眼睛。

唐小白點點頭,也跟着閉起眼睛,小心翼翼的利用自己的靈力,將黑氣包圍,並一點點的將其向外驅逐。

在此期間,約會結束的張揚返回別墅,一眼就看到了陽臺上的唐小白二人,他好奇的走過去,驚恐的發現,兩人坐在一起,手抓着手,並且距離很近,還閉着眼睛,莫非是要接吻?!

張揚差點就要驚呼出聲了,趕緊捂住嘴巴,嘿嘿一笑,腳步輕輕的就要離開,可不能打擾他們的好事,我盼這一天,可是太久了。

他還沒有走遠,就聽身後傳來唐小白的聲音:“揚揚,去把東方還有林楓都叫到客廳裏來,我有事情要說。”

張揚立刻心中一驚,這麼快就要宣佈了嗎,可是也未免太心急了吧,人家都睡着了,還非要把人叫起來,算了,算了,看在我快要當舅舅的份上,就幫你一次了。

張揚的胡思亂想,也是到達了一個境界,不過是讓他去叫個人,竟然聯想到這麼遠,讓人簡直哭笑不得,還有,當舅舅是什麼鬼,小孩子是那麼容易就可以降生的嗎,其中步驟,很麻煩的好嘛。

不一會兒東方瑜還有林楓都陸續的從樓上走下來,見到唐小白,東方瑜睏意盎然的說道:“這大晚上的,你幹嘛呀,困死勞資了。”

“現在不是睡覺的時候,林楓,我想問你,你是不是在飼養厲鬼?”前一句打發走東方瑜,之後唐小白臉色沉重的看着林楓,雖然已經是事實,但是問出這句話,還是讓他不敢相信,林楓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他不是一直在保護若彤嗎,而且看面相也不是壞人啊。

聽到此,所有人都大吃一驚,張若彤絕對想不到,林楓會飼養厲鬼,連忙向唐小白說道:“小白,你是不是誤會了,這怎麼可能呢?”

“對啊,小白哥,你在說什麼啊,林楓哥怎麼會飼養什麼厲鬼呢,況且我也沒察覺到陰煞之氣啊。”張揚也是很好奇的問道,兩姐弟都不相信林楓會飼養鬼魂。

“以你的那點修爲,想要隱瞞,輕而易舉。”唐小白衝着張揚無語的說道,眼神仍然緊緊盯着林楓。

林楓的表情更顯得詭異,一直都默不作聲,在他身旁的東方瑜冷聲道:“怎麼,被說中了,所以不敢出聲了嗎。”


張家姐弟發現,林楓果然到現在,一直都沒有說話,難道真如東方瑜所說,被唐小白說中,所以不出聲是默認嗎?

“我知道,在你來到封城之時,我就知道,瞞不了你多久,果然,這一天還是來了,而且比我想象中還要快很多。”林楓終於開口,可是說出的話,根本就是在承認飼養厲鬼。

“你爲什麼這麼做。”唐小白嘆了口氣,語氣沉重的問道,他總要知道原因,在他的印象中,林楓不該是這樣的人才對,就算是他飼養厲鬼,唐小白也不會怪他,可是他竟然利用厲鬼傷害若彤,這絕對是唐小白不能忍受的。

“沒有爲什麼,你不要問了,要殺要剮,隨便你。”林楓並沒有打算告訴唐小白原因,反而直接要求死亡。

“林楓,我想知道這是不是你的意願,因爲我相信,你不會這麼做。”唐小白最後詢問林楓,不管真相是什麼,他傷害若彤,已然是事實。

“呵,你跟我很熟嗎,憑什麼相信我,是生是死,一句話,何必這麼囉嗦。”林楓冷笑一聲,不屑一顧的說道,彷彿直接破罐子破摔。

“既然你這麼說,那就怪不得我了,誰讓你竟敢傷害若彤!”唐小白閉上眼睛,深呼一口氣,舉起拳頭,強大的靈力蔓延開來,一股壓迫感,充盈在整個別墅中。

感受到唐小白身上散發而出的壓力,東方瑜立刻拉起張若彤,閃到一邊,免得被濺上一身血,可是在唐小白一拳擂去的時候,林楓突然伸手攔住,並且大喝了一聲。

拳頭緊緊貼着他的額頭停下,唐小白冷眼說道:“你還有什麼遺言要說嗎?”

只見林楓眼神迷惑的看着張若彤,又好奇的對唐小白說道:“你剛剛爲什麼說,我傷害若彤?”

“你不是用厲鬼糾纏若彤,使她身體被煞氣侵蝕,現在又不敢承認了嗎。”唐小白微微皺眉,繼而回答道,林楓問的這個問題,是什麼意思,難道…

“這不可能啊,我並沒有這麼做…是他!”林楓滿臉的焦急,突然他話語一頓,似是想起了什麼,表情變得陰霾。

“你說的誰?”果然有問題,唐小白在林楓剛剛的問題中,就發現了異常,如果是林楓乾的,他沒必要,再次反駁啊,就算是貪生怕死,那前面又怎麼會說的如此決絕,而且他表情認真,絕不像是在撒謊。

空曠的別墅中,明明門窗緊閉,卻突然颳起一陣陰風,唐小白心頭一動,右手一團靈氣聚集,猛然伸手,一道靈光防禦圈,將自身還有林楓等所有人包裹在其中,緊接着,一團黑氣飛射而來,重重的撞擊在防禦圈上。

“哈哈哈,唐小白,沒想到我們這麼快,就又見面了吧。”來者不是別人,正是黑色斗篷人,他這一次,並沒有將自己完全包裹,而是終於露臉。

…… 他臉色蒼白,眼睛彷彿畫着黑色眼線,面龐如刀削,鼻樑高挺,如果仔細看來,這傢伙長得還算不賴,而且還有性感的鬍渣,盡顯成熟魅力。

此時的他,心裏可謂是猶如翻江倒海,欲罷不能,朋友們,從第一集開場,就有勞資的戲好嘛,可是現在一集都要結束了,我特麼的,終於露臉了,想要個鏡頭,就這麼難嗎?

想要火的心情,讓斗篷人瀕臨爆發,此時的他一臉得瑟,只要把主角乾死,一切就都結束了,聖仙帝大人,一定會大大褒獎我,並且妖魔界妖主之位,也會如探囊取物般輕易獲得,想一想,還有點小激動呢。

“喂,你有完沒完,旁白這麼長,還把不把我放在眼裏。”唐小白也忍不住了,不過是第二集的BOSS而已,不要太囂張了。

“哼,好不容易正式登場,你不要太欺負人,不知道我們這些跑龍套的,得到一個鏡頭,有多麼難嗎!”斗篷人也是反脣相譏,怒不可言。

“喂,你們劃錯重點了吧,現在是說這個的時候嗎?”東方瑜同樣忍不住,要吐槽了,決戰的時候,能不能嚴謹一點,能不能專業一點?

“咳咳,不好意思,情緒有點失控,唐小白,我上次說過了,再見面,就是你的死期,雖然這一刻,比我預想的早了一點,不過,我不會介意,現在就殺了你。”斗篷人十分有禮貌的道歉,之後,表情變得陰冷,說出的話,也盡是殺機。

“蕭晨,若彤體內的煞氣,是不是你乾的,你明明答應我,不會傷害若彤的,你竟然出爾反爾!”林楓這時上前,向着斗篷人怒聲喝道。

“sorry,我蕭晨說的話,從來都不作數的,只怪你自己愚蠢,不過也多虧了你,幫我把厲鬼飼養的越來越強,現在血嬰將其吃掉後,終於進化到完全體了。”斗篷人冷笑不已,還拽了句英文,凡人總是這麼好騙。

蕭晨,妖魔界五大妖尊之一,排行第四,在仙妖魔大戰之時,老三還有老五,皆死於仙界,老大神妖尊被龍帝封印在妖魔界中,只有蕭晨還有老二投靠了聖仙帝。

而其更奉聖仙帝之命,先一步抵達人間,作爲先鋒部隊,替其找到韓遙的傳人,因爲同化了韓遙的緣故,所以他的部分記憶,也讓聖仙帝得知,不過記憶破碎,無法將之整合,只是知道,韓遙有一個傳人在人間,卻不知道,究竟是誰,這纔有了蕭晨的到來。

“你!”林楓極其憤怒,那個時候,作爲交換,只要蕭晨不傷害張若彤,他可以幫忙飼養厲鬼,可是沒想到,到頭來,不過是自己以爲,要不是唐小白髮現,恐怕現在不止自己會死,若彤也會一命嗚呼,這簡直不可原諒!

周身捲起狂風,霧風之能,火力全開,林楓暴怒之下,竟然打算和蕭晨動手,他難道不知道兩人的差距嗎,唐小白大驚失色,立刻閃身上前,就要施加阻攔,可是這個時候的林楓,竟然爆發出前所未有的力量和速度,直接越過唐小白,直衝向蕭晨。

結果自然不言而喻,蕭晨不過是隨意一擊,就抵消了林楓的攻擊,可是他不依不饒,不斷進攻,蕭晨不耐煩之下,手中一團煞氣甩出,正中林楓的胸膛,空中揮灑着紅豔的鮮血,一聲悶響,林楓就撲倒在了地上。

“林楓,你怎麼樣?”張若彤大驚,立刻上前扶住林楓,緊張不已,兩人從小玩到大,感情很是深厚,現在更是知道,他是無辜的,心中的擔心愈烈。

“若彤,對不起,以後不能再…繼續保護…你了。”林楓擡眼看向張若彤,其嘴角鮮血直流,眼神逐漸渙散,話落之後,再也沒有動靜,眼睛也緩緩的閉起。

這一刻張若彤不由熱淚盈眶,痛哭出聲,張揚也是情不自禁的跪在地上,剛纔他也在懷疑林楓,可是現在,他很後悔沒有能力救他。

“蕭晨,你竟然殺了他!”唐小白猛然握緊拳頭,看着林楓死在自己面前,他竟然毫無辦法,心中的憤慨,已經瀕臨忍耐邊緣。

“不止是他,下一個,就輪到你了。”死個人而已,對蕭晨來說,就跟踩死一隻螞蟻般,微不足道,才懶得計較他們心中的感覺。

“這裏空間太小,我們到外面打。”唐小白轉頭看了一眼張若彤他們,冷聲說道,並且先一步走出別墅,蕭晨無所謂的笑了笑,跟着走了出去。


兩個身影衝入天際,遁入雲端,跨越半個封城,最終在一處山頭落地,這裏渺無人煙,不必害怕發生什麼意外,是決戰的最好位置。

“你真的覺得,憑你自己一個人,就能打敗我,奉勸你還是多找一些小夥伴吧。”蕭晨打量了一眼四周,冷笑道。

“你又怎麼知道,只有我一個人在這裏。”唐小白同樣面帶微笑,一副盡在掌握的樣子,一身的輕鬆,渾然不在意蕭晨。

這可讓其疑惑了,他想不明白,唐小白怎會如此自信,他的依仗又是什麼,這個舉動,免不了讓蕭晨,心中驚疑,一時間不敢輕舉妄動。

“你少打馬虎眼了,我已經感知過了,這附近根本沒有其他人。”蕭晨雖然這樣說,但他還是懷疑, 唐小白會有什麼讓其感知不到的法寶,畢竟他可是韓遙的弟子啊,韓遙那傢伙的法寶,簡直多的讓人嫉妒,身爲他的弟子,怎麼着也不會差吧?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又在害怕什麼,儘管放馬過來啊。”唐小白攤開雙手,一副你快來揍我的賤賤表情。

他越是這麼說,蕭晨反而越是不敢妄動,如果沒有依仗,他怎麼可能如此囂張,難道附近真的有什麼高手在?竟然能避過自己的探知!

“你如果不動手,那就讓我先吧。”唐小白微微一笑,腳步錯開,揮手一柄破空劍,出現在身前,其閃爍着耀眼的光芒,發出陣陣轟鳴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