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邊就當給你們幾個練練手,也跟着我後面跑了一段時間了,別說連個店鋪都看不了。

今晚你們就回去想想,明早給我一個計劃書,若是我同意了的話……

以後,你們就是我新公司的頭一批店長了!”

聽到鄒小北畫的大餅,衆人的喉嚨不由微微一動。

這個大餅,可不畏不香。

真要說起來,他們這可算是從龍之功了!

再加上鄒小北要他們做店長,這可是大事情。

一個個的,頓時是激動的不行。

也顧不得一旁還沒有吃完的漢堡了,大家連忙準備回去。

等到所有人都走了後,鄒小北卻笑着沒動。

而是和衆人打了聲招呼說自己想去別的地方走走後,就又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之上。

等到王天雲一幫人都走光了後,鄒小北這才慢悠悠地喝起了自己的奶茶。

不一會兒,就有一名身穿西裝的男子,笑呵呵地坐到了鄒小北的一旁。

“鄒老弟別來無恙啊,你這馬上就要成爲華來士股東的人了,怎麼還在吃這洋快餐呢?”

聽到一旁男人的問話,鄒小北不由轉過頭去笑了笑道。

“我本起於微末,這人還真就不能忘本。

再說了,這洋快餐也蠻好吃的,方便!到是名遠老哥你……看着樣子,你怕是又升職了吧?”

面前的男人不是別人,正是華名遠!

聽到鄒小北的問話,鄒小北不由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笑道。

“沒有沒有,就是平調。

總部覺着我們倆合作還算愉快,就讓我專門調到了這省工作。”

呵呵一笑,鄒小北也沒有拆穿對方。

這這省能和原來一樣嗎?光是油水,就豐富了不知道說道。

只見,鄒小北笑着伸了伸自己的手道。

“東西呢?”

聽到鄒小北的問話,華名遠這才笑着從公文包中拿出了一份文件遞給了鄒小北道。


“簽了這字,你以後就是華來士的股東了。

同時,總部對你在你們縣裏的活動一清二楚,十分滿意。

上面的人讓我和你說說,你若是高興的話,成爲華來士的合夥人也不是什麼難事!

怎麼樣鄒小北,有沒有興趣試試?”

聽到華名遠的話,鄒小北的眼中自然微微一動。

不動聲色地接過了面前的合同,大致看了一眼後。

鄒小北這纔拿出自己的水筆,在合同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


從這一刻開始,鄒小北就是華來士正式的合夥人了。

同時也是一位實權股東!

笑着將手遞到了面前的華名遠面前,鄒小北不由笑道。

“那麼……祝我們的未來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合夥人先生!” 湘城夜間的小巷總是充滿了人情味,繁華城市的夜生活不過纔剛剛開始。

咚咚咚!

一座較爲豪華的府邸門前,一個全身披着高貴紫袍的人敲着那木製大門。

門那邊傳出的還是一樣的聲音:“誰啊又是,大晚上的,有事明天再說!”

“我,老熟人。”

和上次一樣,裏面安靜了片刻後換了一個聲音繼續問道:“天王蓋地虎。”

“老虎鬥地主!”

嘎吱,此次讓人意外的是,沒有下半句那門竟然直接開了。

紫袍人剛走進庭院,身後大門一關,面前便出現一個熟人。


“大人,你怎麼又來了,不是說要我去你那武館等着麼。”

聽完後,紫袍下的劉峯停頓許久,明白了自己來的不是時候,今晚羅剎居然和那真閻羅有約。

這波大意了,沒有閃。

下午,吃完飯後,吳警長便帶着一行人遊遍整個湘城,劉峯也趁這個機會買了許多湘城特產,打算帶回去給小囡囡嚐嚐。


本以爲逛完湘城晚上就可以回家的,畢竟這麼久沒見小囡囡了,劉峯還有點想念。

可在吳警長的盛情邀請下,副局長和譚警官跟着他一起去正規店家按個摩,洗個腳。

用他們的話說,年紀大了,身體毛病多了,做個適當的保健有益於身心健康。

於是,劉峯就只好等到明天清晨離去。

早上來,早上去,也算是爲此次出行畫上一個完美的句號。

劉峯年紀還小,身體安然無恙,沒有跟着去的他便是有着一晚上自由活動的時間。

爲了打發這點時間,劉峯便打算來和羅剎道個謝。

可沒想到那真閻羅居然找羅剎有事,不是說羅剎聯繫不上真閻羅的麼。

“昂,這樣,我想了一下,還是我親自來說吧。”

“也行,反正武館離這裏也近,不知大人又有何吩咐。”

“我這次來就是專門來謝謝你的,這是給你的禮物。”

黑暗中,劉峯不知道從哪裏摸出來一個禮盒,爲了不暴露自己,禮盒被其隔着紫袍捧在掌上。

羅剎透過月光看到劉峯手上的禮盒明顯一愣,旋即也是盛情邀請劉峯去自己堂中坐坐。

“大人,請。”

劉峯微微點頭,對這個手下很是滿意。


然而,就在劉峯即將走入大堂之時,他感到背後一涼,自己好像被什麼尖銳的東西給頂住了一樣。

“這是何意?”

劉峯淡淡開口,波瀾不驚。

“你究竟是誰!”

“你覺得我是誰?”

“不管你是誰,冒充大人之事,罪不可恕!”

劉峯被發現了!

說罷,羅剎欲動手將劉峯制服於此地,然而就在其擡手的一瞬間,門開了。

“等等!”

門外響起的是和劉峯一模一樣的聲音!

兩人回首看去,發現一個和劉峯打扮一模一樣的人緩緩走進庭院之中,不用說,這是湘城真·活閻羅!

“你是…真的大人?”

“不然,不是你叫我來的麼?”

方纔在劉峯敲門時,羅剎便用了某種方法聯繫上武館那邊,看看情況是否屬實。

可過了一陣武館那邊都沒有消息,羅剎也只得對劉峯開門,萬一劉峯是真的大人,那豈不是怠慢了?

“大人來的正好,有人竟然敢冒充你,被我抓了個現行!大人你說該如何處置。”

“哦?冒充我?居然還有這事,看來想安安靜靜的在背地裏做個好人都不行了啊。”

來人自我陶醉的說道,隨後漫步到劉峯跟前。

儘管隔着一層紫袍,劉峯還是有種來人把自己看透了的感覺。

“有意思,我居然看不清你。”

來人盯了劉峯好一會後方纔吐氣說道,隨後轉而問向羅剎:“你又是如何識破他的身份的。”

“是這樣的大人,昨日我就感覺有點不對勁,大人向來不會親自上門,要是有什麼要事的話,也是大人讓我們去武館一敘。”

“而且這個冒充者不會用我們之間特殊的聯繫方式聯繫,居然使用電子產品,這就和大人一貫的作風相違。”

“並且就在剛剛,冒充者居然來上門送禮道謝,這就更不是大人的作爲了。”

“所以我就想着把他引入堂中,然後制服,交到大人你的手中。”

“嗯,對我還是挺了解的,不愧是我的手下。”

活閻羅頗爲滿意,不過之後又問了一句:“昨日?昨日他也來過?來找你做什麼?”

當下,羅剎將昨日之事一五一十對真閻羅交代個清楚,後者聽完後沉默良久。

“大人,現在人就在你的面前,你想如何處置?”

羅剎好意提醒了一句,現在他就等着大人發話,而後將劉峯拿下。

“讓他走吧。”

只是讓得羅剎驚訝的是,閻羅大人並沒有追究冒充者的責任,相反而是讓他安然離去。

“大人這是爲何?”

活閻羅並沒有回答羅剎的話,而是向劉峯問起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