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混合氣體微微翻滾着,但卻突然變得狂暴了些許。緊接着,喬姆斯兩人赫然看到,一道瘦長的身姿從混沌中顯露出來。

這一看,喬姆斯差點暈了過去。

沒錯,若子說的是真的,追殺她的人竟然是方凱,不、是次克萊星人!想到真正的凱子可能遇害了,喬姆斯忍不住舉起脈衝炮。然而,他又想到三人在屍湖、石室以及黃金國度經歷的一切,不禁有點掙扎。

到底打還是不打呢?

就在喬姆斯猶豫不決的時候,方凱將目光鎖定了黃金棺,正確說來,是黃金棺的四個邊角。“呵呵”,方凱輕輕一笑,隨即伸出手,摸向棺材的四個頂角。“咔擦”,僅僅過了幾秒,黃金棺四個邊角頓時凹了下去,四尊表情不一的美杜莎銅像緩緩升了上來。

此時,方凱的臉色越發紅潤,顯得有點興奮。他顫抖着手,有順序地在四個銅像眼睛處按了按,隨即謹慎抽回手。

四道橙光霎時交織在一起,匯聚到棺面上。夾帶着“轟隆”的聲音,整個黃金棺被徹底打開了。 第3375章

直接向著墨九狸身後的二皇子當東方馳跑去,原本有些熱鬧的眾人,瞬間紛紛側目看向詩晴!

畢竟對方所跑去的方向是墨九狸所在的位置啊!

東鳳國二皇子是誰眾人不清楚,但是墨九狸現在可是沒有人不知道的啊!

因此,所有人的視線,都聚集向墨九狸的方向,然後隨著詩晴看向呆愣的二皇子東方馳!

「二皇子,奴婢不想一個人回東鳳國,請二皇子不要丟下奴婢!」詩晴撲到東方馳的懷裡,聲音哽咽的說道。

二皇子直接傻眼了,為什麼詩晴會在這裡啊?不是已經回去了嗎?

太子東方城回神,皺眉看向詩晴,眼神警告的看向自己的二弟,真的是太過分了,不是讓他把人送回去了嗎?竟然還出現在這裡!

東鳳國皇室的三位老祖宗,更是臉色一沉,看著詩晴的眼神帶著殺意!

二皇子東方馳察覺到老祖宗的威壓和殺意后,瞬間回過神來,把懷裡的詩晴拉開皺眉問道:「詩晴,你怎麼沒有跟著隊伍回東鳳國?」

「二皇子,奴婢不想跟你分開!」詩晴低著頭說道。

「詩晴,聽話,我立即聯繫他們回來接你,你先回東鳳國等我,要不了多久我們就回去了!」二皇子臉色難看的說道。

如果不是從小跟詩晴兩情相悅,讓他不在乎世俗的目光,也把詩晴戴在身邊習慣了,也不會今天變成這樣!

本來他以為詩晴向來懂事,沒想到這次卻……

東方馳心中也有些不滿!

詩晴察覺到東方馳的情緒,咬著嘴唇,她自然知道這麼做的後果是什麼,自然明白一旦今天失敗了,可能再也回不到過去了!

可是,想到什麼,詩晴一咬牙低著頭,沒有答應東方馳的話,顯然還是固執的想要留下來!

「嘖嘖嘖,沒想到這東鳳國的皇子還是個痴情種,竟然讓一個丫鬟如此的不舍啊!」

「哈哈哈……沒錯,不過這樣的皇族還真的是讓人不恥啊,這裡這麼多皇子王爺的,還真沒見過那個現在還弄這些兒女情長的!」

「就是,想要調.情是不是也要看看場合?真不懂這樣的國家怎麼是我們四海王朝的,丟人!」

……

眾人看熱鬧不嫌亂自大,紛紛小聲議論著,可是聲音再小,這些修鍊之人又怎麼可能聽不清楚啊!

「皇弟,我看你還是帶著她回去吧,不然就把她送走!」太子東方城臉色一沉的說道。

「二皇子,太子說的沒錯,這裡不是東鳳國皇宮,不要忘記了你的身份!」其中一位東鳳國皇室的老祖宗也冷冷的說道。

「詩晴,你回去吧,這裡不是東鳳國,不是能來的地方!」二皇子深吸一口氣,退了一步看著詩晴冷聲說道。

他不明白詩晴今天怎麼了,為什麼會忽然變成這樣!

但是,他除了是喜歡詩晴的男人,還是東鳳國的二皇子,就算大哥和老祖宗不說話,他也早就有了選擇,否則也不會在前幾天讓詩晴離開了! 見這麼輕易就得手,方凱不禁有些得意,臉上泛起異樣的紅潮。他摩擦着手掌,準備探手入棺,取走他夢寐以求的東西。

在拐角裏看得真切的喬姆斯再也按捺不住了,黃金棺裏放着的肯定是晶體戰士的遺骸,倘若凱子真的被調包了,那他們的金字塔一行的目的就泡湯了。“不行,不能讓他得手。”打定主意,喬姆斯重新端起脈衝炮,瞄準方凱開了一炮。

銀白的光柱劃過幽黑的通道,徑直打向黃金棺所在的檯面。

正洋洋得意的方凱臉色一僵,隨即變得難看無比。顯然,他察覺到危險來臨。啐了一口,方凱將手及時抽回來,然後縱身往後一跳,跳落到臺階下方。與此同時,脈衝炮打在離黃金棺不遠的檯面上,轟出一個大坑。

“脈衝炮?!”逃過一劫的方凱愣了愣,隨即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順着炮彈的來處,方凱將視線逐漸移到拐角,隱約見到兩個身影。

方凱嚥了咽口水,不太確定道:“喬姆斯,胖東,是你們麼?”見身影沒有反應,方凱又扯起聲,喚了一遍。而這一次,一個身影終於動了。只不過,方凱臉色立刻變得有點煞白。但見一個狠辣無比的銀白炮彈從黑暗中迸出來,瞄準着方凱腦袋打去。

“我操,你們玩什麼。”方凱忍不住怒罵一句,將身子滾到地上,堪堪避過脈衝炮彈的轟炸。只不過,這一次的轟擊剛好打落了一盞鬼火燈,破裂的油脂粘在方凱還算完整的衣服上,形成一串串孔洞。

見狀,方凱倒吸了一口涼氣。原來鬼火裏的油脂腐蝕性這麼犀利,瞬間穿透了特製衣服的防衛,簡直比毒蛇的牙還要厲害數倍。

還不止如此!

有些油脂順着衣服的破口,流了進去,而方凱里面只穿了薄薄的一層,毫不特殊。再不動手,他的皮膚早晚會被油脂腐蝕殆盡。

情勢危急,方凱立馬脫掉外衣,然後擦擦內衣,將外衣扔到一旁。不到一分鐘,外衣被油脂腐蝕成一堆液漿,就連地板也被削了一層,可見油脂腐蝕力是何等恐怖,簡直到了駭人聽聞的地步!

“奶奶的,佛也有火。死胖子,老喬,你倆快滾出來,給老子解釋解釋,不然我跟你們沒完!”望着黑沉沉的通道,方凱張開大嘴,怒罵起來。他跟兩人一起戰鬥多年,從來沒有反目成仇過,但這一次,方凱真的怒了。

眼見着晶體戰士的遺骸到手,卻被自己人擋住了,還差點掛掉在自己隊友手上,換做你你會不會憤怒?

“還不出來吧,好,別怪老子無情。”盛怒之下,方凱擼起袖子,準備跳上了通道。他要看看,胖東和喬姆斯究竟在玩什麼把戲。

只不過,剛欲動手時,方凱就生生止住了。通道里邁出兩個身影,其中一個是喬姆斯。只是另一個不是胖東,而是.“若子,你怎麼在這?!”見到若子,方凱很高興,一個飛步撲了過去。不過,令他意想不到的是,若子似乎很害怕他,縮在喬姆斯身後,就是不肯面對他。

而喬姆斯也臭着臉,一副惡狠狠的樣子。

望着兩人這番行爲,方凱怔了怔,心中涌起一股無名之火。“喬、姆、斯,我問你,剛纔的脈衝炮,是不是你打的,是不是!!”方凱壓抑着聲音,臉色紫漲。他面上青筋凸起,緊捏的拳頭嘎吱作響。

“是又怎樣?哼,你個冒牌貨,今天我送你見耶穌上帝。”喬姆斯屈指成拳,給方凱狠狠來了一下。方凱左臉頰捱了一擊,瞬間淤了起來。“媽的,你竟然打我。操,不給你點顏色看就不曉得我們中國人的厲害。”方凱好歹接受過特訓,沒有那麼孱弱。穩住身體後,他立即展開反擊。

左勾拳,右勾拳,方凱甚至用上了彈腿。兩個原本出生入死的戰友居然反目成仇,相互扭打起來。

“你他媽怎麼無端端用脈衝炮打我,沒見我幹正事麼!”

“哼,正事?少胡扯了,你根本不是凱。”

“媽的,我不是方凱我還是誰,你丫長狗眼的?!”

“若子親眼見到你追殺她,這你怎麼解釋?次克萊星人果然狡猾,到現在還想騙我。”喬姆斯冷哼一聲,又給方凱狠狠來了個肘擊。

方凱閃開身,反手一壓,抵住了喬姆斯的拳頭:“我什麼時候追殺過若子?喬姆斯,你腦袋被門擠了?我跟若子什麼關係你不知道,我會害她?這也算了,你他媽還以爲我是次克萊星人?!今天不將你打趴,我就不叫方凱。”往地上啐了一口,方凱加大了勁,喬姆斯被壓得臉色通紅。

“你、你別裝了,我是不會.不會相信你的。去死吧,次克萊星人!”見方凱發飆,喬姆斯也不再忍了,索性用盡全力。他力量比方凱大,於是局面一點點被扭轉過來,方凱重新被喬姆斯壓制。

“我不是次克萊星人,要說多少遍你才相信!我們能好好說話麼,你叫若子再形容一遍,我不信我會加害她。”要武器沒武器,要力氣沒力氣,方凱沒轍了。不過他的性子就是比較執着,就算死,也要死得明白。

不然糊里糊塗落到陰曹地府,要他怎麼甘心?何況,清者自清,他的確沒追殺過若子啊。“你信我一次,信我一次!好吧?”望着喬姆斯湛藍的眼眸,方凱臉上浮出一絲乞求的意味。方凱不怕死,但要他被自己戰友不明不白乾掉了,noway!

其實,喬姆斯從心底上也不相信這荒謬絕倫的事情,此刻看方凱一副哀求的模樣,不禁滯了滯,高高舉起的拳頭垂了下去。

“好吧,我暫且相信你,就讓若來複述一遍.。咦,人呢?”喬姆斯扭過頭去,竟然發現若子不見了。他望了望四周,也沒發現若子,不禁和方凱面面相覷。

忽然,喬姆斯看見了若子,她居然學方凱一樣,將手伸進黃金棺內。僅僅片刻,一個閃着七彩耀光的顱骨就出現在若子手中。

喬姆斯與方凱對望一眼,都看到對方眼中的驚喜。果然,晶體戰士的遺骸就在黃金棺內,而且還是無比重要的頭骨!

“若,快回來,小心機關。”喬姆斯向若子招招手,擔心她有意外。而方凱也點點頭,招呼着若子回來。雖然三人間不知道有什麼誤會,但此行目的總算達到了。

可是,就在若子將晶體戰士顱骨捧離黃金棺的一剎那,一把金屬鏟飛速掠過,然後插入若子的腹部。奇怪的是,這一下居然沒有流血。

喬姆斯和方凱看得眼都直了,抖擻着嘴脣道:“凱(老喬)我、我沒看錯吧.。。”他們震驚於若子被激光鏟穿腹,更震驚於若子這樣都不流血。難道若子,不是一個“人”?

“奶奶的,讓你裝成若子,還敢追殺我,看我不幹死你。”方凱兩人尚處於震驚中,忽然聽到半空傳來一聲怒吼,緊接着,一個肥胖的身影從天而降。“胖子(東)?!”見行兇者是胖東,方凱與喬姆斯更加不解。

就在這個時候,被激光鏟穿腹的“若子”露出一絲陰測測的笑容,然後竭嘶底裏地、淒厲地發出令人寒毛倒立的聲音。在衆目睽睽下,“若子”姣好的臉龐一節節扭曲,肌肉蠕動,最後竟然形成一幅可怕的面容。

這面容方凱等人十分熟悉,那就是——次克萊星人!! 第3376章

詩晴聞言抬起頭,淚眼朦朧的看向東方馳,語氣悲傷的問道:「二皇子為什麼?奴婢只是離不開你而已,為什麼你一定要敢奴婢離開?」

「詩晴,別胡鬧,快點回去吧!」二皇子皺眉的看著詩晴冷聲道。

「不……二皇子,奴婢不走,因為我……因為我已經有了二皇子的孩子……」詩晴含淚的說道,然後還用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

眾人聞言詫異不已,沒想到還有這樣的事情啊!

看起來這個女人並非是一般的丫鬟啊!

就連太子和其餘三位老祖宗聞言也是微微皺眉的看著詩晴!

東方馳更是不敢置信的看向詩晴的小腹,難道是真的?

詩晴真的有了自己的孩子?

所以,詩晴才不願意一個人回東鳳國么?

「詩晴,你說的是真的?」東方馳語氣軟了軟的問道。

「是真的二皇子,我本來想等回去后給你個驚喜的,可是卻沒有想到你讓我一個人回去,還不知道你什麼時候能夠回來,詩晴害怕,不想一個人生下孩子……」詩晴委屈的說道。

東方馳聞言仔細一想,確實如此,如果沒有自己在身邊,詩晴在東鳳國只是伴讀宮女,而他們前往各個王朝,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到東鳳國。

而詩晴一個人在東鳳國懷孕了,定然會被人非議的,這麼一想東方馳倒是覺得自己錯怪了詩晴!

只是想到什麼,東方馳有些為難的看著詩晴道:「詩晴,你應該早點告訴我的,否則也不會鬧到今天這樣的地步了,不過,你不用擔心,我會寫信回去給父皇,你帶著我的信回去,父皇會給你做主的!」

「沒錯,我可以給皇弟證明,你安心回去就是!」太子東方城也說道。

「二皇子,我想跟在你身邊,不管發生什麼我都想跟你在一起!」詩晴固執的說道。

「詩晴,不想我不想帶著你,是因為我們這次都是有人數限制的,所以你聽話,乖乖回去等我……」二皇子聞言耐著性子繼續勸說道。

誰知道詩晴聞言,忽然間轉過身,幾步來到墨九狸面前跪下道:「墨姑娘,求求你成全我吧,我真的離不開二皇子,求求你讓我跟二皇子一起吧!」

「我知道每個入選者只能帶五個人隨行,所以二皇子再想帶著我,也沒辦法!可是求求墨姑娘幫幫我吧,反正墨姑娘身邊已經多帶了兩個人,請墨姑娘成全,讓我跟著二皇子吧!」

墨九狸聞言唇角一勾,原來對方繞了一大圈,就是為了在這裡等著自己啊!

還真的是讓對方煞費苦心了呢!

墨九狸沒說話,只是視線掃向對面後排的夜熙辰等人,給了對方一個不明所以的笑容!

夜熙辰見狀微微眯起眼睛,總感覺墨九狸的笑容別有所指,可是自己從頭到尾都沒攙和進去,就算是他派人把詩晴送進來的,那也是他自己的人,對方不可能知道的,就連詩晴哪個蠢女人都不知道是自己在背後幫了她一把,墨九狸又憑什麼斷定跟自己有關呢? “哼,想不到策劃多時的計謀居然被你這個蒼蠅擾亂了,真是.。。可恨啊。”次克萊星人陰笑着,低垂的額頭泛出紫黑色光澤。

這下,喬姆斯和方凱總算明白了,原來他們先後見到的“若子”都是次克萊星人假扮的,方凱在積聚混合氣體那個角落連通的暗道見到“若子”,而“若子”則跑到檯面,還忽悠喬姆斯說方凱是冒牌貨,而自己正被冒牌的方凱追殺。

敢情這在玩弄自己啊?!想起剛纔自己不信方凱,還跟他幹架,喬姆斯很慚愧,嘴角掛着一絲苦澀。“真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啊。”喬姆斯在心中感慨着,如果他用心推敲下去,其實不難發現次克萊星人的卑劣手段。

“你們還愣着幹嘛?趕緊過來幫忙啊,這廝拿着晶體戰士的頭顱,就要跑了,快圍住他!”胖東擎着脈衝炮,站在黃金棺左側,將炮口對準猶在冷笑的次克萊星人。方凱回過神來,對喬姆斯使了個眼色,後者會意,兩人分中、右路包抄次克萊星人。

短短的瞬間,三人便形成了合圍之勢。

“說,你是怎麼知道若子的相貌?若子她是不是在你手上?快說啊!”望着眼前這個次克萊星人,方凱氣得咬牙切齒,恨不得將他斬開八塊。盛怒之餘,他也不得不產生憂慮。若子究竟去了哪裏?是不是被次克萊星人捉住了?金字塔裏到底有多少次克萊星人?難道他們也是遇上了太陽風,偏離了既定目標,跟着我們降臨到進入毀滅期前奏的地球?若子,她是生是死..。沒人能回答他,除了眼前這位次克萊星人。

然而,次克萊星人只是瞥了方凱一眼,神色充滿了鄙夷。“嘴硬是吧?好,別怪老子無情。對付你們這些異類,就該狠點。”看來問是問不出結果了,方凱本來就火,現在正好爆發了。一個箭步,方凱衝上了臺階,準備給次克萊星人補一刀。

但是,喬姆斯拉住了他。

“別衝動,他手中有晶體戰士的頭骨。”淡淡的一句,頓時撲滅了方凱心中的怒火。一想到自己的任務品正被敵人捧在手上,方凱就如同被凍水淋了一頭似的,心中五味陳雜。最後,爲了顧全大局,他生生止住了動作。

方凱惡狠狠地瞅了次克萊星人一眼,也不敢多作什麼,畢竟關乎晶體戰士的東西都很重要,他不能不讓步。

“我再問你一句,若子在哪!”儘管方凱壓抑着聲音,但那種狂暴的躁意一覽無遺。對他而言,任務重要,若子的安危也重要。

次克萊星人凝視了方凱一眼,聲音平淡:“死了,她的皮就是我扒下的,哈哈哈哈,你奈我何?殺了我啊?哼,如果你不怕我打碎這玩意。”話畢,次克萊星人舉起那個閃耀着七彩流紋的頭骨,那姿勢就是在說:“現在東西在我手中,你們都得任由我擺佈。”

是可忍,叔叔不能忍。聽到次克萊星人這麼說,方凱淡下的怒火重新點燃起來,比之前還要強盛一千倍、一萬倍!

“我曰你先人的,你在找死!”方凱再也按捺不住,掄起拳頭就要往次克萊星人那張乾巴巴的臉打下去。

見狀,胖東急忙朝喬姆斯努努嘴,後者點點頭,衝上去抱住了方凱:“凱!你冷靜點,他說的都不是真的。”然而,方凱哪肯聽進去?他一使勁,甩開了喬姆斯的懷抱,沉聲道:“不要攔住我,我要送他見閻羅。”

喬姆斯清楚,別看方凱一副理性的模樣,但一涉及到若子的安危,他就變得很不理智。這人犟起來,十頭牛都拉不住。不過這事關任務的進展啊!咬咬牙,喬姆斯決定豁出去了。他打開鏟子上的激光,射在次克萊星人和方凱的中間。

“凱,你冷靜想想,如果若真的被他殺了,他會這麼愚蠢說出來來刺激你?萬一晶體戰士的顱骨遭到損壞,他也不好過,畢竟次克萊星人一方也需要研究晶體戰士。你這麼衝動,就是掉進他的陷阱,難道你忘了‘烏巴達茨事件’麼?!”一連串說出這麼多話,喬姆斯忍不住大口喘氣。

“烏巴達茨事件?”一聽到這個詞,方凱頓時愣住了,眼中的猩紅漸漸淡了下去。他想起來,就在他們到地球執行收集任務之前,一個名叫烏巴達茨的火星同胞在戰鬥中被次克萊星人激起怒火,深入敵營。再後來,次克萊星人用了一種特殊物質,以烏巴達茨的憤怒爲依託,在他腦中植入了殺戮細胞。殺戮細胞有特殊物質做後盾,在烏巴達茨腦中肆意繁殖,大概一個星期後,烏巴達茨完全失去理智,徹底淪爲次克萊星人一臺殺戮機器。而且最可恥的是,次克萊星人竟然將他放入戰場中,還一舉擊殺了不少火星戰士。

沒有什麼東西比讓敵手自相殘殺更具報復性了,受了晶體戰士一肚子悶氣的次克萊星人給火星星戰指揮部一個沉重的打擊。自此以後,星戰指揮部下令,戰士們千萬不要上次克萊星人挑釁的當,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至於那個叫烏巴達茨的火星同胞,雖然被火星一方重新捕獲了,但因爲特殊物質具有不可逆性,那些殺戮細胞無法清除,最後還是被晶體戰士一拳打死了。

這就是赫赫有名的“烏巴達茨事件”,一個對於火星戰士有恥辱性的事件。

想起這個,方凱心頭一跳,忍不住嚥了咽口水,他可不想成爲下一個烏巴達茨。對喬姆斯點了點頭,方凱重新退到臺階上。其實,喬姆斯說得很有道理,這個次克萊星人應該不知道若子的下落,不然也不會這麼“直白”。但是問題來了,若子究竟在不在生?假如她沒死,現在又在哪裏呢?

事情似乎變得越來越複雜了..。。

見方凱居然冷靜下來,次克萊星人狠狠盯了喬姆斯一眼,冷聲道:“哼,又讓你們這些小老鼠壞了我的好事,真討厭啊。不過,你們沒機會了,哈哈哈。”獰笑着,次克萊星人拔出激光鏟,插到黃金棺裏面。

胖東、方凱和喬姆斯互望一眼,紛紛露出了駭容,他要幹什麼?難道他要毀了胡夫法老的遺體?抑或是,他要觸發機關!!三人心意相通,瞬間想到這個可能。

往兩邊打了個眼色,方凱率先衝上了檯面。緊接着,胖東和喬姆斯圍了上去,而次克萊星人無視了他們,繼續在棺材裏搗鼓。那顆閃着七色流紋的顱骨,則被次克萊星人的手無情按在棺材邊緣。

眼看着就要夠得着次克萊星人的背脊了,方凱稍鬆一口氣,隨即抄起鏟子,朝次克萊星人的頭部狠猛拍去,力道之大令空氣獵獵作響。與此同時,胖東的拳頭以及喬姆斯的彈腿也送到了。

但就在三人要得手的時候,敞開的黃金棺發生了異變,一具異常高大的木乃伊從棺材裏蹦了出來,木乃伊身上塗着金漆重彩,帶着黃金寶石面具,一看就知道是胡夫法老。法老一出,一股無形的斥力隨之產生,將方凱三人擋在黃金棺外。這一剎那,時空彷彿停滯了,方凱等人只覺得身體似乎不再受自己支配。

“這,凱子,喬姆斯.。。我到底怎麼了,爲什麼手不能動了?”胖東很着急,除了眼珠之外,他發現自己渾身都動不了,揮出去的拳頭停在半空,怎麼壓都壓不下來。不僅是他,就連喬姆斯和方凱都一樣。

現場中,除胡夫法老能動之外,就數次克萊星人了。不知道他用了什麼手段,竟然不受法老木乃伊的詛咒神力。

只見他冷冷笑了笑,也不耽擱時間,拿起晶體戰士的頭顱就要逃走。對此,方凱三人又焦急又無奈,只能眼睜睜望着七彩顱骨被次克萊星人奪去了。

然而就在此時,一股黑風吹過了。

短短半秒,次克萊星人就愣住了,他發現手上捧着的顱骨居然不翼而飛!肯定是那陣黑風乾的,到底是什麼東西,竟然這麼厲害?

“誰,到底是誰,竟敢壞我好事!”望着空蕩蕩的四周,次克萊星人臉色漸漸沉了下去。“不說話是吧?好,我讓你遁形。”說着說着,次克萊星人伸出長長的指甲,在左胸劃了一刀。輕輕一壓,一個結構精緻的小物件跳了出來。

次克萊星人冷哼一聲,用指甲在小物件上玩弄幾下,小物件瞬間放大,原來是一臺頻率折析器。鎖定環境後,儀器運轉起來,在洞室內捕捉剛纔一閃而過的黑風。只是,它剛剛轉了一下,意外就發生了。

這個意外不是黑風給的,而是法老木乃伊。

在釋放了“詛咒”後,胡夫法老張開了那副千年不腐的嘴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一道鋒利的光柱居然從法老口中射了出來。光柱打在牆壁上,開了一個大洞,一股股惡臭無比的液水從洞口噴射而出。液水噴射的速度堪稱恐怖,偌大的洞室轉眼成了一方小湖。 第3377章

夜熙辰想到這裡心裡微定,覺得墨九狸剛才不過是挑釁罷了!

想了想夜熙辰也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

不過,被墨九狸給無視了!

墨九狸收回看向夜熙辰的視線,目光在詩晴身上掃了一眼!

懷孕?這女人還真的是大膽啊,這樣的謊話都敢說,不知道對方想過後果沒有呢!

別說墨九狸了,就連墨九狸身邊的楊老都越看詩晴越是疑惑!

夏老好奇的看著楊老小聲問道:「喂……你幹嘛這幅神情啊?」

「啊……我就是奇怪,我沒看出對方懷孕啊,可能是我看錯了吧……」楊老小聲嘀咕道。

「呵呵呵……你沒看錯,她沒有懷孕!」敏長老直接大聲的說出來道。

從詩晴故意來到墨九狸面前說那一番話,她就知道這個女人之前那一幕都是演戲,應該就是為了給九狸添堵來的!

雖然敏長老不明白九狸怎麼會得罪一個小國的丫鬟,但是這不妨礙敏長老護著墨九狸,她也是女人,最討厭這些做作的女人了!

被敏長老這麼一說出來,墨九狸微微笑了笑,這下自己連話都不用說了,對於敏長老這種護短的表現,墨九狸表示很滿意的!

「什麼?敏長老你說真的?」夏老聞言震驚問道。

「當然,這點把戲我還是看得出來的!」敏長老看著詩晴道。

「該死的,你這個女人嫁妝自己懷孕,來找東鳳國二皇子是假,是故意想刁難我徒弟是不是?沒想到竟然有你這麼狠毒的人,那個誰,你自己說說怎麼辦?」夏老瞪著詩晴一頓說,然後指著已經再次傻眼的二皇子東方馳問道。

二皇子被這接連的轉變,已經弄的徹底迷糊了,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