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妮這才放下了心,能夠脫離曼陀羅是她覺得最幸運的事情,她並不想木恩出事:「你真聰明!」

「哈哈,你不要老是表揚我好不好?我真的有那麼好嗎?」

蘭妮認真地點了點頭,迅即說道:「可惜,我只是一個候補聖女,對教會的很多秘密都不是很清楚,我能知道的都是一些表面的東西。」

木恩無所謂地說道:「這也能夠讓他們焦頭爛額了,到時候他們自然沒精力找我的麻煩。」

但木恩忘記了一件事,這個世界永遠是實力為尊!

蘭妮按照木恩的吩咐,將自己知道的關於曼陀羅的事情詳詳細細地寫成了一份筆記交給了木恩。

木恩離開半位面后,回到城主府自己也謄抄了一份,然後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了魔法學院找到法內姆。

法內姆欣慰地看著已經身為高級法師的木恩:「你的成長真是一個奇迹!」

木恩在幫助過自己的法內姆面前依舊那麼謙遜:「全靠院長你們的扶持。」

「哈哈,說罷。今天來找我,到底有什麼事?」

「兩件大事……」(未完待續。。) 木恩找到了法內姆,以如今木恩的身份他很難和王室高層直接對話,只能通過法內姆,這也算是照顧一下自己的院長,讓他獲得一樁功勞。

木恩有兩個目的,一是將龍法師達根戰艦圖紙中的『劍魔甲』、『弩魔甲』、『槍魔甲』等設計圖紙向皇室開放,尋求合作。

相比在木恩的提議下,伍茲倉促提出的『高達1型』,達根的『魔甲』更加成熟和穩定,戰鬥力也飆升到了七級職業者的水準。

這也給了木恩一種啟發,新型的『魔甲』戰鬥力是可以不斷改進和提升的。

未來,這種魔甲會不會代替以前的魔法戰艦,成為主流的戰鬥兵器?

第二件事,就是將蘭妮梳理的關於曼陀羅的筆記轉交給深藍王室;相信當王室的人看到這份筆記的時候,一定會大吃一驚的。

深藍將因此面臨一次大的清洗!

木恩簡要地將事情說了一遍,法內姆震驚之下通過自己的渠道緊急聯繫了阿爾弗雷德……

這是足以決定王國命運,也決定木恩命運的事情,必須由阿爾弗雷德親自出面。

二十分鐘后,阿爾弗雷德帶領著三位王子和王室法師團來到了魔法學院。

在院長辦公室周圍,一大群大師級、宗師級的法師守護著每一個地方,不讓任何人靠近這裡。

木恩向阿爾弗雷德說道:「陛下,我已經取得了龍法師留下的戰艦設計圖紙,我想與王室合作開發這種稱之為『魔甲』的新型戰艦。」

「怎麼合作?」阿爾弗雷德饒有興趣地問道。這個少年已經給了他太多驚喜,這次他又能為自己帶來什麼?

「我將三份『魔甲』圖紙與王室共享。共同生產這種新型的戰鬥兵器;但我剛剛起步,沒有自己的戰艦作坊。我請求在我提供材料的情況下,王室的戰艦作坊為我生產這種『魔甲』;同時,我希望派出一千名法師前往王室各大戰艦作坊進行培訓,以便我今後組建自己的戰艦作坊。」

「魔法戰艦」是國之利器,當權者一般不願意地方的貴族掌握太多的『魔法戰艦』,而木恩竟然直接提出讓王室的戰艦作坊為他培養戰艦作坊人才。

這個小傢伙哪裡來的自信?


阿爾弗雷德對木恩口中的『魔甲』一下子來了興趣:「你先說說看這個『魔甲』。」

木恩點了點頭,為幾人介紹起來:「『魔甲』和之前伍茲設計的『高達1型』相似,但……」

木恩的話讓幾人露出略微失望的神色,他們對龍法師的設計抱著很大的希望。還以為會是什麼震古爍今的設計;不過木恩『但』字出口又讓他們打起了精神。

木恩繼續說道:「但『魔甲』戰鬥力更加強大,設計也更加穩定。」

「哦?戰鬥力具體如何?」戰鬥力是評價戰爭兵器的主要指標,木恩的話再度引起了幾人的好奇,要知道「高達」的防禦力可媲美七級職業者,而攻擊力可媲美高級到大師級戰士之間,而且功能非常強大。

「能夠媲美七級戰士!而且龍法師的圖紙為我們提供了一個方向:那就是這種『魔甲』的戰鬥力通過不斷改進,是可以不斷提升的!」木恩說出了關鍵,這就是『魔甲』最吸引人的地方,也是讓阿爾弗雷德不會拒絕的關鍵。

「嘶!七級?不斷提升?」木恩的話讓幾人都有些不敢相信。

雖然採取措施大力提昇平民成為職業者的機會。但整個大陸高等級的職業者依然不多,各國的正規軍大多為二三級職業者,六級和七級的職業者往往在一城或是一郡都享有足夠的聲望和地位。

七級已經是這個大陸的絕對高端戰力,初級魔法戰艦的戰鬥力也僅此一般的史詩級戰士更強。但卻存在這樣那樣的缺點,這種新型的『魔甲』卻不存在這些缺點。

最可怕的是,這種魔甲還具有不斷提升戰鬥力的可能。相比笨拙的『魔法戰艦』,這種『魔甲』擁有著大量的優點。

如果有了更高級的『魔甲』。還要笨拙的魔法戰艦幹什麼?

一旦這種『魔甲』被大陸上其他國家的人所知道,他們一定會千方百計地獲得『魔甲』的生產方法。並不斷改進魔甲。

而『魔甲』也將因此成為主宰下一個時代的潮流!

魔法戰艦盛行於大陸文明數萬年,是時候退出歷史的舞台了,而在新的『魔甲』潮流中,誰能搶佔先機,誰就能抓住這次機會乘勢而起。

阿爾弗雷德胸有雄心萬千,卻偏居大陸東北一隅,這樣的機會放在他面前他會不去抓住?

阿爾弗雷德強壓住內心的激動,平淡地說道:「我可以答應你的合作,但合作期限只有五年。五年內,你提供材料,我們會為你生產『魔甲』,你也可以派遣一千到兩千名法師到王室的戰艦作坊學習。」

木恩點了點頭,這樣的合作條件已經很優越了,他繼續說道:「那現在讓我們來說一說第二件事,是關於邪教『曼陀羅』的。」

「『曼陀羅』?」

對這個邪教組織,他們也是才剛剛有所耳聞,木恩突然提到這個,絕對不會是什麼好事情,讓他們產生了一種不妙的感覺。

木恩遞給幾人一份蘭妮整理的筆記:「這是關於曼陀羅在深藍國內的分佈、深藍國內和曼陀羅合作的貴族勢力等關於曼陀羅的信息。」

阿爾弗雷德聞言一愣,他接過木恩手中的筆記緩緩翻看起來,這一看他的臉色一下子變得鐵青……

從這份筆記上看,整個深藍帝國有三分之一的城市和地方都建立起了隱秘的分部;更恐怖的是已經有很多貴族竟然喪心病狂的和邪教合作,其中爵位最高的竟然有兩個侯爵!

雖然選擇與曼陀羅合作的貴族大都是已經漸漸沒落的貴族,但貴族往往是一個社會的根基,貴族倒向曼陀羅,則意味著整個社會的根基開始動搖。

阿爾弗雷德向木恩問道:「這是真的嗎?」


木恩點了點頭:「真的!」

阿爾弗雷德點了點頭,他多麼希望這是木恩的一個惡作劇,但這顯然不是,木恩不可能用一份虛假的情報欺騙他,只要找到情報上的任一個地方一核實,就能證明這份情報的真假。

阿爾弗雷德好奇地問道:「你是如何得到這些情報的?」

木恩含糊道:「前段時間,我和我的夥伴外出冒險,途中遇到曼陀羅的頻繁襲擊。他們很隨意地就能組織起很強大的力量對我們進行攻擊,可見他們在深藍王國的實力多麼強大!」

木恩簡單的述說了前幾次伏擊的經歷,曼陀羅的勢力引起了三位王子的驚駭:「幾年前還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邪教,他們是如何發展到這樣的規模,又不被人發現的?」

阿爾弗雷德則思考得更遠:「這個邪教組織絕不簡單,在深藍國內的勢力或許僅僅是它們的一部分。如果我們貿然對付這個邪教,引起它們的全力反擊,對深藍是禍不是福啊。」

國王的擔憂讓木恩有些失望,若是深藍王室因為顧慮而放棄清洗曼陀羅,或是採取穩妥的緩慢清除,那麼木恩接下來將面臨曼陀羅的恐怖報復,他恐怕只能到處逃命了。

不過,以木恩的了解這似乎不是阿爾弗雷德的性格。

幾位王子聞言問道:「我們該如何做?總不能坐視他壯大吧!」

阿爾弗雷德輕輕一笑:「不!剿滅邪教是全大陸的義務,有人比我們還要更恨這個曼陀羅。」

教會!

阿爾弗雷德的話讓木恩瞬間反應過來,這真是個狡猾的老狐狸,恐怕他也是看清了自己禍水東引的意圖,說著自己的思路,他也來了個「借勢」。

當這份情報放在那些教會地區大主教的案頭,他們會如何?

阿爾弗雷德下令道:「法內姆,讓『暗星』行動起來,給我盯緊這份情報上的這些貴族和曼陀羅分部;艾薩克(三王子)你負責將情報上的內容在十日內通報所有深藍國內大型以上教會的地區主教;艾德文(大)你負責調集力量,這些背叛了榮譽的貴族需要由我們自己解決,我們還要幫助教會剷除邪教。」

想了想,阿爾弗雷德又皺起了眉:「只有我們行動,是不是太顯眼。木恩,辨認這些邪教組織目前都有什麼辦法?」

木恩想了想,不太確定地說道:「它們一般會在身體的某個部位刻上『曼陀羅』標誌,他們聯繫時也會帶有類似的標誌,而且他們內部的機構都是以鮮花命名。」

阿爾弗雷德點了點頭:「好!法內姆,你將曼陀羅勾結蠻族的事情和木恩所說的辨認方法傳到各國,還可以編造一些危言聳聽的謠言!」

說完,阿爾弗雷德大有深意地看了木恩一眼:「一個月!木恩,這次你再次幾下大功,一個月後,我會給你一個大大的驚喜。」

阿爾弗雷德口中的驚喜,那必然不同凡響,但對木恩來說最大的收穫卻是一個月後,他將不用再擔心曼陀羅的報復。

阿爾弗雷德這一手,玩得端是毒辣!(未完待續。。) 六月,在魔力潮汐中被稱作「火焰之月」,在這一月火系元素比平時活躍近10%,讓火系法師施放的火系魔法威力更加龐大。所以這一個月,冒險者們遇到同級的火系職業者大都能避則避,能讓也讓。

而六月的整個泰蘭德大陸也因為『曼陀羅』變得熱火朝天,邪教歷來是教會和各個國家的公敵,沒有任何妥協的餘地。

所有的教會和帝(王)國突然發現,一個強大的邪教組織竟然在他們的眼皮子地下存在了這麼多年,而且還和大陸公敵蠻族搞到了一起,這樣的邪教他們怎麼可能放過?

大陸所有的貴族和教會都組織力量對領地進行了旁邊,對發現的曼陀羅勢力進行了圍剿,一時間曼陀羅人人喊打,大陸上的平民都害怕和這個邪教沾上關係。

這其中深藍王國憑藉著木恩貢獻的情報,取得了最好的成果,國內所有的曼陀羅勢力幾乎被消滅殆盡,和曼陀羅有關的貴族幾乎都被一個個揪了出來。

鬼妻如玉

就是這一下子,曼陀羅在整個大陸的勢力一下子縮水大半,不得不將自己隱藏地更加隱秘。

曼陀羅的總部建立在北方蠻族世界,這次突來的災難給了他們沉重一擊,各國的區域教宗都接到了總部的統治,所有的教宗全部被召集到了這裡。

這還是百多年創教以來第一次!

來到這個神秘總部的區域教宗一共有一百三十六位,這意味著曼陀羅竟然在大陸一百三十多個王(帝)國建立了完善的教會組織。一個邪教能夠在百多年時間悄悄地在一百多個王(帝)國建立教會組織,曼陀羅也算不凡!

可惜他們順風順水太多年。如今一下子突遭重擊,讓他們的勢力一下子倒退到數十年前。

所有來到大殿的區域教宗都噤若寒蟬。他們不知道他們將面臨怎樣的處罰。

教宗『藦』靜靜地看著的一群八級、九級的區域教宗,恨鐵不成鋼地說道:「我曾經無數次的告訴你們,在伊拉未成就偉業前,各位務必謹慎行事,將教會小心隱藏起來,可是你看看你們!教會因此喪失了一般以上的力量,若是因此導致偉業失敗,你們就是罪人!」

這一群史詩、傳奇的區域教宗一個個都低著頭不敢說話,在各自的教區他們是趾高氣揚的大人物。如今卻是待宰的羔羊。

罪或無罪就在『藦』的一念之間,他們根本無法辯解。

還好,『藦』似乎並沒有立即處死他們的意思。


正怒罵著眾人的『藦』突然心中一動,感覺到了偉大伊拉的降臨,這件事竟然將深藏不出的伊拉都惹怒,這些無用的廢物真是該死!

『藦』立即高呼著「恭迎吾主!」,伏首跪在了地上,台階下的眾位區域教宗聞言一個個也跟著跪伏在了地上,他們的心中卻驚駭欲絕:這次的失利引起了主的怒火嗎?

即使是邪神。主的怒火依舊不是他們能夠承受的。

一位身著黑袍,渾身散發著恐怖氣息的人影。突然出現在了大殿高台之上,神像之前,這就是邪神伊拉。

伊拉看著跪伏在地的區域教宗。秀眉微皺,淡淡道:「『藦』你起來吧。」

至於其他的人,則依舊跪著一動也不敢動。

「損失調查清楚了嗎?」伊拉盯著『藦』。心裡非常煩悶,這次發生如此巨大的損失。很可能直接影響到他接下來的行動。

「偉大的主,此次災難讓我們的信民減少了80%以上。我們控制的職業者被剿滅了45%左右。」藦緊張地回答起來,他生怕暴怒的伊拉將怒火傾瀉在了他的身上。

「各國這次突然針對我們的行動到底是怎麼回事?」伊拉控制住自己的怒火,事情已經發生無法挽回,他想知道這一場災難到底是如何引起的。

「全是因為深藍教宗的無能!他安排深藍教區的候補聖女去控制一位新興的貴族,還安排一個宗師級刺客去刺殺他,可是卻因為他沒有詳細了解對方的情況而導致任務失敗。此次教會災難中,深藍教區幾乎全軍覆沒,所有教會勢力都被清洗,成了損失最慘重的地方。這極可能是有人向深藍王室和教會提供了詳細的信息,而這些信息如此精準,很可能是深藍教區內部的高層透露!」藦向伊拉彙報,他的分析已經切中事實。

「深藍教宗帶回來了嗎?」伊拉面色一寒,所有的人都為這位深藍教宗默哀起來。

「將深藍教宗帶上來!」藦聞言立即高聲下令。

「該問的都問了?」伊拉淡然地問道。

「是的,吾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