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剛剛纔和趙博士通了電話,他說他有事情要忙,怎麼可能會找你?”

研究人員猛的反應了過來,他發現被林凌和陳浩夾子中間的那個研究員是閉着眼睛的。

他大喊了一聲:“不對,你們怎麼回事!”

林凌很快一把扣住了他的脖頸,一用力就把人給掐暈了,但是這件事情已經沒有辦法再緩和了。

早知道這裏又冒出一個人,他剛剛就不把手上這傢伙帶出來了。

眼下兩個暈倒的,他可沒辦法都帶上。

於是,架着兩個去了剛纔這人出來的房間,門一關,打算直接審訊算了。

將之前弄暈的人弄醒,像這種研究員根本經受不了逼供,他們能對別人狠,對自己,可是很怕死的,林凌稍微一施爲,他就乖乖的把林凌兩人帶到了自己的實驗室,把他所掌握的實驗數據都交了出來。

林凌匆匆掃了一眼,確定數據的真僞,然後動手把他電腦上的數據都銷燬了。

看着自己電腦上刪過的徹底刪除字眼,那研究員不由自主的露出了心疼的表情,林凌看見了,冷哼一聲:“怎麼,捨不得?” 如果敢說是……林凌不建議再給對方點教訓。

那研究員被話語裏包含的森冷氣息嚇得一哆嗦,哪還有心思想其他,連忙搖頭,直說“沒有。”

這還差不多,一旁的陳浩咬牙切齒的質問道:“這種東西,你要還想留着,是打算繼續害人?”

那研究員再次搖頭:“不敢不敢!”

他現在落入了林凌的手裏,只求自己能平安無事,哪裏還敢多想!


但就他之前的所作所爲,他想要平安無事已經不可能了,別說他,還有這個祕密實驗室裏的所有相關人員,都將會爲他們的罪行付出代價!

“趕緊走,其他人的數據在哪裏?”弄完了這一邊,林凌又繼續催促。

那研究員也知道自己的處境,現在只求着能夠將功贖罪,哪裏還敢多話,連忙給他們帶路。

要帶走的數據其實也並不多,畢竟能接觸到核心機密的人其實也就那麼少數幾個,也虧得林凌抓的這人想要鑽營,提前打聽了不少消息,現在全都方便了林凌。

晚上的實驗室走廊裏比較安靜,這些研究員們白天也大多是蹲在自己負責的研究崗位上做研究,現在是深夜,不是睡覺休息就是值班的,更加不會有人亂竄,也就偶爾遇上一個出來上廁所的,林凌直接讓那研究員出面糊弄過去,所以這一段路走得很是平靜。

沒一會兒就到了一個辦公室門口,林凌等着那個研究員去開門,結果那人在這個時候猶猶豫豫的說了一聲:“那個……我沒有這個辦公室的密碼。”

陳浩一聽,頓時就怒了,壓低聲音怒吼出來:“這麼重要的事情你不早說!”

沒有密碼怎麼進去?

那研究員低着頭,小聲的回答:“我這不是以爲你們有辦法麼。”

還敢頂嘴?陳浩更惱怒了。

他今晚跟着林凌冒險了一路,心裏一直緊繃着,這時候一着急生氣,就忍不住想罵人了。

林凌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撫他:“你冷靜一下。”

陳浩又狠狠地瞪了那個研究員一眼,嚇得對方說是脖子不敢說話,然後他轉頭詢問林凌說道:“現在怎麼辦?你有什麼辦法嗎?”

問題總要解決,罵人也確實沒什麼用,眼下這個情況,總不可能把這些放着核心數據資料的研究員都一個個抓來開門吧,那樣的話,驚動的人可就多了。

林凌正在思索中,這裏不能久呆,就算他們僞裝成了研究員的樣子,在別人辦公室門口老站着也容易引起懷疑,必須儘快做決定。

想了想,林凌心中有了一個主意,他看向陳浩,說道:“你來。”

陳浩聞言微微一驚:“什麼?”他沒明白林凌的意思。

林凌向着門鎖的方向示意:“只能硬來了,你用你的能力試試,在不破壞門鎖外觀的前提下,把裏面的鎖芯融化掉。”

管他什麼樣的開鎖方式,說到底還是控制鎖芯,只要把鎖芯搞掉,這門也就能打開了。

就是這一辦法,對陳浩的能力控制精細程度稍微有那麼一點點要求。

陳浩也顯然想到了這一點,他有些不自信的搖了搖頭,不敢出手,融化鎖芯,還不能破壞其他部件,這可比之前那幾次使用能力都難得多。

ωωω ●TTκan ●¢Ο

林凌鼓勵他:“別怕,這件事情確實並沒有那麼難,你的進步很快,我相信你可以的,你只要仔細就好。”

看着林凌一副很相信他的樣子,陳浩也有了那麼一點點信心,他將手伸到了門鎖的位置,按照林凌的指點施展能力。

溫度漸漸升高,被他儘量控制在鎖芯那一個小小的點上。

一點點,一點點,彈簧融化,一道細微的“啪嗒”聲響起,鉤子脫落了,陳浩試探性的輕輕一推,這扇門就開了。

“成功了!”陳浩驚喜的轉過頭,腦袋上還頂着一些汗珠,他沒想到自己竟然真的把這件事情給做成了。

“是啊,乾的不錯。”林凌對着他讚許的點點頭,心中對陳浩的評價又高了幾分。

進步這麼快,可是幫了自己的大忙。

一旁,那個研究員看着眼前發生的一切,這時候才稍稍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他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陳浩,“你,你,你也是特殊能力者?”

林凌和陳浩都沒有回答他,只推着他進屋:“少廢話,先幹活!”

房間內的電腦照樣是沒有密碼打不開,陳浩的能力在這裏就沒什麼作用了,林凌也不糾結,很乾脆的就把存有數據的硬盤給拆了下來,拆完當然不忘在房間裏再搜索一遍,該帶走的帶走,該毀的毀了。

弄完之後,三人鎮定的走出房間,將門掩上。這次不用林凌說,陳浩很機靈的使用自己的特殊能力,將門鎖裏面又融化了一次。

能力作用的位置很巧妙,等冷卻後,鎖直接整個都給凍住了,外觀上看不出問題,人過來也打不開,這樣就讓幾人被發現的時間又往後推遲了。

“下一個。”林凌淡淡的提醒那個研究員,於是接下來,三個人就用同樣的辦法把其他幾個核心研究員的數據資料都搞到手了。


看着陳浩將最後一扇門用能力鎖死,那個研究員有些害怕的看着林凌,戰戰兢兢的說道:“資料你們都已經拿到了,可以放我走了嗎?”

他真的怕林凌兩人直接來個殺人滅口啊。

陳浩自然是聽林凌的,林凌似笑非笑的看着那個研究員,說道:“怎麼,想走了?事情還沒做完呢。”

那個研究員渾身都已經在發抖了,就連聲音都有些顫抖:“我,我知道的都已經給你們說了呀,地方也給你們帶到了,還要我做什麼?”

他心裏有着不好的預感,緊接着這個預感就被證實了,就聽林凌輕聲說道:“還有最重要的一個,趙博士,你帶我去他放資料的地方。”

研究員差點嚇暈過去,哭喪着臉說道:“這個不行啊,那樣子太危險了,我不敢去,我勸你們也最好不要去。” 聽到那個研究員人把這件事情說的這麼嚴重,林凌挑了挑眉,問道:“怎麼,有這麼可怕?那麼多事情你都已經做了,怎麼現在你又不敢了?”

因爲情況不一樣啊,其他研究員哪裏有博士可怕,況且進他們的辦公室是偷偷進去的,但是趙博士那邊……

那個研究員解釋着說道:“我當然怕了,趙博士現在肯定沒休息,他這個人,對研究狂熱的很,經常沒日沒夜的工作,現在過去他的辦公室,很可能會被抓個現行,到時候驚動了安保,你們就逃不出去了。”

要知道,搞他們這種祕密實驗的安保力量可不簡單,現在也就是在實驗室內部才鬆懈一些,其他出入口那裏,都是很嚴的,這一點,林凌之前第一次來的時候已經有過體會。

那個研究員還在繼續勸着林凌改變主意:“你都已經拿到那麼多資料了,就趕緊出去吧,再弄下去,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他當然不會那麼好心,會爲林凌他們逃不出去而擔心,他是擔心自己!

剛纔給林凌他們帶了路,這要被趙博士抓到,不死也脫層皮,他可是知道趙博士的性格的,對待背叛了自己的人,趙博士絕對有的是手段。

這麼一對比起來,他寧願林凌能帶着自己一起逃跑。

林凌可不管那個研究員想什麼,他倒覺得趙博士在挺好的,有些資料直接找他本人要,說不定還更簡單呢。

都已經到了這裏了,他怎麼可能就滿足於拿到那些研究員的資料呢?當然是要把最最最核心的那一部分也搞到手了。

也不等那一個研究員再繼續說下去,林凌一擡手拉住了他的衣領子,不耐煩地說道:“好了,別那麼多廢話了,趕緊帶路!”

這下那個研究員沒有辦法了,只能帶着林凌他們一起繼續往前走,但他心裏還在不停的打招呼,猶豫着是不是真的要去直面趙博士。

幾人走到一個分叉路口的時候,那研究員不自覺的放慢了腳步,被林凌察覺到了。

“快帶路,別想什麼歪主意!”林凌輕聲呵斥了一聲,抓着他胳膊的手也微微用力。

感受到胳膊上傳來的劇痛,那個研究員頓時不敢再有別的想法,他硬是擠出一絲笑容了,對着林凌討好的說道:“沒有,沒有,我不敢的,我一定給您好好帶路。”

他現在的樣子就像是一隻哈巴狗在對着主人搖尾巴,就怕林凌一個不順心,先把他給幹了。

林凌也懶得和他計較,只要對方不惹事,老實帶路就成。


又是走了一段路,這時候旁邊忽然又出來了一個人,這人沒有穿着白大褂,看樣子像是保安,手上還拎着一個電擊棍。

這種打扮的人林凌在這個實驗室走廊裏還是第一次看到,估計對方不是什麼普通的保安。

“大晚上的,你們在這裏幹什麼呢?”那人也發現了林凌三人,走過來詢問道。

林凌在背後暗暗推了那個研究員一把,讓他出去交涉。

那個研究員也不敢在這種時候搞什麼幺蛾子,他已經見識到了林凌和陳浩的厲害,就算是現在看到了保安隊長,也不敢揭露什麼。

他努力平復緊張的情緒,假裝鎮定的和那個保安說道:“張隊長,這麼晚了你還巡邏呢?”

林凌知道了,原來這是保安隊長,怪不得能夠在這間實驗室裏面走動。

這個實驗室裏面有太多的祕密了,一般的安保人員,趙博士也不敢讓他們進來,都是讓他們在實驗室外圍守衛,所以這個張隊長一定很得趙博士的信任。

一旁的陳浩又緊張了起來,不自覺地周圍的溫度又稍稍的上升了那麼一點點。


不好!林凌趕緊輕輕拉了一下他的衣袖。

想到林凌還在身邊,陳浩頓時覺得安心不少,情緒也馬上平復,周圍的溫度自然也就恢復了。

好在林凌發現的及時,溫度的變化並沒有引起張隊長的注意就被壓下了,這也讓陳浩心裏又是一陣後怕,他暗暗下定決心,自己一定要改掉這個容易緊張的毛病。

張隊長對着三人打量了一下,板着一張臉說道:“嗯,巡邏呢,你們呢?出來幹什麼?”

他覺得有些不對勁,先研究員們到了晚上不是值班就是休息,偶爾出來走動也沒有這樣結伴的,這三個人怎麼湊在一起了?

林凌和陳浩假扮的這兩個研究員,張隊長自然是知道的,在這個實驗室裏面工作的所有研究員的臉他都見過,所以雖然疑惑,但因爲知道都是實驗室裏的人,所以也沒有想到會是有外人進來了,他只是爲了確定一下,才順口問了一句。

那個研究員心裏發虛,一時間回答不上來了,林凌只好自己出來,他笑了笑,鎮定自若的說道:“這不是研究有了一點新的進展,我們三個人剛剛討論出一點新的想法,想要來找趙博士彙報一下。”

這個理由聽起來是沒什麼問題,研究員之間確實是會有一起討論的時候,有時候興致來了,大半夜都會起來工作,這種事情張隊長也見得多了,他便沒有繼續追問,指了指辦公室的方向說道:“那你們去吧,趙博士還沒有休息,他在辦公室裏。”

“好的,張隊長,您慢走。”

看着張隊長離開的背影,那個研究員擦了擦自己頭上冒出來的虛汗,正想要繼續往前,張隊長忽然又回頭了,嚇得他擦汗的手都忘了收回來。

“你怎麼頭上都是汗?生病了?要是病了就趕緊休息,別把病菌傳染給博士,耽誤了工作,你賠不起。”張隊長有些不滿的說道。

“是是是,您說的對,我沒有生病,就是覺得有點熱,哈哈,有點熱。”那個研究員打着哈哈。

張隊長皺了皺眉頭,那種不對勁的感覺又上來了,但他實在是想不通到底會是什麼問題,所以最後搖了搖頭,還是離開了。

這算是有驚無險吧,那個研究員噓了一口氣。 那研究員回頭對着林凌又是一個討好的笑,然後問道:“我們真的要去嗎?博士在辦公室。”

林凌把他往前推了一下,說道:“走吧,都說要去了,你剛纔不應付的不是挺好的嗎?趕緊走就是了。”

三人終於走到了趙博士的辦公室門口,敲了敲門,裏面傳來進來冷淡的聲音:“進來。”

見到面前出現的三個人後,趙博士皺了皺眉頭,不太高興的問道:“你們來幹什麼?最好是實驗有進展了。”

趙博士正忙着,和實驗無關的話他不想聽。

林凌順手把辦公室的門關上,然後上前一步,現在用不上那個研究員了。